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橫河:法輪功怎樣走向世界

紐約時間: 2013-05-21 10:26 PM 
点此看大图片
5月18日的紐約曼哈頓,旌旗招展,鑼鼓喧天,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此舉行慶祝法輪大法弘傳21周年大遊行。(攝影:愛德華/大紀元)
【新唐人2013年5月22日訊】這個星期本來有很多問題想討論的,包括美國稅務部門有一些問題;還有就是思考了一段時間,關於在中國維穩和維權的成本問題,這些都是可以討論的。
廣告

但是這個星期正好是全球有幾千名法輪功學員雲集在紐約,所以覺得還是來談談法輪功問題。對於很多人來說,法輪功主要是一個被中共迫害的,而且堅持反迫害的一個信仰團體,這個當然沒有問題。但是法輪功的問題卻遠遠不只是一個被迫害的問題,他還牽涉到很多更深、更廣的社會問題。

全球數千法輪功學員在紐約雲集,前天是在聯合國廣場,今天是在紐約曼哈頓的中國城,舉行遊行和集會。從14年前的4月25日法輪功在北京大上訪,到7月20日開始正式迫害,到現在已經差不多快要14年了,那法輪功傳出也已經有21年的歷史了。

迫害和反迫害

首先談一談迫害和反迫害的問題。中共建政之前,一直到建政,再到現在,它迫害過各種各樣很多很多的不同群體。最大的就包括剛剛建政以後的地、富、反、壞、右;89年,六四學生和市民,以及這些被迫害的群體衍生出來的天安門母親群體;現在還有就是對整個民族進行打壓,作為整個民族,包括宗教、信仰、文化,被打壓,被迫害很厲害是藏人和維吾爾人;一直到去年提出來的新黑五類,就是維權律師、地下宗教、意見人士、網絡領袖和弱勢群體。

在這麼多被中共迫害的群體裏面,法輪功可以說是被中共作為頭號敵人的一個堅持反迫害時間最長,而且反迫害也最有效的一個群體。如果我們簡單的回顧一下,大概有這麼幾個階段:在大陸最先經歷的是進北京去上訪。這個上訪,一般認為是討一個公道,實際上他是爭取信仰的權利,就包括1999年4月25日的上訪在內。他就打破了在中共統治歷史上,傳統上訪的個人鳴冤叫屈,就打破了這個傳統。也打破了中共一個著名的謬論:中共說的是中國人最關心的基本人權,是一個生存權。這個是一個謬論。實際上法輪功在14年前去上訪的時候,他就超越了中共所說的,就是只要吃飽了、穿暖了、能生存了,就是最大的人權,就錯了。那時候,就提出來,最基本的人權應該包括信仰的權利,這是第一階段。

第二階段,以天安門自焚偽案為一個界,就是在這之前主要是到北京天安門去上訪、抗議也好、呼籲也好,都是以天安門為中心,以北京為中心,也就是說,以統治集團為呼籲的對象。而自從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以後,實際上就轉而向民眾講真相。這個轉變其實非常有意義。

他完成了幾件事情,就是第一次在中共統治的歷史上,一個被迫害的群體,他不再認可中共的權威。也就是說,不再以平反、伸冤為目標,因為不論是平反還是伸冤,他的前提就是中共是統治者,你要得到它的承認。這是第一次,就不再承認這一點了。

他也打破了中共自從它起家以來,就沒有遇到什麼對手的宣傳機器。這個是起家以來,不僅是奪取政權以來,就在國共內戰的時候,國民黨的軍隊,國民政府在戰場上可以說還打過一些勝仗、還贏過一些。但是在宣傳方面,國民政府從來就沒有贏過共產黨。這個第二個階段就是轉向民眾講真相,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轉變,就是當很多很多人能夠向民眾講真相的時候,民眾就能聽到除了中共的宣傳機器以外的其他的內容,就是中共不想讓人知道的內容。

然後再發展下去,就到了2004年出的《九評共產黨》的《大紀元時報》的系列社論。這個《九評共產黨》實際上發表以後就表明了法輪功學員在思想上、在理論上和中共徹底的決裂了,這是中共建政以後的第一次。在中共統治的前30年被迫害者當中,包括中共黨內所謂的自己人在內,從來就沒有人敢於挑戰中共的合法性,當然有個別的先行者除外,我們這裡講的是被迫害的群體,或者是社會的階層,從來就沒有過。

六四以後有一大批人和中共決裂了,但是相對來說他都是作為個體和中共決裂了,雖然說人數的數量不小,但是隨著中共的統戰和經濟發展,經濟發展以後它對這些人的統戰也加強,曾經和中共因為六四的原因而決裂的人群的數量,隨著時間的推移是在減少而不是在增加。唯一的例外是香港。

這是對中共的合法性的挑戰。在中共迫害不同群體的歷史上,對中共的反思大部分都侷限在具體的事件,最大也只是某一場運動上面,幾乎沒有從共產主義的來源、中共的思想來源、理論來源和它的歷史等等,從全方位去揭露中共合法性的問題,就是對這方面的研究和反思,在《九評》以前很少,《九評》出來以後就完成了這個非常重大的轉變。

《九評》是在海外《大紀元時報》發表的一個系列社論,國內就是《九評》引發的一個退黨潮。很多人認為在中國缺少扎實而持久的實際運動,如果你把《九評共產黨》出來以後所推動的退黨潮來考慮的話,他實際上是一次最持久、最扎實的實際行動。從2004年11月19日《九評》發表到現在8年多,退黨的運動可以說是持續、堅持不懈,他的實際效果對中國社會的影響、對中共的命運,可能要很多年以後才能夠真正的被人認識到。

《九評》退黨這個階段沒有過去,還在持續進行的時候,又開始了下一個階段,也就是中國國內的各個階層的民眾開始反迫害。他的最顯著的標誌是以高智晟律師給中共最高領導層寫了三封信,和他所遭受的迫害為開始的標記,以後就有一大批的維權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

這個很典型的,最早的時候出來的是為河北石家莊的王博一家,有6位律師所做的辯護叫「憲法至上,信仰自由。」,最近靖江王全章律師案和11名律師到四川資陽圍觀洗腦班黑監獄,這只是其中比較廣為人知的極少數特例而已,其實這個維權律師站出來的案例非常非常多。

還有就是全國各地有數百成千,甚至上萬人按手印來營救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另外就是最近陸續爆光的馬三家勞教所的黑幕,包括《視覺雜誌》的《走出馬三家》的文章和獨立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等等,這個實際上是中國各個階層的民眾,開始反對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一系列的活動。這是在大陸可以說是一個主要的幾個大的階段。

從這個階段我們可以看出來,就是從表面上看,當然我們知道法輪功是一個修煉,他在這些反迫害的行動當中絕大部份是自發的行動,看上去是沒有計畫,也沒有組織的,因為確實是沒有這個組織。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就看到似乎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安排,整個過程看上去實際上是按部就班,很有秩序的。

舉個例子「自焚偽案」。「自焚」是中共當權者設計的一個陷阱,或者是一個偽案、一個假案,所以有一部片子叫「偽火」。它的目的,從當時短期來說,它是想阻止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和天安門上訪抗議,比較長期的目標是通過「自焚偽案」去妖魔化法輪功,以期希望中共的迫害在民眾眼中合理化。

要注意了這是民眾眼中合理化,而不是合法化,因為合法化你不能通過某一個舉動,來策劃幾個人的自焚來對整個群體打壓,這本來就不是法律的一部份。法律只能就某個行為進行懲罰,而不能夠就某個,或者幾個人的行為對整個群體進行懲罰。這個「自焚偽案」的結果,導致的是遍地開花向中國民眾講真相,所以說這個策劃出來的「自焚偽案」,導致的結果卻不是策劃自焚的人能夠掌握,或者能夠控制的。從這個轉變開始,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九評》出來的必然性了。也就是說每個參與的人,很可能他並不知道自己最終的目標是什麼,當然也可能知道,但是大部份的人都在這個整體大局裡面,起到他自己的作用。

海外的重大事件

在海外也有一些重大事件是值得回顧的。從時間上來說和從不同的角度來說,第一個我覺得是媒體是值得一提的。中共統治期間打壓了很多很多的群體,但是因為中共對宣傳的控制是非常非常嚴密的,因此被打壓的群體從來就沒有機會建立起自己的媒體,來發出自己的聲音。而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當中在海外建立起了報紙、電視、電台等等全方位的傳統平面媒體,當然也包括網路,網路是其它的團體也可以建的,大眾媒體是他的一大特徵,這個在之前從來沒有發生過,也就是說中共壟斷幾十年的宣傳,在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的過程當中被徹底打破了。到了今天可以說中共已經喪失了話語權,中共怎麼會喪失話語權的?這個過程怎麼發生的?今天不是我們要討論的內容,但是法輪功學員在海外辦的媒體,以及這些媒體向中國大陸的推進、推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這是媒體部份。

第二個部份就是網路。很長時間可以說海外法輪功學員是在沒有任何外力的幫助下,幾乎是單槍匹馬的發展和維護了突破網路封鎖的軟件和服務器。當然今天我們可以說參加突破中共網路封鎖的公司和個人越來越多,也包括在中國大陸都有很多人在自己發展突破網路封鎖的技術。但是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就是在整個突破中國防火牆的過程當中,法輪功學員是先行者,而且在很長的時間是獨行者。

可以說很多公司和個人是在法輪功學員突破網路封鎖的行動的鼓勵下才參與這項工作的,而且不僅是大陸的中國人從中得益,包括伊朗、緬甸等國家的民眾都從中受益匪淺,伊朗的Twitter革命當時利用的就是法輪功學員突破網路封鎖的軟件和服務器;而緬甸當時也是排名在前幾名的,除了中國大陸以外,使用法輪功學員發展的突破網路封鎖軟件最多的國家之一。今天緬甸已經在走向民主。

第三個方面海外就是收集證據和進行法律訴訟。這一點在中國民眾反對中共的迫害當中,也是一個里程碑似的。最近中國勞教產品出口、監獄勞教奴工問題,還有海外活動人士維護的酷吏網,和他們所羅列的那些酷吏的名單,陳光誠向美國國會提交建議禁止進入美國境內的40名曾經迫害過他的,包括周永康在內的中共官員的名單,都引起很大的轟動。

但是實際上類似的工作,法輪功學員很早就有系統的開展了,包括向美國政府提交禁止勞教所奴工產品進入美國的提案。對於迫害者來說,從案例的收集、每個案例受害人的名字、迫害者的名字、事件發生的地點等等,都清清楚楚的紀錄在案。《明慧網》上至少有幾萬個這樣的案例,根據《明慧網》案例編制了一個法網恢恢網站是一個開放式的資料庫,誰都可以用的,而且這個資料庫裡面,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那些兇手的名字都已經打印成冊,早就提交給聯合國了。

另外就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整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系統的調查等等。像這一系列的,它不僅是在中共統治時期,從來沒有過,就是在人類歷史上,一個受迫害的群體,從一開始就持續十多年堅持有系統的收集證據,在人類歷史上也是罕見的,如果不是唯一的話。這些搜查證據的工作,就為海外最大規模的針對迫害者的法律訴訟奠定了一個非常好的基礎。

中共的最高官員從江澤民往下至少有幾十名官員,在幾十個國家被起訴。海外訴訟在這之前是幾乎沒有發生過,我們現在知道的就是「六四」以後,在海外有一起針對李鵬的訴訟,但是他很快的就撤訴了,而且就沒有了下文;還有一起是西班牙的人權團體,在西班牙針對中共迫害藏人起訴了5名中共高官,除此以外還不知道有其它的起訴案。

所知道的都是法輪功學員針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官員進行的起訴,而為什麼會造成這樣的,就是沒有其它的起訴呢?我覺得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民主運動比較偏向於針對於制度,而不是針對於個人,因為他覺得改變制度是第一位的,這是我個人的看法。

而法輪功學員他對政治沒有訴求,所以他不可能去針對一個制度,就說這個制度怎麼樣,要改變一個制度,他不是。但是對於迫害人權,做為每一個社會上的人來說,他可以利用現有的法律體制、利用社會上現有的主持正義的途徑去伸張正義、去爭取正義。既然在中國大陸不能起訴,那麼就在海外進行起訴,趁他們出訪的時候。

在中國大陸實際上是有人起訴過的。北京的法輪功學員王杰和香港的法輪功學員朱柯明,最早的時候,就1999年的時候就在中國大陸對江澤民和「610」系統進行起訴,結果王杰被打死了,朱柯明被判刑5年,現在他回到香港以後繼續告中共的官員。所以在中國大陸沒有辦法進行司法公正的情況下就在海外進行起訴。這個也是沒有先例的。

除此以外,第四點,我覺得在海外最重要的,就是一個是剛才提到的一個系列社論,《大紀元時報》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其實還有另外一個社論,一共是兩個系列社論,第二個就是《解體黨文化》,這兩個社論可以說把中共的根完全徹底挖出來了,他的影響和他的衝擊力無論怎麼講都是不過份的,而且在將來我們還會看到更大的效應。

第五點,我覺得從時間上來算,那就是「神韻」。「神韻」的演出是傳統文化的復興,如果說我們前面講的這一系列的事件,在表面上還都是屬於反迫害的話,為什麼說表面上呢?因為實際上他每一件事情都有更深的涵義,但是由於時間關係,我們沒有辦法在這裡詳細討論,我們以前的節目裡面也討論過一些。就是說如果那些事件還是屬於反迫害的話,那「神韻」就遠遠超出了反迫害的範籌。這裡有幾個層次,就是說反迫害是在人權的層次;而神韻則是在更高的文化和精神追求的層次上。

中共自掘墳墓

迫害法輪功對於中共有什麼影響?我認為對中共來說的話,從江澤民和中共互相利用開始迫害法輪功,實際上它就開始了自掘墳墓。中共從成立,到建政和建政以後,雖然它早期也受到了一些挫折和失敗,就是說建政之前,但整體上中共是沒有遇到過對手的。在建政前,即使在中共弱小的割據時代,就是說在江西啊,然後在四川的一些地方割據,它還自己殺自己人,殺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國民政府也拿它無可奈何,沒有辦法。

後來,更是用一個什麼「抗日統一民族戰線」來捆住了國民政府的手腳,藉日本入侵之際大力發展自己,最終奪取了政權,所以它是沒有碰到對手的;建政以後更是指誰打誰,隨便羅列罪名。即使後來六.四發生以後出現了真正的反對派,也沒有對中共造成實質的威脅,就說在中共黨文化的這個背景下,權術和鬥爭的手段在中共來說是「登峰造極」了,你要是用中共這一套來對付中共的話,沒有人是它的對手。

那問題是什麼呢?法輪功他不是一個政治團體,他們沒有政治訴求,所以他不在那個系統裡面,就是說他是在這個系統之外的。要說得更細一點的話,就是修煉人他本來就是要放棄執著的;而中共它是一個徹底的唯物主義者,它只能用權力和金錢來拉攏別人也好,來壓迫別人也好,它的基礎就是這些東西。而這些東西對於不追求政治權力、不追求金錢的人是沒有用的。

法輪功是屬於信仰,這信仰者的力量持續了十幾年。這個「持續」和「堅持」是非常重要的,他讓人、讓全世界刮目相看。有很多人是看到法輪功學員在全世界的(中)領館前面打坐、抗議,一天兩天沒有什麼,一年兩年沒有什麼……,可10年以後,看見他們還在這裡,沒有人不佩服的。

我前幾天還聽到一個說法,說法輪功持續不停的講,講得都讓人「不信了」。其實這個說法很有問題,信和不信不是看別人講的多還是少,而是看你本人對這個真相接受的程度。反右的時候右派沒有講話,他們沒有為自己辯護的機會;六.四以後,學生和市民們沒有講話,因為他們沒有為自己辯護的機會,在中國大陸的情況下。那麼他們沒有為自己辯護,沒有去講他們這邊的話,他們被迫害的程度減輕了嗎?一點也沒有減輕。中共迫害任何一個群體,從來沒有一個群體能夠為自己講話的,但是也從來沒有一個群體因為沒有為自己講話,迫害就減輕了。面對中共妖魔化鋪天蓋地的宣傳,不講別人能知道嗎?不可能知道!所以這個實際上是一個個人能不能夠承受真相的問題。這也是法輪功學員十幾年來堅持講真相的一個最重要的動力,就是說他的一個基本的概念,就是給每個人在真相面前選擇的機會。

從法輪功的發展和反迫害方面,很多在歷史上都可以找到類似的行為,比如說遭到了迫害沒有被迫害倒,而堅持下來了,你在基督教早期被迫害的時候,可以找到類似的情況;而法輪功學員的非暴力抗爭呢,也可以在歷史上找到,像印度的甘地啊,和美國的民權運動啊這些非暴力的抗爭,找到他類似的地方;而收集迫害者的證據和進行法律訴訟,你也可以在戰後對迫害猶太人的納粹追蹤行動當中找到影子。

但是法輪功又不僅僅是如此。在中共建政以來它徹底的破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消滅了宗教信仰而扶植起了受中共控制的宗教團體,這裡只是團體,他並不是信仰本身的問題,又徹底的摧毀了中國人的道德。也就是說中共就做為共產主義的一個在中國的特例,實際上它的一個特徵就是「毀」,它毀人類的道德、毀人、毀文化,也毀自然。法輪功除了他的信仰層次屬於中國傳統文化的這一部分,直接就有對抗中共對道德文化的摧殘作用以外,他還給人們一個反思的機會,就是更深層的一種人和自然的關係、人和神的一種關係。

很多法輪功教導所提的問題,他不僅僅是中國的問題,其實也是世界性的問題,也就是說在高度物質發展的社會,人究竟應該怎麼生活?人究竟應該追求些什麼?這些問題已經遠遠超出了迫害和反迫害的範圍,而在更大的程度上,人們說世界需要像法輪功提倡的真、善、忍,這是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這一點。

這裡另外觀察到一個現象,就是從這一次,14年以後在紐約舉行的活動,今天在紐約曼哈頓遊行的人數可能就達到7千人左右,也就是說他這修煉的人越來越多。和歷史上被中共迫害的群體很不一樣的,就是法輪功既沒有在大陸被壓倒,更是在全世界廣為傳播。今天在紐約參加集會、遊行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僅僅是全世界上億修煉者當中很小的一部份。

做為在大陸被打壓了14年的信仰團體,卻被全世界被廣泛接受,這本身就是個奇蹟。以前中共有一個做法,就是把民主人士強迫的流亡到海外去,它的企圖就是切斷他們和中國大陸的聯繫,而民主運動離開了本土民眾以後就像失去了土壤,這就是中共的計劃。而信仰就不一樣,像法輪功信仰,他就是可以落地生根,到了哪個國家,因為信仰本身沒有民族和國家概念的,沒有國家邊界的概念,所以他就可以落地生根,所以現在的法輪功屬於世界的。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3-05-27
横河先生的文章理性、严谨、实事,好文!真、善、忍好!法轮功伟大!
真修 2013-05-23
横河的见地赞一个!
从人的历史发展角度谈了极其重要的一条线路。对世界潮流影响之大,不久的将来就看的到了!
新唐人網友 2013-05-23
清澈的思路
新唐人网友 2013-05-22
法轮大法人类永恒的丰碑!!!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