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奥运奖牌不易拿 击剑姐妹花讲述苦与乐

纽约时间: 2017-05-19 08:27 P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5月20日讯】现居住在休斯顿的赫尔利姐妹,曾在2012年伦敦奥运获得击剑女子团体锐剑铜牌,现在正在为东京奥运作准备。近日,本台采访到了这一对姐妹花,一起来听一听她们充满酸甜苦辣的心路历程。
广告

两人出生于击剑世家,从小训练,不到十岁就开始参加各项比赛。

奥运铜牌得主考特妮・赫尔利:〝大概我七八岁,姐姐八九岁时,就开始参加比赛。我们从那时起从事击剑,分别在12岁和10岁的时候拿到国家奖牌。14岁之后,拿世界学员、世界青年锦标赛奖牌。我们在伦敦奥运一起拿到铜牌,那时最开心了。我们是团队比赛,所以我和姐姐一起,都拿到了铜牌。〞

要赢得这样的成绩并不容易,她们经常会一周训练六天,每天五个小时,考特妮笑称,别人去体育馆是休闲娱乐,她则是去工作,这让每天起床都变得非常困难。另外,在击剑运动中,失败是常有的事,她们要不断克服心理障碍。

奥运铜牌得主考特妮・赫尔利:〝你经常击剑,大多时候会输,这不少见,比赛中很难赢。以击剑为职业,你不得不承受很多失败,去问每个人,输的都比赢的多。〞

作为一对在击剑领域成绩斐然的姐妹花,两人也曾经互相攀比,但最终还是和好如初。

奥运铜牌得主凯利・赫尔利:〝我大她两岁半,总是更好,因为更强更壮,然后考特妮越来越好,我记得第一次正式输给她,我非常生气,我们争吵不休,互相争斗,太糟糕了。〞

后来两姐妹分开了一段时间,重新相聚的时候,情况好转了。

奥运铜牌得主凯利・赫尔利:〝一切变好了,我们学会成为团队,现在我们是团队了。有时我希望她能赢,胜于自己赢。在里约奥运,我们几乎同时比赛,她就在我前边,我无法观看她的比赛,因为热身室里没有电视。我知道她就在外边进行奥运比赛,我竟不能观看,我变得疯狂,压力很大,来回走,来回走,我没法观看,我太想让她赢了。〞

姐姐表示,2020年东京奥运有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参加奥运会,希望在之后完成自己的医学学业。为了能够代表美国出席奥运,两姐妹正在加紧训练,并参加各项比赛。

赫尔利姐妹与Geva教练:〝东京,我们来了!〞

新唐人记者语清、马海莲德州休斯顿报导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