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美國中期選舉結果 如何影響川普施政?

紐約時間: 2018-11-08 12:2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1月08日訊】【熱點互動】(1835)美國中期選舉結果 如何影響川普施政
廣告

備受矚目的美國中期選舉塵埃落定,民主黨重掌眾議院,而共和黨參議院的優勢增加。民主黨稱這樣的結果是對總統權力的制衡;而川普(特朗普)則稱這是共和黨的重大勝利。而媒體則多認為,這樣的結果顯示美國民意的分裂加深,同時為川普下兩年的施政增加了挑戰。那麼如何解讀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這對川普在今後兩年在國際和國內的施政又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11月7日星期三。備受矚目的美國中期選舉塵埃落定,民主黨重掌眾議院,而共和黨在參議院的優勢增加。民主黨稱這樣的結果是對總統權力的制衡;而川普(特朗普)則稱這是共和黨的重大勝利。而媒體則多認為,這樣的結果顯示美國民意的分裂加深,同時為川普下兩年的施政增加了挑戰。

如何解讀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對川普今後兩年在國際和國內的施政又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一齊探討這一次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横河先生,二位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好。

横河: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我們先看一看川普今天早些時候在白宮記者招待會的講話片段。

川普認為在參院取得的勝利更為重要,打破了過去兩黨席次接近的僵局。

美國總統川普:「我認為選舉結果接近完勝。從未來的協商角度來看,從達成協議的角度看。如果我們所占的多數只多出1、2票,反而容易陷入僵局。我確信,可以和民主黨很好的合作,可以提出很多好的提案,獲得兩黨通過。」

中期選舉前,川普曾參加44場助選集會。他自豪地說,自己為之站台的11位參議員有9位獲勝。

川普特別提到佛州、俄亥俄州和奧巴馬前去助選的喬治亞州,選情極為激烈,但是共和黨最終贏得了參議員和州長的席位。

儘管如此,川普希望兩黨合作,民主黨如果有意杯葛議題,川普說,兩年時間會很快消耗過去,他們現在是眾議院多數黨,所以我就可以怪到他們頭上。

川普也希望在貿易問題上和中國達成協議。

美國總統川普:「很快會有數十億美元流入我們的國庫,那是中國繳納的關稅。如果你問頂尖的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他說他從未見過這樣的事。還有誰沒見過呢?中國也沒見過。我會盡力和中國達成協議。因為我希望和習主席保持好的關係,和中國保持好的關係。」

主持人:觀眾朋友,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和我們互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訊或者在YouTube觀看直播,或者通過電話和我們談一談您對這一次中期選舉的看法。

横河先生,我想先問問您,我們看到現在的局面是眾議院被民主黨重新奪回,參議院共和黨的優勢應該是在增加,當然還有幾個席位還沒有出來。雙方現在都宣稱這是自己的勝利。您如何解讀中期選舉的結果?

横河:我想這一次的中期選舉從任何角度來看,我來美國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看到過選民這麼投入中期選舉,中期選舉一般不聲不響就過去了,這一次的中期選舉帶有川普總統本人的色彩非常濃厚。有兩個角度,一是從選民的角度,相當多的人去投票,不管是支持的、反對的、投哪一黨的,目標都是川普總統,這一點的比例相當高,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川普總統投入支持他中意的候選人,選舉造勢的過程他非常投入,以前很少看到總統這麼投入的,最後一天他是一天跑三場。在這種情況下,確實他背書的候選人當選的比例相當高,這也說明這一次競選他的個人色彩。

再一個,我感覺原來預測的「藍色浪潮」其實沒有出現。整體來說,我個人覺得不管怎麼評價,確實是選民在表達他們對川普總統過去兩年施政的表態。

主持人:您覺得這一次是誰的勝利呢?到底是民主黨的勝利,還是共和黨的勝利,還是川普的勝利?

横河:我覺得都有一點。從美國歷史來看,當選總統的第一任期間,眾議院的席位數不丟或者是增加的,前面只有兩次,到現在為止只有兩次;有人講三次,其實那一次不是第一任,是第二任,第二任不算。所以只有兩次是沒有丟的,我們不講參議院就講眾議院,眾議院的席位。

主持人:噢!眾議院的席位只有二次不丟。

横河:在第一任上丟掉最多的是六十多票。現在這種情況是很正常的現象,至少共和黨在這個問題上沒有特別大輸。當然民主黨也可以聲稱勝利,因為確實它的票數增加了,它從少數黨到眾議院變成多數黨,肯定可以算是勝利,只是從什麼角度來看。至於共和黨,我覺得川普總統聲稱勝利的理由要更充分一點。因為他本來就沒對眾議院保持多數席位抱多大的期望值。《華爾街日報》有一篇文章說:他最希望的是不要發生災難性的變化,如果他能避免災難性的變化,對他來說就是勝利了。

主持人:它所謂的「災難性的變化」是說參議院失去是嗎?

横河:我覺得還是眾議院失去太多,可能是這個問題,更不要說在州長和參議員的選舉上面其實還取得了一些進步。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應該是。

主持人:雙方都有斬獲。

横河:對,但是川普總統宣稱他的勝利比例我覺得稍微還高一些。

主持人:天笑博士,您怎麼樣看這樣的選舉結果?

李天笑:首先我覺得川普這一次為支持他的黨派競選取得了比較亮麗的成績單。這份成績單當然是參議院人數現在比原來保住的席次增加3席以上,多多少不知道,但是3席以上是相當不錯的。以後即使眾議院要通過川普認為不是特別合適的決議,參議院很容易就否定掉。

眾議院失去的席位也比預料低。

還有很重要的是川普到8個州進行十幾場的助選。

主持人:他總共有四十幾場,最後一週是去了11場。

李天笑:他把自己的成績單、這幾年為什麼做這些事情的理念,非常詳盡地反覆向美國民眾特別是共和黨基本營盤的人講得清清楚楚,這樣實際上起到最重要的作用,也為他2020年大選打下基礎。他利用助選身分很容易就取得民眾更加牢固的支持,很多人原來對他不是特別了解,現在比較了解了!這是一個主要的特點。共和黨,支持川普的這一黨派在議院裡面取得亮麗的成績。

第二,有一個意想不到的成果。競選之後,川普跟民主黨佩洛西(Nancy Pelosi)之間達成和解狀態,當天川普就跟她打了電話,佩洛西也表示接受,雙方進行了交談,交談內容談到一些非常具體的問題,比方關於美國的基本建設的問題;裡面是不是包括築牆的經費等我們不太清楚。一般來說,祝賀就是祝賀,不會談具體的問題;談到藥品價格降低的還有一些具體問題。說明雙方可能在今後具體項目上有合作的可能性。

另外,佩洛西現在遇到的問題是她能不能夠當議長,她的黨內有不同意見。川普第二天,今天早上寫了推特,推特裡面寫得非常清楚,他說:「南希‧佩洛西有理由被選為眾議院議長,如果她的黨內對她有不同的意見,票數不夠,我們共和黨給她幾票,這是她應該得到的巨大榮譽。」話說得很清楚,就是一種和解的姿態。

接著,佩洛西又在自己的競選演說中講到,首先她講到一個重點就是兩黨之間的合作,她強調兩黨之間現在的關係一是公開、一是透明、再是負責任,還有兩黨之間共同合作;她還強調當時跟布什總統、共和黨合作的愉快經歷;最後還提到里根。很明顯就是把川普下一任的執政跟布什、共和黨和里根連繫在一起。

我覺得像這樣的事情都說明一個新的趨勢,兩黨之間有合作的可能。換句話說,川普可能原來的議案以黨派性質劃分,共和黨支持共和黨、民主黨就是反對;現在可能要把共和黨、民主黨這兩派的基礎放在一起,把界限去掉。這是一個新的跡象。

主持人:好的,等一下我們可以繼續談探討接下來會怎麼樣合作。說到選舉結果,還是想再問一下二位。橫河先生,您怎麼看這一次民主黨拿下眾議院、共和黨拿下參議院,是什麼原因、什麼因素造成各自的結果?

橫河:拿下眾議院,剛才講了,美國當任總統的第一任的中期選舉一般都低調。「低調」從個體投票者來說很難說,但是從參議員的選舉可以看出來,這些投票人很可能在州一級、大的平均數裡面他支持共和黨候選人,但是在他自己的選區很可能投的是民主黨候選人,他不一定是投同一人。是這種情況,其原因很可能是美國選民傳統上的平衡因素。

川普總統本身是一位強勢總統,本來就是強勢總統,如果他的黨又控制了參議院和眾議院,美國選民有相當一部分人有這種擔憂,是不是權力太集中了?!我想,早年安排中期選舉放在兩年的時間可能就是這個目的,讓選民在總統任職中間兩年的時間,有一個機會來表達他們對總統任期之間表現的評判,用這種方式來進行一種權力制約。我想這是一個主要原因。

另外一個原因,相比較而言就是剛才我講的,參議員和州長的選舉相當於州一級的普選,是直接選票;跟總統大選不一樣,總統是選舉人票。州裡面有民主黨支持者集中的地方也有共和黨支持者集中的地方,制度就是這樣定的,如果大家選的話,最終選出來就有總統選舉同樣的問題在,不一定代表普選的民意。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在州一級,有絕對數量的選民支持川普,至少對於川普前兩年的政績持肯定態度。

主持人:州和參議院都是這樣?

橫河:不是,參議員是州一級選出來的。因為只選兩個,所以不可能說我這50萬人的一個選區選一個參議員,不是這樣的;是全州的票統算,就像州普選。州普選就表示在這個州裡面所有有投票權的選民對川普前兩年執政的評價,所以這和眾議院的選舉結果是不一樣的,更接近於比較真實的情況、真實的選民的民意。

主持人:所以您認為,這樣的選舉結果,特別是參議院的選舉結果反映民眾對於川普執政的肯定。

橫河:對,對他的肯定。在眾議院就牽涉到權力制衡的問題和地區性的劃分合不合理的問題;美國爭論很大的其中之一就是選區劃分的問題,就體現在這上面了。

李天笑:我覺得就眾議院來看,川普本人對此作了相對比較客觀的分析。他說,從歷史上各個中期選舉情況來看,這一次眾議院共和黨人大批退休,這種情況比較特殊;退休以後是不是有人接上去,這個人在本地跟其他民主黨人之間的情況相比較是不是強有力?這是一個問題。

再有一個,從資金來看,他說,共和黨的眾議員得到很多資助。

主持人:您是說民主黨?

李天笑:對,民主黨,民主黨得到了很多資助。這是第二。

第三點他說,目前美國的媒體、特別是主流媒體還在報導一些負面的消息,對共和黨報一些負面消息或者是不報;對民主黨報得比較多,使得民眾對共和黨參選人或者對民主黨參選人都各自有一些不合他們本人性格的想像。

主持人:好感和壞感,會受影響。

李天笑:那麼我在想,其實選民這方面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當然,從川普執政到現在,實際上是減了稅,而且經濟上也搞得很好,失業率也很低。但是美國選民長期以來受社會主義的思想,特別是戰後幾十年以來,都是在左派思想的引導下,對他們思想的影響、侵蝕是比較大的。所以雖然在經濟上他們撈到好處了,但是在很多觀念上很難改變過來。

再有一個,特別是在郊區的比較有錢的白人包括我認識的那些教授,他們都是這個想法。

主持人:都是什麼樣的觀念?

李天笑:都是社會主義左派思想,非常根深蒂固。

主持人:譬如說高福利或者……

李天笑:或者說他們堅持就是要把富人的錢通過分配的方式而不是通過增加生產的方式來分給窮人,他們也認為,在目前的情況下,川普的這些成就有一些地方可能是得罪或者觸犯了一些人具體的利益,除了思想之外還觸犯他們的利益。比方在移民問題上,移民是有家庭性的,有的人把自己的親戚弄過來,現在川普說不能夠這麼做,這些人可能就有反感,比如領糧食券或者其它方面的社會福利也查得很嚴,可能很多人也有些想法。一是具體的利益,再是根深蒂固的左派社會主義思想,這兩點對選民影響也有一定因素。

主持人:好的,我們等一下還要談論這個問題。橫河先生,參議院的選舉,我看共和黨自己都說,也有媒體分析,共和黨的勝利和卡瓦諾大法官任命風波有關,您認為是不是這樣的情況反而刺激了人們去投共和黨參議員的票?

橫河: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因為在所有的立法當中,是兩黨都需要通過同樣的法案才能夠成為法律的。參議院和眾議院的分工,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大法官的任命不需要通過眾議院;彈劾程序還要通過眾議院。眾議院和參議院擔任不同角色,但是在大法官的任命上不需要眾議院;只需要參議院。也就是說,如果衡量參議院跟眾議院投票有不同的地方,可能它的獨立的、唯一的職責,大法官任命的通過就可能起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看了他們一些採訪,在投票之前採訪很多人,還不是少數人,很多人投票的時候,覺得他們投參議員考慮到的是,對大法官卡瓦諾任命的時候受到一些不公的待遇大家很不滿意,所以在投票當中肯定會體現出來。因為這也是唯一可以在程序上和眾議院的職責分開來的這麼一個特點。

主持人:是,我看到媒體報導,多位反對卡瓦諾的民主黨議員,參議員落選;唯一一位支持的就是曼欽,他是當選、連任。我們現在很快接一下線上觀眾的電話,一位是紐約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紐約陳先生:好,大家好!我想指出來一點,我來美國四十多年,這次期中選舉是投票最踴躍的一次我看到,而且我不同意你們專家的觀點,選民受到什麼影響。這次選舉說明了美國的選民是非常成熟的也很有智慧的。他們就是要把美國的權力進行平衡,能夠制衡,不能讓一黨獨大。

主持人:接下來我們再進一步探討下面的趨勢。剛才天笑博士也談到,現在這樣的局勢很多人認為會給川普的下一步施政增加挑戰,因為畢竟眾議院是民主黨掌控,所以要通過任何立法的可能性變得非常小。在這樣的局面下,您怎麼看對國內的影響?

李天笑:通過某些立法川普總統會遇到阻力,或者來自民主黨方面對他的指責會大一些,這是肯定的。但是我開始時也講過,這一次出現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民主黨現在開始跟共和黨要合作。這表示著什麼呢?原來的立法可能是黨派分野比較清晰,現在可能是兩黨共同的基礎就比較牢固,這是一種可能。另外我覺得,在國內,參議院也起到重要作用,它可以否決,如果法案是直接針對川普的執政方針比如回歸傳統價值觀等,共和黨在參議院的票數是絕對的,完全可以否認。

另外民主黨也在傳說什麼要彈劾,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為什麼?現在從形勢上講,參議院它占到了絕對的多數,需2/3的票數,肯定是不會來支持彈劾的,從形勢上來講是不可能;從內容上講,如果彈劾,要有違害國家的重大罪行比如通敵、投降、叛變、受賄、明顯違反憲法等,是不是川普有這種事情?我看一件也沒有。所以從內容上講也是不可能的。而且還有一點,很可能會反而增加川普本人的聲望。我們看到參議院的議長麥康諾(Mitch McConnell)也舉例,他當初對克林頓進行彈劾,但是後來他說沒有成功。他反過來用這件事情證明彈劾總統很可能不太容易成功,現在的情況更比當初又有不同!這是國內的情況。

主持人:國際我們等一下再講。我想也問一下橫河先生,這樣的結果是不是會造成僵局,導致基本上沒有辦法通過某些立法;另外,兩黨在哪些方面有可能得到一些妥協或者一致、在哪些方面是完全沒有辦法向前推進?

橫河:在立法方面可以妥協的地方還是很多;真正兩黨完全不能夠達成妥協的還是不多。而且特別現在有個條件,原來參眾兩院加上總統都站在一邊,這種情況下,民主黨就類似於真正的在野黨,它的職責就是制約執政黨,就是挑戰。因為它覺得共和黨已經占多數。現在民主黨一旦成為眾議院的多數黨,它就要承擔多數黨的責任,不能夠就是為了阻止提案的通過,這時候反而妥協的機會就多了。

所以我覺得不管是川普總統也好,還是南希‧佩洛西也好,其實他們考慮到一個非常實質性的問題,這時候反而雙方妥協的機會要增加,而不是減少。當然在有些議題上比如移民問題、健保問題可能遇到的障礙會大很多,就更難通過。但是在另外一些議題上,比如基礎建設甚至藥品降價,還有很多在我們看來意識型態或者是黨派紛爭不那麼嚴重的地方來合作、達到妥協,通過法案的機會可能反而倒是增加了,而不是減少了。所以我並不認為在眾議院的提案上一定都是負面的,肯定有合作的機會和空間。

主持人:您認為在減稅方面還有任何合作空間嗎?

橫河:我覺得減稅方面可能比較困難。因為減稅和加稅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根本分歧,這是屬於大政府的福利;高福利是來自於高稅收,所以減稅的問題很難達成。所以我講,有一些是非常難達成協議的就更難通過,但不是所有的都牽涉到某一黨最基本的原則的情況下,達成妥協的機會就可能多很多。

主持人:好的,我們很快接一下觀眾的電話,剛才這位加州的張女士又回來了。張女士您在嗎?

加州張女士:現在眾議院由民主黨掌控。現在我想知道的是,眾議院具體有哪些實際的生殺大權,比方說,它可以啟動彈劾總統;但是也不容易,得參議院2/3通過才可以彈劾。那麼其它有哪些方面致命的所謂「權力」?廣泛的我想知道。

李天笑:我簡單講兩句。兩點,第一,眾議院有財政權,比如總統的預算甚至美國聯邦機構的運作,整個經費操縱在眾議院手上;另外,如果美國跟外國開戰,也要眾議院批准。

主持人:另外還有兩位觀眾在線上,我們很快再接一下觀眾電話。一位是加拿大的曲先生,曲先生您好。

加拿大曲先生:你好,我簡單的談三點。第一點,我不同意李博士說的,用「社會主義」這頂帽子已經很臭了、很不好聽,把帽子扔到民主黨的頭上;民主黨的一些理念也有對的地方。

主持人:你要是有三點,能不能麻煩您簡短的把三點很快說出來?對不起,時間問題。

加拿大曲先生:川普這位教徒是有問題的。基督教很大一個特點就是要有同情心,他卻對弱勢的團體……難民、移民問題很複雜,不能沒有領導能力讓個人自己來一套。

第三點,我聽了汗毛都豎起來,我們關心中國前途的人,他說要跟習近平交易(Make a deal),他要做什麼樣的交易呀?!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曲先生。我們再接一位加拿大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請簡短發言。

加拿大張先生:我對川普那一黨表示衷心祝賀。為什麼呢?中共紅色共產惡魔過去30年來利用整個西方從政府到民間徹底绥靖主義化的大環境,進行大擴張。中共全方位、無孔不入乃至隨心所欲、偷偷摸摸地滲透,披著合法外衣公開入侵、大擴張;在整個西方,只有川普總統立下了最大的歷史性功勞。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因為我們時間有限,歡迎觀眾朋友們以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發言。下面我們談一下這個問題,橫河先生,因為剛才二位都談到跟中共的關係。中期選舉之後,很多人都在關注,會不會影響中美貿易戰甚至美國對中共的戰略。因為現在似乎有一種戰略比較強硬的態度。會不會影響這一方面,您怎麼看?

橫河:如果基本問題不解決是沒什麼可談的。我一直認為在G20談的可能性很小;他們可以坐下來談,但是能談出成果的可能性非常小。我們從一些跡象可以表明,習近平前幾天在「進博會」上講話,其中許諾未來15年30萬億美元的商品進口。實際上還是訂單的問題;人家說的是要符合市場經濟國家的條件,不是說你買多少東西,這不是關鍵問題,所以退讓的可能性其實相當小。

有人說是善意,但是我現在看普遍的媒體對釋放的所謂「善意」並不看好,認為以前也老這麼說的,包括加入WTO的時候也是這麼說。所以我並不認為現在有可談的。剛才曲先生談到「有什麼交易可談」。這個「交易」指的是貿易上的交易,並不是政治上的交易,我覺得非常清楚是貿易上的,他希望能談成,但是我個人覺得不會談成。另外一個,中期選舉對於他的影響應該是非常小的,因為對外包括貿易,對外基本上是總統、行政當局的權力,不需要國會通過。

主持人:國會對他沒有太大的掣肘作用!

橫河:國會可以把當事人招去質問,但是對行政命令頒布沒有什麼影響力。到現在為止,我們看所謂的貿易戰或者美國的貿易反擊,不管是加稅也好還是啟動什麼條款調查也好、還是制裁那些公司也好,都沒有經過參議院或者眾議院的批准;不需要。因為這就是他的行政權力。

所以我個人覺得不會有這個問題。即使是需要立法,我相信在這個問題上共和黨、民主黨是站在同一條線上。就像現在的佩洛西應該是我看到的美國國會當中,關注中國人權、抗議中共迫害人權時間最久的議員之一,因此長期以來她對中共的本質認識得相當清楚。

從整個民主黨來說,很多重量級人物實際上是在敦促川普總統要加強對中共的制裁包括關稅在內,因為中共的傷害是對整個美國,不是對哪一個人,所以這個情況我覺得對於中共這一方面來說,我不會覺得有大的變化。

李天笑:我覺得實際上有一點,為什麼把民主黨的思想跟社會主義合作、左派思想有聯繫,很簡單的道理,你去看西歐的福利社會,他們政黨所謂走的「改良主義」道路,就是跟「第二國際」當時的考茨基他們過來的,你再聯繫、仔細查一下文件,非常明顯。從福利角度、從分配角度,去把富人的錢通過分配的角度來發給窮人,這就是社會主義思想,毫無疑義,去看一下書就知道了。

另外,我覺得現在中期選舉的結果對中美貿易戰基本上不起作用,是行政當局的決定,跟兩院法案上沒關係;再就是,現在兩黨之間對中美貿易戰問題基本上有共識,共識在對於共產黨、共產主義邪惡都有認識、都很清楚,而且川普這一次是用普世價值來帶動整個美國的上升,由美國的上升再擴大到全世界,跟國際上取消多邊條約,用雙邊條約公平的方式來解決,包括中國,其它如日本、韓國、墨西哥、加拿大都包括在裡面,這是一種國際結構的改變,跟他用普世價值做事情,用這種方式推廣出去是有直接聯繫的。

所以在中國貿易問題上,我覺得G20峰會有人這麼講、有人那麼講,各種說法很多,但是從川普本身現在談話的語氣和他的方式,以及習近平主動要求,習近平當然是希望跟美國進行和談,這一點我說是有可能的,我們不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性;至少是有框架性的可能。你想想看好了,在G20會議上要達成具體談判成果跟本就不可能,你說坐下來談,兩個總統提出具體怎麼做?應該是框架性談下來以後底下人去做。

我覺得現在的情況下,美國對中國的施壓非常嚴厲,接下來如果談不成、沒有框架性的協議,馬上五千多億的關稅就要下來了,全部商品的關稅就要下來了,對原來2000億的關稅也要從10%上升到25%,對中國的經濟打擊非常大,特別是造成失業人口以後,整個產業鏈外向性的移動等等這些問題,一系列社會問題都會產生。

我想,對習近平來說壓力是非常大的,所以他現在要解決這個問題,他現在也在想解決這個問題,因此在這一次G20會議上我們暫且先不要做絕對的結論,來看看怎麼樣,會不會有成果。因為從這個角度來看也是,其實打貿易戰說到最根本,很多人都意味著幾棍子就要把中國經濟打垮,其實不是這樣,就是通過向習近平政權施壓,打擊中共整個體制,要他作結構性和體制上的改革,讓習近平逐漸通過貿易的壓力,讓他改制、變局,達到這個目的。所以最後一定是雙方之間要達成協議。

川普講過多次,很多人都沒聽到,他講過「最後一定是達成很好的協議」,而且他這一次講了,達成很好的協議前提必須是公平的,中國方面必須是有市場經濟做保障的,而且要有對結構和經濟改革做前提等等。

主持人:就是要做出根本的改變,要看北京有沒有這樣的意願去改變!

橫河:不是意願的問題;是能不能改變的問題。我還是比較悲觀,因為他不太會去再動根本的東西,有很多要求本身並不是想改變中國,這是肯定的,但這些要求要去接受的話,那就得改變中共的體制,這一點來說,要中共接受的可能性非常小。

李天笑:關鍵是把中共和習近平分開。現在很多人就把中共看成習近平,搞在一起了;川普都沒搞在一起,川普如果搞在一起的話,他為什麼跟習近平談呢?習近平代表中共,那他現在不是跟中共談了嗎?!其實這是最關鍵的問題,如果這個問題搞不清楚很多問題都搞不清楚了!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我問一下橫河先生。剛才天笑有談到,有觀眾提問有關社會主義思潮對於選民的影響。我們確實看到現在美國社會在重大問題上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而且觀點的差距似乎越來越大。橫河先生,您對這方面有什麼樣的觀察,您認為是什麼因素造成的呢?

橫河:講到社會主義因素,我個人不覺得把社會主義和民主黨是可以等同看待的,但是確實現在有一個趨勢,從兩年前的大選結束以後,共和黨和民主黨走了兩條不同的路,共和黨的建制派、基本盤開始和川普靠攏,基本上是結合在一起,從這一次大選也可以看出來,越來越堅持信仰、傳統;而民主黨發生了分裂,並不是團結在一起,而是有一部分人正在脫離建制派。以前雙方都是建制派占多數、極端占少數,但是現在有一部分快速地脫離民主黨的基本盤(建制派)而走向社會主義。

早期,民主黨在大選初選的時候,桑德斯(Bernie Sanders)就是社會主義者。在民主黨當中,直接全面採用社會主義思想的其實也是屬於少數偏左的這一部分,但是顯然這一部分力量開始在增加,增加的原因倒不一定是民主黨的主流往那個方向移,而是有很多新加入進來的包括一些女權主義者和年輕人,這些人加入進來以後壯大了那個盤的力量、那一部分的力量。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一次選舉確實有這個趨勢,民主黨本身處於重新大調整,三個部分調整,一部分是脫離,出來;一部分是保留原來的基本盤;還有一部分快速向社會主義那邊滑,三種不同的類型,現在他們還在重組階段,將來怎麼走還得看。

主持人:天笑博士,還有一兩句補充嗎?

李天笑:我覺得這兩黨的分野,在這一次選舉之後,可能不是像很多人講的是分裂越來越大,而是合作會越來越大。因為川普的普世價值實際上是帶動一切的,他現在是帶動上升,把民主黨也帶過來,是這麼一個關係。

主持人:傳統價值的上升。好的,非常感謝二位。因為節目時間有限,我們很抱歉今天只能談到這裡了,非常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8-11-08
我认为现在中共内部也是乱了营了,因为“天灭中共”这个过程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中共邪灵已经被消减的所剩不多,那么邪灵对中共党员的控制也相对弱了很多,所以中共官员中除了那些本身就是地狱小鬼转生的,和特别坏的人之外,良知尚存中共官员们就会用人的思维去思考,但是他们一时也想不清楚,大脑就象木头一样,不知该从哪方面去思考。习近平在进博会上的讲话都是矛盾的,一会讲五千年、一会大海、暴风骤雨的,确实作为一个五千年神传文化发源地,一个自称中华子孙的国领导人的文采是这种程度,对于习来说也是一个悲哀!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人教他们过!这方面和台湾的领导人根本就是连小学生都不如!
中共内部乱了营,除了小鬼和最坏的,想把激化中美矛盾,挑起人类纷急之外,大多数的官员都是走一步看一步,就想着怎么样能让自已和家族的损失最小!中共官员都没有爱国意识,都是把自已的身家性命放在第一位!就是这个私心让中共邪灵利用的得心应手!
新唐人網友 2018-11-08
如果习近平与他的团队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逼到那个份上了,那也不得不改!毕竟作为一个人来说,只要他还具有人的本性,人的元神还在他的身体里,那首先他的求生欲就是第一位的!
新唐人網友 2018-11-08
把富人的钱分给穷人的这种大锅饭的思想,我认为多半是从大陆过去的人带到美国去的,这其实是中共当时为了掠夺地主、资本家的财富、激发当时大陆民众的嫉妒心、不平心,激发人体中恶的因素,而用盎惑人心的歪理邪说。人与人不可能是绝对的平等,人本身就是一个高级生命体,并且到今天 已经经过多次的转世轮回,神根据人前几世做的好事与坏事,积的德的多少、造的业的多少,来安排这个人的下一生。所以人在世间是不可能是一样的!但大陆的人从小就是受的马克思的教育、中共邪党文化的教育,所以头脑中装的还是这些歪理,他们本性的一面反对中共,但是他们并没有认清中共的大锅饭其实是歪理邪说。而这些到美国去的,很多是六四之后为了避难去的;有的是讨厌中共而以留学考去的;这些人很多都在美国大学任教,对美国大学的影响是很大的!近年来江泽民当政时,江曾又有意的弄了很多中共特务去美国,利用这些美国人头脑中的这些错误观念,去搅乱美国社会!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