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文革首年 19岁女大学生向毛泽东寄退团信

纽约时间: 2017-07-05 06:49 AM 
【新唐人2017年07月05日讯】1966年,中共党魁毛泽东发动的文革刚刚开始。8月18日,北京外语学院德语专业4年级19岁女学生王容芬,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百万疯狂的红卫兵当中,这是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的集会活动。眼前的景象没有使王容芬迷醉和狂热,相反,她对比之后发现这与德国纳粹行迹无异。王容芬悲哀地想:〝这个国家完了!这世界太脏,不能再活下去!〞9月24日,王容芬用真名真地址给毛泽东寄出一封退团信,此举震惊了北京,也给她的人生带来彻底的转变。
广告

王容芬毛泽东退团信内容如下:

请您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名义想一想:您在干什么?

请您以党的名义想一想:眼前发生的一切意味着什么?

请您以中国人民的名义想一想:您将把中国引向何处去?

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

我郑重声明:从即日起退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66年,
文革中,19岁的女大学生王容芬给毛泽东寄出退团信。(网络图片)

/2011年8月19日,德国之声专访了旅德社会学家王容芬,她从事马克斯.韦伯研究及译介。

王容芬1947年出生于北京海淀,童年在海淀培元学校读小学,1957年考入北京101中学,之后就读于北京外语学院德语专业。1966年,王容芬响应刘少奇的号召,给党委提意见,结果被打成反动学生。

〝我的名字被打上三个红叉贴在路上,我去食堂吃饭要踩着自己的名字进入,就这么整我们。文革不是整学生,但就因为我们说了几句不满教育改革的话,就成了反动学生。结果呢,毛泽东给反动学生平了反,我就被派到天安门去了。〞王容芬说。

在采访中,王容芬谈起了45年前她所经历的〝8.18〞那天的情形。

王容芬说,〝叶剑英的女儿叶向真在凤凰卫视作客访谈节目时候,回忆那天说,当天广场上有人捡着不少金条。广场上没有资本家的子女,那些金条都是红卫兵从资本家那抢来的。他们欢呼跳跃的时候,金条从衣服兜里掉到地上了。由此可见,红卫兵不仅是暴力分子,还是刑事犯罪份子。〞

王容芬称,45年前的〝8.18〞,是一场反人类的示威。中共两个主席接见在北京的100万红卫兵暴力分子和刑事犯罪份子。这场〝暴力秀〞里有三个角色:毛泽东、林彪和红卫兵。〝我虽然不是红卫兵,但我也在广场上。〞


1966年8月8日,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代表。(资料图片)


王容芬清楚的记得,〝8.18〞那天毛泽东突然穿上了临时找来的军装,毛很胖,军装象是绑在他身上。毛是国家暴力的代表,红卫兵代表宋彬彬给他献上红卫兵袖标,毛戴上后说了3个字〝要武嘛〞。这一天,毛泽东把国家暴力和人民暴力接到一起。

给毛泽东献袖标的宋彬彬是当时北京师大女附中,革命造反委员会的3个头目之一,是红卫兵代表,恐怖份子头目。当时红卫兵的武器是带钉头的皮带,在〝8.18〞之前,8月5日,师大的红卫兵用钉头皮带活活打死了副校长卞仲耘。

〝8.18〞之后,宋彬彬本人改名宋要武,宋彬彬们〝奉旨〞〝要武〞后,一场杀人游戏就开始了。

据当时北京市公安局统计:从8月20日到9月底40天里,被打死的有名有姓的北京市民和教师有1772人,就是说,每天有44个人死在红卫兵的皮带下。说到此,王容芬哽咽了...

王容芬说,最残酷的暴力集中在几所高干子女所在的中学,包括师大女附中、清华附中、北大附中,以及薄熙来所在的北京4中,美国红卫兵卡玛所在的101中。在王容芬的母校北外附中,有3名教过她的老师被红卫兵活活打死。

王容芬表示,从广场回来后她就感到,一丘之貉,全不是好东西。刘少奇坏,毛泽东也坏。当时社会上的整人、打砸抢现象,人都想疯了一样。〝8.18〞之后,王容芬明白暴力的根源在哪了,所以她给毛泽东写信说:〝文化大革命不是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文化大革命要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王容芬寄出给毛泽东的退团信后,又用德文抄写了一份带在身上,然后她买了4瓶DDT杀虫剂,走到苏联驻华使馆附近,服毒自杀。王容芬想让苏联人发现她的尸体,把她以死反抗文革的消息传出去。但命运之神没有让王容芬死去,她被北京公安医院救了过来。

被救活的王容芬被非法关押十年后,又被判无期徒刑,直到1981年,33岁的王容芬才被无罪释放。

德国之声记者提问王容芬,如何逃过了被判死刑这一劫。因为当时很多人只是因为对有毛泽东一点点的不敬都被处决。

王容芬回答:〝就是因为我的话说的太绝了,他们就非要知道我幕后的"黑手"是谁?每次审讯都问这个问题,48小时审讯轮班转,不许我睡觉。审问我就是要知道是谁影响了我?就这么折腾了我多少年,让我从幼儿园到大学,教过我的老师,都写出来,说谁影响我?我的精神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就写了个拉赫美托夫。他们问这个人怎么影响我了?我说,他还影响列宁了呢。这一下,他们给我手铐脚镣都戴上了,说我戏弄他们。后来进监狱里来的人越来越多,后来把我转到山西,再后来就顾不上我了,没人管我了。〞

谈起在监狱度过的那段非人岁月,王容芬说:〝我妈不知道怎么给我送进一本《资本论第二卷》,那本书我是看烂了。我是被上的背铐,所以吃东西都没法吃,扔一个高粱面的窝头,我就在地上啃,跟狗似的。就算是狗还有4个爪,人没有手怎么办呀,而且我是手背在后面,麻木的感觉难受极了。我也是傻,就当作是锻练意志,用舌头舔着翻书看。看来看去,我明白了,这简直是笔‘糊涂账’,怎么剩余价值就是剥削了?所以我知道他们这个革命根本就建立在错误的理论指导上了。〞

出狱后,王容芬拿了一篇批判资本论的论文去应招,被费孝通领导的社会学所录取。之后,古道热肠的的费孝通先生推荐王容芬到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从事研究工作,王容芬后来成为著名的研究韦伯思想的专家,1989年6月她前往德国定居。

王容芬的命运有三个令人惊叹之处:一是在举国痴狂之际,竟能独具慧眼以不怕死的勇气戳穿毛泽东〝皇帝的新衣〞;二是她能坚强的活下来,目睹〝文革〞的破产,按当时〝标准〞,王容芬如果被执行了死刑,决不令人吃惊,林昭、遇罗克、张志新、李九莲等人都因为揭穿过〝皇帝新衣〞而被处以死刑;三是王容芬受尽非人折磨之后,精神没有崩溃,而且还在理性严谨的学术领域中取得巨大的成就。

〝8.18〞已经过去45年了,王容芬觉得,这一天对中国人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这是个暴力恐怖的日子。

王容芬表示,希特勒杀害犹太人600万,而文革杀死中国人上千万。希特勒被清算了,毛泽东没有被清算。希特勒的党卫军被清算了,毛泽东的红卫兵没有被清算。柬埔寨把红色高棉的领导人都押上反人类罪法庭了,但是中国的那些杀人犯还在逍遥法外。

她说,〝德国有个‘水晶之夜’,是纪念纳粹砸犹太人店铺之后开始种族屠杀的日子。中国如果能把8月18日定为‘国耻日’,我就知足了。〞

王容芬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自2004年12月3日起,成千上万认清中共邪恶本质,觉醒了的中国民众在大纪元全球退党网站上发表三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截止2017年7月5日,三退人数已有277,623,755人。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