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鄭恩寵:陳良宇舊部臨終前向我懺悔

紐約時間: 2018-06-12 09:48 AM 
近來我一直在上海一家醫院陪護親友,3週來每天在搶救室、觀察室陪護親友14—24小時。上海公安局靜安分局在醫院附近的賓館開了一個套間房,供我和看管我的12個警方人員休息。
廣告

5月30日晚起,我的每小時動態向上海高層彙報,因六四到來。

為此醫院的領導、醫生、護士、安保、餐廳、病人以及病人家屬都認識我這個神祕的人物,當他們問我是何人?我就叫他們打開手機、電腦點擊我的名字,其結果我贏得幾乎百分之九十人尊敬的眼光,許許多多人要與我攀談。

與我親屬鄰床的病人是陳良宇的舊部,我與他相處了十天,結果搶救無效去世了。他每天要與我攀談越一小時,認為自己(我們)是畜生,你(鄭恩寵)是好人。在他去世前的兩小時,他的妻子到外買飯,要我照看一下。比我大一歲的陳良宇舊部要翻身,我幫他一下,他含淚要謝謝我,兩小時後他就去世了,他的女兒在他去世後一小時趕到。

老先生最大政績,是在上海黃浦區政府住宅辦公室工作並負責了20年的大動遷工作,曾經在法庭上我們是對手。他認為自己在20年的動遷工作中,幾乎天天晚上在賓館、酒樓、娛樂場所大吃大喝,並給我報出20多種洋酒的名稱。他的妻子也認為他是因大吃大喝搞壞了身體。老先生的上級是新黃浦房地產集團的董事長吳明烈,是他的好朋友,被判無期徒刑,陳良宇被判有期徒刑18年。

我得到了對手的尊敬,許多維權律師得知此消息向我祝福,認為一個人若被自己的對手,也包括政治上的對手和敵人的尊敬,是一個中國律師應有的素養。#

轉載來源:古歌

*****

律師為中國法治進步的征戰

發表於 2018年6月10日 編輯 淩, 江峰

——民生觀察聲援中國律師抗爭

近幾個月,中國律師祝聖武、王理乾、王龍德、隋牧青、余文生、玉品健、覃永沛、程海、謝燕益、李和平、文東海、楊金柱等等紛紛遭到中國司法當局吊銷律師執業證與撤銷律所的處罰。律師介面對當局如此瘋狂打壓,依法奮起抗爭,正彙聚成中國司法史上波瀾壯闊的法治與人治、專制與民主、人權與黨權的征戰大潮,給中國法治進步的歷史增添了可歌可泣的壯麗篇章。

綜合各方消息可知,今年以來,中國司法部門接連對長期致力於推進中國人權與法治的律師展開吊照打壓,使整個中國律師界陷入人人自危狀態。在這種嚴酷的時刻,中國廣大人權律師們沒有退縮,而是憑藉自身的法律專業,以法為矛,勇敢地與強權對壘,用提起資訊公開、公開舉報、公開退出律師業、拒不與當局合作等方式,表達自己對中國司法當局的蔑視與抗爭。

據「律師權益關注網」6月6日報導,文東海律師5月2號向湖南省司法廳提交了《資訊公開申請表》,就「2012年7月26日,一個叫王江川的當事人投訴湖南秦希燕律師違規收取王江川所在公司780萬律師費,貴廳調查核實後確認情況屬實,且2018年湖南省律師協會換屆選舉,秦希燕律師當選為湖南省律師協會副會長」的有關情況要求公開信息;就「2018年元月份以來,貴廳組織召開了多次針對人權律師的會議」相關討論與決定內容進行公開;就「中華人民共和國新任司法部部長傅政華在擔任公安部副部長期間,曾經直接主導辦理了『709』大案,十九大後傅政華擔任了司法部部長」相關資訊進行公開。如此依法要求政府資訊公開,直指律協黑幕、司法廳充當迫害人權打手及人權惡棍傅政華的劣跡,將中國司法領域罪惡昭彰於世。雖然,湖南司法廳於近日作出「不屬於資訊公開範圍」與「你申請的政府資訊不存在」的回覆來應付,但這不僅暴露了它們的無賴與無恥,同時為下一步司法抗爭作了鋪墊。與此同期,文東海律師還於5月24日正式向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民政廳提起了要求公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律師協會會費的申請。顯示出中國當代人權律師為推進中國人權法治的英勇戰鬥精神。

與文東海要求資訊公開相應的其他遭受吊照迫害的律師也奮起抗爭: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主任覃永沛於5月24日通過網路媒體發出《舉報傅政華涉嫌刑事犯罪》的公開信;5月23日,709律師謝燕益公開發表《退出中國律師聲明》;而湖南律師楊金柱在5月14號接到省司法廳擬吊銷律師執業證書告知書後的第二天,楊金柱在長沙中法門前怒摔律師證:「這個破律師證,楊金柱不要了,啪!」;北京律師李和平在4月25號收到市司法局書面通知,將吊銷他的律師執照,聽證會在5月17號舉行,但李和平在16號發表聲明說,已經沒興趣配合司法機關的這些假把式了,並拒絕出席。

這些遭受吊照迫害的人權律師們的抗爭,從表面來看是個體孤立作戰,但在今天中國草木皆兵的嚴酷環境中,在中國民主轉型的大歷史背景下,卻自然地彙聚成了具有重大歷史符號意義的合力。這一系列面對司法當局嚴酷打壓而挺身迎應的舉措,彰顯著中國律師界的不屈抗爭精神,也預報著中國律師隊伍正成長為中國社會轉型的中堅力量,正承當著迎戰極權的重大使命。

縱觀這些被吊證打壓的律師,他們的共性就是信法、守法、較真。凡事都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將法律當作生命來愛護與守護,當作最高權威來敬畏與遵從,並且確信法律是通往公平正義的正途。在他們眼裡,除了法律沒有其它可服從的權威與遵守的準則。這樣他們沒有政治偏見,不會充當政治的工具,更不會成為政治的打手。同時,因為對法律的信心而使他們拒絕與一切權力合作,更不會與權力勾兌。因此對一切執法部門與成員一概採取「法庭見」。如此一批對法律較真的律師,被世稱為「死磕派」,這正是一個社會向法治轉型所必需的中堅力量。

然而,這批只認法律的較真律師,卻直接挑戰著極權統治下的兩大司法規則:其一、打破了共產極權信奉的背離法律體現社會公平正義精神的馬列主義的法律工具論。馬列主義將法律定義為「法是體現統治階級意志的由國家制定或認可並以國家強制力保證實施的規範體系。」這裡統治階級意志當然與公平正義無關。而較真的人權律師們追求的顯然不是落實統治階級意志,而是人類普世的公平正義,如此一來,事實上就觸痛到極權統治的法律根基,動搖著極權統治的法理依據,就形成了階級意志下的人治與現代公平正義原則下的法治的較量,進而變現成了現代民主人權與專制黨權的較量;其二、挑戰了極權之下公權私有化,公權私利化規則。阻礙了執法機構與個人以權謀私之途,破壞著律師與執法勾兌的潛規則,置司法腐敗無容身之地。這樣一來,較真的人權律師就砸了司法腐敗隊伍的受賄索賄的錢袋,必然激起極權司法團隊的整體仇視,從而形成了現實的反腐與腐敗的較量。在這種觸痛極權根基與得罪司法整體下,人權律師被吊照迫害的本質就是落後的腐敗的專制人治勢力對文明的法治的人權民主勢力的征剿。中國何去何從的問題事實上在這場吊證大戰中擺明。

人類文明的發展史就是法治與人權演進的歷史,而律師無疑充當著這場文明演進的主力。而中華民族同根同源的台灣從威權向民主的轉型歷史,也力證了律師在其中的使命擔當。今日中國大陸一批批人權律師的奮起抗爭,正自發或自覺地承擔著中華由專制人治向民主法治轉型的使命。所以,面對那一批批被打壓的律師及其他們相應作出的抗爭,我們要放到歷史的大視野中來看,來充分認識這些律師抗爭的重大意義,從而形成社會對人權律師的強有力支援,使這種抗爭持續下去並不斷壯大。

對人權律師在中國文明轉型中必將承擔的重大使命,中共極權統治集團是有充分認識的,他們這次掀起對律師打壓的狂潮決非偶然,而是長期的有預謀的按計劃的施暴。因為早在2012年7月31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海外版就發表了一篇署名袁鵬的奇文——《中國真正的挑戰在哪裡》。此文稱:美國「以『網路自由』為旗號,改變『自上而下』推進民主自由的傳統模式,以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路領袖、弱勢群體為核心,以期通過『自下而上』的方式滲透中國基層,為中國的『改變』創造條件」。這事實就將「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路領袖、弱勢群體」,列為極權重點打壓的「新黑五類」。從近7年來中國不斷掀起的鎮壓運動來看,完全就是遵循鎮壓「新黑五類」的路線圖。由此可以肯定的是,這篇文章不是預言,而是對早已預謀的放風,也就是說早在2012年新中共統治集團上台前,中共極權統治集團已經擬訂好了即將展開的對民間的瘋狂打壓,而以習近平為黨魁的權力集團上台後只是忠實執行著既往江澤民、周永康等集團擬訂的鎮壓路線。由此彰顯著中共極權統治的邪惡與殘酷。

面對中共當局為阻止中華民族邁向現代人權法治文明腳步的瘋狂,律師及其一切有良知與正義的人士,一切期望步入文明人權法治坦途的人士,一切指望作一個真正的人而享有真正人權的人士,都應該勇敢地站起來,支持當下人權律師們的抗爭,合力譴責聲討乃至挫敗極權集團意圖斷送民族向文明轉型的罪惡!

──轉自《民生觀察 》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