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贸易战火正旺 G20川习如何会面?

纽约时间: 2018-10-18 12:21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18日讯】【热点互动】(1826)贸易战火正旺 G20川习如何会面?
广告

G20峰会将于下个月在阿根廷首都举行。届时,美国总统川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否会面,已经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中美贸易战自7月6日开打至今,美国已经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而中方不仅对1100亿美元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而且有迹象显示中共可能在抛售美债。这场史无前例的贸易战延烧阶段,两国领导人同时参加同一场会议,是否会在会议期间进行单独会晤?川习二人的会晤是否意味着贸易战将要结束?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今天是10月17日星期三,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G20峰会下个月要在阿根廷首都举行,届时美国总统川普和习近平是否会面,已经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从美中贸易战开打至今,美国已经对中国商品有2,500亿美元进行加征了关税;而中方虽然没有等额的报复,但是也并不示弱,不仅拿出1,100亿美元的报复措施,而且有迹象显示中共可能在抛售美债,使出〝金融核弹〞。

这场史无前例的贸易战延烧阶段,两国领导人分别参加同一场会议,是否会在会议期间进行单独会晤?他们两个人的会晤是否意味着贸易战将要结束?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一起来做分析解读,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两位好。

唐靖远:你好。

陈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好。

主持:好的,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一起来参与讨论,也可以给我们发送短信到短信平台,或者在YouTube上给我们留言。我们今天的话题是贸易战火正旺,G20峰会期间,川习两人如何会面?

那么今天的两位嘉宾一位是陈破空先生、一位是唐靖远先生。我们首先来向陈先生请教一个问题,就是说您觉得在贸易战这种激烈正酣的阶段,两方是哪一方更希望见面?

陈破空:川普说过几次话,一个曾经说过,11月的时候有两个重要的会他可能不去,一个就是G20峰会,再一个是APEC峰会可能不去,实际上那个话有很多含义,其中一个有避免跟习近平见面的意思。另外他还说过一句话,他说现在不急于跟中国去谈判,因为中方还没有准备好,所谓准备好就是他要准备好让步,我们才谈判,否则不值得。

那么现在突然传出来就说下个月在阿根廷召开G20峰会,可能这两人要见面。我认为从各方的需求来看,更可能是中方积极沟通、积极疏通,那么这个中方要求见面比美国的意愿要强大的多。那美国之所以要见面的话,那当然,最终是要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但只有中方做出某种承诺、某种让步,或者是某种许诺之后,这种见面才可能发生。

主持人:靖远先生,您觉得他们两个人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的可能性大不大?

唐靖远:我觉得他们就是见面的话,就是怎么去定义这个见面?如果只是说单纯礼貌性的这种见面,因为他们都要参加这个G20会议嘛,所以我觉得他们见面应该可以说是一个固定的程序,是很难去避免的,很难去刻意避免。

但是大家现在比较关注的一个焦点就是,他们会不会藉这一次见面的机会来进行一个会晤?甚至在这个会晤,通过这次会晤能够再达成某种方面的一些共识,从而使当前贸易战的这个局面得到一些改观,比如说贸易战得到缓解啊,甚至说终结贸易战等等。

那么我个人对这个的看法我觉得是不乐观的,因为这个它其实直接涉及到就是中美双方在这个贸易战这个基本的立场,他们的底线的这种差异实在是太大,我觉得他们甚至可以用这个尖锐对立来形容。比如说这个美方的底线我们都知道,在此之前川普也好,包括美方的一些高层官员,多次在公开场合都已经说过,美方的底线总结起来就是这六条,就是〝3零2停1允许〞。〝3零〞就是零关税、零非关税贸易壁垒,以及零补贴;〝2停〞就是停止盗窃知识产权和停止强迫技术转移;〝1允许〞就是允许美国人在中国拥有自己的公司,也就是外资公司它希望能拥有完全自己独立的这个产权,控制权。

这个底线对于美国来说,我觉得它实质上可以说,看上去比较简单,只有六条,但是我觉得它其实是切中了整个中共经济体制的一个要害。就是说如果中共它真的答应这六条,兑现这六条,它会造成一个结果,就是中共的整个经济体制它必然会带来一个可以说是根本性的变化。

但是我们也都知道,就是中共这种体制它有一个特殊之处,就是它的经济体制和它的政治体制其实是严密困绑在一起的。就是中共的权力运作的模式,它的权力,这个政权能够维系到今天维持下去的这种模式,它跟它的经济现在这种所谓的〝中国模式〞也是紧紧的困绑在一起的。

如果你要它的这个经济模式发生一个根本性的改变,就是美方说的,要求你做到一个结构性的改变,那么它很可能会给它的政治体制带来一个巨大的冲击。那么这个会动摇到中共的,很有可能会动摇到中共的政权,会引发这个危机。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觉得中共是不太可能去全盘接受这样的一个要求。

那么站在中方的这个底线来说,中方的底线我觉得如果要最准确的表述,是习近平自己说的,就是习近平这次他不是到东北去考察吗?他很明确的提出来了一个很著名的口号,就是〝我们要自力更生〞。这个〝自力更生〞,其实我觉得他用另一种话语来解读它其实意味的就是我觉得中方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就是面临着美国的全面封锁。

那么这个〝自力更生〞我们都知道过去他不是第一次这么提了,是吧,在中共的历史上其实多次出现过。而且每一次在提到这个〝自力更生〞的时候,它其实往往都伴随着还有一句话,叫作〝艰苦奋斗〞。也就是说言外之意,老百姓可能要有一个打算,就是做好思想准备,要勒紧裤腰带,可能会有一段苦日子要过。

那么如果我们梳理考察一下中共这几十年来它的历史,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现象、一个东西,就是每当中共它一旦开始提倡这个〝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时候,往往意味着就是它遇到了政权危机,往往也就意味着它会要大规模的去开始掠夺民间资产,它往往是伴随着这样一个举动的。

就是每当中共政权它遇到危机,它受到一些这个……就是它需要输血了,它的资金枯竭了,它面临这样一些危险的时候,那它很可能就是采取这种,就是民间俗称的〝割韭菜〞的这种方式。所以我们看到现在不是有很多〝国进民退〞这种现象,此起彼伏,我个人觉得它背后其实是不偶然的,它其实是有一些更深层的因素在里面。

甚至包括我们说的这个〝国进民退〞,我们看到中共官方它不是也有多次出来表态吗?就是说也支持这个民营经济,同时也要进一步做大做强国有企业。那么其实我觉得这个话对于我的理解来看的话,它其实真正后半句才是它的重点,也就是说所谓的国有企业才是真正中共它们自己的命脉,它认为那是要握在自己手中的。而民营企业它只不过是把它作为一种,就像那个韭菜的菜地一样在那儿养着,当你这个韭菜长得比较好的时候,熟成的时机它就过来割一把,只不过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觉得中美双方它这种立场的基点,它真正的根本的原因是两种体制的冲突所造成的。

主持人:就是说他们见面的可能性?

唐靖远:对,我觉得他们真正去发生一种实质性的会晤并且达成协议的这个可能性是比较低的。因为这么复杂的,中美之间的矛盾它其实是积累了几十年到现在才爆发出来的,你让他们两个在一个非常有限的时间和有限的范围之内就说要一下子把这些问题全都给解决掉,我觉得不太可能。

主持人:好的,陈先生,在您看来,就是说现在贸易战双方打得正激烈的时候,他们双方如果要是见面的话会谈一些什么呢?

陈破空:我觉得通常国家元首在这样的集体元首的场合会见的话不超过2小时,平均是1小时,有的是半小时,一般是跟重要国家会见,或者重要的贸易伙伴会见。那么这个会见由于时间的限制还加上翻译的话,可以说双方涉及的话题不会太多,我觉得基本上只会涉及到贸易话题。

但这个事情回头来说还是有几种可能性,一个是现在双方在沟通,如果沟通的过程中发现没有达成成果的可能的话,可能美国提出不会见面。不会见面,如果双方首脑都出席了阿根廷的G20首脑峰会的话,那可能会出现一个情况就是,双方只是经过打打招呼、集体合影,并没有单独会谈,那就会很尴尬。因为第一大经济、第二大经济体没有会见是尴尬的事情。

第二种可能性就是会见了,但是没有成果。但如果会见了没成果,是习近平的重大胜利,川普的重大失败。因为中共领导人如果是见到了美国总统,第一,可以在国内老百姓面前作宣传,表示跟美国人平起平坐。第二个,党内会加强自己的地位。

但是没有成果,对美国就是又忽悠了一把、欺骗了一把,川普再次上当受骗是非常严重的。如果会见了没有成果,对川普是极大的挫败。

第三种可能,会见了、有成果,但成果必须是中共方面作出重大让步才有可能。因为川普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很多谈判都没有意义,关键是你要拿出行动来。而且行动非常简单,刚刚唐先生讲的6条,其实很简单,美方的需求是平等、对等、公平的贸易作出回应,只要中共拿出这些实质性的东西来。

但是中共也有两方面可能,一个是一次性买单,又提出700亿的采购、2,500亿的采购。对美国来说,中共已经开始宣传要美国的小胜利,但我想川普政府不太可能接受。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结构性的改变,尽管难,但是中共必须做一些事情,否则两国不会善罢干休。

主持人:唐先生,如果双方见面,有一种观点,我看是中共方面有舆论、比较乐观的说法,如果川普和习近平见面,可能贸易战就要结束了。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大陆这方面的观点、这种说法?

唐靖远:我觉得很可能是中共比较单方面的一厢情愿说法。我们看中美之间现在的态势,现实情况是中美之间已经是一种全方位的全面竞争、对立的关系,尤其是彭斯的讲话已成为标志性,几乎所有媒体都说是代表新冷战的宣言。双方已经是这样一种关系,也就是说,中美之间的问题、之间的争端并不是仅仅局限在经贸领域。

刚才我们已经谈到,中美之间我认为最根本的矛盾、争端来源,是持续了几十年的中美体制的冲突、矛盾的积累,积累到了今天。我们都知道,中共的体制是一种破坏性、掠夺性的体制,它跟任何体制都不可能友好相处。是因为中共持续几十年对美国的侵害性的结果,造成到今天我们看见美国的苏醒,有一点像是突然一下彻底清醒过来了,然后美国全面性对中共开始进行反击。

由于两种体制的冲突,他们二者之间在激烈、尖锐的体制对立之下,不太可能像你刚才提到的论点,一见面问题好像就解决了。虽然表面上川普和习近平都是各自的最高领导人,他们都是有拍板权的,其实我觉得这是表面;实质上真正这一次贸易争端以及中美之间对立状态的根源,就像我们刚才说的,是几十年来的体制冲突所造成,基本不太可能由他们二人在一次简短的会面之中就能够把所有这些问题都摆平,我觉得不太可能。

主持人:陈先生,有这样一种情况,唐先生也提到,中共是政治和经济紧密困绑在一起的,如果要解决经济问题,可能就会触及到中共的政体,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样的问题?

陈破空:按道理应该是这样。但是中共最近几年给外界的感觉都是不进反退,不是往前走;往后走,甚至彭斯的演说中提到,还呼吁中共回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上,重新回到改革开放的精神。说明连美国的判断都是如此,不要说本来中国人民期望中共往前走,让中国走向民主宪政,连那个都不能指望,现在连邓小平的路线都放弃;美国在呼吁它回到邓小平的路线,中共是退得太远了!

我们看到最近中共号称要召开四中全会,习近平要南巡。但是我们看到18届四中全会他们就布置了所谓〝深化改革〞,5年过去了,又一个四中全会要开始了,那些所谓〝深化改革〞是深化反改革,整个过程是反改革开放,往后退的过程中在越过邓小平时代,往毛泽东时代过渡,从各个层次上来讲,不管是文革的倒退、教科书还有对民营企业的打压、对民间人士的控制等等。

经济上号称要消灭私有制,号称私人经济已经完成历史使命,最近青岛还敲锣打鼓,政府派干部进驻私营企业,搞所谓〝第一主席〞。这些事情、这些闹剧的上演,都可以说是不仅不符合中国人民的期待,也不符合国际社会的期待。美国指望中国能作结构性尤其政治结构性调整,可以说是奢望,但是中共究竟拿什么来说服美国?

中共现在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它误判,开始以为美国社会会分化,以为商界或者反对党的压力会让川普停止;第二,它以为经济上中国会占便宜,美国会继续如以往,没想到美国走强、中国走衰弱;第三个它没想到的是,它以为别的国家跟中国一样都会反制、报复美国,结果别的国家纷纷跟美国达成协议,比如加拿大、墨西哥(最难的),还和欧盟、日本达成意向性协议,和韩国都签订了自贸协定。一发现这个态势之后,中共现在可以说是慌了手脚、乱了阵脚,最终可能就是剩下它一个了。所以在这个时候中共让步的压力非常大。

主持人:靖远先生,刚才二位都提到,可能中共要作让步川普才会见面;另外我们知道,被川普称为中国通的白邦瑞也提到,如果川习两人会面,可能北京是作出了重大让步。您觉得如果让步会在哪些方面?

唐靖远:我觉得最关键的是我们要怎么去定义〝重大让步〞的内涵,中美双方对重大让步的认识不同,它的定义是不同的。如果我们站在中方的角度来看,在第一次中美谈判的时候,已经达成一部分协议,比如中方提到的2,000亿采购清单、一部分关税的调整、甚至容许一些外资企业占有超过50%的持股,所有这些措施,站在中方最初的基点来看,觉得已经是很重大的让步了,甚至一度双方还达成一定的共识,虽然还不是最后签字能够实现的协议。但是最后美国还是不满意的一方。

接下来之后,我们看到《金融时报》有报导,我个人觉得这是比较可信的一种说法,美方在早期谈判的时候,提出很详细的清单,总共内容有一百四十多条,中方在仔细审视、讨论这份清单的要求内容之后,给出的答覆是,1/3的内容可以马上办;还有1/3的内容是可以讨论、可以商量;剩下的1/3是绝对不能讨论。它是这样的基础。

刚才我们提到这两个例子,可以说在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纠纷之中,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站在北京的角度觉得已经是超越、创纪录了,从来没有过的作出这样重大让步。但是美方依然是不满意的,贸易战依然不断在升级。

在我个人看来,美方所认为的重大让步,如果以刚才提到的一百四十多条清单,我们大致的解读和考量,中方说可以马上就办的1/3,意思就是可以无条件、完全满足美方的要求;可以讨论的1/3,我觉得意味着是可以有条件的答应,或者是只能答应满足一部分,是这个意思;剩下的1/3是绝对不能讨论。

如果我们整个综合起来看的话,中方能够答应或者基本答应美方要求,我个人猜测看起来可能最多就是一半左右。这一百四十多条是美方提出来的,到目前为止中方所能够做到的极限,最多也就是可能一半左右(粗略估计),这样的基础美方是不满意;要想让美方达到白邦瑞所说的,他们能够认为合格的重大让步,觉得至少在这个基础之上还要再前进一大步才行。具体是多少当然就要由他们去谈,比如说满足2/3、3/4甚至更高等等,我觉得这是要由中美双方具体去谈的一个问题。

我觉得有一点是可以比较肯定的,刚才我们反覆提到川普提出6条,〝3零2停1允许〞,我觉得很可能是美方视为基本必须要满足的,美方才会视为是能够达到的要求。因为这6条其实一直是美方、川普所说的达到公平贸易的最基本保证。最基本的前提就是这6条,如果这6条都达不到,〝公平贸易〞无从说起。我觉得是这样。

主持人:陈先生,刚才靖远先生提到〝3零2停1允许〞;另外我们知道中共有一项产业计划〝中国制造2025〞,应该也归纳到靖远先生提到的1/3不能让步的这里边。有这样的问题,美方坚持必须要中共把这项计划停下来,因为它认为这项计划是盗窃美国知识产权所制成的。所以您认为两方有没有调和的余地?

陈破空:所谓〝中国制造2025〞有两个迹象,一是中共那边很低调、不宣传了,尤其发生7月政争之后,其中几个转向低调了,对外宣传转低调,对内宣传高调。但是其中转向低调之一就是〝中国制造2025〞不太提,不太提是内部遭到很多专家的批判。所以中共可能还有这个计划,但是并不拿到台面上高调宣传。这是一个变化。

第二个变化就是,这次美国副总统彭斯演讲的时候,他提到了〝中国制造2025〞,它的企图是控制90%的高技术,企图控制世界90%的高技术;提到中国是用盗用的技术、用美国的钱去重建了中国。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在这个情况下,我想中共不太可能在2025,到现在只有7年的时间,美国基于判断的是,7年的时间怎么可以达到你说的目标:赶上日本、德国的制造水平,要逼近美国。这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继续盗版知识产权,继续大规模盗窃。

最近在各种媒体上有一句话,国内、中共的媒体也说到了,是习近平说的一句话,用市场去换技术的时代可能过去了。这个说得很好听,事实上就是胁迫性转让,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要胁迫人家转让技术;他说,这个时代可能是结束了。意思〝不再幻想〞了!我认为2025不会是一个问题。

另外提到白邦瑞是非常有意义的。在彭斯副总统的演讲中,直接提到的只有一个美国专家的名字就是白邦瑞,他说:就像哈德逊研究所的白邦瑞先生所讲的那样,他说〝中国处处跟美国的目标和行动作对〞。这就是讲出问题的实质。白邦瑞是中国问题专家,对中国方面的观察很仔细。他曾经有一次很感慨地说,到北京跟中国学者对话之后大吃一惊,中美的矛盾达到这个程度、贸易战打到这个程度,居然中国的学者还在讲〝假大空〞的套话、官话,根本没有智库、专家、学者的一点精神。跟他对话的那些学者专家讲的话,跟报纸上的话没有区别,他非常吃惊,中国这方面的认识和判断是如此肤浅。

还有一点,白邦瑞奉劝中国,完全改变的时代已经要到了,中共当局必须意识到必须改变目前的格局。所以为什么这一次彭斯副总统提到白邦瑞?就是肯定他的判断。白邦瑞的基本判断就是,中共跟美国是处处作对。彭斯后来还用了其中第二句话,它不仅针对美国的目标和行动,而且要跟美国的敌人拉拢在一起,甚至要分化美国的盟友,这些现在看来都是徒劳。

中共的这些尝试失败之后,我想刚才讲的让步其实还有一点,早期美国提到的具体目标两步,第二步是结构性;第一步是在两年之内把贸易逆差消除2,000亿。那么中共在这个动作上是不是可以做,叫治标不治本,这个动作中共是不是要做,所谓给特朗普一个小胜利,也可以在11月观察。

主持人:现在有短信发进来,我们来读一下观众朋友的留言,其中一位朋友说:〝除非习近平真的破釜沉舟彻底放弃十恶不赦的共产主义政权,否则中共作出如何改变都是杯水车薪。〞

另外一位朋友问:〝川习两个人会面,他们有哪些阻力?〞

我不知道靖远先生,您对观众朋友的问题有什么看法?川普和习近平如果在G20会面的话,中间有什么阻力或什么坎?

唐靖远:他们之间的阻力可以说是涉及到很多方面,就像刚才我们已经谈到,中美之间现在是处在一种全面对立、竞争的状态。他们之间要谈的问题除了贸易问题,还有就是技术问题、科技问题,还有教育问题,留学生当间谍的这些问题,包括外交问题涉及到台海关系,包括南海问题涉及到军事方面的关系等等,所有这些问题,每一个问题可以说都是巨大的障碍。如果川习在这一次会晤之中真的能够坐下来、有机会谈,我觉得所有这些问题可能都会涉及。

主持人:就是说,这些问题都是他们两个人要见面的坎儿,一道道坎儿都要面对。

唐靖远:对!

主持人:陈先生,我们知道这一次G20峰会是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后,11月底、12月初举行。这一次美国的中期选举会不会影响到他们两个人的见面?

陈破空:美国中期选举应该是在11月7日,如果他们是在中期选举之前见面意义更重大。就因为川普和彭斯都指控中共,它试图要挽回影响,中共以经济问题政治化为手段来干预美国的中期选举;如果中期选举之前见面,中共可以反过来送上一个礼,说是给川普总统一个小胜利,反过来有助于川普的中期选举。

但是如果这个事情发生在中期选举之后,选举已大局底定,不管民主党是否掌控众议院的多数还是国会的多数,中期选举大多数情况是翻盘的。如果这个情况下中共来谈判的话,中共所面对的就是中期选举之后的情况了,不管是川普在国会中的执政有优势还是没优势,但是有一个问题,不管在国内问题上国会有什么分歧,有一个问题是统一的,就是对付中共;对付共产中国他们是非常统一的,不管民主党跟共和党的结构怎么变化,非常统一。

那个时候来谈的话,我想中共应该意识到,美国从政府到国会立场是非常笃定、坚定的。所以我想中共应该要老实一点,如果再在那时候来耍花招,它已经对美国来说任何东西都无从影响了,原来还想影响商界、还想影响什么媒体;那时候可以说连选举这方面都影响不了了,谈判的气氛有利于得到一些所谓实质性的成果吧!。

主持人:还有这样的问题,靖远先生,如果两个人到时候见了面,但是没有达成什么效果,或者是干脆两个人就没有见面。您觉得这样的情况对贸易战会有什么影响、贸易战将来会是如何走向?

唐靖远:我是这样看。如果川习两个人这一次通过会晤之后没有任何成果达成,双方不欢而散,我觉得唯一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贸易战很可能会沿着现在的轨道继续进行下去,而且会越来越恶化。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看到在此之前,无论中方还是美方,除了最高级别的领导人以外,副手都已经出面有所表态、有所参与这个事情,美国副总统彭斯已经出来讲话,引起的震动很大。

中方刘鹤被视为是习近平处理中美贸易争端的全权代表,刘鹤已经亲自参加了谈判,最后都是无功而返。那么也就是说,整个贸易战最后无论是什么样的走向,确实是需要双方最高领导人坐下来谈才有可能解决;如果他们俩人坐下来都谈不拢、都无法达成共识或者协议,我觉得唯一的结果就是贸易战会继续走下去,至少是在美国这方,川普很可能在关税方面会加大力度,之前,他已经明确说了,有必要的话,很快会把剩下的价值2,600亿美元商品通通再加上关税。

同时我觉得,在高技术方面对中共封锁的力度会加大。还有,我们看到川普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是通过跟欧盟、英国、日本以及其他的许多盟友广泛进行会谈,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的自贸协定已经会谈成功。现在川普正在做的这个事情,客观上会形成的结果是让中共更加孤立,他在国际上进一步孤立中共,我觉得川普很可能有长远的计划和打算,就是通过对中共的孤立,最终让中共在WTO体系起不了什么作用。川普通过分别跟盟友达成贸易协议之后,他有可能重新建立起一套全新的贸易体系取代WTO:我不跟你玩了。这个体系一旦建立起来之后,甚至我觉得川普都有可能已经做好准备跟中共贸易归零。

甚至我觉得川普有可能做好准备与中共之间贸易归零。我们刚才已经提到,中共体制本身就是掠夺性、侵害式的体制,我觉得川普总统在这一点上的认识其实是非常清楚,他认为如果中共现行体制不变,继续跟中共进行贸易、做生意所带来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弊大于利。在我看来,如果双方之间不能够达成协议,我们刚刚提到的这些现象几乎就是必然的结果。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来接听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关于中共让步的问题,在〝减少政府补贴〞方面你们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点,10月8日国务院开常务会议,决定从2018年11月1日开始出口退税增加;原来有的退税3%现在增加到6%,原来有的退5%现在增加到10%。在公平贸易方面它不但没有让步,反而是加码,跟川普(特朗普)对着干。

另外,人民币到今天为止贬值了10%,出口退税跟贬值方面抵销了特朗普的加税。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战略上更不可能让步;〝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它说是国策,不会让步的。这也是一个问题。

另外有一个情况不知道是不是谣言,今天我看到一个说法,特朗普决定斩断跟中国的经济关系。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二位专家有没有看到过?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您,何先生。另外一位是加拿大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你好。我就感到奇怪,川普总统前不久说,跟习近平的关系已经没有了、终结了。怎么还要进行呢?我就奇怪啊!川普总统跟习近平的接触,他上的当、被忽悠、被欺骗还少了吗?你看在北朝鲜禁运的问题上;还有中兴,中兴明明就是中共的魔爪,已经禁了就可以不动嘛!为什么还要给它解禁呢?

主持人:好的,了解您的意思。陈先生?

陈破空:我回答一下。首先加州的何先生提到非常重要的讯息,中共在补贴上还在加码;不是让步。另外还说了其它一些消息。这说明什么呢?中共内部当打倒政敌的时候,它有一项指控:政敌是两面派、两面人。其实中共对美国就是两面派、两面人,就是当面一套、背地一套,阳奉阴违是中共的一贯做法,在国内的动员都是跟美国对着干。

另外,传言美国要斩断跟中国的经贸关系。首先,如果双方谈不成,第一,美国会把贸易加码,2,670亿美元剩余的中国商品要加征关税;在这个动作之后,就有可能跟前苏联处的状况一样,就是〝新冷战〞。冷战时就是遏制,跟苏联全面遏制,连经贸往来都不来。美国有可能走到那一步,相当严重,跟中共的经贸往来斩断,各有各的市场,你有你的市场、我有我的市场,美国绝对是联合世界大市场。听到这一点,中共是非常恐慌。

另外刚才加拿大的张先生提到,关系都斩断了为什么又接触?其实彭斯副总统在讲话中已经留了余地,他最后讲:〝相信美中两国元首所建立的友谊……〞其中也就是他解决问题,实际上由副总统作了新冷战宣示、讨共檄文,而不是由总统出面,本身就是留最后的余地。如果习近平改弦易辙、放下屠刀、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话,美国还是会给你一个机会。

他其中提到几点要改正,一是要回到改革开放的精神,再就是要回应美国的诉求等,他提出几个具体的要求,从贸易、经济到各方面。但我还是说不管话题有多少,这一次由于时间有限,他只能集中谈贸易,别的话题可能由其它部分去展开。

主持人:还有一位观众朋友给我们发送手机短讯,是这样说:〝中共这只恶魔自从加入WTO以后,以‘韬光养晦’欺骗西方、绑架14亿国民,是中共的‘赵家人’报复了,而国民的生命和财产毫无保障,被维稳、被失踪、因言获罪成常态;对外则是不择手段输出贪腐、欺骗、恐怖、暴力,挑战与颠覆西方民主价值。今天如果不战胜中共,中国人民失去自由,明天将在西方民主国家重演,这正是农夫和蛇的道理啊!〞

唐靖远:我先补充一下,刚才陈先生提到这一点我非常赞同。这一次彭斯副总统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讲话,虽然他的言词内容非常严厉,我们看见是前所未有,其实我觉得他确确实实是留有余地,这个话是由彭斯副总统来讲,而不是由川普本人来讲;如果这话由川普本人来讲,可能就真的没有什么余地了,可能真的是最后双方要到达刺刀见红的阶段。

其实川普通过这种方式还是再给北京留下机会、留下余地。川普我一直觉得他现在这种极限施压手段的基点都是出于建设性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促使对方坐上谈判桌,而不是真的怀着恶意要摧毁对方。我们还看到一个明显的例证,今天下午,美国财政部刚刚发布汇率报告,中方没有被列入操纵汇率的国家名单之内。我觉得这也是很明显的证据,证明美方现在对中方,还是在留下下一步进行谈判的余地。

主持人:陈先生,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得到这样的消息,外界盛传美国将要联合多个国家在南海一带或者在台海一带举行多国联合军演。在您看来,如果川习俩人在这一次的G20峰会期间会面成功或是效果比较好的话,会不会对这次的军演有什么影响?

陈破空:这一次的大军演,前一段时间报导比较多,而且到最近,新加坡的《联合早报》还在报导;最近其它媒体的报导比较少一点。大军演的背景,会联合很多国,据说有26国报名,要在台海、南海地区展示美国军力,叫做〝全球大军演〞。因为针对北韩这样的流氓政权,美韩军演就够了;针对中共这样的大流氓政权,要全球大军演来震慑中共。

因为有一个直接导火索,中共前一段时间在南海用军舰想撞击美国的军舰,这一件事情是直接的导火索。广泛地说,中共在南海、东海各方面的扩张引起整个国际社会的不满,而川普上来以后遏制中共的几个重要方面,除了贸易、政治、国际政治,其中重要方面就是军事上遏制中共。

〝全球大军演〞在拟定之中,但是的确要看双方的关系互动,中共现在好像是很愿意,真的也好、假的也好,想竖白旗、作让步,想给川普某种甜头。如果双方气氛营造得好,也有可能这场军演会避免或者推后,端视北京、中共、习近平的表现如何!

唐靖远:我补充一下。这一场军演我觉得对中共来说是非常关键。第一,这是前所未有,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如果在南海这个非常敏感的地区,二十多个国家第一次成功举行大规模、以震慑为主要目的军演,很可能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觉得有可能就像北韩在半岛的联合军演一样,它很可能会形成固定的常态,一旦形成常态对中共来说就会非常麻烦。

因为中共自己曾经答应过南海不会进行军事化,但是它说是一套、做是一套,嘴上说了这样,但是实质上行动是往相反方向;它失去信用。一旦军演在南海真的出现,而且常态化,这种情况对中共来说,军事上的被动会让它非常狼狈。所以我觉得,这个话题的确有可能是这一次川习会重点谈的一个问题。

陈破空:我补充一句。这次中共非常跳得最高的说是,美国在跟别的国家签订条约的时候有〝毒丸〞条款,跟墨西哥、加拿大、日本、欧盟签订条约都是要排斥中共;非市场经济国家就不能够进来,进来的话重新谈判。中共把它称为〝毒丸〞条款;事实上这是正义条款、是原则条款。美国一旦把这个条款拿到双边贸易谈判中,可以说是全世界围堵中共,这样的情况下,我想中共现在压力是空前大,几乎就是到了绝路。如果它不愿意跟美国谈成,那就有可能是市场中断,回到美苏冷战的状态,就是中美新冷战状态。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嘉宾的精采分析。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观众朋友,再会。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網友 2018-10-20
习近平能够放下共产党的独裁权利,接受人民对中共统治集团的全面审判,再来与川普总统谈判,才可能有好的结果!
新唐人网友 2018-10-18
正义与邪恶势不两立,神与魔鬼势不两立,摧毁邪恶的中共,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新唐人网友 2018-10-18
中共在南海建岛屿、开发,就连大陆这边的人都觉得是违约了!
新唐人网友 2018-10-18
中共这边的专家和官员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保权、保钱,哪有真正为中家着想的,为国家着想的这种精英在大陆也有不少的,但都是被中共打压的对象、被中共当成敌人了!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