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為藥酒跨省抓人 誰讓公權力如此囂張?

紐約時間: 2018-04-19 02:08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4月19日訊】【熱點互動】(1750)為藥酒跨省抓人 誰讓公權力如此囂張?:近日,「鴻茅藥酒」事件成為大陸輿論焦點。廣東醫生譚秦東因在網上發文提醒老年人注意鴻茅藥酒的負面作用,今年1月,被酒廠所在的內蒙古涼城縣公安局跨省抓捕。此案4月被爆光後引發多方關注,在輿論壓力下譚秦東於日前被取保候審。外界質疑:鴻茅藥酒被處罰兩千多次卻一路不倒,誰是背後保護傘?警方是否有權跨省抓人?
廣告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近日鴻茅藥酒事件成為大陸的輿論焦點,廣東醫生譚秦東因為在網上發文提醒老年人鴻茅藥酒的負面作用,結果在今年1月份被酒廠所在地內蒙古涼城縣公安局跨省抓捕。這件事情4月份被曝光之後引發多方關注,迫於輿論的壓力,譚秦東日前被取保候審。

外界質疑鴻茅藥酒歷年來有2千多次受處罰,為何一直屹立不倒,誰是背後的保護傘?警方是否有權跨省抓人?而因為一篇文章就被跨省抓捕,反映出什麼樣的社會現實?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問題來做一些深度的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那我們在節目開始還是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進去一個醫生,出來一個民工。」這是網友對譚秦東被拘3個月前後對比照的感慨。

因在去年12月發帖質疑鴻茅藥酒,廣州醫生譚秦東今年1月被內蒙古涼城警方穿越大半個中國前來抓捕。

4月15日,涼城縣公安局通報,該案已移送審查起訴。

事情經由媒體披露後,引起群情激憤,中共主管部門開始介入,促使案情大逆轉。

黨媒《健康時報》16日發文質問,鴻茅藥酒廣告違法2,630次,誰是它的護身符?

當天,中國醫師協會發聲明稱要為譚秦東提供法律援助。

當晚,中共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文,要求內蒙古藥監部門責成鴻茅藥酒就虛假廣告問題作出解釋,並對鴻茅藥酒由非處方藥轉化為處方藥進行論證。

17日,譚秦東走出看守所。內蒙古檢方通報稱,該案證據不足,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

而對於涼城警方對鴻茅藥酒愛護有加,越出警權邊界的質疑,當天,中共官媒「澎湃新聞」刊出特約評論員張豐的文章,來起底小縣城的政商邏輯。

據《烏蘭察布日報》8日報導,鴻茅藥酒2017年零售規模突破50億元,繳納稅金達2.7億元。而2016年涼城縣的公共財政預算收入才4.08億。

因此澎湃文章說,保護鴻茅藥酒就等於保護涼城經濟,甚至可以上升到保民生的高度,成為全縣的中心工作。

文章還說,不管誰來涼城縣主政,都必須為鴻茅藥酒的發展保駕護航,這已經是地方官員政績考核的一部分。地方官員在公務接待時,會自然談起GDP,談起本地知名企業。「政商邊界」日益變模糊。這是縣城普遍存在的政商相處方式。

有網友則感慨:「是熱心的網友,是跟風轉發的自媒體,是鋪天蓋地的輿情救了譚秦東,而不是法律!」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和我們互動,您可以打我們的電話,或者是發手機短信,或者是在YouTube 上觀看我們的直播,和我們文字互動。

橫河先生我想先問一下,我們看到這個事情出來以後,可以說是輿論一片譁然,特別是最近這兩天譚醫生他被取保候審,大家看到他3個月前和3個月之後的照片,可以說是判若兩人,所以我想很多人都會第一個就是問,發一篇文章就被跨省抓捕,它這是不是對言論自由的一個非常大的侵犯?那麼另外就是說這個醫生有沒有犯罪?你警方有沒有權去抓捕他?

橫河:首先說一下,在中國實際上是沒有言論自由的,所以以言論自由來定這個案子是不是辦得合理的話,當然你可以說是不合理,但是在中國這種案子多得不得了,這實際上是個言論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它並沒有挑戰任何什麼底線,沒有跨過任何紅線,就沒有這種事情,所以其實不應該。所謂言論自由的話,人們往往指的是比較要高一點的,不是說對一個什麼藥的一個酒的這個成分,或者是一個酒的是不是對人體有健康,一般不是以這個考慮,而是對政論的評論。所以這個它遠遠比那個還要低很多很多。

那麼就是這種情況能不能跨省抓捕,能不能抓捕?這裡本身是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它最多是一個什麼呢?他是作為一個個人是個法人,然後那個藥廠應該是個法人,那麼藥廠跟他之間只能是民事糾紛,它不是刑事糾紛,因為他並沒有侵犯到,並沒有刑事犯罪,即使打起官司來也只是民事嘛,就是說我覺得你誹謗了我,或者是說了我的壞話,那我就告你。

主持人:正常的程序,你可以去法院告。

橫河:對,你可以到法院去告。現在是什麼呢?現在是警方先出動,抓回去以後,抓到了內蒙以後才給他逮捕證的,而且還沒有給家人,所以這個程序也不合法。也就是說這件事情其實跟這個新聞自由、言論自由、跟法律全都不沾邊,就是說他做的所有事情實際上就是這個藥廠,這個鴻茅酒廠把當地的公安局當家丁使喚了,其實就這麼回事。

主持人:這個事非常匪夷所思,我不知道趙培您怎麼看?就是說警方這樣一個跨省抓捕,他是有權力跨省抓捕嗎?那還不要提就是說他到底該不該抓這個人。

趙培:其實警方,就是我們可以看一下自由社會的這個制度,大家知道美國總統川普說媒體造了很多假新聞,你看他為什麼不去,明知道有很多是假的,他為什麼沒辦法去告媒體呢?其實在自由社會,這個言論自由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因為他要有鐵的證據證明這個東西是假的,你說的是假話,但是他又不能說這個人是,就是你誣衊我,為什麼呢?因為言論自由的方式是說報紙、媒體,或者是自媒體,或者像這位醫生一樣,他通過自己的專業操守,他沒有帶任何歧視性、偏激性的去分析,得到了一個結論,或者他認為這個是個事實我報導了。在這種情況下,即使他報錯了,你都不能說他是故意的。

主持人:就是說他不是故意的,是嗎?

趙培:他不是故意的,為什麼呢?因為每個人,媒體它的責任就是,在中國古代叫「風聞言事」,就是很多言官他跟皇帝說我聽到這個事,他就跟皇帝說我聽到。皇帝你必須去判斷這個事情是真是假,我才能做下一步的決定,就是判斷真假是皇帝的責任。所以在中國古代他也是有言論自由的,叫「風聞言事」,言官是要去跟皇帝講老百姓在說什麼。

那麼為什麼說在西方是不可能存在的呢?就是說這個醫生基於自己醫生的學識和原則去做了這個判斷,那麼他就一定是一個符合言論自由保護的範疇。因為你沒有任何的資料證明這個醫生收了你的對手的錢去打壓你,或者是幹什麼,你就永遠不可能說他來誣衊你。

因為我們可以看到就是說,即使是今天打到法院,他請了第三方的權威機構來驗證這個醫生說得對不對,他都無法說這個醫生是在誣衊他。那麼事實情況是這個醫生也是基於他的專業知識來進行了一頓分析,他不管他分析的對和錯,結論是對和錯,但這個醫生是按照自己的專業操守在做,他的言論自由是應該受到保護的。

所以說從這點上,即使是這個案子拿到海外的法庭上去打,這個當地的藥廠也是站不住腳的。那麼什麼情況下這個警察在海外可以去把這個人抓了呢?就是我今天到推特上說,我要拿著槍到學校去幹什麼什麼事,這一種是屬於直接危害到別人的生命安全,屬於刑事犯罪,我的這個言論就足以讓我被警察逮走,去審查半天,這個是一個刑事罪的犯罪。

所以大家應該聽明白這兩個區別。所以按照正常國家的法律,這個醫生是一點事都沒有的。只能是這個藥廠象徵性的,我要告你,然後製造一個對自己有利的新聞態勢。這是在海外一般的就是政客被媒體說了之後,或者幹什麼,一般採用的一個態度,但是一般情況打到法庭他都知道,我未必會贏,但是贏不贏不要緊,我一個態度就是你說的是假的。

那麼在中共,咱們說中共,其實中共沒什麼法律,跨省抓捕這個事,中共的當官的幹得,有錢人就幹不得嗎?官跟錢都是一家,所以他們都幹得。我沒說它符不符合法,我說在中共體制下都幹得。這就是說這個事情有前提條件,就是共產制度下,你不要再講法律怎麼樣。沒有法律,中共可以給你造出法律。

最突出的例子是1999年江澤民「紅頭文件」,他出於個人妒嫉,要去迫害法輪功,有沒有法律呢?沒有法律!他到10月分補了一個法律,即使他補完法律,也沒有任何一個法院裁決法輪功是不合法的。法輪功依然合法,但是他卻在迫害。為什麼呢?因為在中共的體制下,法律是一個中共迫害百姓的遮羞布而已,它用的時候,它說這是法律條款;它不用的時候,這個法律就可以丟在一旁。所以前提條件,中共體制下發生這種事情不值得驚奇。

主持人:說到這個,我很同意趙培先生剛才提到的海外和中國對比,所以有人說這個譚醫生幸好不在海外,在海外可能內蒙古公安就跨國去抓捕了。像您剛才說的,它完全沒有法律的程序,公安就來,這是不是屬於任意抓捕?即使中國大家不遵守法律,但是中國的法律是不是允許跨省抓捕?在什麼樣的條件下能跨省抓捕?

橫河:它好像是一個屬地管轄原則,這個案子別人也爭論過的,屬地管轄原則來說,這個人自己在廣東工作,他發的帖子也是在廣東發的,所以屬地管轄原則應該歸廣東管,而不應該歸內蒙管。內蒙這次抓捕的話,肯定是不對的,這個沒有道理的,因為在立案之前,這個案子是刑事還是民事都沒有決定,所以不應該出動公安跨省來抓。

公安跨省抓,一般來說,就像剛才趙培說的,它可能跟殺人案、重大刑事犯罪,可能跟這個有關係,現在連這麼小一件事情,就在網上說了幾句話,而且這些話都是有事實根據的,這不僅是他說的,國家監管機構已經長期這麼說了,所以根本就不能算。

另外一個,這裡頭過程當中還有一個違法行為,他們去了四個人,三個是當地公安的,一個是鴻茅藥廠的管理人員,所以他等於帶著一起去,然後一路的開銷都是他。所以我當時一看到這個情況,我當時就想起來,還沒看到那些報導的時候就想了,一定是這個鴻茅藥廠出錢他們去的,讓他們以一個名義出去玩一玩。我估計去的警察當中可能有一個就是屬於鴻茅藥廠要打點讓他出去玩一玩,很可能還有這樣的人。這個明顯違法,這個操作過程當中明顯違法。

實際上這個事情過程當中,我們可以查到有很多很多違法的環節,從這個藥本身,從抓捕本身,很多方面,我估計每個方面都可以找到很多很多問題,只是說這個事情很可能就過去了,不大可能再去追究,因為一追究的話,又捅出大樓子來。現在這件事情之所以能夠曝光已經不容易了,按說起來的話,如果沒有其它的事件,這件事情本身在這之前跨省抓捕的事情不少,但是真正達到輿論把這個人給救下來的,或者是讓警方把他放出來的,還真是不太多。

上一次遼寧省有一個縣委書記派人專門到北京去抓《法制日報》記者,還有這樣的事情,把《法制日報》的記者給抓起來。所以這種事情在中國,但是像這樣子大面積曝光,可能跟特定的條件有關係,和他們的做法實在太過分,或者是因為這個藥太有名了,這個藥酒太有名了,而很多人對這個藥酒本來就有意見,這樣的話這件事情把這個民憤給重新挑起來了。如果是另外一個單位、另外一個部門,可能就消聲匿跡了。像華為抓捕抓人家,有沒有跨省不知道,也是同樣的這類糾紛,他抓人家,這就沒成為重大新聞要點。可能跟這個廣告,跟他長期的廣告和他用戶之多,而且可能受害者很多,有相當的關係。

主持人:可能還有其它原因,等一下我們可以具體分析一下為什麼現在這個事情輿論發酵。但是您剛才說的有很多違法的地方,包括藥,我想先問一下二位,先問問趙培,我們看到媒體曝光出來它有兩千多的處罰,光被勒令暫停就十幾次,還有一百多次的不良反應報告,在這樣一個情況下,它還是一路飆漲,屹立不倒,您覺得它背後的保護傘到底是什麼呢?

趙培:大家可以看到,這次替這位醫生喊冤的,或者要處罰這藥酒的,都是中央一級的機構出來說話,那麼下面保它的就是當地的地方政府機構,所以這就是一個地方政府保護起來的運作方式,這個企業也是完全利用了廣告和媒體的運作方式,靠市場的推手做起來的,這是我們能從表面上看的。

但是大家想一想,從一個消費者的角度去想,你明顯知道這個藥未必有效果,而且可能有不良反應,為什麼這些人要去買?因為這個企業能夠賺取實實在在的利潤,上繳給當地政府,當地政府才願意替它出來辦這個事。

那麼它為什麼能賺取這個利潤?中國的藥品市場為什麼會混亂至極?為什麼一個這麼樣隨便說說的療效的藥就有這麼多人要來買呢?其實大家可以從患者的角度去想一下。我有朋友剛從國內出來,他給我講他家裡的一位老人長者患癌症去世的過程,他送到病房裡,其實患癌症晚期的都知道,頂多有兩三年的命,三年算多說。但是醫生這時候就出來說你有醫保,這是國產藥,500元,這是進口藥,1千100元,明告訴你國產藥的效果不行,進口藥效果好,你用不用這個進口藥?他說都明知道老人是這個情況了,天下兒女的孝心,我傾家蕩產我也得給老人用上最貴的藥。

這就是中國的一個現實,藥品行業的現實,中國的藥太貴!所以導致了一個藥酒出來,大家覺得你賣這麼貴我也可以接受,即使沒什麼效果,我也要接受,因為都是兒女的孝心促成這樣。鴻茅藥酒也打著孝心這張牌,它背後真正的保護傘,就是整個醫藥行業的保護傘是什麼?是中共。

因為最近這個事情出來了,由於川普制裁中共,中共說好,我遵守一下WTO的規定,我讓抗癌藥免費。這個時候中共說你們要感謝,黨媒說你要感謝黨的好政策。網上很多人出來說,感謝你幹什麼?要感謝美國總統川普!

為什麼呢?因為中共把這個藥造成一個暴利行業,我就用中共自己的數據說話。2012年人民網出了一篇文章,說代購抗癌藥實為非法走私。它把海外,就是不通過中共官方途徑進口抗癌藥說成是非法走私。怎麼回事呢?它裡面自己的數據說,2012年的時候,一個癌症病人純吃正規途徑進口藥,他一個月的開銷就是1萬5千元人民幣;他如果從網路代購外國的抗癌藥,一個月開銷是1千500元人民幣。大家想想,10倍的差!中共在保護什麼呢?是在保護中共的國內藥廠。它通過什麼手段?就是這種巨額的關稅。

我剛才給大家舉個例子,為什麼我說500元和1千100元呢?因為網友們舉個例子,說如果在美國賣100元的抗癌藥,按照世貿組織WTO的規定,中國進口關稅只能收到2.5%,也就是這個藥在美國市場上賣100元人民幣,到我們中國患者手中,它只應該是102.5元人民幣。那麼現在中共收了1千元的關稅,導致了這個藥送到患者手中就是1千100元人民幣。中共這時候跟你說,我包你500元,我的醫保是包你500元的國產藥,但效果不好,你用不用?這有1千100元的外國藥,那麼怎麼辦?沒錢的只能選那500元。那麼這藥酒說了,我藥酒就300元,我也有防癌作用。不管是不是真的,大家都必須買,因為是對老人的一片孝心。

所以整個中國的藥品行業,這麼巨大得利潤,這麼巨大的黑幕,最後是誰保護了?就是你中共保護的。大家知道中國人為什麼到印度去,按照中共的說法是走私抗癌藥,因為很多國際上的抗癌藥已經過了知識產權保護期,印度可以大量的仿製。而中共的藥廠為什麼仿製不了?甚至逼著老百姓買更貴的抗癌藥?是因為整個社會風氣搞壞了,你賣假藥,開始在外面蓋樓賣樓了,都沒有人關心怎麼去仿製一下美國已經過了知識產權保護期的藥,所以中國老百姓就被中共巨額關稅保護下的暴利市場裡面的假藥酒坑,中國人只能認了。

主持人:橫河先生,剛剛趙培講了一個更大層面的原因,您也給我們談談,在您看來,為什麼這樣一個藥酒它能夠長期的屹立不倒?在這麼多問題的情況下還能一直發展?

橫河:這個藥酒其實嚴格的說它是一種藥,而且最早的時候,藥就是一類的,藥不能夠做這樣的廣告,它的關鍵問題是它做了大量的廣告,藥本來不能做這樣的廣告的,因為藥的廣告要求非常嚴格,而且它的受眾範圍很小,你必須講出它真正的治療效果,這是要臨床實驗證明的,然後你要講出它的副作用,這是規定。

結果後來藥監局就有一個政策,把所有的藥分成了兩類,一類叫「處方藥」,一類叫「非處方藥」,然後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藥酒就劃到了非處方藥,所以非處方藥就不需要按照普通藥品的廣告來要求,你就可以去對大眾做廣告,這一來就給他鑽了個大空子。那麼現在的問題是誰當時批准把它轉為非處方藥的?

主持人:其中是不是有利益的關係?

橫河:對,你要知道當初藥監局,不是後來局長被槍斃了嗎?判死刑了嗎?就是他在任期間瘋狂的批新藥,瘋狂的批,一天最高批29個。你要知道美國的藥品管理局批一個藥至少是5到10年的時間,他拖的時間非常長,這是為什麼?這是為了保護人民生命安全,有很多副作用你短期看不出來,一定要多少年以後才能看出來,所以他一定要把它拖得很長。

而他平均一天批29個藥,這個速度很驚人,全世界都沒有發生的事情。為什麼後來被槍斃了?就是巨大的利益。所以現在不知道具體這個藥是怎麼樣,這個藥酒是怎麼樣的,但當時怎麼轉過來的?所以你可以看到,現在藥監局又出了一個通知,對記者回答問題的時候最後一條,現在要對非處方藥轉為處方藥進行論證,就是要把它轉回處方藥當藥物來管理。因為非處方藥就是跟保健品類似,可以隨便用。

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我相信有非常非常大的利益在裡頭。誰批的?不僅是講地方當局在管理這個事情,這是中央一級管的,藥監局在批的過程當中,在把它轉為非處方藥的時候,做了哪些事情?為什麼這個能夠通過?第一,為什麼它是處方藥?還是個問題。第二,它為什麼後來又轉為非處方藥了?現在為什麼要把它又轉回處方藥?這個過程當中,如果介入調查的話,你會發現這裡頭有非常非常大的貓膩。

主持人:我們現在YouTube上還有短信上有一些觀眾反饋,我們很快來讀一下,一個是短信發言說:「從藥酒可以看到大陸官方勾結已經到目中無人的地步,大陸二三縣城市的所謂國民生產總值長期造假,這次媒體揭露等於自揭傷疤,公道自在人心,大陸的同胞遲早會覺醒。」,還有一位發言說:「請問主持人和兩位嘉賓,一位良心醫生為了老百姓健康說真話,就被中共流氓黨整成這個樣子!」,對,這個我們稍後要談一談,但是我想再問一下二位,有關官商勾結的問題。

趙培,您在新聞中也談到了,二位剛才談到的是藥市場的暴利和背後的因素,在具體的地方層面上,這個藥廠似乎對當地的經濟做了很大的貢獻,到底這樣一個企業,他跟地方政府形成的是什麼樣的關係?到什麼樣的程度他可以指揮當地的公安、警局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抓他想要抓的人?

趙培:其實是一個問題,中共的權跟私人的企業,或者地方企業的錢是一個什麼關係?其實是一個互相狼狽為奸,或者互害的關係。為什麼這麼說呢?互害的關係,大家都知道很多中共官員吞併人家私人企業,這個事情就是互害關係。在這個事情當中不存在,我們就說下一個關係,就是狼狽為奸的關係。

其實很多中共從上到下的政策就是GDP,除了有它造假、摻水的內容之外,它得必須攏絡住當地的大企業不走,當地大企業不走,它就有GDP的值,它有稅收,它能夠做面子工程,這樣的話它能跟上面做一下交代。另外,這些大企業也是出錢養著這些官員,就像剛才橫河先生講的,出去這一趟抓人,這些警察會收不少的好處費。其實這個在中國的古代看起來都是很奇怪的事,大家都知道中國古代也有壞的官員,他只能危禍自己的地方這一片,說危禍到臨近省市的,這個官員還真沒這個膽子,只有中共體制下有這個膽子。

那麼我就給大家舉一個,剛才横河先生提到的華為,華為和深圳的例子,深圳是一線城市,華為的總部在深圳,華為前兩年曾經威脅說,我要從深圳搬到東莞去,因為東莞的物流更好,那麼深圳這時候就非常急,當然就給華為很多優惠政策,華為又決定留下來。

大家知道華為也有造假,大家為什麼沒看到呢?首先,華為先通過各個媒體,因為它有錢它有勢力,通過各個媒體把這些造假的事情全部給壓下去。著名的造假,一個是它P10的疏油層缺失是一個造假;另外還有,它自己號稱我的Mate新手機用的都是三星最好的內存技術UFS 2.1的技術。但是它就只有第一批出來Mate 手機用,後面都摻假,內存摻假,被大陸的四個字媒體給抓了出來,人家直接用測試軟件測出來你造假。

在網上發布之後,據說華為出動深圳的警方抓了四個字媒體。至於是不是跨省?我們不知道這個四個字媒體的人到底哪裡抓出來的?是去年抓的。然後去年10月份就有人在微博上大肆的給他們講。為什麼沒人關注呢?因為是國家不讓你報,中共不讓你報。這一次,中共讓報而已。

所以這就形成一個狼狽為奸又互相制約的關係,這就是在中共追求GDP 體制下的腐敗體制必然會出現的權跟錢的一個合流。其實共產黨內部也沒人在信共產主義,其實就是披著共產黨的殼來魚肉百姓、腐敗百姓,按照用共產黨的制度去鎮壓百姓的這麼個權錢的結合體而已。

主持人:其實談到政商關係,横河先生,我們看到新聞中也提到,有人談說因為它是小縣城,所以它這個表現就比較明顯,甚至於警察成為家丁。但它說在一線城市、大城市,一樣的有這種政商勾結,只不過它表現形式更加隱晦。這方面能不能談談您的觀察?

横河:我覺得是這樣的,小縣城能夠給它提供占到一半左右或者一半以上GDP的這種企業非常少,特別內蒙古它幾乎沒有什麼工業,早期還有一點重工業,那縣城裡面都沒有的。所以有一個這樣的大藥廠的話,當然它就是控制整個經濟命脈了,那麼當地的官員最容易就成為它的家丁。那麼這個現象可能在經濟不發達的地方,而偏偏又有一個大型企業,而且是上交利潤很多的,這個情況有。

那麼大城市它也有這種情況。但是大城市的情況是,一個,當地的黨政一級不大會被某一個大企業給綁架住。因為這麼多的大企業,像上海大企業多了,連寶鋼後來都算不上了,所以哪個大企業能夠真正綁架它呢?所以這個必須是誰能綁架它呢?就是剛才趙培講的政商勾結,比如說紅二代,或者是中共高官他們的財團,控制了當地的經濟,又在權力上可以跟當地的政府勾結起來,那麼這種情況它就不大會出現需要去跨省綁架這種事情。就是說它在另外的一個水平上腐敗,另外一個水平上濫權,而不是在那個水平上,這是不一樣的。

那麼其實小地方就是在中共的過程當中它是什麼呢?是所有的警方都濫權,所以才會地方上有這樣的膽子。所以這一點你要搞清楚,並不是說光是內蒙這個縣的警察膽子特別大,實際上長期以來當維穩和政治迫害成為警方的主要工具以後,而且成為警方濫權的根據以後,它是會慢慢的擴大的。

我就舉一個例子。當年河北省有一個縣城,是一個很小的縣城,那個縣城裡頭有一個老上訪,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老上訪,那個當地的官方就把他封住不讓他上訪。正好北京要開什麼會,這個人忽然就不見了,不見以後他們估計是到北京上訪去了。那麼為了抓他怎麼辦呢?就通知北京警方,說這個人是法輪功,你們得把他抓起來。這個人毫不相干,就是個上訪的人。那還是十多年前的時候,於是北京警方就出動到處抓他。

你說說看,按照規矩,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一個小縣城的警察、縣委書記怎麼能夠指揮的動北京的警察呢?因為北京,說隨便一個石頭砸得都是部長級的官員,怎麼可能聽你這個地方的指揮呢?在這個問題上他就聽他指揮。

當這個警力或者整個司法機構變成某個特定政治目的工具以後,或者變成某種經濟,延伸下來嘛,某種經濟,你既然政治問題可以去打破所有的規矩,那麼經濟問題也就可以打破所有的規矩,因為我可以把它上綱上線到政治問題上。你像所有這些它都可變成什麼煽顛罪,或者擾亂治安,或者是擾亂社會秩序,都可以用這種罪名,那麼這個罪名也就可以延伸下來。

所以當從上往下系統的破壞掉法治以後,那麼地方上的法治就肯定不能夠保全。因為你可以這樣子破壞,也許在我這個地方就沒有這個政治目的,但是我有別的目的時候,你可以這樣幹,我為什麼不能這樣子幹?

主持人:就可以用同樣的手法。

横河:對,同樣的手法。所以這裡頭關鍵問題是什麼呢?是在中國沒有司法獨立。沒有司法獨立,就是不能獨立誰呢?不能獨立於中共。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後來評這個事情的時候都說,這裡起作用的是縣委書記,連縣長都管不了。那麼縣委書記當然也管不了,實際上他要跟省裡面掛勾,因為這個企業已經大到這種程度了。

那麼為什麼司法機構能聽他們的?在縣裡面,司法機構就是歸政法委管,政法委是縣委書記手下管司法這一部分的,就到現在為止這個結構並沒有變,結構還是那樣的結構。也就是說共產黨的干預只有共產黨,即使在中共無法無天的情況下,它仍然要有一定的規矩,是它自己內部的規矩,不然它沒法運作的,在它的規矩裡面是允許這樣幹的,就是說權力是可以這樣子幹的。

主持人:接下來我有一個問題,實際上這一次警方所謂的跨省抓捕,它用的是通常的維穩手段,這個在中共體制下,它就是允許它這樣做的。但是這一次事件很有意思,輿論的發酵包括當局的介入,似乎都在逆轉它的發展,您怎麼看這樣一個矛盾的情況?

横河:我想這個案件比較特殊,第一,它即使牽涉到權力的話,只是在縣一級;第二,基本上它還是屬於政商勾結,不是直接的權力在利用。那麼從另外一個角度上來說,我認為現在中共當局確實有轉移目標的必要性,因為它現在牽涉到很多問題,一個是貿易戰,就是跟美國的貿易糾紛的問題,這是一個;另外一個,網絡現在抓內涵段子、快手、抖音,封這些東西造成民間很大的反彈,所以它確實是需要;還有一個,南海的軍事演習似乎並不順利,因為美國後來派了航空母艦去。

那麼從種種因素來看,當出現某種事情的時候,有必要可以顯示,這個事情如果中央一管的話,它有幾個好處,第一,顯示中央政策是好的,是底下搞壞的;第二個,這種事情是很值得氣憤的,可能外面的事情暫時你們不用管了,先來管管這件事情。

從另外一個可以看到什麼呢?這件事情因為最終是可以糾正過來的,而且糾正過來以後對中共整體統治不會造成特別大的影響。所以可能用這種方式來替換一下,作為收買人心的一個替代品,只能這麼說。因為我們現在沒有看到一個真正的牽涉到根子性問題的、根本性問題的這種事件被關注了以後有糾正過來的,我們還沒看到。這個案子本身牽涉到的是比較特殊的一個情況。

主持人:趙培您怎麼看?現在這個案件的與論上似乎的放鬆和官方的介入?

趙培:對,我剛才講的就是說,其實介入的媒體也好、上面的金管機構也好,都是中央一級,說白了,中央想找這麼一個案子來說這個事。這裡面說明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這種案件在中國絕對不是這麼一例,會是一個很多例,甚至是相當大的數量,他們挑了這一例。那麼可想而知,在其它的縣城是不是都有類似事件發生?是的。中共一個感覺,你們都亂來的話,等於是不服中央、不服中央政法委,那麼我必須殺殺你們的銳氣,這是它對內第一個要做的事情。當然,大家可以明白,中國人被這樣迫害的十分之多。

第二個問題就是說,這個事件出來以後,媒體80%去幫一省,20%還是替地方政法委、替當地警察洗刷,當地的藥廠沒有派人,或者它開始揭這個醫生的傷疤。它其實是讓老百姓在其中,你搖搖擺擺的陷到事件當中,而卻忽略了整個中國藥品行業背後真正的保護傘就是中共的制度,忽略了這個人之所以被迫害是因為中共從迫害法輪功開始,中國的法治徹底被迫害了,隨便關押百姓、隨便套一個維穩罪名,抓人就成了一個中共常用手法。

但是大家從這個事情當中也看到了,講一句真話在中國的代價是什麼?這個人所經受的精神壓力,只有3個月的精神壓力就把他的精神給打到一個什麼樣的地步?講一句真話在中國真的是非常難,那麼大家想一想,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講了這麼多年真話,他們的遭受、他們的承受是多麼的巨大。所以我從這個事件上就分析出這幾點因素。

主持人:剛才趙培說到講真話,我想問一下横河先生,這個人出來以後接受了一些採訪,他在採訪的最後就說,我盡說大實話,我跟你說了這麼多實話會不會又把我抓進去?在中國,發一篇文章就被跨省抓捕,然後說幾句實話他就擔心自己被抓進去,這反映一種什麼樣的社會現實呢?

横河:這個社會現實其實就是中共刻意製造的這麼一種社會現實。就是說中共的統治它需要……因為中共的統治從一開始就是靠謊言,所以我們講這個謊言、撒謊這些東西,它不是說哪一個企業造出來的,或者哪一個地方官員造出來的,中共就是這麼一個系統,所以它特別怕真話。

你看為什麼要打「709」維權律師?為什麼王全璋這個事件在國際上一千多天了,就是不讓人知道他的死活?國際上這麼多國際組織,而且都是到了政府這一級,都要求公平對待,要公布他的現狀。這是明顯違反中國所制訂的任何一個法律,所有的法律都違反了。它為什麼這樣子?它實際上就是製造一種恐怖氣氛,這個恐怖氣氛就是針對所有人的。

所以當底下在製造這種恐怖氣氛,就小的事件製造恐怖氣氛的時候,它實際上大方向跟中共是一樣的,就是說你不能說真話。這是一個中共長期以來製造的,而且是運作非常成熟的一套機構,就是「獎惡懲善」。就是它對所有做壞事的人,它一般都是以獎勵的方式;而對做好事的人,特別是跟信仰有關做好事的人,一定要往死裡打。那這樣的話,實際上它在整個社會當中就形成了這麼一種氣氛,就讓大家知道對中共的統治你只能乖乖的,你不能說真話。所以這個醫生出來以後他講得就非常清楚,他就非常明白了,他之所以第一次被抓,和出來以後擔心繼續被抓,就是因為他說了實話。這個就是中共想要的效果。

主持人:而且他另外說了一句話,他說「我以後要懂法」。因為記者採訪他時問,以後遇到這樣的事情會怎樣改進?他說我以後要諮詢一下律師,甚至法官。如果你要往網上發文章之前都要諮詢律師,那誰還敢在網上寫文章呢?

横河:實際上這件事情跟法律沒有任何關係,因為這個醫生沒有違法。所以你事先諮詢,別人都會告訴你,你做這個事情是不違法的。但是如果你不是從法律角度去諮詢的話,那麼會有很多聰明人告訴你,你應該自我限制,不該說的話就不要說,那麼這也是中共想要達到的目的。所以這個跟法律沒有關係,但是中共會用一個法律的方式、一個法律的藉口,讓大家自我限制來不去挑戰中共的底線,這是中共想達到的目的。

主持人:還有一點時間,趙培您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趙培:我想跟大家說一聲,大家不要糾結藥廠跟這個人到底誰對誰錯,這應該由法律和科學去決定。我們應該知道什麼呢?就是裡面真正作惡的中共已經找出來了,大家一定注意把注意力在制度和中共作惡的這些方式上,這是中國的禍根。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點評,那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我們的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曾达新 2018-04-20
中国共产党纯属就是由一群流氓 恶棍 贼匪构成的群体掌握了国家政权。中国每一个城市的派出所公安局都打死过人,这些被打死的人并不是都真的有罪,而是长期以来中共狗贼流氓公安无法无天习惯了,习惯了用酷刑来审理案件,打死人后由共产党给它们撑腰,所以它们才如此猖獗。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