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网闻 > 正文

访民投书:西安访民十九大后仍遭严控 家门被焊死

纽约时间: 2017-11-06 02:55 A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1月06日讯】我叫王英强,西安市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和渭城街上访10年的老访民。因十九大我女儿上访遭到西安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和渭城街道办相互勾结进行报复,十九大已过半月,它们还对我家进行严加管控,近日我家的门又被焊住。
广告

2017年11月2日傍晚,我发现停在我家楼前窗下的维稳车辆突然不见了,只留下停在我家后院附近的两辆维稳车辆及多名维稳人员,11月3日我发现有多名邻居在我家单元楼道附近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感觉不正常。11月4日中午,我女儿到楼前查看,发现我家防盗门已被偷偷焊死。

2017年11月5日上午10点多,我女儿打电话给渭城街道办党委副书记杜兴鹏(电话:13891096082),问他为啥要把我家防盗门偷偷焊住?杜兴鹏:〝我不知道这件事,可能是三公司的人干的吧?〞我女儿:〝三公司的人并没有在我家楼前楼后停维稳车辆和安排维稳人员,咋可能是三公司的人干的呢?渭城街道办一直在我家楼前楼后停的有车和人,为啥这几天楼前的维稳车突然就不见了?〞杜兴鹏:〝我不清楚,我先调查一下再说。〞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紧接着,我女儿又打110报警,大约半个多小时后,片警郑民和另外一名警察开着一辆车号为陕D1308警的警车出警,郑民等人大概看了一下现场,未做任何记录,对我和我女儿说:〝我回去后会向领导汇报的。〞然后跑到渭城街道办维稳人员跟前小声私语了一阵就离开了。截止目前,未见警方有任何答覆。

我只是一名十多年无处申冤的冤民,上访是我对国家的信任,我希望我家的案子能得到依法公平公正的处理。

我不明白,习近平主席提倡要依法治国,为啥到了西安市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和渭城街道办,就变成了对冤民的无休止疯狂迫害和高压维稳常态化?指使他们如此公开对抗依法治国的幕后黑手是谁?

由于我儿子王小刚2007年2月因工作被工作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同事程文才恶意放狗咬伤,事后干部张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导致王小刚严重精神病。多年来未给我儿子发放一分钱生活费及其它应得收入,就连养老金也暗中停缴了。

十多年来,我到北京公安部、中纪委、国家电网公司、国务院信访局、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上访多次,到咸阳市、陕西省各级政府部门上访不知有多少次了。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各级政府有关部门至今仍坚持不依法办案,还组建了咸阳市公安局、渭城区公安分局、渭城区信访局、渭城区化工派出所、渭城区渭城街道办、火电四公司社区等多家基层政府机构,对我全家实行长年暴力维稳,楼前楼后加装多个摄像头,非法实行24小时监控,白天有人监视、监听,晚上屋前屋后站岗放哨,外出有人跟踪,门窗多次遭打砸;我无数次被截访、戴手铐,多次遭殴打。

我及我的家人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胁、谩骂、羞辱、软禁、关押、不准吃喝、上门打砸、断电、监听电话、剪电话线、暴力截访、上访销号删记录、微博强行销号几十个等多项暴力维稳手段的残酷迫害。不但原始案子没有得到丝毫解决,后续暴力维稳的恶果滚雪球似的只增不减。已导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残的后果。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曾对我说:〝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2017年3月初,我家所住社区被划归到陕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管辖。2017年8月11日,西咸新区政府、秦汉新城管委会、渭城街道办等多家政府部门及犯罪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在社会上雇佣的几名闲散人员和我的退休工作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有限公司联合组建了大批维稳人马,以十九大维稳为由,将我全家非法监控在社区内,不准迈出社区大门半步。经过多次抗争和交涉,他们只同意我可以去西安几家政府部门上访,但只准拿少量材料,不准带其他物品,同时必须由至少他们两名维稳人员跟踪才可以外出。绝不准在外过夜,绝不准去北京,哪怕去北京找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的上级单位也不行。

2017年8月24日上午,我在两名维稳人员的监控下,来到秦汉新城管委会信访处上访,一名姓孙的男信访官员接待了我,大概看了一下材料,他说我的事情是涉法涉诉的事情,他管不了,让我以后不要再到秦汉新城管委会来上访,另外一名女信访官员答覆我说,你家的案子属于三跨三分离的案子,我们这里有别处转过来的材料,我们都看过,管不了,你以后不用再来找我们了。

我又向他们反映自8月11日起遭遇多部门非法维稳一事,姓孙的答覆我说,这是政府工作需要,你最好配合一下。

我全家在愤怒和惊恐中熬到2017年10月17日,期间多次遭遇渭城街道办官员佘鹏手下维稳人员的威胁:〝放老实点,再不听话,小心收拾你!〞〝敢不配合,小心强制执行你!〞等等。

走投无路,我女儿王小琴于2017年10月19日,决定冒险逃往北京,向国家公安部递交材料,希望能借十九大东风,得到大力督办,尽快解决多年冤情。

由于我女儿王小琴对北京很陌生,2017年10月20日上午,她多次向路人打问公安部信访接待处地址,也未找到。走到国家大剧院附近时,遇到北京警方安检。警察扫瞄了她的《身份证》后,问她:〝来北京干啥?〞她说:〝我进京是反映问题的。〞警察说〝我们给你找个能处理问题的地方〞,没多久,就把她送到了北京府右街派出所,派出所对她携带的物品进行了严密的检查后,把她送到了久敬庄〝接济〞中心。

随后,我女儿王小琴被西安市西咸新区公安处刘刚等人和秦汉新城管委会及辖区渭城街道办的多名截访官员联手配合,押回辖区渭城派出所,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关进咸阳市渭城区拘留所,非法拘留七天,从始到终,不给出据任何书面法律手续。

事后,又在我家楼前楼后不同位置停放三辆维稳车辆,几十名维稳人员24小时倒班,通宵看守我全家,不准我和我的家人外出就医和采购所需生活用品,更不允许到任何地方去上访,就连我那正在治疗的精神病儿子王小刚在自家附近的马路上溜弯,渭城街道办也会派出至少二到四名维稳人员寸步不离的进行跟踪盯梢。

2017年11月2日下午,渭城街道办党委副书记杜兴鹏到社区找我家谈话,气急败坏的对我女儿吼道:〝王小琴,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去北京上访对街道办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我女儿:〝不知道。〞杜兴鹏:〝因为你的行为,造成街道办党委书记张亚红和主任林军被处分,还有其他几位同志也不同程度的被处理。当然,你已经为你的行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只要是十九大期间进京上访的,一律都要拘留,泾阳县第一批去的五名访民全都拘了。〞紧接着,杜兴鹏又子虚乌有的开始威胁恐吓我父女俩:〝听说你家和咸阳某个访民组织有勾结,还定期去开会。如果再继续,我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我女儿:〝杜兴鹏,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这不公平,你为什么不深入了解一下我为啥要在十九大期间进京上访?〞杜兴鹏:〝你说吧。〞我女儿:〝你们明明知道我家案子最初的犯罪主体是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之后,公安机关层层包庇,导致我全家一死二残。你们还要公开勾结三公司,从2017年8月10号就提前对我家进行维稳。为此,我曾多次给林军主任打电话,他拒不承认有此事。这不明摆着想把我家往绝路上逼吗?〞

杜兴鹏:〝2017年8月10号开始,三公司的人对你家进行维稳是企业的个人行为,是因为你2017年7月底到8月初到北京找国家能源建设集团总部上访过,和政府没有任何关系。〞我女儿:〝如果是企业的个人行为,为啥三公司的维稳人员天天坐在渭城街道办专为我家设置的监控室里?作为政府机构,你们明明知道三公司监控我家的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应当及时加以制止和依法处理,相反,我曾多次亲眼看到有渭城街道办的人在监控室里配合他们工作。〞

杜兴鹏:〝老王,不说这些了。我今天来和你家见面,是想和你家订一个君子协定。〞

我:〝什么君子协定?〞杜兴鹏:〝你和你女儿以后不论到哪里去上访,尤其是不能去北京上访,能不能提前通知街道办,由街道办派人派车陪你一起去上访?〞我:〝我家的案子和街道办没有任何关系,你们为啥要陪访?你不知道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吗?〞杜兴鹏:〝街道办也不想这样做,可是,秦汉新城管委会的领导要求街道办要随时掌握你家上访的一切动向,并且还要随时拍照和汇报。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要求,安排在你们家附近的车和人就一直不会撤,你休想得到任何自由。〞

(责任编辑:陈汉)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