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陳思敏:無錫醫院「世界首例」肺移植的疑竇

紐約時間: 2018-09-04 04:31 PM 
央視網在9月1日的《新聞週刊》節目中,專訪了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話題是他在今年6月主刀完成的「世界首例肺動脈高壓產婦肺移植」。
廣告

這名為陳靜瑜添紀錄的病患,是42歲的重度肺動脈高壓患者吳夢,做過記者、出過書,更是知名論壇點擊率破千萬的網絡紅人。所以吳夢在今年8月中旬出院後,曾引發一波報導風潮和討論熱度,主要有兩大爭議。

其一是指,吳夢冒生命危險產子,並利用身份高調誤導,還以愛之名綁架醫生、綁架無錫醫療資源。因為吳夢不顧專業醫生勸阻執意懷孕,又利用自己的網紅身份,在網路上高調宣佈懷孕的消息,更表示手術如果成功,則是為同樣罹患肺動脈高壓的患者帶來希望。

其二是指,吳夢想為人母的願望或有投機心態,即有藉懷孕「治病」之嫌,這也就是不少網友質疑她:懷孕是為了迫使醫生做肺移植、搶肺源。因為先做移植手術,就不能自己懷孕,可是懷孕在先,再加上重病患者身份,就可以插隊獲得肺源。

據《新京報》報導,陳靜瑜對此一質疑是這樣澄清的:吳夢生產前,沒有任何人預料到她會走到肺移植這一步。

但據《每日人物》報導,吳夢曾拒絕轉往北京或上海大醫院就診的建議,而陳靜瑜的說法是:她(吳夢)一開始就知道最終免不了要做肺移植。又在這篇報導中,陳靜瑜還有這樣的表示,他在吳夢沒有懷孕之前,曾建議做器官移植,但吳夢堅決反對,原因是她想要懷孕生子,移植後女性一般服用抗排斥藥物,不能生子,國外心肺移植病人除非代孕生子。

吳夢在剖宮產下一子後,又發了一個視頻在網上,「鼓勵」其他肺動脈高壓病人像她一樣結婚、懷孕、生孩子。然而現實是一些患者大都只是普通人,既不是記者,也不能複製吳夢的待遇。譬如就在吳夢生子換肺出院後,無錫某醫院一位肺動脈高壓產婦產後去世。而吳夢之所以能獲得無錫醫療超過常規的待遇,還不在於她的網紅身份影響大。

有媒體報導披露,陳靜瑜跟吳夢也是老相識了。吳夢曾是醫院的跑口記者,大小活動上會打照面。

在陳靜瑜8月8日的微博長文也寫道:其實我認識吳夢很久了,就如同她的書中第一章所寫的,當初她胸悶來找我,是我根據胸片第一個診斷她是肺動脈高壓。(這個時間是2013年)。在這篇博文中,陳靜瑜還說:「她不去上海北京,就是認定只有我們團隊能救她的命,最終也只有肺移植能救她,只有我能夠救她。」

在《每日人物》報導中,陳靜瑜也有類似說法:她(吳夢)覺得北京上海救不了她呀。她一開始就知道最終免不了要做肺移植。北京上海「修(補)心換肺」這類技術沒做過,她知道只有無錫人民醫院能夠做,她知道我能夠做這個手術。

根據公開披露的手術日期,6月16日,無錫市人民醫院為吳夢剖腹一子。6月19日,陳靜瑜提出只有肺移植才能救吳夢。6月27日,醫院又為其進行了兩台手術──心臟房間隔缺損修補術+雙肺移植術。

上述時間軸表明,產後僅僅11天的等待,吳夢就優先獲得了一個配型肺源。

對此,《科技日報》上有專家點評:「僅等待11天就獲得合適的供者肺源,更是巧合」。但是這個巧合非常啟人疑竇。

江蘇無錫還有其他肺動脈高壓產婦的病情,不見得不比吳夢嚴重,但她們在去世之前還等不到換肺的一線生機。所謂器官分配系統顯有操縱的手。

最關鍵的疑問是,不論是國內媒體的報導,還是陳靜瑜的公開談話,都指出過由於中國環境和空氣污染大,國人肺部健康一般欠佳,國內肺源做為器官移植符合要求的供體往往出現不足的情況。而且,肺臟體外保存時間短於肝腎等器官,如何肯定在手術當天至少10小時前獲取配型器官,這不禁令人質疑除了表面這套器官分配系統,背後還另有一個器官庫的存在。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