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女孩每次只坐他的计程车一站 秘密让他泪流不止⋯⋯

纽约时间: 2018-01-03 09:27 AM 
点此看大图片
女孩每次就像是在等这位出租车司机一样,当司机知道了这个女孩的秘密,不由得泪流满面。示意图。(Fotolia/大纪元合成)
计程车司机朱师傅五点半交车,看看表已经五点一刻,便把〝暂停载客〞的牌子竖了起来。正是周末,四十中门口涌出大批的寄宿生。朱师傅忍不住习惯性地把车停了下来,盯着来来往往的学生。他们一律穿着朴素的校服,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
广告

〝师傅,我,我想坐您的车。〞一个跛足女孩背着书包走了过来,看看左右,急急地说。

朱师傅说得交车了,他只是停下来歇一会儿。女孩低下头,过了几秒钟,她又恳切地说:〝谢谢您了,师傅。我只坐一站地,就一站地。〞


那一声〝谢谢〞让朱师傅动了心。他看看女孩身上洗得发白的校服,一个旧得不能再旧的书包,忍不住叹了口气,说:〝上车吧。〞

女孩高兴地上了车。走到转弯处,她突然嗫嚅着说:〝师傅,我只有三块钱。所以,半站地也可以。〞朱师傅从后视镜里看到女孩通红的脸,没说话。这个城市的计程车,起步价可是十元啊。


女孩说自己只有三块钱。示意图。(Jason Wesley Upton,Flickr/大纪元制图)

开到最近的公交站台,朱师傅把车停了下来。女孩在关上车门时高兴地说:〝真是谢谢您了,师傅!〞

朱师傅看着她一瘸一拐地往前走,突然有些心酸。

也就是从那个周末起,朱师傅每个周末都看到女孩等在学校门口。几辆计程车过去,女孩看都不看,只是跷着脚等。女孩在等自己?朱师傅猜测着,心里突然暖暖的。他把车开了过去,女孩远远地朝他招手。朱师傅诧异,他的红色桑塔纳与别人的并无不同,女孩怎么一眼就能认出来?


朱师傅诧异,他的红色桑塔纳与别人的并无不同,女孩怎么一眼就能认出来?示意图。(Wahsaw,Wikicommons)
还是三块钱,还是一站地。朱师傅没有问她为什么专门等自己的车,也没有问为什么只坐一站地。女孩心里都有自己的小秘密,朱师傅很清楚这一点。

一次,两次,三次⋯⋯渐渐地,朱师傅养成了习惯,周末交车前拉的最后一个人,一定是四十中的跛脚女孩。他竖起〝暂停载客〞的牌子,专心等在校门口。女孩不过十四五岁吧,见到他,像只小鹿般跳过来,大声地和同学道〝再见〞。不过五分钟的路,女孩下车,最后一句总是:〝谢谢您,师傅。〞

似乎专为等这句话,周末无论跑出多远,朱师傅也要开车过来。有时候哪怕误了交车被罚钱,他也一定要拉女孩一程。

时间过得很快,这情形持续了一年,转眼到了第二年的夏天。看着女孩拎着沉重的书包上车,朱师傅突然感到失落。他知道,女孩要初中毕业了。她会去哪儿读高中?

〝师傅,谢谢您了。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坐您的车,给您添麻烦了。我考上了辛集一中,可能半年才会回一次家。〞女孩说。朱师傅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女孩,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女孩果然很优秀,辛集一中是省重点,考进去了就等于是半只脚跨进了大学校门。

〝那我就送你回家吧。〞朱师傅说。女孩摇摇头,说自己只有三块钱。

〝这次不收钱。〞朱师傅说着看看表,送女孩回家一定会错过交车时间,可罚点儿钱又有什么关系?他想多和女孩待一会儿,再多待一会儿。女孩说出了地址,很远,还有七站地。

半小时后,朱师傅停下了车。女孩拎着书包下来,朱师傅从车里捧出一只盒子,说:〝这是送你的礼物。〞

女孩诧异,接过礼物,然后朝着朱师傅鞠了一躬,说:〝谢谢您,师傅。〞看着女孩一瘸一拐地走进楼里,朱师傅长长叹了口气。女孩,从此就再也见不到了,他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

一晃过了十年。朱师傅还在开计程车。这天,活儿不多,他正擦着车,却听到交通音乐台播出一则〝寻人启事〞,寻找十年前胜利计程车公司车牌照为冀Azxxxx的司机。朱师傅一听,愣住了,有人在找他?十年前,他开的就是那辆车。

电话打到了电台,主持人惊喜地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朱师傅疑惑了,会是谁呢?每天忙于生计,除了老伴他几乎都不认识别的什么人了。

拨通电话,朱师傅听到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她惊喜地问:〝是您吗?师傅!〞

朱师傅愣了一下,这声音,这语速,如此熟悉!他却一下子想不起是谁。〝谢谢您了,师傅!〞女孩又说。

朱师傅一拍脑门,终于记了起来,是他载过的那个跛脚女孩。是她!朱师傅的眼睛突然模糊了,十年了,那个女孩还记着他!

两人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再见到女孩时,朱师傅几乎认不出了,眼前亭亭玉立的这个女孩,是十年前那个只有三元钱坐车的女孩?女孩站起身,朝朱师傅深深鞠了一躬,说:〝我从心底感谢您,师傅。〞

喝着咖啡,女孩讲起了往事。十二年前,她父亲也是一名计程车司机。父亲很疼她,每逢周末,无论多忙他都会开车接她回家。中国新年到了,一家人回老家过年,为了多载些东西,父亲借了朋友的面包车。走到半路,天突然下起了大雪,不慎与一辆大货车相撞。面包车被撞得面目全非,父亲当场身亡。就是那次,女孩的脚受了重伤。

安葬了父亲,母亲为了赔朋友的车款,为了她的手术费,没日没夜地工作。而她,伤愈后则拚命读书,一心想快些长大。她很坚强,什么都能忍受,却惟独不能忍受别人的怜悯。

所以,她没告诉任何人路上发生的事故。放学回家,当被同学问起现在为什么坐公共汽车,她谎称父亲出远门了。谎言维持了半年多,直到有一天遇到朱师傅。她见那辆计程车停在路边,一动不动,就像父亲开车过来,等在学校门口。

她只有三块钱坐公共汽车,可她全拿出来坐计程车,只坐一站地,然后花一个半小时徒步走回家去。虽然路很远,但她走得坦然,因为没有人再猜测她失去了父亲。

〝您一定不知道,您的计程车就是我父亲生前开的那辆。车牌号,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

女孩说着,眼里淌出泪花,〝所以,远远地,只一眼,我就能认出来。〞朱师傅鼻子一酸,差点儿掉下泪来。

〝这块奖牌,我一直戴在身边。我不知道,如果没有它,我会不会走到今天。还有,您退还我的车费,我一直都存着。有了这些钱,我觉得自己什么困难都能克服。虽然失去了父亲,但我依旧有一份父爱。〞说着,女孩从口袋里拿出一枚奖牌,挂到了身上。那是一块边缘已经发黑的金牌,奖牌的背面,有一行小字:预祝你的人生也像这块金牌。

这块金牌,就是十年前朱师傅送给女孩的礼物。

女孩挽着朱师傅的胳膊走出咖啡馆。看到女孩开车走远,朱师傅将车停在路边,让眼泪流了个够。不只因为那个跛脚女孩,朱师傅想起了十年前因癌症去世的女儿。女儿生前每个周末,朱师傅都去四十中接她。女儿上车前那一句〝谢谢爸爸〞和下车时那一句〝谢谢您,老爸〞,让他感受过多少甜蜜和幸福!

那块奖牌,是女儿在学校竞赛中得到的金牌,曾是他的全部骄傲和希望。可女儿突然间就走了,几乎让他猝不及防。再到周末,路过四十中,他总忍不住停下车,似乎女儿还能从校门口走出来,上车,喊一声:〝谢谢爸爸⋯⋯〞

就在女孩坐他车的那段时间,他觉得女儿又回到了自己身边,他的日子还有希望,他又重新找回了幸福!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刘玉)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8-01-04
好温暖的故事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