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袁斌:〝十月革命〞真相与俄国三大倒退

纽约时间: 2017-11-08 09:01 AM 
100年前的11月7日,也就是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悍然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当时的俄国合法政府,夺取了政权。自那以后,苏共便将这一天定为〝十月革命〞纪念日。
广告

今年恰逢〝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前苏联时期,官方的历史教科书一直宣称,这场所谓的革命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在沙皇专制制度的废墟上建立了一个社会主义的〝美丽新世界〞,一种比资本主义民主〝更高的民主形式〞。然而,直到苏联解体后,随着越来越多的历史真相浮出水面,人们才愕然发现,原来几代人信以为真的这个神话竟是个精心编造的谎言。事实恰恰相反,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建立的根本不是什么〝美丽新世界〞,也根本不是什么比资本主义民主〝更高的民主形式〞,而是世界上第一个极权制度和极权国家。在列宁的极权统治下,降临在俄国大地上的根本就不是列宁口口声声所说的什么人民的解放,而是一场全面的社会大倒退,一场比沙皇专制更残暴更血腥的灾难。

先说经济上的大倒退。

资料显示:十月政变时全俄流通货币量仅196亿卢布,至1919年9月已高达613亿,到1919年底升至2,250亿,1920年剧增到12,000亿,1921年暴涨到160,000亿。卢布贬值成1/20000,是法国大革命时货币贬值的40倍。

与此同时,1919年物价则比1917年上涨了15倍。1918年8月,政府定价1卢布1公斤谷物,而莫斯科自由市场上则为18卢布1公斤,彼得格勒更高达26卢布1公斤。肉类与土豆的价格也与谷物类似同步爆涨。

1920年俄国工业生产与1913年比较下降了82%,煤产量下降了73%,铁下降了76%,石油下降了53%,产业工人数下降了51%。

农业急剧萎缩,1920年的谷物总产量比战争前减少了一半,棉花产量仅为战前的6%。1918年春已发端的粮食危机开始放大,最终在1921年酿成了一场波及苏联17个省份的大饥荒。

一战前在唐波夫省,农民人均有293公斤谷物外加121公斤动物饲料,而到1920-1921年,俄国农民人均仅有69公斤谷物且没有动物饲料。在苏维埃政府强制征粮后,人均仅剩下25公斤谷物,仅有1/8的活命粮。

这些资料表明列宁当权后俄国物价飞涨民生凋敝经济倒退已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

列宁的极权统治还造成了俄国精神文化上的大倒退。

早在1906年沙皇政权即废除了出版审查制,实现了出版自由。而布尔什维克一上台,就立即封闭了所有不承认十月政变的报纸。尽管如此,出版自由当时还多少存在,到1918年上半年,俄国仍有数百家报纸,仅莫斯科便有150家报纸。

但1918年7月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起义失败后,苏维埃政府立即关闭了所有非布尔什维克的报纸和期刊,取消了自19世纪以来即存在的出版自由,使俄国一下倒退回了彼得大帝时代。

整个国家的教育也是一团糟。1918-1921年,全国教育经费仅占国民收入总数的3%;1925-1926年教育经费仅及1913年(即沙皇时代一战前正常水准)的三分之一。1918-1919年,苏维埃政府还关闭了大学法学院和历史系。

文化精英的大量损失更是令人痛心。作为一个当时的落后国家,俄国的文化精英本来就不多,但列宁当政后,不但不竭力保护国家的这部分财富,还残忍的镇压迫害他们。这些人中除了许多人被逮捕被枪杀外,还有许多人则被驱逐出国外。

1922年夏天,在列宁的指示下,苏维埃政府掀起了一股大规模逮捕和驱逐知识份子的浪潮。列宁甚至直接点名批示道:《经济学家》杂志〝是当代农奴主的刊物〞,应予以查封,〝《文学者之家》和《思想》杂志所有的作者,要么是最狡猾、最阴险,要么就是布尔什维克最凶恶的敌人把几百个这种先生毫不吝惜地驱赶出境,我们就将长期净化俄罗斯〞。

列宁还在1922年5月19日给契卡头子捷尔任斯基的信中说,给《经济学家》杂志撰稿的人〝是最应该被驱逐出境的〞。结果,三个月以后,一百多名俄国顶尖级的人文学者真的就被驱逐出境了。

无怪有人说列宁是〝毁灭俄国文化的罪人〞。冤吗?我看一点也不冤!

在列宁的极权统治下,比经济和精神文化生活倒退的更严重的是政治生活。

如今大多数历史学家都认为,列宁时代对俄国人民的镇压和迫害超过了俄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代。在极权主义暴力机器的无情碾压下,人们不但失去了在临时政府时期曾经享有的广泛的自由权利,而且连沙皇时代曾经有过的自由和权利也彻底丧失了。

沙皇对政治异议人士的处罚一般仅流放西柏利亚三年,而布尔什维克则发明了终身流放外国。

在沙皇时代,政治犯可经实质意义上的公开审判,律师可为他们强力抗辩直至最高法院;律师可以向国家和国际社会公共媒体陈情;囚犯和被告享有确定的规则的益处,监管和流放体制相对仁慈,流放者可带上家人,流放期间可以读书看报,打猎钓鱼,将他的不幸告诉他人。这一切到列宁时代全都成了历史。

1922年,针对当时正在起草的刑法,列宁在给司法人民委员德‧伊‧库尔斯基的信中写道:〝法院不应该取消恐怖手段,答应这样做是自欺欺人,应该原则地、明确地、不掩饰又不夸张地说明恐怖手段的理由,并使它具有法律根据〞。

列宁是法律史上第一个将司法程式定义成不是为了司法正义,而是为了使国家将任意暴力恐怖合法化的当权者。

更可怕的是,在列宁的极权暴政下,俄国人甚至连生命都得不到基本的保障,许多人动辄因为自己的政治信仰或政治活动而失去生命!

自1825年至1917年2月革命期间,俄国因政治信仰或政治活动被处死刑者仅6,360人,其中只有3,932人实际执行;而且其中1825年至1905年仅实际执行死刑191人,1906年至1910年执行死刑3,741人。而布尔什维克执政第一个月,死于政治原因的人就达数十万。

1920年8月在饥荒因素介入之前,已有29%的俄国男人死于布尔什维克的暴政下。不同学者的研究表明,从1917到1922年间,被契卡绞死和枪决的人数可能达到数十万至数百万人。受害者不仅仅是反对派的成员,还包括了社会各个阶层的平民。

资料还显示:按正常出生率,1922年俄国人口本应有16,000,000,而非13,500,000,亦即在列宁当权的短短5年期间,俄国至少有2,500万人死于非命。这个数字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所有交战国丧生者总数的两倍半!死者年龄多数集中在16-49岁年龄段。

因为杀人太多,连一些马克思主义者及社会民主党人也纷纷谴责列宁,孟什维克领袖玛律托夫和德国马克思主义先驱考茨基称其统治为〝恐怖统治〞,俄国马克思主义之父普列汉诺夫斥责列宁为〝新的罗伯斯庇尔〞。

事实表明,所谓〝十月革命〞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革命,而是一场政变。革命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变革,而这次起义非但没有推动俄国进步,反将它拉入了人类历史上一个罕见的黑暗时代。所以,在今天的俄国,多数人都不再使用〝十月革命〞这个词,而以〝十月政变〞代之。可见历史的真相不管怎么被歪曲掩盖,终将大白于天下!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