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浪淘沙:发明互联网的美国为啥不怕被谣翻?

更新时间 : 2013-10-27 09:46 PM [纽约时间]
 ( 自动连播 )
【新唐人2013年10月28日讯】互联网(internet)起源于美国,这个国家为啥没被伟光正视之如洪水猛兽,并足可以〝谣翻一个国家〞给谣翻?
广告

真不可思议啊!这个国家非但没被谣翻,而是自从互联网让这个国家运用到科学领域里,却更使这个国家在高科技领域中如虎添翼,使得这个合众国的星条旗更加鲜艳夺目亮丽无比。

真是:这个美国呀,运用互联网这个奇特的方法把单个的计算机并联起来,形成了集群运作而显示了神奇的功能。于是乎,计算机更加发挥了连锁反应,使得计算机的功率无限增长延伸。而计算机的互联就有如等比数列一样骤然增长,并且随着这个数列的公比的增大而继续发挥更大的威力,从而使互联网向着国际空间扩展。于是互联网的发展趋势以成为不可逆转的潮流。

神奇的互联网——改变了整个世界的精神面貌,向着智慧化大步迈进。

真可谓:把世界地理人缘原本相对隔绝的人际空间,互联成为一个可望、可及、可知、可助、可联、可亲、可斥,的整体;

真可谓:把地球与宇宙天际互联成为大一统,使之人类对宇宙的认识更是长足进取,无所不及;

真可谓:在科学领域里把以知的和未知的领域以互联网的千丝万缕使之联成可解方程而一一化解;

于是乎,让凡尘世界的人们成为神话中的千里眼、顺风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以光的速度,零的距离,海的容量,来认识世界上的万事万物。这就是神奇的互联网世界。

当ARPANET使美国成为互联网(Internet)始祖之际,即世界意识形态乃大同之时。因此,互联网的诞生是计算机发展延伸爆炸性的重大突破;是科学领域里从有限向无限发展的特大飞跃;是人类智能化的登天梯。因此,互联网对人类世界的贡献是无与伦比的,是任何意识难以匹敌的。

自互联网问世已来,乃推向世界之日开始。科学是没有国界的,即属于整个人类。它始于美利坚合国,继而发展延伸到欧洲各国,使之成为大众化的智慧延伸也就成为必然之势。不因为国家的政治理念的差异,而成为不可愈越的鸿沟;也不因为互为敌视的政体,而拒之门外不予接轨。

然而,正当互联网大展鸿图长足进取走向世界方始时,权贵天国正处在〝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伟光正时代,是时斗争哲学的〝精神原子弹〞甚嚣尘上。于是,〝神〞即圣也!有大救星在,谁希罕互联网?让这洋玩味儿见鬼去罢!

谁知:正伟光正自我陶醉于夜郎自大封闭僵化的当儿,于无声处闻惊雷:〝十六风雷〞爆发了!劫持中华意识形态领域为已私的四人邦于一夜之间成为阶下囚,〝精神原子弹〞的自我引爆!这无异于真正的热核爆炸,把僵死的意识形态炸开了一个突破口,人民高呼:思想大解放!从而打破了思想禁锢的牢笼,继而抛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斗争哲学,从经济领域中率先改革开放,这封闭僵化的国家从此开始走向世界。

不过,伟光正虽然从经济领域打开了国门,对于互联网来说却还是陌生的,正当互联网在欧美国家大行其道,同时也在经济界发挥了难以替代的资讯作用,在经济社中,资讯就是效益。作为经济实体不可不接纳这新生的事物。此时,伟光正也激发了洋为中用的理念,不得不望其后尘而与西人联起网来。

1987年9月20日从北京向海外发出的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穿越长城,我们能达到世界每一个角落〞,这也预示着,互联网时代悄然叩响了中国的大门,意味着在意识形态领域与世界正式接轨。从这第一封电子邮件的激情看:说明了对〝唯‘精神原子弹’是听〞的批判;大有思想解放冲破精神禁锢的超越感。

是的:那划地自囚的〝精神长城〞只能把我们牢牢圈定在有限的角落里,而坐井观天。这个民族的悲哀就在于此。现在好了,互联网使〝我们能够达到世界每一个角落〞了。 由此可见:互联网的兴起,乃至于二十一世纪,在我们这个伟光正时代里迅速普及。尽管这是一道迟到的风景线,但不能不是科学推动了中国向智能化进军的步伐;不能不值得国人高兴。 从此,中华大地,互联网在这块古老土地上发挥无比的魔力。无论科学、文化、政治、经济等领域都使我们这个民族获得欣欣向荣的生机。尤其是被〝精神原子弹〞 所禁锢的思想意识得到了极大的解放,使得独立思维活力空前高涨,大大拓展了人们的思维与认识事物的空间。

假如没有互联网,在独裁专政的时代唯一花独放,那么给国人带来的是什么?〝舆论一律〞是思想理念的唯一尺子,不得偏离。谁偏离谁就是反革命。因此在〝谎言重复一千遍,也会变成真理〞〝真理是无关紧要的,完全服从于策略的心理〞则是最根本的。于是,恶魔成为了神圣;谎言代替了事实;罪恶就是功绩。更为反常的是:凶残的杀人犯也成为人们顶礼膜拜的英雄。有了互联网,对这些曾经被垄断、被扭曲、被隔绝、被尘封的官谣往事 都一一被曝光天化日之下,使之恶魔原型毕露。

在此试举一例,就足可以通解那个罪恶时代的梗概。

文革时候,有个名叫刘学保的普通战士,原本是个凶残的杀人犯,由于残暴的政治机制的摧生,却让其成了当时名噪一时的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由此,他被当选为九大代表。更为令人咋舌的是:这个凶残的假英雄,还荣获了伟大领袖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副统帅的接见和嘉奖。

当是时,刘学保的英雄事迹被《解放军报》和《人民日报》连编累牍登载与表彰,1968年4月24日,《解放军报》头版头条发表由《解放军报》通讯员、《解放军报》记者联合采写的长篇通讯《心中唯有红太阳,一切献给毛主席——记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英雄战士刘学保》,并配发评论员文章《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且绘制成了连环画册、上了小学教科书,成为时代学习的楷模和典范。而且更为叫绝的是:刘学保有幸在那个英雄辈出的时代,是唯一活着的英雄人物。像雷锋、欧阳海、王杰、刘英俊、蔡永祥…等等,他们虽然都是叱吒风云的英雄人物,但是,都牺牲了。因此,就没有机会荣获伟大统帅和他的亲密战友的接见。正因为刘学保是唯一活着的英雄人物,就独获此殊荣,今生来世也当是皇天后土的荫庇,对他来说:却是三生有幸。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四人帮一夜之间倒台了。那〝神〞的时代也一下灰飞烟灭,人妖颠倒的事物也随之颠倒过来。刘学保当然也就原形毕露,最后由一个英雄变为一个被判无期徒刑的罪犯。这不是虚拟的,也不是随意杜撰的,是活生生的现实。当然,如果刘学保不是唯一活在人世的话,也就无法被真理良识所追问了。这绝无仅有孤活英雄,应属上苍有眼,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固然,刘学保是〝精神原子弹〞〝斗争哲学〞的牺牲品,而对无端被刘学保残害的李世白全家来说却是深灾大难。在那个邪恶的时代,刘学保与李世白的遭遇也就成为对那邪恶时代深层的解读。因为,刘学保事件是事关下至基层,上至最高端的〝神〞所造就的社会典型,是整个社会罪恶共犯的结果,刘学保事件就是当时政治大气 候的投影。

这不能不是:一个时代的罪恶黑杀;这不能不是:一个时代的迷信悲剧;这不能不是:一个时代的残暴无良。刘学保事件让我们中华民族蒙羞!

如果不是互联网的今天,刘学保事件以及与之相应的自上而下的共同犯罪,怎可能成为今人广为知之的社会噩耗?

固然,刘学保事件曾经过法律宣判,这些都登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法律与生活》等报刊上。但是,毕竟太黑暗了,见不得天日,所以被纸媒严密地控制在有限的空间,实难以成为个个皆知,人人皆晓的噩耗而警示后来者。

解放军报社老记者卢弘说:〝我只知道对刘学保等人起过煽动教唆作用的军报的那些‘笔杆子’们,对于自己做过的事写过的文章,至今几乎从无悔意。不仅如此,他们还照常升至高位,如今有的已经离退休,正在安度晚年。〞如果没有互联网对这些离奇的往事加以还原,就不可能成为今人的共知。

〝假、大、空〞时代,固已事过境迁,但是其遗风尚存,只不过变幻着手法而已。时令推移到现今,为了政治需求的主流媒体,也是难以超越潜规则的。因此,有些报导的事物真像一旦被互联网爆出后,官媒自作自受的尴尬实在到了无可复加的境界。

再特举一新闻事例见证之——

美国于去年2012年12月14日,康涅狄格州一所小学发生枪击惨案;

中国河南光山县2012年12月14日早上7点多,光山县文殊乡陈棚村完全小学发生惨案。

对于这同一天所发生在的两起校园惨案,则有完全不同的传媒视角观察与天壤之别的表现。

在美国,惨案发生后不久,奥巴马总统即时则以万分悲痛的心情向全世界发表了新闻讲话,披露了事件的真像,并由此沉痛地向死者表示沉痛的哀悼。随即全国下半旗致哀。由此,这惨痛的事件随即也成世界传媒的焦点,引发了世界对惨案的深切哀悼。

在中国,惨案发生后,居然被当局临时取消媒体向外界披露校园惨案的消息,并且严加封锁。对此,集体失声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当记者闻讯前往采访时,办公室工 作人员没事一样在玩电脑游戏;有的则藉故离去,让记者坐冷板凳;更令人不可容忍的是:县委宣传部的主要负责人竟然质疑记者:〝讨论这有啥意义?先吃饭!〞 这是何等冷漠…够了!总之事发光山县像没事一样冷静。

与之成为鲜明的反衬的是:CCTV对大洋彼岸的校园惨案,却是不厌其烦地全方位报导。而对光山校园惨案,竟然是默不作声。

这两宗时间巧合、性质雷同的校园惨案,无形中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照:一个即由总统在一时间里作出动情哀痛的反应;一个则被当局全方位的冷面掩盖,冷酷得不予言表,两者判若云泥,岂非咄咄怪事?这两宗惨案所折射出来深层内涵的是什么?

对客观事物的价值取向观,谁个重民生而亲民众;谁个轻民生而冷对黎民。参照物的存在,判若鸿沟!

如果不是互联网的今天,光山校园惨案网民就会不明就理,也就没有必要在此晓舌了。像这样的事例俯拾即是,举一则可反三,赘述纯属多余。

奇怪的是:因为网络所面对的社会现状尤其是对负面的东西的批露,确实引起了一些人的恐怖,尤其是权贵者,这些人惶惶不可终日。大凡互联网所披露地带无不引发〝地震〞,甚至到了秒杀贪官的地步。本来应属起到了当局反贪难以比肩的境地,但是,为什么权贵并不乐于此道,而是以种种官权加以打压。其根本原因在于为官者大多成了〝恐网症〞者,对互联网怕得要死,恨得要命,将欲去之而后快。新近,以抓了网络谣言为突破口,所谓打击网络谣言一时间成为举国上下的大动作,由此引发两高出台相应的〝司法解释〞。

及至张家川县本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贫困县为邀头功,连一个未成年初中学生,在网络上发微博(未造成大的负面影响)被刑拘,于是引发网络哗然。此案当即成了首例 实践〝司法解释〞极不光彩的一页,遂成为捉、放于两个深夜间发生惊天逆转的案例。这个少年在第一个深夜自由了,却使捉捕少年的公安局长也在第二个深夜就地免职,这种反差实在太大太大了。于今,这种大逆转的拍案惊奇,真成为社会最叫绝的谈资。如果没有互联网,这神奇的场景上天难觅,入海莫求!

诚然,网络谣言可恶可憎!但是,网络谣言对于互联网来说绝对不是主流,只是主流中的一股逆流而已。绝对不像如有传媒所言:足可谣翻一个国家。

网络谣言果真能谣翻一个国家的话,那么美国这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就早给谣翻了。特别是这个国家的枪支是全民所掌握,〝无产阶级〞就只须利用网络造一番谣, 再配合网络意识形态的笔杆子和手中的枪杆子,两杆子相结合,要把资产阶级的当政者推翻,再踏上一只脚,叫它永世不得翻身,实在太容易了。再者,还有一个在野党,难道他们都是儍瓜白痴?不知用网络谣言谣垮当局?诸如此类还可类推到西欧各资本主义国家,均可以如法爆制。如此推之,资本主义危在旦夕矣!

试问今日之党天下:第一封电子邮件〝穿越长城,我们能达到达世界每一个角落〞那种激越今何在?为什么互联网普及的当今,却又要对自己的国民设置种种防火长城,而不让民众穿越?而且非要发展到刀光剑影,杀气腾腾,大有要用阵地争夺战,从战略上把互联网夺过去据为私有?这岂非虚弱太甚的表现?如果有朝一日真如此,互联网就不存在了!也只能说明权贵政治的虚脱。

互联网至今没能谣翻美国,相形之下,能不使对互联网畏之如虎的伟光正,自惭形秽而无地自容耶?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广告
扫描下二维码,即可在手机上浏览分享!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