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横河:调查《走出马三家》——谁在撒谎

纽约时间: 2013-04-27 12:56 AM 
【新唐人2013年4月27日讯】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这几天全世界似乎都非常不平静,美国波士顿马拉松赛爆炸,以及后来嫌犯被迅速的识别抓补,最后是以一死一伤被捕暂时告一个段落,美国德州维科的化肥厂爆炸,尽管当局还没有发现有人为破坏的证据,但是它的爆炸地点和时间还是很诡异的,维科联邦政府攻击大卫教,正好是二十周年在同一个城市,另外世界各地连续出现地震以后,中国的四川雅安发生七级地震,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在这里对发生地震地区的灾民也表示问候。
广告

不过今天我觉得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另外一个,也是在中国引起很大的争议,而且在国际上也是轰动的话题,而我们这个节目是没有讨论过的,就是关于马三家劳教所的内容。首先我们从最近的新进展谈起。走出马三家是《财经》旗下的视觉杂志发表的一篇报导,他们采访了从马三家出来的,曾经被关押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一些妇女,这些妇女讲述了他们在马三家劳教所里痛苦的经历,和遭受酷刑的情况。

这个报告出来以后,辽宁省很快的就组织了一个调查组,前几天调查组的报告就出笼了。这里我们就要谈一下,首先是为什么当时要组织调查团,组织调查组的原因当然就是因为视觉杂志这篇文章《走出马三家》,引起了轰动,很多人就提出来说,这个马三家原来在这之前,人们所说的马三家的种种酷刑都是存在的,总算有一次中国的媒体把它给讲出来了。马三家是座落在辽宁省沈阳市的,所以它就组织了个调查团,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调查团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它的结论是什么呢?就是所谓调查结果表明,《走出马三家》一文存在严重失实的问题。

具体怎么说呢,他说了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酷刑的问题,他说文中所谓体罚、虐待劳教人员问题均为不实之词,就说他不承认在马三家存在的任何体罚和虐待。第二个是文中所谓〝刘某怀孕仍被收容〞问题,他说是系凭空捏造,也就是说他不承认在收容的过程当中,有人怀孕了不符合收容条件,不符合接收到劳教所的条件,他也接收了,他不承认这点。最后他说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是在保障劳教人员合法权益,包括伙食、医疗、劳动时间、付劳动报酬等等,都达到了司法部的规定,说是不存在违规问题。

也就是说他是把在《走出马三家》里面提出来的所有的暴露出来的那些罪恶,他一概不承认。他说达到司法部的规定,那我们只能认为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司法部确实有一个还算合理的规定,只是他不承认他违反了规定,他一概赖掉,再一个就是司法部的规定本身就是违反最最基本的人权的,就包括什么伙食、医疗、劳动时间、报酬,司法部的规定本身就是和这些从马三家出来的妇女们她们所指控的是符合的,它符合司法部的规定,但是司法部的规定本身就大规模的侵犯了人权,只有这两种可能性。

我们就假设司法部有一个还能讲得过去的规定,就是马三家自己没有遵守这个规定,而《走出马三家》这个报导是揭露了马三家劳教所没有遵守规定,我们假设这样,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我们第一个讨论的是《走出马三家》的报导可信,还是调查组的结论可信。首先我们看一下调查组,调查组的组成是什么性质的,它属于自查,自己调查自己,官方当时宣布成立调查组是怎么描述的呢?他说辽宁省高度关注迅速成立了由省司法厅、省劳教局和驻地检察机关组成的调查组,他还邀请有些媒体、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

具体谁是调查组成员,他没有公开说,但是网上披露了一个文件,这个文件叫什么呢?叫调查工作实施方案,在这个文件里面就明确说明调查组的组长是辽宁省司法厅厅长张凡,副组长是司法厅巡视员崔可兵,还有一个副组长是辽宁省劳教局局长张超英,这就和官方所宣布的调查组的主要组成成分是一致的,所以我们现在只能讲这个调查工作方案所披露的消息是真实的。

我们就来看一下,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它的全名叫作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它是属于省属劳教所,就是说在编制上中国劳教所有两类,一类是省属的,一类是市属的,有些劳教所归市劳教局管,它是省属劳教所,所以它的直接的顶头上司就是省司法厅的劳教局和省司法厅,司法厅下属有两个局,一个是劳教局,一个是监狱局,这都归司法厅管,这个劳教局的局长张超英就是原来马三家教养院的院长。

我们现在再看《走出马三家》这篇文章所指控的这些罪行,就是那些对妇女实施的酷刑,在任何一个国家对于实施酷刑的人,都可以作为非常严重的刑事指控,就是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话,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由政府来指控他的,它是属于刑事指控,如果说有刑事指控的话,张超英就应该是被告之一,而他的上司司法厅和司法厅的厅长就是责任者,或者是共犯。现在等于就是说如果这是一个刑事控告案的话,就是说把调查的这个任务交给了被告,就是被告你自己去调查你自己,这个作法至少是不符合中国的现实法律,甚至也不符合中共党内的自己的家规,就是纪律检查规定也不容许一个被指控的人去调查自己。

当然它也许符合中共的潜规则,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被告来说,或者是被告的直接上司来说,在中国也应该实行最最起码的回避,这在中国也有相应的规定的。这是指被告方,因为报导提出来的问题实际上是有两方,一方是被关押的,被酷刑的那些妇女们,另外一方是酷刑的实施一方,也就是说是马三家劳教所这一方。我们现在就来看这双方在这件事情上,谁更有可能说真话,谁更有可能说假话。

我们就要看一下动机的问题,就是酷刑的实施者,也就是马三家劳教所这一方是被告方,他们同时又是调查的这一方,甚至是仲裁的这一方,既然调查的这一方就是被告,显然它有非常明显的欺骗撒谎的动机;而受害者这一方,也就是原告这一方,如果这是一个法庭诉讼的话,她们是不同的个体,她们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有不同的社会背景,曾经有过不同的职业,她们的经历完全不一样,她们唯一的共同的地方就是都曾经被关押在马三家,都曾经遭受酷刑。

她们的唯一诉求就是要把马三家里面发生的真实的事情讲给大家听,而这些故事没有亲身经历,自己是讲不出来的,没有亲身经历不可能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讲出同样的故事来。再一个来说,她们没有动机去撒谎,因此在这点上,《走出马三家》的这些讲故事的受害者们,她们更可能讲真话。

再一个问题就是说真话和说假话的前科,绝大部分受害者、现在爆料的受害者,她们是没有前科,她们往往是上访者,就是说她们的家庭被拆迁了,或者是她们跟当地的官员有了矛盾了,因此她们去上访然后被关押起来了,所以她们没有这种撒谎的前科。

而作为辽宁省当局,作为中共一个组织的部门,从中共建政以来一直到现在,它们有无数次造谣、撒谎、陷害好人的前科,它们实际上是没有讲真话的前科的,就是说在中共的统治的历史上,它们没有讲真话的纪录,问题就在这里。所以就从历史上来看的话,马三家劳教所这一方,或者说是辽宁省司法厅这一方的话也是没有办法相信的。

再看一个就是调查方法,他们公布的调查方法是什么呢?是查阅有关档案,那档案是什么呢?档案就是马三家自己的,或者是司法厅自己的档案嘛;调查干警,干警是什么人呢?干警就是《走出马三家》那些受害者所指控的直接实行酷刑的实施者们,所以调查的就是凶手,就是被指控的对象;还调查了劳教人员,劳教人员在他们的手里面,你要说实话就大刑伺候,就要遭受同样的酷刑,所以谁敢讲真话呢?还有什么呢?解教人员,大家可能不知道马三家最臭名昭着的一招就是一个制度,叫作解教人员随访制度,就是只要你在马三家劳教过,他随时随地可以去找到当地去找到你,找到当地政府,如果说他认为对你不满意,随时把她抓回去,抓回去随时酷刑,所以解教人员还在他们手里。这样的话这个调查方法本身就是有严重问题的。

好,下面我们还看,就这个调查报告当中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归罪于法轮功。《走出马三家》这个报告大家知道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它实际上是过滤了法轮功的内容,或者是过滤了法轮功的名字,但是他仍然在提到老虎凳和死人床的时候,说出来了老虎凳是专为特殊群体设计的,后来运用于普教,所以他是费尽心机披露了部分真相,这在中国今天的条件下是难能可贵的。

而调查报告却专门用了一段来指控法轮功。这说明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马三家劳教所的主要作用就是迫害法轮功,这点是没有人拉它舌头,它自己承认的。第二个就是通过指控《走出马三家》这篇文章,说这篇文章用了法轮功揭露马三家罪恶的那些说法,它这么说就带有政治恐吓和威胁的意思,它也就是说什么呢?说马三家的这种罪行、所作所为在中共这个罪恶的系统当中,在政治上是正确的,它在用这种方式警告受害者、爆料者和记者媒体,就是说如果你们再不住口,再不封口的话,就要像对待法轮功那样对待你们。

同时它也警告党内可能出现的支持揭露马三家罪恶的那部分人,如果有这部份人的话,就是说警告他们不要走到的党的对立面上去了,这是共产党的政策,这是共产党的系统,在党内是政治正确的。这种威胁的背景实际上就是承认了,事实上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残酷性和非法性,中国的法治建设就是通过迫害法轮功这个政治运动彻底摧毁掉的,就是当一个群体不受法律保护,打击这个群体再过份,都不受法律制裁的,反而会立功授奖提升,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中国的整个法治就被彻底摧毁了。你像张超英那样的,张超英就是因为迫害法轮功,而被从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提拔到省劳教局去当局长的。

那么下面我们再看一下,马三家教养院、劳教制度和法轮功,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关系?首先我们看一下马三家劳教所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马三家成立于1956年,劳教制度正式实行是1957年,它的时间比正式开始劳教制度还要早了一年,也就说它是最早的劳教所之一,但是这并不是它的特点,它的最主要的特点是在1999年10月29日成立了女二所,任命苏境为所长,专门收女性法轮功学员,就这个女二所专门收女性法轮功学员。

到了2001年的时候,辽宁省委省政府成立了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把它挂牌在女二所,什么叫思想教育学校?就是在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一个最特征性的东西,就是洗脑,专门用于洗脑转化的这个地方叫作思想教育学校,把它挂牌挂在女二所,到了2006年这个女二所和女一所合并了,就叫女子劳教所,同时还是挂思想教育学校的牌子,这正如辽宁省调查组自己承认的,也就是说马三家劳教所就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场所。

它和劳教制度之间有什么关系呢?它是一个劳教所,但是它不是一个普通的劳教所,因为它当时成立女二所就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用的,而其他地方的劳教所没有这么一个专职的机构,它有,也没有这样子成立一个专职迫害法轮功,而且不仅是在辽宁省,全国各地特别坚定的,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转到那里去,因此它不是一个地方性的政策决定的。

那么就要谈到它是中共的一个点,中共中央的一个点。根据追查国际最新的一个调查报告,谈到了它是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的一个点,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是什么级别的呢?是政治局常委这个级别的,第一任组长就是李岚清,当时是政治局常委,后来的组长分别是罗干和周永康,都是常委级别的,同时它又是中央610办公室的点,也是中组部的点,中组部曾经要求全国的党组织都要学习马三家教养院,同时它又是司法部的典型,也就是说支持它的,指挥它的,控制它的,都是中央这个级别的,有党的,有政府的。

当然它一旦成为中央的典型以后,它在省级市级就会变本加厉的去吹捧和支持它,就像辽宁省就会去支持它,沈阳市也会去支持它,是一样的道理。上面我们所提到的所有的这些中央部门,它们都曾经不遗余力的推广马三家教养院的经验,这就是马三家和劳教制度的关系。

对于酷刑和洗脑的描述,外界在这之前最多最详细的就是关于马三家教养院了,在法轮大法的明慧网上有八千多篇文章,专门讲马三家的迫害,但是我们又注意到在各地的劳教所迫害的情况都是类似的,就是在对酷刑的描述上也是大同小异的,你像老虎凳、死人床、上大挂、电棍电击、撑刑、性虐待等等。

如果说随机的让各个劳教所自行其事,那么它们对酷刑的使用和受过酷刑人的描述差异应该很大,但是这里看到全国的都很类似,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某一个地方最先使用,当然这个地方可以是自己发明的,也可以是有人训练的,然后向全国推广。

从追查国际的报告来看的话,在2000年11月份的时候,就有个内部文件,说是有25个省市,31批5百多人次到马三家教养院参观考察,这是2000年11月。要考虑到第一次全国性的推广马三家的所谓经验的,公开的说的话,是一个司法部教育转化工作经验交流暨表彰会,这个会是在2000年8月底召开的,也就是说8月底召开一个全国性的推广经验的会议,到11月不到3个月的时间,已经有这么多人去参观学习过了,也就是说这是一种以中央的方式向全国的推广。

大家知道在中国参观学习就是推广它的经验。沈阳市原司法局局长韩广生先生他也介绍过,就说辽宁省自己也组织过本省的监狱劳教系统到马三家去学习,学习什么呢?学习转化经验。他自己没有去,他的副局长去了回来以后就说马三家的经验就是用电击棍电。电击棍电就是酷刑,大家去学就是学酷刑怎么用的。这才能够使全国各个劳教所使用的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一种类型的酷刑。

劳教是中共一个法外惩治系统,它的罪恶是从1956年开始,正式的是从57年开始,一直延续到今天。尤其在迫害法轮功当中就成为了江泽民集团最称手的工具。而马三家它既是劳教系统的一部份,就说它带有中共劳教系统的原罪,但是它又更代表了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因此揭露马三家的罪恶就是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就是马三家劳教所和劳教系统之间的关系。

最后我们再来看一下什么是马三家经验。究竟什么是马三家经验?这个调查组做的报告说得非常清楚,就是教育转化,外界叫得最多的就是洗脑,教育转化就是洗脑。这是和普教以及上访者不同的地方,也是设计出各种酷刑的根本原因。你看《走出马三家》这篇文章说明〝老虎凳〞就是为法轮功设计的,后来扩大到应用到上访者。

这就说明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转化是对信仰的迫害。这正好说明法轮功学员没有违法,就是因为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而被迫害的,如果说他们是违法了,那么依法处理就是了,为什么要转化呢?转化就是对良心的迫害,所以正好说明了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马三家是属于良心犯的。

第二就是为了完成转化指标。我们刚才讲了转化就是对信仰的迫害,那么为了完成转化指标,酷刑就必不可少的。从这一点上来看,一般的犯罪份子,像吸毒、偷窃,他们是最服从管教的;而上访者居中,就是说他们不服气;而信仰者是最不屈服的。中共它不管是理论工作者,还是宗教学者,还是政治学者,都没有可能去转化法轮功学员。

像马列主义翻译局衣俊卿局长就是个典型例子。我在海外曾经遇到过来自大陆的,专门研究给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理论的教授、博士、导师,都是没有思想、没有理论的人。什么叫转化?转化就是用一种思想理论来取代他脑子里的另外一种,在这里就是说用一种什么东西来置换法轮功的教导,这就是转化,因为转化你要转成另外一种东西。

问题是中共自己都没有思想,研究中共理论的都是脑袋有问题的,像这个衣俊卿就是个典型。那怎么可能你什么都没有,空的,你可以置换出别人的东西来?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就是在海外没有看到过一个中共的专家学者能够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的。

在国内中共自己也承认转化一直是失败的。当时,和马三家一起受到中央组织部表彰的另外一个部门就是北京市劳教局党委。当时介绍劳教局党委的时候,怎么介绍呢?说转化工作当时在北京遇到很大的困难,后来是首先在劳教所的大墙内最先突破,所以干警们就找到了一条路。

当时北京办了几百个转化学习班,请了各种专家教授都无能为力。那些基本上是理论盲,甚至是文盲的劳教所干警,他们怎么能够完成那些专家教授都完成不了的事情呢?以前有种说法叫作〝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秀才遇到兵不是因为打不过兵,而是因为兵比秀才更能讲道理,这就是中共解释为什么能够在劳教所里面完成转化的。

后来还请了这些干警们能给各个区县的官员上课指导,这是一个典型的,在中国大陆,在中共的系统里面用肌肉指挥大脑的一个例子。这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在劳教所里面实施了酷刑。《华盛顿邮报》曾经有过一篇报导就讲到中共对待法轮功的策略的时候,说到就是三点:高压宣传、暴力和洗脑,三者结合缺一不可。这是中共一个高级官员对《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讲的。

不用酷刑它不可能实现对任何人的转化,特别是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转化。转化的目标是什么呢?从公开推广的马三家的转化标准,它有五条,简单的说就什么呢?放弃信仰,写悔过书,把法轮功的书籍和材料上交,然后要公开揭批,最后说要帮助转化其他的人。这是它公开的转化五条标准。

但实际上只有一个,就是转化成那些执行转化者那样的坑蒙拐骗、无恶不做的行尸走肉。连警察都这么说,说什么时候你开始骂人、打人了就是转化了。这有个典型案例,北京市劳教局党委书记兼局长周凯东,就是当时在北京劳教系统说他首创了洗脑转化的方法的,他后来因为受贿被判刑10年。也就是说就是要让这样的人,把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强迫的转化成这种最终被受贿判刑的这种罪犯。最近也揭露出来了,就是辽宁省劳教局局长张超英本人就是腐败糜烂,他也证明了这点。这就是转化。

最简单的用一句话说马三家的经验是什么?就是转化是目的,酷刑是手段。马三家已经是中国上访民众和普通民众痛苦和受难的象征了,同时它也把法轮功问题再一次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无论你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回避这个问题,事实都在那里,而且都会影响,已经影响到了我们每一个人,因此如何对待这件事情,实际上是又一次摆在我们每一个人面前的一个选择。好,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希望之声》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