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史洪愿:中共的GDP神话是如何造出来的?

污染我们记忆的尘埃(四十五)—中共谎言100例

更新时间 : 2013-11-06 07:42 AM [纽约时间]
 ( 自动连播 )
【新唐人2013年11月6日讯】78.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GDP高速增长?
广告

GDP的高速成长一直被中共作为大陆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而百般夸耀,但普林斯顿大学访问学者、畅销书《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作者何清涟女士却令人信服地说明,这不过是中共为了美化自己编造的一大神话。2004年一月三十日晚,何清涟女士应华府民间机构〝华府论坛〞之邀,做了题为《官出数位 数位出官》的专题演讲,详细揭示了中国统计数字的虚假。

何女士说,中国GDP的增长一直是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百般夸耀的成就,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的GDP总值是3,624亿元,25年后即2002年GDP已经达到102,938亿元,已经增长了将近30倍,按照中国政府自己的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GDP总值将超过35万亿元,这在世界经济发展史上是从来没有过先例的,所以国际媒体经常讨论这个问题。但是在去年的11月12日,发生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国务院在开国务会议时作了一个决定:从2004年开始中国要做一次全国的经济普查,从此以后不再以GDP作为衡量中国经济成就的指标。

中国政府所说的理由是为了保持资料的透明性、可靠性,以及为了和国际社会通用的统计规则接轨,所以中国要改变统计方法。大家都是中国人,了解中国话的特点,从这一〝理由〞中可以读出几层意思:第一,增加透明度的说法,表明中国政府承认过去的统计资料并不那么透明,也并不那么科学;第二,以往的统计方法它和国际通用的统计规则并不接轨。

那么,中国的GDP神话到底是如何造出来的?

何女士说,中国的统计资料历来分五级核算,中央、省、地、县、乡(镇).乡里是如何造出来的呢?据我所知,每年到10月份左右要报统计资料的时候,在不少地方,各乡秘书都要请相邻的乡吃饭,互相打听对方要报多少,然后回来再确定自己要报多少。一些明智的乡干部懂得,不能比邻乡高太多,太高了容易引起大家嫉妒,〝枪打出头鸟〞,私下里给你穿小鞋。但是也不能报得太低,太低了显得在各乡中太落后,所以每年如何报是种政治艺术,秘书打听小道消息的功能特别重要。这方面有个典型就是湖北省一个号称〝五毒书记〞的县委书记,叫张二江,在出事以后媒体揭露了他是如何假造资料的。一个乡里的理发店只有两个理发师,他居然报出每年的营业额是36万元,那两个理发师后来说:就算我们每天工作24小时,我们理一个头才收两元钱,一年要剃多少头才能挣出这些钱?还有一个村连一个鱼塘都没有,居然报出亩产200多万斤的数量。他那些年的政绩要么是无中生有,要么就是夸大几倍几十倍。这位县委书记如果不出事,这种造假也不可能被揭露出来。这是县一级的。

再谈省一级,去年审判了安徽省常务副省长王怀忠,我注意到其中一个细节,就是假造GDP的问题。安徽省每年向中央上报的GDP增长是年增长22%。据安徽省计委官员说,这个数字还是他们力争减下来的。王怀忠订的标准是28%,计委干部觉得太高了,让人家觉得不真实,于是反复跟王怀忠讨价还价,才砍了6个百分点。

省里是这么造出来的,那么中央一级是如何看的呢?中央一级心里很清楚,我借用一句流行歌曲来形容,叫做〝GDP神话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去年2月份,国家计委政策法规司司长曹玉书在接受广东〝21世纪经济报导〞采访时说:中国统计资料的不真实是大家都知道的,如果中央订的指标是8%,那么省里报的就是9%,到了县里就是10-12%,他们的标准是一律按照省里报的砍掉两个百分点,然后定成8%。至于如何知道水份是2%呢?他没有说。实际上也是拍脑袋想出来的,没有什么科学根据。

阅读每年的中国统计年鉴,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各省加总的GDP和各省分项的统计资料不等于中央公布的统计资料,中央公布统计资料要比各省统计资料分项加总要小得多,读一本中国统计年鉴,读得头昏脑胀。

哈佛大学的费正清曾经有一句形容中国的名言:〝迄今为止,中国仍然是记者的天堂、统计学家的地狱。〞他说的〝统计学家的地狱〞,指是统计资料一塌糊涂,摸不清哪是真哪是假。〝记者的天堂〞,并不是讲记者在那儿过得很幸福,而是说中国每年要发生许多新闻性极强的事件,对于记者来说有很大的挑战性。当然由于中国政府控制媒体,中国的记者不可能做很多的事。相对来说,外国记者的自由多一些,尽管这些年他们在中国受到很多限制,还受国安部人员监控,但是他们还是想在中国作采访,因为在这个国家做新闻本身极具挑战性。这些外国记者也坚信自己的努力能使中国的人权状况有所改善。

很多有心人可能都会问,中国官员为什么要在统计数字上造假?何女士认为,这是因为中国政府的干部选拔机制。中国政府从改革以来,放弃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标准以后,考察干部主要是考察经济业绩,衡量经济业绩的一个简单易行的指标就是经济增长率,所以中国后来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叫〝官出数位、数位出官〞。

〝官出数位〞是指统计数位都是官员们造出来的,〝数字出官〞指的是,官员们的统计数字报的好,帐面上显示的经济成长率高,就容易得到升迁。当然升迁背后还要行贿受贿、买官。买官的价格标准,富裕省份和贫穷省份还不太一样。大致说,〝买〞是台底交易,表面功夫即〝政绩〞还是要做足,〝数字出官,官出数字〞就是中国官场目前的游戏规则,GDP神话就是这样造出来的。 (未完待续)
广告
扫描下二维码,即可在手机上浏览分享!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3-11-07
很多年前,曾听说过,德国入侵苏联之初,刚从波兰边境进入时受到了普通苏联民众的夹道欢迎(当时他们饱受共产主义之苦,斯大林大屠杀之后),听了既惊讶又兴奋。如果能够看到擅长写历史文章的史洪愿先生,来系统为广大网友讲述那段精彩的历史,就太过瘾了。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