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纪晓岚忆廖姥姥:鬼怕节妇

《阅微草堂笔记》故事精选

纽约时间: 2018-09-11 05:14 AM 
点此看大图片
天道好还,无往不复。(shutterstock)
清代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有这样几个故事:
广告

纪晓岚回忆廖姥姥:鬼怕节妇


廖姥姥是青县人,娘家姓朱。她是我(纪晓岚自称)先母张太夫人的奶母,未到三十岁就守寡,便发誓不再嫁人,愿意跟随先太夫人过一辈子。当她去世的时候,年纪已九十六岁了。

廖姥姥为人性情严正,遇上该说的话,总要理直气壮地与先太夫人争论。就连先父姚安公,也格外尊重她,不把她与一般婢媪同等看待。

我和我的几个弟弟妹妹小时候都随着她睡觉、吃饭,凡起居生活,饥寒饱暖,她都体察周到,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但我们兄妹,稍有悖谬违礼之处,便遭到她呵斥、禁止。

她管束那些童仆婢媪就更加严格了,简直没有一点儿通融的余地。所以那些下人们心里没有不恨她的。就是那些掌管库房锁钥的,管理庖厨的,也休想从其中得到丝毫私利,但也对她无可奈何。

有一回她只带了一个小童仆回娘家探亲戚话家常,回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走到半路上忽然下了一场暴雨,她和小童仆就躲进一间废菜园子的破屋里。

到了夜间雨犹不止,隐约听到墙外边有两个鬼在说话。一个说:〝怪了,我正要到你的屋子里去避雨,你干嘛冒着雨,却坐在树下不进去?〞

又听另一个鬼(坐在树下的那个鬼)回答说:〝你别废话了!没看见老廖家那位节妇(廖姥姥)她在屋里吗?〞此后就再没有听到声音了。

后来,那个小童仆偶然在众仆人面前说起这件事。那些婢仆们都说:〝这老婆子(廖姥姥)太不近人情。所以连鬼见了她都讨厌她,想躲避她。〞

唉!难道真的是鬼讨厌她,而躲避她吗?我看不是讨厌她,而是心里害怕她!

廖姥姥一身正气,刚直不阿,我和我的父亲姚安公都很尊重她,感谢她!

杀业至重


福建某地方,有位官家的夫人,爱吃猫肉。她逮住猫之后,先在坛子里面,放进生石灰,把猫扔进去,再倒进一壶开水。猫被石灰气蒸腾侵蚀,皮毛完全脱落下来,就不用人来脱毛整理了。而且猫血集中于心脏,使得猫肉晶莹鲜美,洁白如玉。她说:〝经过这样处理,猫肉的味道比嫩鸡肉的味道还要强过十倍。〞因此她天天张机布网,被她逮住、吃掉的猫,不计其数。

后来这位夫人病危,口中像猫一样呦呦地乱叫了十几天才死。

观察(道员,明清时期的地方政府官职之一,俗称道台,雅称为观察、观察使。)卢撝吉(人名)曾与这位夫人是邻居,卢撝吉的儿子卢荫文,是我(纪晓岚自称)的女婿。这件事就是卢荫文说给我听的。

提起残害小动物,卢荫文又讲起另一个故事:景州地方有个宫宦子弟,他喜欢逮住猫狗之类的小动物,把它们的腿折断,把脚扭转向后,然后观看牠们趑趄难行、不住地哀嚎的惨状用以取乐。被他弄死的小动物也很多。后来他生下来的子女,个个脚后跟朝前,脚趾向后。

另外,我家有一仆人,名叫王发,他酷爱玩鸟枪,而且百发百中,每天都有数十只鸟被他杀死。

王发只有一个儿子,出生在山东济宁州,所以就取名叫济宁州。济宁州长到十一二岁,忽然遍体生疮密密麻麻,就像被火枪打的一样。每一个疮泡里都有一粒铁沙子,竟不知是怎么进去的。王发虽为他百般延医治疗,但终于不治而死。王家因此断了后代。

杀生的罪业极重,由上述三则实例看来,你该相信了吧!

欺人受欺


某先生死后,家里积存了不少古玩玉器。寡妇孤儿不知道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就拜托死者生前的一位好友估价变卖。这位朋友故意抬高价钱,使这些古玩玉器一直卖不出去。等到寡妇一家的生活窘迫已极,他便乘机以低价把这些珍品买过来,占了一个大便宜。

过了两年这位先生也死了,所积的这些古玩玉器,这家的寡妇孤儿也不知这些古董值多少钱,于是他生前的一位朋友,来了个故伎重演,用同样方法,把这批古董弄到手。

有人说:〝天地间的自然规律,总是不断循环往复(〝天道好还,无往不复。〞)。这后一位朋友,是效法前人的故技,按理说罪过应该小一点。〞

我认为这些话说得并不在理。譬如前面的盗贼有罪,那些效法盗贼的后来者,难道可以说他们的罪应该比先前的盗贼减轻些吗?无论是先盗后盗,所有的盗都该一律惩处!〞

作者:郑介文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