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周晓辉:北京商场行凶案 当局两举动有蹊跷

纽约时间: 2018-02-12 10:27 AM 
北京警方2月11日的消息,当日13时许,在西单大悦城商场内有人持械行凶,现场13名(3男10女)受伤,有一名女子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35岁的嫌疑犯朱某某(男,河南省西华县人)当场被抓。值得注意的是,通报极为罕见的称朱某某是为〝发洩个人不满〞而行凶的,不过官方没有透露细节。
广告

显然,警方在抓获凶嫌后,已知晓了他是因何行凶的,知晓了他的〝个人不满〞所在,但却没有公开。在谴责凶犯滥杀的同时,我们需要了解的是,他的〝不满〞究竟是谁造成的?家庭还是社会?是怎样的愤怒让他选择去滥杀无辜、报复社会?难道背后隐藏的又是一个冤案?

耐人寻味的是,官方通报时少有的点出了其行凶的原因是〝发洩不满〞,而这在以往的类似案件中并没有见到。比如2016年6月27日发生在北京海淀区学清路静淑苑公交站台的持刀杀人案,2013年7月20日发生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爆炸案等,都没有提及此点。那么,此次官方为何要如此用词呢?

除了罕见用词外,北京当局还在商场伤人案的当晚启动了一级超常防控等级,20万人连夜上街防控。而且从2月12日白天起,中共发动北京70万民众,包括〝红袖标〞、〝小红帽〞、〝西城大妈〞等上街布防。其阵势仅仅亚于中共召开的历次重大会议前和期间。

这样的阵势让人在慨叹中共如此〝道路自信〞的同时,也心生疑问:一个〝发洩个人不满〞的个案有必要让当局如此兴师动众、草木皆兵,吗?如此兴师动众要防谁?防止那些同样怀有不满情绪的潜在行凶者?亦或事件并非如官方报道的那般简单?难道凶嫌还有同伙?难道其背后是有预谋有组织的恐怖袭击?

如果是为了防止同样怀有不满情绪的潜在行凶者而兴师动众,那么一个残酷的现实摆在中共面前的是:倒行逆施的中共已逼得很多中国人没有了活路,而选择了暴力相向,杀官员、杀无辜者,报复社会,这大概也是中共罕见使用〝发洩个人不满〞以承认现实的原因。诚所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这些年中,从暴力杀官、杀警察到杀无辜民众的恶性事件并不鲜见。2008年上海杨佳手刃上海几名警察成为标志性事件。2011年,吉林、抚州发生爆炸,爆炸目标明确指向中共政府和中共官员。此外,南方某地还发生了银行官员们在开会时,被一个莫名辞退的职工投掷的自制燃烧瓶灼伤的惨剧,据说40多人受伤,还有人跳楼逃命。

2012年各地被杀的官员包括:云南丽江市永胜县仁和镇某公安局副局长、天津北辰区村长黄双来、广西桂林灵川县官员秦启明、贵州德江县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副队长张波、广东湛江东海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湖北杏花乡星光村三村官……

2013年,新疆多次爆发维族群众冲击、杀死警察和地方官员的事件。6月28日,新疆南部和田地区超过100人持刀骑着摩托车,试图冲击墨玉县公安局;6月26日,新疆吐鲁番鄯善县警局和政府机构被袭击,35人死;4月23日,新疆喀什巴楚县发生重大伤亡的暴力事件,据报,该事件造成包括警察、社区工作人员在内15人死亡……

2014年南宁街道办副主任被被小贩持刀杀死;锦州北镇卫生局两官员在办公室被杀;四川新龙维稳办副主任被枪杀;吉林龙潭村征地现场城管大队长被砍死;昆明火车站发生恐袭,30人死亡;厦门公交车发生爆炸案,48人死……

2015年温州平阳一村主任当街遭枪手杀死;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村支书被村民枪杀;黑龙江宝清县,贝金明血洗村委会杀4人;北京大兴一拆迁员砖砸村民被砍死;山东省招远市柳家村村支书李培峰被村民刺死;鞍山市一村支书在马路上被刘某用刀杀死;河北贾敬龙因拆迁问题杀死村支书……

2016年陕西延长县村长一家被灭门,广西博白双风镇北村村主任被杀……2017年轰动的江西明经过杀死村官案……

上述杀官案的共同特点是官逼民反,正是因为官员们罔顾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殴打民众,肆意践踏百姓的权利,视百姓为草芥的所为,才令老百姓们忍无可忍,才不得已选择了自卫,乃至报复社会,并造成了人员死亡的严重后果。

没有人否认,冲天的怨气正在中国大陆积聚,就连中共官员自己也深知,当局阻止民众移民、防止下一次血案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无疑,要防止这样的恶性事件发生,必须从源头做起,即解体中共,铲除中共各级黑社会组织,而几十万人上街是吓不倒那些〝不畏死〞的老百姓的。因为越来越多被压迫的中国人已经相信〝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制造北京商场血案的朱某某或许也是如此吧。

而如果血案背后是有预谋的恐袭,那么就不是表面这么简单了。这不禁让人想起2014年两会前昆明火车站发生蒙面人持刀制造特大血案后,北京亦提升了安保措施,做到〝重点部位有警力,重要路段有巡逻,街道社区有联防,社会动向有情报,确保防得住、不出事〞。当时分析指,昆明惨案背后有江派的鬼影,为了防止江派搅局,北京才提升安保措施。

因此,此次北京在商场血案后,竟然提升防控级别,同样不排除防止党内对手在传统新年和〝两会〞前搅局的考量。

无论是哪种原因,中共当局如此的反应,说明其已如惊弓之鸟,面对着随时出现的危险而神经兮兮。没有人否认,终有一天,中共会在某个不期而至的催命符中走入历史的垃圾堆。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