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歷史與今日] (上)唐山•掩埋

紐約時間: 2013-05-01 09:18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3年05月02[歷史與今日]訊】耀眼的地光,巨大的聲響,1976年7月28號凌晨3點42分。河北唐山市的居民,從熟睡中驚醒。
廣告

天搖地動。強震的能量,相當於400顆廣島原子彈爆炸。當大地平復後,整個城市,死寂的如同一座鬼城。

24萬個生命,在這一天,變成冰冷的數字。他們,本應有可能,躲過這場浩劫。

籠罩在唐山上空的陰影,其實,在地震之前的四五年,就已引起地質學家的注意。

到了地震前一年,就連不少民間監測點,也都檢測到,令人不安的地質異常。

“我們在75年底,向國家地震局寫了一個年度預測意見。我們就提出了樂亭、錦州、敖漢旗這個範圍要發生大於6級的地震。樂亭是唐山地區一個縣。”

進入1976年後,地質異常現象,更加明顯。76年5月,唐山地震辦負責人楊友宸,在由唐山市委主持召開的防震工作會議上,預測:唐山方圓50公里內,在1976年7、8月份或下半年其他月份,將有5--7級強震發生。

但就在這次匯報後,楊友宸突然被“組織上”,強行調往干校勞動。唐山市官方的地震預報,就此陷入癱瘓。

這時,距離地震只剩下最後兩個月。地質異常現象,更為密集的爆發。

7月16號各種手段包括地應力、地磁……為了引起有關部門重視,還加蓋了學校公章。

7月17號,北京地震分析專家汪成民,在京津塘渤張地震群策群防會上,預報了他的結論,唐山附近地區,將有可能發生大地震,具體時 間,就在7月25號到8月5號之間。

根據旱震背景五項指標,這麼大的異常,肯定是個7級大地震。

地質專家心急如焚,多次要求約見高層匯報。但上級部門出於維穩的考量,一次又一次,拖延,回絕。

“(國家地震局)京津唐張協作組辦公室一個女士打電話罵張國民,說你們怎麼搞的,在北京到處製造臨震氣氛。”

而地震,已瀕臨零界點。

7月27號,一無所知的唐山市民,靜靜的,看著夕陽落下天際。

7月28號凌晨3點42分,裡氏7.8級特大地震,撕裂了唐山。

當天晚間,中共國家地震局,前往人民大會堂向中共高層匯報情況。

時任地質部地震地質大隊專家黃相寧:“梅世蓉匯報到最後說,唐山地震是沒有任何前兆的。因此這種地震是不可預測的,也是不可預防的。”

地震真的不可預測,也無法減少損失嗎?37年前,當其他地區的官員,面對預測結果均採取觀望、不作為態度時,唐山青龍縣卻決定,不能瞞著老百姓。

時任青龍縣委書記冉廣岐:“我說到了這個時候咱們就拍板定吧,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咱們就這麼幹,就發佈,大不了摘烏紗帽,那個我不在乎。”

在地震前,青龍縣學校已在戶外開課,不少民眾夜間在戶外防震棚休息。地震當天,青龍縣房屋損毀18萬間,但沒有一個人,因地 震直接死亡。

30多年間,科技手段不斷進步。但直到[歷史與今日]天,中共政府依然堅稱,地震,不可預報。這是從唐山地震後,就已經確定的統一口徑。

“一開始大家都客觀的反應,像青龍縣的事件都寫簡報,後來發現死那麼多人肯定要追查責任。”

“就像這一次一樣,完了一樣以後統一口徑,當時我不在北京。統一口徑就說地震不能預報……就不好辦了。”

“從唐山地震來看肯定應該是能預報的。”

地質學家用悲憤的語調說,不願看到類似的悲劇再度發生,可偏偏,還是發生了。

中國地震局副局長:“5月12號發生在四川汶川的8級地震。”

“震前也沒有出現較大範圍的和典型的異常,所以我們沒能對這次地震做出預報。”

一次次姑息,一次次失職。

“(唐山震後)華國鋒說,你們不要有任何包袱,黨和國家不怪罪你們。”

一次次政治優先,一次次草菅人命。

“只有尊重事實才能尊重真理。”

關鍵問題是政府對他們默認而且支持他們,現在還是這種態度,我覺得這對我們整個社會來說是一種很大的危險。

“人人都有對自然災害的知情權,我覺得現在政府是剝奪了老百姓的知情權。”

新唐人記者林瀾紐約報導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