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傅作义长女和张学良胞弟的悲惨结局

纽约时间: 2017-06-06 05:49 AM 
点此看大图片
晚年时傅冬和年轻时傅冬(新唐人合成)
【新唐人2017年06月06日讯】很多国民党人为中共卖命,但最终命运都非常悲惨。傅作义长女傅冬张学良胞弟张学思就曾为共产党卖命,最后的下场都非常可悲,这两人到最后都明白过来,但悔之晚矣!
广告

傅冬隐藏父亲身边充当中共特工


傅作义的长女傅冬,原名傅冬菊,1922年出生在山西太原,在重庆南开中学读书时,参加了进步组织〝号角社〞,曾受到周恩来接见。1945年大学毕业后,傅冬菊应聘进入天津《大公报》成为一名记者,并经常在《大公报》副刊上刊登一些别人不敢登的文章,令傅作义感觉到她很可能受了中共的影响,因此,傅作义劝女儿出国留学深造,但对理想着魔的傅冬菊执意不肯出国,留在父亲身边,并成为中共安插在傅作义身边的一名特工。

1946年国共谈判破裂,中共急需了解蒋介石的全面部署,以解决自己的生存危机,身为国民党高级将领的傅作义当时是华北地区的最高指挥官,经常去南京开会,中共准备从他下手。于是,身为〝地下党〞的傅冬,接受了中共密令,回北平〝看望父亲〞,以便窃取傅作义所掌握的大量军事情报。

当时,傅作义寝室保险柜里保存着所有的最重要军事机密,傅作义开保险柜也从不回避女儿,傅冬也知道保险柜的密码,但保险柜的钥匙,装在父亲的上衣口袋里,白天不离身,晚上放在枕头下。傅冬为了拿到钥匙,买了几块价格昂贵的巧克力糖贿赂同父异母的五岁小弟弟,让他从父亲上衣口袋取出钥匙交给她。得宠的小弟弟在爸爸身上撒娇的机会拿走了爸爸上衣口袋里的钥匙,交给了大姐傅冬。

傅冬在傅作义又去开会期间,用密码和钥匙打开保险柜,拿起照相机,将最重要的军事材料拍摄下来。之后,让小弟弟将钥匙放回父亲的上衣口袋。并再次给了弟弟几块巧克力,让他发誓保守秘密,很快,〝党组织〞获得了这份重要情报。就此,傅冬出卖了父亲,也出卖了国民政府。

〝平津战役〞前,林彪所部人马和傅作义所部人马相当,本来可以一决雌雄,鹿死谁手未可知。但由于傅冬的出卖,使得北平守军在战场上连连失败,傅作义被困。当时傅作义对中共并无幻想,还曾公开说共产党会带来残酷、恐怖与暴政。后来,共军逼近北京时,傅冬急催促父亲赶快投降,最后,共产党没放一枪就〝解放〞了北平,傅冬立了特殊战功。

傅冬悲惨命运


傅冬为中共立了大功,最终难逃恶运,〝文革〞期间,傅冬被作为〝阶级异己分子〞遭到残酷批斗。她又去〝探望〞父亲,自身难以保全的傅作义对她说:〝从今往后,你不要再来了。〞

傅冬晚年生活凄惨,住的是二十几年没有装修的老房子,只有布面沙发等简单家俱。事实上傅作义曾上交了多处私人房产。

微薄的退休金几乎让傅冬看不起病,住不起院,2007年临终前,傅冬已经卧床2年多,贫困交加,无人探望,在她身体逐渐糟糕、多次被报病危时,没有资格住公费的高干病房,只能住〝特需病房〞,而这种病房只要付钱,任何人都可以住,每天住宿费400元,护理费自己出。

只有退休金的傅冬负担不起〝特需病房〞的开销,护理她的人因为嫌付的钱少,关键时刻甩手走了。后来又找了几个干护理的,开口要价月薪5,000元,两个护理员每月工资要支付一万元,傅冬及其家人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最后,躺在病榻上的傅冬已经不能说话了,于2007年7月2日,在北京医院去世。

她曾说,想写一本父亲的回忆录,但最终没有动笔,她说最后才发现自己对父亲的了解实在太少了。她还说,随着岁月的流逝,她慢慢地可以理解父亲当年的做法。但已经为时太晚。

张学思临死才明白〝恶魔缠身〞


1936年12月,张学良在中共的唆使下发动了西安军事政变,最终使中共窃取了政权,张学良晚年醒悟,称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在其有生之年,他都未曾再踏足大陆一步,而其胞弟张学思也是在临死之前才明白过来,称自己是〝恶魔缠身〞。

张学思是北洋军阀奉系首领张作霖四子、张学良的胞弟,张学思1916年生于奉天(今沈阳),辽宁海城人。1928年,12岁的张学思入奉天同泽中学读书,1931年初到北平读书。九一八事变后,因为是张作霖的儿子,所以1933年4月年仅17岁就被拉入共产党,受中共派遣,到东北军第六十七军特务大队做兵运工作。1934年7月,经长兄张学良介绍入南京中央军校第十期预备班学习。

西安军事政变后,因是张学良的弟弟,张学思受到国民政府的审查,不久获释继续学习。1937年初毕业后到东北军第五十三军任见习排长、上尉参谋。受中共党组织派遣,曾到上海、南京、武汉等地联络东北军将领,进行活动。

1938年2月,东北军中的一些共产党被清除,周恩来派人将张学思送到延安。连自己的救命恩人都能杀死的周恩来为什么如此器重张学思呢?原来是张学思是逮捕蒋介石的少帅张学良的弟弟,这个招牌,在中共建政前非常有号召力。

1967年7月,张学思被关进北郊卫戍区某团的一个营区里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里。房子很阴暗,水泥地面十分潮湿,屋子不通风,很闷。

在关押期间,百思不解的张学思除了写信给中共海军党委质询原因外,还给周恩来写信,但他没有得到任何回音。

1968年,张学思住进了医院。被诊断为全身血行播散性结核和肺原性心脏病及重度营养不良。52岁的张学思虽然如此病重,但依然被送回了密不透风的小屋子里,没有新鲜的空气流通。他请求将窗上的牛皮纸撕下,但遭到拒绝;希望吃水煮土豆,也遭到拒绝。一个重病人受到如此非人待遇,显然是让他死,而且是让他慢慢的熬死。

1970年,张学思又度日如年的熬了两年,病情恶化。但他没有给周恩来再写信,1970年6月29日,张学思含恨离开了人世。

临死前,长期处于昏迷状态的张学思已然不能说话。但当他见到在延安最好的多年挚友郑新潮时,眼神一亮,似乎清醒了很多。他把病床头的闹钟推到地上,比画着要写字,护士闻声拿来纸笔,他遂仰卧在病床上,愤然写下了〝恶魔缠身〞四个大字,郑新潮多次追问到:〝是病魔缠身吧?〞他却摆摆手,又将四个字重写了一遍。

(记者欧阳静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