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网闻 > 正文

正在进行的太原教案

作者:王北平

纽约时间: 2013-09-24 09:37 PM 
【新唐人2013年9月25日讯】2013年在中国基督教界最为引发关注的就是山西省太原教案了,7月1是中共在中国建立92周年的日子,在中共大张旗鼓的庆祝自己的92年所谓历史之后,我参与了这个教案,下面我就将我所知道的太原教案的始末写出来,一个原因是想作为客观中肯的历史资料以备后人查询,一个太原教案作为中国社会转型时期的一个重大的案例,能为研究中国转型的民主人士提供某种可能的思考。
广告

中国基督教在1949年中共在大陆执政之后,就开始了三自爱国运动,这个运动催生了三自爱国会和基督教协会两个横在教会和政府之间的桥梁,而在一个文明的现代国家,教会作为社会团体,只接受法律的管理,不会接受一个不伦不类的威权派生机构的辖管。

所以,中国基督教就丧失了在西方社会所具有的公民社会的功能,也发展极其缓慢,在这个背景之下,家庭教会。也就是地下教会开始兴起。历史和境遇天然的赋予了家庭教会一个重新塑造被中共打碎的人心社会的职责和负担。

但是,中共与其领导之下的三自机构从未放开对教会的控制,所以,在统计人数为7千万的中国基督教会里面,至今都无法公开发行圣经,在偌大的一个中国社会,人们无法在书店买到圣经,而基督教期刊杂志,更是少到可以说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北京爱加倍教会的崔约瑟牧师,建立了基督教晨光书店,开始基督教的文化工作,出版发行基督教图书,李文习是崔约瑟所在书店的核心工作人员。在中国大陆境内,晨光书店是最大的,甚至也是亚洲最大的基督教书店,为突破中共的信仰封锁做了很大的贡献。

2012年,受晨光书店委托,李文习来到太原,和任拉成接触,决定帮助太原基督教家庭教会总会建立一间教会书店,名字是恩雨书房。

任拉成是著名的太原家庭教会领袖,一直致力于太原公民社会的建立,给人的印像是乐观,刚正不阿,对此在公开场合直接斥责中共对太原统治的不合理。今年50对岁的他,由于长期战斗在重建公民社会新秩序的第一线,至今未婚。也是因为没有结婚,没有家累,所以更能全部身心的投进启迪人心社会的队伍里面。

他在天原乃至整个山西所做的是,建立了太原家庭教会总会和太原大学生基督教总会,这两个机构分别设置了办公室,有数十人每日值班,一起以基督教为更新太原威权文化的一个武器。

这两个办公室起到了极大的作用,目前是作为山西,甚至整个中国最大的竖向的基督教团队式治理结构存在。但是,去年,这一切在太原当局眼中开始视为不能容忍。于是,去年,筹办书店的李文习和任拉成以销售基督教书籍为名,分别获罪2年和5年。这在整个人类文明史上,也是一个极大的耻辱。

一审判决后,任拉成的代理律师张凯去了北美做访问学者,故二审的代理律师更换为夏筠律师,我是作为他的神学顾问出现在这个教案之中。当我第一次来到太原的时候,接待我的太原总会的工作人员在车上就告诉我,山西自从李鹏之子来做省长之后,人权状态开始恶化,对宗教的迫害开始加剧。目前,太原开始了新一轮的拆迁,当局视之为城市的改造,但是在改造过程中,发生了太多的不公平的事情,对此,太原当局却置之不理。李鹏是前中共总理,六四的镇压者。后者是其儿子,中国太子党之一员。

到太原后,开始了解这里的政治生态和民生问题,发现和其他地方都一样,因为长期缺乏对共产党的监督,一直是一党独裁,宪法所规定和选举制度几乎等同于虚设。而不同的地方在于,太原当地的观察家认为,太原在中国一直和整体的政局不合拍,一直相当于威权自治,中央的政策难以进入此地,换句话说,这里是土皇帝管理。李鹏之子李小鹏目前在此作为自治的土皇帝。而地方和中央的关系一直是中国政治局面的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一旦地方远离整体的政治布局后,其社会控制会更加严密。事实上,太原正是如此。

基督徒著名领袖任拉成所创建的太原总会,目前在太原属地的多个大学开展基督教宣教工作,而且成绩很突出。尽管太原多所学校明确采用古老中国所使用的连坐的方式严格限制大学生的宗教信仰自由,但是也是难以阻挡在人心维危的太原社会,青年学生的寻找自由的道路。我所听到的一个太原总会的牧师告诉我,只要一个在太原念书的大学生信仰基督教,整个班级的评选优秀班级的资格就会取消,而且整个班级所有学生,都自动丧失奖学金获取资格。太原当局就是使用这种制作学生对立的方式限制自由和真理的传播。但是,因着中共自己也不能提出更好的社会问题解决方案,所以,青年学生还是坚持着学习西方宪政,学习基督教政治文明。

在今年年初,美国对华援助协会的伙伴机构中国基督教记者协会对此事进行了涉入和跟进,当时邀请太原大学生基督教总会的两名准牧师去北京做一档节目,但是当他们起身去北京的时候,其所乘坐的汽车,被前后总共20多辆不明身份的黑色汽车所跟踪。他们几次想快速进入河北境内,以此进入北京,这时,其所在的高速公路被封锁长达十个小时。经此恫吓,当我们再次来太原的时候,总会的另外一名叫做虎子的领袖提出,在​​制作访谈节目的时候,是否能只拍摄后脑勺,而不露出真的面目,以防中共秋后算账,听到这里,所有在场的我们都流下了眼泪。我们深深知道,威权对人心的摧残是何等的可怕。

晚上,我们一起商讨如何营救任拉成的时候,遭遇了“查水表”,在中国国内,国宝经常以入户查水表为名,对人权活动人士进行所谓侦查。于是,我们快速的离开了总会办公室。

到目前为止,这个教案还没有结束,二审的辩护词已经上交,在上交辩护词的时候,我询问太原法院当局是否可以拍摄法院门口的照片,得到的答复和我想像中一样,就是不可以。我心中久久难以平静,一个国家的公权力机关竟然不允许老白姓拍摄。

在二审最终判决没有下来之前,我们所做的工作一直是吁请国际社会介入,关注并跟进,我认为,在习近平初执政的时期,这个教案,能反映中国以后的走向。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