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疯狂抓捕维权律师 中共是何用意?

【热点互动】中共突全国拘捕维权律师 是何用意?

纽约时间: 2015-07-14 05:13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5年07月14日讯】【热点互动】(1334)中共突全国拘捕维权律师 是何用意:从7/10周五凌晨到周日,中共公安部门大规模打压维权律师,迄今已有百余人遭传唤,拘捕,至周一凌晨仍有20多人被拘捕。事件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和强烈抗议。周六,官媒发文称维权律师和访民勾结,〝扰乱社会秩序〞,被外界批为〝未审先判〞。为什么中共突然大规模全国拘捕维权律师?为何选在这个时间点?将律师和访民相连是何用意?
广告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从上周五到周日,中国大陆百余维权律师,遭到公安部的传唤拘捕,到周一凌晨,还有20位律师在被关押,这次事件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强烈抗议。周日美国国务院也呼吁中共停止打压维权律师。而在周六的深夜,中共官媒发文,指维权律师和访民勾结,扰乱社会秩序。

为何中共突然在此时,全国范围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为什么把律师和访民相连,背后有何用意?今天我们就请来三位嘉宾,就这个最新事件做一些评论和解析,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另外两位在线上,一位是在Skype上的知名媒体人、社会活动家温云超先生;还有一位是在电话上的,原大陆维权律师、法律学者滕彪先生,大家好。

杰森:你好,大家好。

温云超:你好,大家好。

滕彪: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三位。在节目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有关大陆维权律师被抓的新闻短片。

从7月9日到现在,大陆各地不断有律师被警方抓捕、传唤、约谈、限制人身自由和失联。据《参与》和维权网统计,截至12号凌晨,这场大抓捕已经波及全国16个省的80名律师和律师所人员。据获释的律师证实,被约谈的律师基本都涉及王宇律师、周世锋律师以及他们所在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以及维权人士〝屠夫〞(真名吴淦)的案件。

河南郑州姬来松:主要就是谈这个问题,〝不要关注当前的热点问题,比如说像周世锋、王宇这个案件〞。

湖南石伏龙律师发出信息说:我出来了。下面是谈话内容:一是签名,二是是否有下一步计划,三是要求写悔过书、保证书,四是告诫不得炒作这案件,说王宇、周世峰涉嫌严重犯罪!

此外,大部分律师甚至家属也遭到了警方的威胁和警告,伴随着这场抓捕行动的,还有来自大陆官方媒体的〝舆论轰炸〞。

7月11日,中共最高喉舌《人民日报》和新华社记者联合发布题为《公安部揭开〝维权〞事件黑幕》的文章,声称经公安部部署和多地公安机关侦查,〝摧毁了一个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维权律师做〝推手〞与访民〝互相勾连〞的〝重大犯罪团伙〞,并称自2012年7月以来发生的40多起敏感事件,都是该〝犯罪团伙〞组织策划炒作的。

但官媒所谓的〝揭黑〞报导,遭致了大陆律师界的群体吐槽。

张律师问道:周永康和薄熙来从秦城放出来了吗?这两天是什么节奏?

廖曜中律师感叹:打黑者终被黑打!

王甫律师表示:看见公安部通稿,方明白此次抓律师事件是否依法侦办不仅存疑,更有可能是对〝藐视〞权力者的定点清除。

主持人:观众朋友,今天我们谈的国内维权律师被抓这个话题,欢迎您随时打电话来发表您的观点,或者是向嘉宾提问。

先问一下杰森,这个事件现在已经被外界称为是〝710抓捕律师事件〞,可以说是比较空前规模的一次抓捕维权律师,那么在您看来,为什么中共突然之间做一个这么大规模,全国性的抓捕维权律师的行动?

杰森:它是想针对维权律师这样一个群体,希望把这个群体镇压下去,事实上,中共在过去这么几年里头,一直轮番的针对它不喜欢的人群,做相应的事情,比如说去年年底,针对NGO,再往前针对网络大V,再往前还有法轮功、六四……等等这样的事情。

基本上它的运作模式完全是一样的,先抓捕,把核心人物抓捕起来,然后从媒体爆料,这个媒体完全是大字报性质的,没有任何具体的事实,比如说〝组织严密〞,什么〝背后黑幕〞等等这样的语言,然后紧接着媒体上统一口径,完全统一的揭批。

最终,它每打击一个人群,比如说NGO,它并不是打击所有的NGO,网络大V它不是把每个人打,它在网络大V比如抓一个薛蛮子。那么这个事情的话,它就抓了一个锋锐律师事务所,锋锐就是周世锋和王宇,很可能是它针对的对象,其他律师的话只是一个震慑作用。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脉相承的一个运作过程,而整个《人民日报》和新华社联合做的所谓〝揭秘维权律师〞这样一个文章,让人看了极其厌恶的语言全部在里头。非常明显,在没有确证判决之前,媒体上已经给他立了案,已经定了罪。

主持人:未审先判了。

杰森:基本上好像已经达到它历史上从人体上消灭,从舆论上搞臭,这样一个基本运作过程。

主持人:好。滕彪律师,我们知道您原来是在中国国内的维权律师,您是法律方面的学者,所以这方面是比较熟悉。刚才杰森提到说,中共是不喜欢维权律师这个团体的,能不能请您谈一下,维权律师在中国,他一直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中共为什么不喜欢他呢?

滕彪:维权律师大概从2003年以后,规模越来越大,从原来的几十个人,发展到后来的几百个人,甚至到现在可能有上千人。中共对维权律师这个群体一直是非常警惕,而且是不断的进行打压。从2005年对付高智晟,包括后来的陈光诚、郭飞雄、郑恩宠等等。在2011年茉莉花期间,有大量的维权律师,包括我个人在内,被失踪,受到酷刑。

2012年官方把维权律师群体作为黑五类之首,这就是一种阶级斗争模式,把它作为一种敌对势力。这种思路一直贯穿下来,在这一次针对维权律师群体的大规模清洗当中,也同样是这种敌我斗争的思路。维权律师受到的迫害,从吊销律师证,停止执业,到绑架、关押、劳教、酷刑等等,一直都是这样。

主持人:我们等一下再谈,为什么它一下子在这个时间点来打压维权律师。但我们发现这一次它是给维权律师定一个罪名,官方在11号的深夜发文说,他跟网民勾结,然后它专门提到了叫翟岩民,还有网名叫屠夫的吴淦这宗案件。我想问一下温云超先生,您认为为什么这一次把这些维权律师和这两个案件连在一起?这两人是何许人呢?

温云超:吴淦其实是在巴东事件的时候,涌现出来的一个网络的草根领袖,在过去很多的,几乎网络的热点事件当中,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例如福建三网民案,例如各地的一些围观的事件。

我想这次当局以屠夫和翟岩民作为访民的一个代表,来对整个维权律师群体的打压,其实跟这次的一个脉络有关,也就是庆安徐纯合事件,屠夫发动围观,然后维权律师介入,当地的大量官员被人肉。我想这个事情其实是维权律师和访民群体的有效结合,其中吴淦就扮演了核心的纽带作用,让当局感觉到恐惧,见识到了这种威力,所以痛下杀手。

主持人:好,谢谢。杰森,您怎么看这次这种新的模式,把维权律师和访民等等各方面结合在一起,说这是个团伙。

杰森:它每次行动,当然它都要造一个势,特别是这次很明显是公安部一手主导策划,这是官媒自己说的。一般你要是抓一个个人,只是个小案子,它要引起一个全社会的影响力,甚至造成一个国际上的影响力,那么它一定要把它做成一个大案,这个大案它有一些的铺垫。

对于翟岩民和吴淦,事实上在两、三月以前已经抓捕了,在它审问的过程中,从发表的《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文章里头,你可以看到,很多都是利用他们审问过程中的证词作为一个罪证。

事实上,你要是拿那些证词看的话,是没有任何真正的罪名在里头,依照法律看,没有真正的罪名在里头,但是就在审问的过程中,把他们的证词做为文章中这些现有律师的罪状。但是同时也体现出来,这个事不是说是突然7月份,他们一拍脑瓜来做这个事的,事实上从5月份、6月份在抓捕吴淦,甚至抓捕翟岩民这个过程中,它已经有预谋,整体在策划做这个事情了。

这个事情大背景就是他们声称在过去这一两年里头,40多件它们叫〝敏感事件〞,敏感事件其实就是让中共很不舒服的事件,都有这些律师的身影在里头。你要从正面看的话,这些律师你发现他们是真的做了很多为中国推动法律进步的事情。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头,40多个案件,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在推动中国民主道路、法治道路,可以说是一个丰碑,但是,在这个事情上就变成罪证了。而具体到这个时候发生,很可能也跟其它一些大的背景有关。

比如说这时候习近平不在国内,或者说习近平9月访美各个方面;然后再加上最近股市刚刚洩下来,李克强可能关注力在股市那边;你要是再看看其它的大背景的话,整个来说,再把周永康各方面案子办妥了。

主持人:就是跟政治的……。

杰森:下面你可以看到,比如说其他的人,有人说江派的其他人会被作为重点,在这个大背景下,你再看这个事情的时候,你会发现事实上是有很多很多潜在的原因才发生这个事情。

主持人:我们等一下再继续分析。但我想还是先问一下滕彪先生,其实这个事情的开始是官方抓捕了王宇律师,她一家三口最先被抓捕,之后就是锋锐律师所。为什么这个事情,它针对北京锋锐律师所和王宇律师来开刀?

滕彪:周世锋的锋锐律师事务所集中了很多维权律师,包括已经被抓的刘志方、王宇,还有王全章等等很多,也包括屠夫在内这样的草根领袖,还有其他一些,虽然跟锋锐律师事务所没有直接联系,但是有很多有合作关系的律师。

我个人的观点认为,这一次的行动不仅仅是针对锋锐律师事务所,或者是周世锋、王宇,它是针对整个维权律师群体,规模更大的,其实到现在已经有23个省分,都有针对维权律师的抓捕,或者是警告。

有一些律师,像李和平、隋牧青等等,他们和这个律师事务所并没有直接关系,所以它是策划已久的,对整个维权律师越来越成气候,一个大规模的清洗,而且我觉得不仅仅是某一个公安部它来发动的,而是最高层他们的意思。

主持人:我想接下来就这个话题问一下温云超先生,您认为为什么在这个时间,中共要来策划这么一个大规模的抓捕维权律师的行动?这个时间点上,背后有什么原因吗?

温云超:我想本身维权律师走到今天这个时候,就像刚才滕彪律师讲的,人数可能已达千人之众,并且维权律师群体在过往,是利用法庭作为平台,进行法律技术上的斗争。但事实上,我们看到最近的一两年的热点事件,其实已经慢慢的将斗争的结果,指向了治理的结果,和治理的有效性的追究。在这点上,当局部署已久,精心策划的打击,我想是毫无疑问的。

至于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动手,确实是很奇特,也很奇怪。因为习近平要在今年的9月份访问美国,按照中国的惯例,在访问之前一定会创造良好的气氛,但是在这个时候动手,必然是有让当局觉得需要动手的危机。那这个危机从何而来?刚才另外一位嘉宾已经讲了政治上的危机,但是在我看来,它们目前面临的这种经济下滑所带来的危机,可能是它们最为忌惮和头疼的。

也就是说当股市崩盘,下跌三成造成的危机,有可能像金融危机,或者是全局性危机蔓延的时候,如何避免以维权律师群体为主的这种重点人群,在未来的民主革命当中,发挥一呼万应的这种效果,我想是当局这个时候痛下杀手的最主要原因。

主持人:好,我们等一下问杰森一个问题之后,我们来接观众电话。杰森,我想还是继续请您深入的分析一下,因为刚才温云超先生提出一个问题,是很多人不解的,就是说他们认为这个事情本身有些蹊跷之处。在这个时间点的选择上,马上中共就要开北戴河会议了,习近平9月份访美。在这个时间点做激怒民意、引发国际关注的事情,这是为什么呢?

杰森:我倒不觉得最近的股市下跌,好像给中共整个统治造成多大的危机。我自己的分析,最近股市又暴涨回去了,事实上中国股市无论如何并不足以立刻影响经济面,特别在股市崩盘的过程中已经被拦止,经济上已经不存在这样的危险了。

我自己更倾向认为这次的抓捕有很大的政治因素在里头的。如果你分析股市的暴跌是有江派的因素,故意做空的因素是没有成功,因为毕竟在这几天股市又反弹10%,所以整个股灾的因素好像已经在消失了。

面对下一步,江派最担心如果习李王腾出手来,经济和股市不是问题的话,是不是沿着打虎的路再走下去,走下去指向谁呢?很可能是曾庆红。我们知道现在的公安副部长是曾庆红一手提拔,是他的外表侄子郭声琨,他上台以后虽然整天讲话必提习主席,但是他真正背后的靠山是曾庆红。

对于曾庆红最近网上爆出来的消息各方面都看出来,他事实上是有很大的危机。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说把整个在政治上,这次对维权律师下手是对社会政治层面、法律层面,包括新闻娱乐层面都会达到混乱的状况,这种混乱是会让习近平回国以后,造成一系列难堪的局面,这个局面很可能会使他摊不出手来解决其它的问题。

主持人:也有外界分析这事情本身会给习近平访美造成一定的困扰。我们现在接加州丁先生的电话,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嘉宾好。我觉得它现在大量抓捕维权律师,就是心里有鬼要制止这件事情。像刚嘉宾讲习近平要举行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阅兵,然后又要出国访问,好像怕维权律师把它们的真相暴露,所以这是相当不对的,我觉得这个方法一定要制止。因为高智晟受迫害已经够残忍了,那么多维权律师在受迫害,这是惨无人道的。

主持人:好,谢谢丁先生。我们的节目还有一些时间,也欢迎观众朋友发表您的观点。再请问滕彪律师,这次中共抓捕维权律师态度比较强硬,甚至是威胁他们的家人来威胁维权律师。您认为这次的抓捕对维权律师群有什么样的影响?对他们下一步的工作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滕彪:我们可以先看一下在这次抓捕之前针对律师的行动,像高智晟被判刑,最近两年,从2013年和2014年针对维权律师已经有过不少行动,包括知名的维权律师许志永、浦志强被抓捕或者被判刑,还有丁家喜,还有在南方非常有影响的维权律师唐荆陵……等等。

这些针对维权律师的行动一直在持续,有一些律师不断的在监狱的边缘,之前针对这些律师和维权人士家属也有很多的压力和迫害。在这之前,律师有这么多的麻烦,付出这么多代价,但是整个维权律师群体他们没有退缩,反而人数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大、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那这一次当然规模远远超出之前对律师的镇压,但是我个人判断,整个维权律师群体不会被打散、不会保持沉默。虽然整个维权律师群体遭受重创会陷入一个低谷,但是整个维权运动还会持续发展,维权律师群体他的勇气、他的行动力还在。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现在线上有一位加州何先生的电话,我们再接一下观众电话。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我认为抓维权律师,不光光是针对维权律师,实际上我认为是司法改革方向大转弯。我觉得这个事情跟前一次抓意识形态方向是一样的,它们的改革开倒车了。习近平一直在搞所谓的司法改革,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东西。

以前诉讼、立案很困难,去年搞了〝有案必立〞,有些无知的百姓就觉得很振奋。实际上立按算什么?主要是它的判决公不公平。它今天给你立案了,明天判你不公平,说你败诉,或者说判你的诉讼不成立,让你回家去,有什么用啊?

总的来讲,它行政方面的改革,行政诉讼方面的改革,民告官还是没有门的。我觉得对它们的司法改革没有什么希望。我曾经搞过一个行政诉讼,律师在县法院很敢讲,到了中院、高院,一句话都不敢讲,被警告了。今天看到律师被抓了,我就更加明白了,是因为这个问题。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的评论,我们想等一下请杰森回应一下何先生的评论。现在我想先问一下温云超先生,您认为这样的一个抓捕,当然滕彪律师刚才说对律师层面长期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是您认为对于其它的社会层面,比如说对于网民、或者民众,通过网络维权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温云超:我想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啦,因为中国以一个双向背离的趋势一直是不断的延续。一方面是当局在各个层面,包括在言论、包括在法律各个层面,加大这种打压的力度;但是另一方面,公民的言论和行动,以及维权律师他们的人数和空间其实也不断的在扩展,其实这也就是越打压越反弹的问题。

我们可以看到像2009年针对维权律师群体的一次吊照的行动;2011年〝茉莉花革命〞的时候,数以百计的人被秘密抓捕、虐待,也没有挫伤群体的勇气。从2013年以来,针对整个互联网、微博的整肃,也没让这些维权人士放弃,特别是还出现像南方街头运动,越打击人数越多的这种情况出现。我基本上对未来的判断还是乐观的,因为其实中国的民权运动一直就是在打压当中成长。

主持人:好,我们很快接一下大陆奚女士电话,然后请杰森来谈论。大陆溪女士您好,请您简短的表达您的观点。

大陆奚女士:主播好、各位嘉宾好。我就简短些说吧,这就是中共逼近灭亡的结果,因为它太不得人心了!谢谢,谢谢嘉宾。

主持人:好的,谢谢奚女士。杰森也请您回应一下刚才何先生讲到的法治的倒退,还有奚女士谈到的这些东西。

杰森:其实我自己的感觉上是什么呢?就是有的时候看中共这个体制的话,它是个非常非常复杂的体,在这个体制里头它不是一个统一思想的人群。如果中共是个统一思想的人群,中共将无比强大。问题是啥呢?中共其实是非常复杂的一个组合体,他们中间人,钱是他们的黏合剂,但是整个来说,看很多问题的话,你得看具体这个事情,它内部权力斗争事实上是它整个内部运作的一个最基本的核心的动力。

所以我自己更倾向于,因为中国所谓的法治建设各方面这都是空谈,只要中共这个党还在,这个党凌驾在行政、司法体系之上,有一个政党,那么中共所谓的法治治国都是笑话。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我们不用讨论。

但是对于一些能浮在面上的,普遍能让社会接受的,比如说维权律师这样的事,这样的一个概念,这个概念某种意义上来讲,一个中共开明的人士他是看到这个对他的统治是有利的,为什么呢?他是在它的框架之内做事情,而且通常是用和平的手段,而且通常是按照它法律的渠道在走,已经是在它的内部在做了,开明的中共人士他是支持这个团体的,我是相信这一点的,不然的话,如果是在多少年前,可能被抓的人更多。

那么为什么这一次会完全逆转的在抓呢?那就是在权力斗争中,另外一派人想通过某种意识把他的意志凌驾在整个中国的国土之上。那么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很可能就是曾庆红的外表侄子。他在这个过程中用这样的方式完全形成一个概念混乱,对于司法概念的混乱、对于整个政治概念的混乱、对于媒体概念的混乱,所有这些混乱造成中国很难有一个具体明确的方式再做下一步的事情。

主持人:最后还有一点时间,我想问一下滕彪律师一个问题,最近也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在这两天高院的一位副院长奚晓明他被下马了,很多律师在网络上就觉得这个律师被抓和副院长下马是非常讽刺的把两条矛盾的信息放在一起,您怎么看?

滕彪:最高法院的副院长下马也不是什么新闻了,整个官员的腐败是非常严重、也是非常普遍的,所以这可能是碰巧赶在一起了,所以我不太同意把针对维权律师这一次的清洗当作是党内斗争的一个产物。实际上针对整个民间社会它的大规模清洗一直都有,没有最高层、没有习近平他的认可、他的同意,这是不可能的。整个中共对维权律师群体都是恨之入骨,并不是公安部,或者某一个人他能够决定的,而是整个中共最高层。

主持人:好,那么我们今天节目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了,我们非常感谢三位嘉宾的分析,我们也谢谢观众朋友的参与和收看,我们会持续关注这个事件,也希望您关注,那么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