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夏明:中共将走什么路?

更新时间 : 2013-11-15 08:38 PM [纽约时间]
 ( 自动连播 )
【新唐人2013年11月16日讯】中共最高层深度神经分裂症
广告

革命后时代的中国政治基本上还处于宫廷政治的层面,所以,权力继承的最后赢家都有一个共同点:忍而不露,或者说都是能否定自我的忍功大师和机会主义的权术家。在民主的选举制下,权力继承前,参与较量的各方都已经拿出了系统的政纲来动员和赢得选民。在中国寡头选拔制下,新的领导人只能在大权在握的情况下才能露出真本性,拿出系统的政纲和未来蓝图。由此,每一届中共党代会的三中全会往往成为新一代领导人集体政治亮相(新当选后有第一次形体亮相)的重要场合。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习近平扮演普京式政治强人,亲任〝国安会〞主任,进一步集大权于一身。

中国正在经历一场意识形态上的大论战。中国的政治生态被〝左〞、〝右〞两股力量拉扯。这种社会和政治的两极化趋势,一方面,是由当今的执政集团及其施行的各种政策造成的;另一方面,在全面接班后的八个月时间里,习、李试图左右逢源,给左右之争火上加油,更加剧了社会矛盾冲突。在中国面临大变革的关键时刻,习、李吹响的是不定的号角。面对中间地带的急剧流失,习、李试图走的维持现状的所谓〝中道〞,必然带来英国前首相撒切尔所描述的情形:你试图在路中间行走,结果你冒着被左、右两道快速奔驰的车流撞上的风险。

习、李令人捉摸不定的执政路径反映出了中共最高层深度的神经分裂症。我们知道,人们的行为是受意识支配的;而产生意志的意识是由生命经历的重大事件来塑造的。可以说,在习、李和他们的同事中,他们的意识和分析框架立足于两大支点:〝文革十年〞和〝改革十年〞。前者让中国人经历了炼狱般的磨难,促成从领导到百姓上上下下形成了〝改革、开放〞共识。不可否认,〝改革十年〞是对〝文革十年〞的否定和对文革后中国集体受伤的诊疗。但习近平和他领导的党中央不这样看。无论是所谓的〝六十年一条红线〞,还是〝不能用一个三十年否认另一个三十年〞,反映出的都是一个意识形态分裂症病人的深度问题。

找到习李班子施政的坐标系

习近平和他的班底对文革并无刻骨的仇恨,其实很容易理解。当今的领导人基本上都是在文革中练出了兔子般的敏感、狐狸般的狡猾和毒蛇般的残忍。他们善于察言观色、隐忍克制、投人所好、逢场作戏,时刻带着假面具,永远用双重思维来看待分析问题。不为行动、思想中自我矛盾而脸红是他们为人为官的最大本事。〝文革〞对他们来说,永远是塑造他们人生和世界观的大课堂。与此相比,至少邓小平、朱鎔基等领导人还能从〝文革〞中回忆起亲身经历的痛楚,痛下决心不让它再来。而习、李一代,留在他们记忆中的恐怕更多的是青春骚动叛逆期的疯狂,从而养成了施虐─被施虐的双重快感。

习、李都经历过、甚至参与过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思想启蒙、经济开放和政治改革的黄金十年。据说,在习近平还远在福建任地方官员时,他总会在周末搭乘福州军区飞往北京的军用机,溜回北京,与京城的改革青年们混迹一起,吸收变动时期的新思想,领略大变革时期的激动。习近平还得到去〝西天取经〞的机会,在美国的爱荷华州住访过一段时间。很难想像这些经历不给他带来深度的思考。举一个小小的例子,王沪宁在八十年代中期也在爱荷华游学半年。习、王关系非同一般,王沪宁成为习的替身,陪同彭丽媛外出参加重要活动,不能不说与这些相同的〝洋插队〞经历有关。

中国八十年代的改革十年,在十三大政治报告中达到了顶点。李克强在北大的老师龚祥瑞和在复旦大学任教的王沪宁都不同程度地卷入到十三大报告的起草工作。从他们的着述可以看出,李克强和王沪宁的思想模式都打上了八十年代的烙印。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可能都从赵紫阳的失势中得出了更多的负面教训,那就是:宁左勿右。据此,我们可以找到习、李班子施政的坐标系:〝文革〞是X轴,确定了他们可以走多低,〝十三大政治报告〞是Y轴,决定了他们的政策可能走多高。

〝邪途老路〞VS十三大基点

从目前中国的政治形势来看,意识形态领域思想妖孽盛行,专制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大汉族主义、民粹主义、军国主义、阶级斗争观念、仇外心理都很有市场,甚至大行其道。与〝改革〞的前奏〝真理标准讨论〞相比较,上层建筑领域已经坠落到一九七九年以前的水平。对十八届三中全会来说,这是不祥之兆。在思想观念大倒退的情况下,我们很难期盼政治和经济改革能有所突破。

但另一方面,中共能够找到的最具有合法性的政治经济改革的蓝图非十三大政治报告莫属。这是〝文革十年〞和〝改革十年〞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通过党内外上下讨论在党内产生的思想结晶。即便在〝八九〞屠杀后,邓小平也坚持,〝十三大政治报告一个字也不能改〞。如果说邓小平有什么政治遗产或邓小平理论,其核心内容当属赵紫阳代表中共在十三大上做的政治报告。中外的学者和评论家一致认为,该报告体现的主题思想是〝新权威主义〞,亦即专制权力下的市场经济,或者叫〝硬国家、软经济〞。但它也提出了〝党政分开〞、〝权力下放〞、〝建立社会协商对话机制〞、完善若干民主制度和加强人大建设等多项政治改革目标,试图为未来中国民主化发展做出铺垫。

民间曾经流传,在经过〝顶层设计〞后,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推出全面的政治、经济改革方案,结果却令人失望。

中共建政后走过两条路径:以〝文革〞为典型的左倾阶级斗争之路和八十年代以〝改革〞为主体的自由化道路。前者已被证明是一条走不通的邪路,后者却是被保守势力堵塞而导致半途而废的希望之路。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我们可以细心观察,看中共是会走上〝邪途老路〞,还是会重新踏上十三大的基点,更上一层台阶,让中国有机会迈上通向民主转型的大路。

文章来源:《动向》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