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美国中期选举结果 如何影响川普施政?

纽约时间: 2018-11-08 12:21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1月08日讯】【热点互动】(1835)美国中期选举结果 如何影响川普施政
广告

备受瞩目的美国中期选举尘埃落定,民主党重掌众议院,而共和党参议院的优势增加。民主党称这样的结果是对总统权力的制衡;而川普(特朗普)则称这是共和党的重大胜利。而媒体则多认为,这样的结果显示美国民意的分裂加深,同时为川普下两年的施政增加了挑战。那么如何解读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这对川普在今后两年在国际和国内的施政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11月7日星期三。备受瞩目的美国中期选举尘埃落定,民主党重掌众议院,而共和党在参议院的优势增加。民主党称这样的结果是对总统权力的制衡;而川普(特朗普)则称这是共和党的重大胜利。而媒体则多认为,这样的结果显示美国民意的分裂加深,同时为川普下两年的施政增加了挑战。

如何解读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对川普今后两年在国际和国内的施政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一齐探讨这一次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二位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好。

横河: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节目开始,我们先看一看川普今天早些时候在白宫记者招待会的讲话片段。

川普认为在参院取得的胜利更为重要,打破了过去两党席次接近的僵局。

美国总统川普:〝我认为选举结果接近完胜。从未来的协商角度来看,从达成协议的角度看。如果我们所占的多数只多出1、2票,反而容易陷入僵局。我确信,可以和民主党很好的合作,可以提出很多好的提案,获得两党通过。〞

中期选举前,川普曾参加44场助选集会。他自豪地说,自己为之站台的11位参议员有9位获胜。

川普特别提到佛州、俄亥俄州和奥巴马前去助选的乔治亚州,选情极为激烈,但是共和党最终赢得了参议员和州长的席位。

尽管如此,川普希望两党合作,民主党如果有意杯葛议题,川普说,两年时间会很快消耗过去,他们现在是众议院多数党,所以我就可以怪到他们头上。

川普也希望在贸易问题上和中国达成协议。

美国总统川普:〝很快会有数十亿美元流入我们的国库,那是中国缴纳的关税。如果你问顶尖的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他说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事。还有谁没见过呢?中国也没见过。我会尽力和中国达成协议。因为我希望和习主席保持好的关系,和中国保持好的关系。〞

主持人: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通过手机短讯或者在YouTube观看直播,或者通过电话和我们谈一谈您对这一次中期选举的看法。

横河先生,我想先问问您,我们看到现在的局面是众议院被民主党重新夺回,参议院共和党的优势应该是在增加,当然还有几个席位还没有出来。双方现在都宣称这是自己的胜利。您如何解读中期选举的结果?

横河:我想这一次的中期选举从任何角度来看,我来美国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选民这么投入中期选举,中期选举一般不声不响就过去了,这一次的中期选举带有川普总统本人的色彩非常浓厚。有两个角度,一是从选民的角度,相当多的人去投票,不管是支持的、反对的、投哪一党的,目标都是川普总统,这一点的比例相当高,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川普总统投入支持他中意的候选人,选举造势的过程他非常投入,以前很少看到总统这么投入的,最后一天他是一天跑三场。在这种情况下,确实他背书的候选人当选的比例相当高,这也说明这一次竞选他的个人色彩。

再一个,我感觉原来预测的〝蓝色浪潮〞其实没有出现。整体来说,我个人觉得不管怎么评价,确实是选民在表达他们对川普总统过去两年施政的表态。

主持人:您觉得这一次是谁的胜利呢?到底是民主党的胜利,还是共和党的胜利,还是川普的胜利?

横河:我觉得都有一点。从美国历史来看,当选总统的第一任期间,众议院的席位数不丢或者是增加的,前面只有两次,到现在为止只有两次;有人讲三次,其实那一次不是第一任,是第二任,第二任不算。所以只有两次是没有丢的,我们不讲参议院就讲众议院,众议院的席位。

主持人:噢!众议院的席位只有二次不丢。

横河:在第一任上丢掉最多的是六十多票。现在这种情况是很正常的现象,至少共和党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特别大输。当然民主党也可以声称胜利,因为确实它的票数增加了,它从少数党到众议院变成多数党,肯定可以算是胜利,只是从什么角度来看。至于共和党,我觉得川普总统声称胜利的理由要更充分一点。因为他本来就没对众议院保持多数席位抱多大的期望值。《华尔街日报》有一篇文章说:他最希望的是不要发生灾难性的变化,如果他能避免灾难性的变化,对他来说就是胜利了。

主持人:它所谓的〝灾难性的变化〞是说参议院失去是吗?

横河:我觉得还是众议院失去太多,可能是这个问题,更不要说在州长和参议员的选举上面其实还取得了一些进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应该是。

主持人:双方都有斩获。

横河:对,但是川普总统宣称他的胜利比例我觉得稍微还高一些。

主持人:天笑博士,您怎么样看这样的选举结果?

李天笑:首先我觉得川普这一次为支持他的党派竞选取得了比较亮丽的成绩单。这份成绩单当然是参议院人数现在比原来保住的席次增加3席以上,多多少不知道,但是3席以上是相当不错的。以后即使众议院要通过川普认为不是特别合适的决议,参议院很容易就否定掉。

众议院失去的席位也比预料低。

还有很重要的是川普到8个州进行十几场的助选。

主持人:他总共有四十几场,最后一周是去了11场。

李天笑:他把自己的成绩单、这几年为什么做这些事情的理念,非常详尽地反覆向美国民众特别是共和党基本营盘的人讲得清清楚楚,这样实际上起到最重要的作用,也为他2020年大选打下基础。他利用助选身分很容易就取得民众更加牢固的支持,很多人原来对他不是特别了解,现在比较了解了!这是一个主要的特点。共和党,支持川普的这一党派在议院里面取得亮丽的成绩。

第二,有一个意想不到的成果。竞选之后,川普跟民主党佩洛西(Nancy Pelosi)之间达成和解状态,当天川普就跟她打了电话,佩洛西也表示接受,双方进行了交谈,交谈内容谈到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比方关于美国的基本建设的问题;里面是不是包括筑墙的经费等我们不太清楚。一般来说,祝贺就是祝贺,不会谈具体的问题;谈到药品价格降低的还有一些具体问题。说明双方可能在今后具体项目上有合作的可能性。

另外,佩洛西现在遇到的问题是她能不能够当议长,她的党内有不同意见。川普第二天,今天早上写了推特,推特里面写得非常清楚,他说:〝南希‧佩洛西有理由被选为众议院议长,如果她的党内对她有不同的意见,票数不够,我们共和党给她几票,这是她应该得到的巨大荣誉。〞话说得很清楚,就是一种和解的姿态。

接着,佩洛西又在自己的竞选演说中讲到,首先她讲到一个重点就是两党之间的合作,她强调两党之间现在的关系一是公开、一是透明、再是负责任,还有两党之间共同合作;她还强调当时跟布什总统、共和党合作的愉快经历;最后还提到里根。很明显就是把川普下一任的执政跟布什、共和党和里根连系在一起。

我觉得像这样的事情都说明一个新的趋势,两党之间有合作的可能。换句话说,川普可能原来的议案以党派性质划分,共和党支持共和党、民主党就是反对;现在可能要把共和党、民主党这两派的基础放在一起,把界限去掉。这是一个新的迹象。

主持人:好的,等一下我们可以继续谈探讨接下来会怎么样合作。说到选举结果,还是想再问一下二位。横河先生,您怎么看这一次民主党拿下众议院、共和党拿下参议院,是什么原因、什么因素造成各自的结果?

横河:拿下众议院,刚才讲了,美国当任总统的第一任的中期选举一般都低调。〝低调〞从个体投票者来说很难说,但是从参议员的选举可以看出来,这些投票人很可能在州一级、大的平均数里面他支持共和党候选人,但是在他自己的选区很可能投的是民主党候选人,他不一定是投同一人。是这种情况,其原因很可能是美国选民传统上的平衡因素。

川普总统本身是一位强势总统,本来就是强势总统,如果他的党又控制了参议院和众议院,美国选民有相当一部分人有这种担忧,是不是权力太集中了?!我想,早年安排中期选举放在两年的时间可能就是这个目的,让选民在总统任职中间两年的时间,有一个机会来表达他们对总统任期之间表现的评判,用这种方式来进行一种权力制约。我想这是一个主要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相比较而言就是刚才我讲的,参议员和州长的选举相当于州一级的普选,是直接选票;跟总统大选不一样,总统是选举人票。州里面有民主党支持者集中的地方也有共和党支持者集中的地方,制度就是这样定的,如果大家选的话,最终选出来就有总统选举同样的问题在,不一定代表普选的民意。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在州一级,有绝对数量的选民支持川普,至少对于川普前两年的政绩持肯定态度。

主持人:州和参议院都是这样?

横河:不是,参议员是州一级选出来的。因为只选两个,所以不可能说我这50万人的一个选区选一个参议员,不是这样的;是全州的票统算,就像州普选。州普选就表示在这个州里面所有有投票权的选民对川普前两年执政的评价,所以这和众议院的选举结果是不一样的,更接近于比较真实的情况、真实的选民的民意。

主持人:所以您认为,这样的选举结果,特别是参议院的选举结果反映民众对于川普执政的肯定。

横河:对,对他的肯定。在众议院就牵涉到权力制衡的问题和地区性的划分合不合理的问题;美国争论很大的其中之一就是选区划分的问题,就体现在这上面了。

李天笑:我觉得就众议院来看,川普本人对此作了相对比较客观的分析。他说,从历史上各个中期选举情况来看,这一次众议院共和党人大批退休,这种情况比较特殊;退休以后是不是有人接上去,这个人在本地跟其他民主党人之间的情况相比较是不是强有力?这是一个问题。

再有一个,从资金来看,他说,共和党的众议员得到很多资助。

主持人:您是说民主党?

李天笑:对,民主党,民主党得到了很多资助。这是第二。

第三点他说,目前美国的媒体、特别是主流媒体还在报导一些负面的消息,对共和党报一些负面消息或者是不报;对民主党报得比较多,使得民众对共和党参选人或者对民主党参选人都各自有一些不合他们本人性格的想像。

主持人:好感和坏感,会受影响。

李天笑:那么我在想,其实选民这方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当然,从川普执政到现在,实际上是减了税,而且经济上也搞得很好,失业率也很低。但是美国选民长期以来受社会主义的思想,特别是战后几十年以来,都是在左派思想的引导下,对他们思想的影响、侵蚀是比较大的。所以虽然在经济上他们捞到好处了,但是在很多观念上很难改变过来。

再有一个,特别是在郊区的比较有钱的白人包括我认识的那些教授,他们都是这个想法。

主持人:都是什么样的观念?

李天笑:都是社会主义左派思想,非常根深蒂固。

主持人:譬如说高福利或者……

李天笑:或者说他们坚持就是要把富人的钱通过分配的方式而不是通过增加生产的方式来分给穷人,他们也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川普的这些成就有一些地方可能是得罪或者触犯了一些人具体的利益,除了思想之外还触犯他们的利益。比方在移民问题上,移民是有家庭性的,有的人把自己的亲戚弄过来,现在川普说不能够这么做,这些人可能就有反感,比如领粮食券或者其它方面的社会福利也查得很严,可能很多人也有些想法。一是具体的利益,再是根深蒂固的左派社会主义思想,这两点对选民影响也有一定因素。

主持人:好的,我们等一下还要谈论这个问题。横河先生,参议院的选举,我看共和党自己都说,也有媒体分析,共和党的胜利和卡瓦诺大法官任命风波有关,您认为是不是这样的情况反而刺激了人们去投共和党参议员的票?

横河: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因为在所有的立法当中,是两党都需要通过同样的法案才能够成为法律的。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分工,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大法官的任命不需要通过众议院;弹劾程序还要通过众议院。众议院和参议院担任不同角色,但是在大法官的任命上不需要众议院;只需要参议院。也就是说,如果衡量参议院跟众议院投票有不同的地方,可能它的独立的、唯一的职责,大法官任命的通过就可能起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看了他们一些采访,在投票之前采访很多人,还不是少数人,很多人投票的时候,觉得他们投参议员考虑到的是,对大法官卡瓦诺任命的时候受到一些不公的待遇大家很不满意,所以在投票当中肯定会体现出来。因为这也是唯一可以在程序上和众议院的职责分开来的这么一个特点。

主持人:是,我看到媒体报导,多位反对卡瓦诺的民主党议员,参议员落选;唯一一位支持的就是曼钦,他是当选、连任。我们现在很快接一下线上观众的电话,一位是纽约的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纽约陈先生:好,大家好!我想指出来一点,我来美国四十多年,这次期中选举是投票最踊跃的一次我看到,而且我不同意你们专家的观点,选民受到什么影响。这次选举说明了美国的选民是非常成熟的也很有智慧的。他们就是要把美国的权力进行平衡,能够制衡,不能让一党独大。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再进一步探讨下面的趋势。刚才天笑博士也谈到,现在这样的局势很多人认为会给川普的下一步施政增加挑战,因为毕竟众议院是民主党掌控,所以要通过任何立法的可能性变得非常小。在这样的局面下,您怎么看对国内的影响?

李天笑:通过某些立法川普总统会遇到阻力,或者来自民主党方面对他的指责会大一些,这是肯定的。但是我开始时也讲过,这一次出现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民主党现在开始跟共和党要合作。这表示着什么呢?原来的立法可能是党派分野比较清晰,现在可能是两党共同的基础就比较牢固,这是一种可能。另外我觉得,在国内,参议院也起到重要作用,它可以否决,如果法案是直接针对川普的执政方针比如回归传统价值观等,共和党在参议院的票数是绝对的,完全可以否认。

另外民主党也在传说什么要弹劾,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为什么?现在从形势上讲,参议院它占到了绝对的多数,需2/3的票数,肯定是不会来支持弹劾的,从形势上来讲是不可能;从内容上讲,如果弹劾,要有违害国家的重大罪行比如通敌、投降、叛变、受贿、明显违反宪法等,是不是川普有这种事情?我看一件也没有。所以从内容上讲也是不可能的。而且还有一点,很可能会反而增加川普本人的声望。我们看到参议院的议长麦康诺(Mitch McConnell)也举例,他当初对克林顿进行弹劾,但是后来他说没有成功。他反过来用这件事情证明弹劾总统很可能不太容易成功,现在的情况更比当初又有不同!这是国内的情况。

主持人:国际我们等一下再讲。我想也问一下横河先生,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会造成僵局,导致基本上没有办法通过某些立法;另外,两党在哪些方面有可能得到一些妥协或者一致、在哪些方面是完全没有办法向前推进?

横河:在立法方面可以妥协的地方还是很多;真正两党完全不能够达成妥协的还是不多。而且特别现在有个条件,原来参众两院加上总统都站在一边,这种情况下,民主党就类似于真正的在野党,它的职责就是制约执政党,就是挑战。因为它觉得共和党已经占多数。现在民主党一旦成为众议院的多数党,它就要承担多数党的责任,不能够就是为了阻止提案的通过,这时候反而妥协的机会就多了。

所以我觉得不管是川普总统也好,还是南希‧佩洛西也好,其实他们考虑到一个非常实质性的问题,这时候反而双方妥协的机会要增加,而不是减少。当然在有些议题上比如移民问题、健保问题可能遇到的障碍会大很多,就更难通过。但是在另外一些议题上,比如基础建设甚至药品降价,还有很多在我们看来意识型态或者是党派纷争不那么严重的地方来合作、达到妥协,通过法案的机会可能反而倒是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所以我并不认为在众议院的提案上一定都是负面的,肯定有合作的机会和空间。

主持人:您认为在减税方面还有任何合作空间吗?

横河:我觉得减税方面可能比较困难。因为减税和加税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根本分歧,这是属于大政府的福利;高福利是来自于高税收,所以减税的问题很难达成。所以我讲,有一些是非常难达成协议的就更难通过,但不是所有的都牵涉到某一党最基本的原则的情况下,达成妥协的机会就可能多很多。

主持人:好的,我们很快接一下观众的电话,刚才这位加州的张女士又回来了。张女士您在吗?

加州张女士:现在众议院由民主党掌控。现在我想知道的是,众议院具体有哪些实际的生杀大权,比方说,它可以启动弹劾总统;但是也不容易,得参议院2/3通过才可以弹劾。那么其它有哪些方面致命的所谓〝权力〞?广泛的我想知道。

李天笑:我简单讲两句。两点,第一,众议院有财政权,比如总统的预算甚至美国联邦机构的运作,整个经费操纵在众议院手上;另外,如果美国跟外国开战,也要众议院批准。

主持人:另外还有两位观众在线上,我们很快再接一下观众电话。一位是加拿大的曲先生,曲先生您好。

加拿大曲先生:你好,我简单的谈三点。第一点,我不同意李博士说的,用〝社会主义〞这顶帽子已经很臭了、很不好听,把帽子扔到民主党的头上;民主党的一些理念也有对的地方。

主持人:你要是有三点,能不能麻烦您简短的把三点很快说出来?对不起,时间问题。

加拿大曲先生:川普这位教徒是有问题的。基督教很大一个特点就是要有同情心,他却对弱势的团体……难民、移民问题很复杂,不能没有领导能力让个人自己来一套。

第三点,我听了汗毛都竖起来,我们关心中国前途的人,他说要跟习近平交易(Make a deal),他要做什么样的交易呀?!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曲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加拿大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请简短发言。

加拿大张先生:我对川普那一党表示衷心祝贺。为什么呢?中共红色共产恶魔过去30年来利用整个西方从政府到民间彻底绥靖主义化的大环境,进行大扩张。中共全方位、无孔不入乃至随心所欲、偷偷摸摸地渗透,披着合法外衣公开入侵、大扩张;在整个西方,只有川普总统立下了最大的历史性功劳。

主持人:好的,谢谢张先生。因为我们时间有限,欢迎观众朋友们以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发言。下面我们谈一下这个问题,横河先生,因为刚才二位都谈到跟中共的关系。中期选举之后,很多人都在关注,会不会影响中美贸易战甚至美国对中共的战略。因为现在似乎有一种战略比较强硬的态度。会不会影响这一方面,您怎么看?

横河:如果基本问题不解决是没什么可谈的。我一直认为在G20谈的可能性很小;他们可以坐下来谈,但是能谈出成果的可能性非常小。我们从一些迹象可以表明,习近平前几天在〝进博会〞上讲话,其中许诺未来15年30万亿美元的商品进口。实际上还是订单的问题;人家说的是要符合市场经济国家的条件,不是说你买多少东西,这不是关键问题,所以退让的可能性其实相当小。

有人说是善意,但是我现在看普遍的媒体对释放的所谓〝善意〞并不看好,认为以前也老这么说的,包括加入WTO的时候也是这么说。所以我并不认为现在有可谈的。刚才曲先生谈到〝有什么交易可谈〞。这个〝交易〞指的是贸易上的交易,并不是政治上的交易,我觉得非常清楚是贸易上的,他希望能谈成,但是我个人觉得不会谈成。另外一个,中期选举对于他的影响应该是非常小的,因为对外包括贸易,对外基本上是总统、行政当局的权力,不需要国会通过。

主持人:国会对他没有太大的掣肘作用!

横河:国会可以把当事人招去质问,但是对行政命令颁布没有什么影响力。到现在为止,我们看所谓的贸易战或者美国的贸易反击,不管是加税也好还是启动什么条款调查也好、还是制裁那些公司也好,都没有经过参议院或者众议院的批准;不需要。因为这就是他的行政权力。

所以我个人觉得不会有这个问题。即使是需要立法,我相信在这个问题上共和党、民主党是站在同一条线上。就像现在的佩洛西应该是我看到的美国国会当中,关注中国人权、抗议中共迫害人权时间最久的议员之一,因此长期以来她对中共的本质认识得相当清楚。

从整个民主党来说,很多重量级人物实际上是在敦促川普总统要加强对中共的制裁包括关税在内,因为中共的伤害是对整个美国,不是对哪一个人,所以这个情况我觉得对于中共这一方面来说,我不会觉得有大的变化。

李天笑:我觉得实际上有一点,为什么把民主党的思想跟社会主义合作、左派思想有联系,很简单的道理,你去看西欧的福利社会,他们政党所谓走的〝改良主义〞道路,就是跟〝第二国际〞当时的考茨基他们过来的,你再联系、仔细查一下文件,非常明显。从福利角度、从分配角度,去把富人的钱通过分配的角度来发给穷人,这就是社会主义思想,毫无疑义,去看一下书就知道了。

另外,我觉得现在中期选举的结果对中美贸易战基本上不起作用,是行政当局的决定,跟两院法案上没关系;再就是,现在两党之间对中美贸易战问题基本上有共识,共识在对于共产党、共产主义邪恶都有认识、都很清楚,而且川普这一次是用普世价值来带动整个美国的上升,由美国的上升再扩大到全世界,跟国际上取消多边条约,用双边条约公平的方式来解决,包括中国,其它如日本、韩国、墨西哥、加拿大都包括在里面,这是一种国际结构的改变,跟他用普世价值做事情,用这种方式推广出去是有直接联系的。

所以在中国贸易问题上,我觉得G20峰会有人这么讲、有人那么讲,各种说法很多,但是从川普本身现在谈话的语气和他的方式,以及习近平主动要求,习近平当然是希望跟美国进行和谈,这一点我说是有可能的,我们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至少是有框架性的可能。你想想看好了,在G20会议上要达成具体谈判成果跟本就不可能,你说坐下来谈,两个总统提出具体怎么做?应该是框架性谈下来以后底下人去做。

我觉得现在的情况下,美国对中国的施压非常严厉,接下来如果谈不成、没有框架性的协议,马上五千多亿的关税就要下来了,全部商品的关税就要下来了,对原来2000亿的关税也要从10%上升到25%,对中国的经济打击非常大,特别是造成失业人口以后,整个产业链外向性的移动等等这些问题,一系列社会问题都会产生。

我想,对习近平来说压力是非常大的,所以他现在要解决这个问题,他现在也在想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在这一次G20会议上我们暂且先不要做绝对的结论,来看看怎么样,会不会有成果。因为从这个角度来看也是,其实打贸易战说到最根本,很多人都意味着几棍子就要把中国经济打垮,其实不是这样,就是通过向习近平政权施压,打击中共整个体制,要他作结构性和体制上的改革,让习近平逐渐通过贸易的压力,让他改制、变局,达到这个目的。所以最后一定是双方之间要达成协议。

川普讲过多次,很多人都没听到,他讲过〝最后一定是达成很好的协议〞,而且他这一次讲了,达成很好的协议前提必须是公平的,中国方面必须是有市场经济做保障的,而且要有对结构和经济改革做前提等等。

主持人:就是要做出根本的改变,要看北京有没有这样的意愿去改变!

横河:不是意愿的问题;是能不能改变的问题。我还是比较悲观,因为他不太会去再动根本的东西,有很多要求本身并不是想改变中国,这是肯定的,但这些要求要去接受的话,那就得改变中共的体制,这一点来说,要中共接受的可能性非常小。

李天笑:关键是把中共和习近平分开。现在很多人就把中共看成习近平,搞在一起了;川普都没搞在一起,川普如果搞在一起的话,他为什么跟习近平谈呢?习近平代表中共,那他现在不是跟中共谈了吗?!其实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搞不清楚很多问题都搞不清楚了!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我问一下横河先生。刚才天笑有谈到,有观众提问有关社会主义思潮对于选民的影响。我们确实看到现在美国社会在重大问题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而且观点的差距似乎越来越大。横河先生,您对这方面有什么样的观察,您认为是什么因素造成的呢?

横河:讲到社会主义因素,我个人不觉得把社会主义和民主党是可以等同看待的,但是确实现在有一个趋势,从两年前的大选结束以后,共和党和民主党走了两条不同的路,共和党的建制派、基本盘开始和川普靠拢,基本上是结合在一起,从这一次大选也可以看出来,越来越坚持信仰、传统;而民主党发生了分裂,并不是团结在一起,而是有一部分人正在脱离建制派。以前双方都是建制派占多数、极端占少数,但是现在有一部分快速地脱离民主党的基本盘(建制派)而走向社会主义。

早期,民主党在大选初选的时候,桑德斯(Bernie Sanders)就是社会主义者。在民主党当中,直接全面采用社会主义思想的其实也是属于少数偏左的这一部分,但是显然这一部分力量开始在增加,增加的原因倒不一定是民主党的主流往那个方向移,而是有很多新加入进来的包括一些女权主义者和年轻人,这些人加入进来以后壮大了那个盘的力量、那一部分的力量。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次选举确实有这个趋势,民主党本身处于重新大调整,三个部分调整,一部分是脱离,出来;一部分是保留原来的基本盘;还有一部分快速向社会主义那边滑,三种不同的类型,现在他们还在重组阶段,将来怎么走还得看。

主持人:天笑博士,还有一两句补充吗?

李天笑:我觉得这两党的分野,在这一次选举之后,可能不是像很多人讲的是分裂越来越大,而是合作会越来越大。因为川普的普世价值实际上是带动一切的,他现在是带动上升,把民主党也带过来,是这么一个关系。

主持人:传统价值的上升。好的,非常感谢二位。因为节目时间有限,我们很抱歉今天只能谈到这里了,非常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8-11-08
我认为现在中共内部也是乱了营了,因为“天灭中共”这个过程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中共邪灵已经被消减的所剩不多,那么邪灵对中共党员的控制也相对弱了很多,所以中共官员中除了那些本身就是地狱小鬼转生的,和特别坏的人之外,良知尚存中共官员们就会用人的思维去思考,但是他们一时也想不清楚,大脑就象木头一样,不知该从哪方面去思考。习近平在进博会上的讲话都是矛盾的,一会讲五千年、一会大海、暴风骤雨的,确实作为一个五千年神传文化发源地,一个自称中华子孙的国领导人的文采是这种程度,对于习来说也是一个悲哀!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人教他们过!这方面和台湾的领导人根本就是连小学生都不如!
中共内部乱了营,除了小鬼和最坏的,想把激化中美矛盾,挑起人类纷急之外,大多数的官员都是走一步看一步,就想着怎么样能让自已和家族的损失最小!中共官员都没有爱国意识,都是把自已的身家性命放在第一位!就是这个私心让中共邪灵利用的得心应手!
新唐人网友 2018-11-08
如果习近平与他的团队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逼到那个份上了,那也不得不改!毕竟作为一个人来说,只要他还具有人的本性,人的元神还在他的身体里,那首先他的求生欲就是第一位的!
新唐人网友 2018-11-08
把富人的钱分给穷人的这种大锅饭的思想,我认为多半是从大陆过去的人带到美国去的,这其实是中共当时为了掠夺地主、资本家的财富、激发当时大陆民众的嫉妒心、不平心,激发人体中恶的因素,而用盎惑人心的歪理邪说。人与人不可能是绝对的平等,人本身就是一个高级生命体,并且到今天 已经经过多次的转世轮回,神根据人前几世做的好事与坏事,积的德的多少、造的业的多少,来安排这个人的下一生。所以人在世间是不可能是一样的!但大陆的人从小就是受的马克思的教育、中共邪党文化的教育,所以头脑中装的还是这些歪理,他们本性的一面反对中共,但是他们并没有认清中共的大锅饭其实是歪理邪说。而这些到美国去的,很多是六四之后为了避难去的;有的是讨厌中共而以留学考去的;这些人很多都在美国大学任教,对美国大学的影响是很大的!近年来江泽民当政时,江曾又有意的弄了很多中共特务去美国,利用这些美国人头脑中的这些错误观念,去搅乱美国社会!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