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共產主義黑皮書》:飢寒交迫的新生活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一部分 蘇聯的暴力、鎮壓和恐怖(32)作者:尼古拉‧韋爾特(Nicolas Werth)

紐約時間: 2018-04-15 08:26 PM 
点此看大图片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廣告

1930年和1931年,共有180萬3392人被正式流放,作為去富農化計劃的一部分。有人或許想知道,有多少人在其「新生活」的頭幾個月死於寒冷和飢餓。西西伯利亞的檔案中包含一份驚人的文件。1933年5月,該文件被西西伯利亞納瑞姆(Narym)黨委一名指導員,以報告形式發送給斯大林,內容涉及從莫斯科和列寧格勒放逐的兩個車隊6,000多人所遭遇的命運。儘管該文件涉及的是較晚的一段時期,談及的是不同的一類被放逐者,但描述了「遺棄式流放」這一相當普遍的現象。這些被放逐者不是農民,而是1932年底從一個社會主義新城鎮被驅逐的「過時的分子」。

「1933年4月29日和30日,兩車隊『過時的分子』被用火車從莫斯科和列寧格勒發配到我們這裡。一抵達托木斯克時,他們就被轉移到駁船上,並於5月18日和26日登陸納齊諾(Nazino)島。該島嶼坐落在鄂畢河(Ob River)與納茲納河(Nazina River)的交匯處。第一支車隊載有5,070人,第二支車隊有1,044人,總共6,114人。運輸條件極為惡劣:可得的極少食物卻是不可食用的,被放逐者被關進幾乎密閉的空間……結果,每天死亡人數達35~40人。但比起納齊諾島上被放逐者們所等待的,這些生活條件證明還是非常舒適的。這些被流放者本應從納齊諾島被成群發配到其最終目的地——在納茲納更上游的新聚居區。納齊諾島是一個完全無人居住的地方,沒有任何居住地……沒有工具,沒有穀物,也沒有食品。他們的新生活就是這樣開始的。

「5月19日,在第一個車隊到達後的第二天,天又開始下雪,還颳起了風。飢餓、因數月食物不足而消瘦、沒有容身之處,也沒有工具……他們陷入了困境,甚至無力點火禦寒。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死亡……第一天,有295人被埋葬。那個車隊到達島上後第四或第五天,當局才用小船送去了一點麵粉,實際上每人分得的不超過幾磅。一旦獲得微薄的配給,人們就跑到水邊,試著在他們的帽子、褲子或夾克里將一些麵粉和水混合。大多數人立即嘗試吃掉它,其中一些人甚至被噎死。這極少量的麵粉,是被放逐者在島上整個逗留期間所獲得的唯一食物。他們中較機智的人試圖製作某種基本的薄煎餅,但他們沒有任何東西可在裡面和麵或烹飪……不久,就發生了首批人吃人的案例。」

6月底,被流放者開始被送往所謂的村莊聚居地。這些地方離河流更上游將近150英里,處於深山老林中。它們不是村莊,而是未開發的荒野。一些被放逐者以某種方式建造了一個原始烤爐,以便可以烘烤麵包。但在其餘方面,生活幾乎沒有變化,就像此前在島上一樣:同樣漫無目標的感覺、同樣的火、同樣的衣不遮體。唯一的區別就是麵包配給,大約每隔幾天就有一次。死亡率依然令人震驚。例如,78人從島上乘船到第五聚居村,當船到達時,僅12人還活著。不久,當局意識到這些地區根本不適合居住。整個隊伍再次沿著河順流而下。逃跑嘗試變得越來越普遍。

「在新的地點,倖存的被流放者終於得到了一些工具,於7月下旬開始建造半埋於地下的庇護所……吃人的案例仍在被記錄。不過,慢慢地,生活開始步入更加正常的軌道,人們又開始勞作。但此前幾個月的事情已經令他們疲憊不堪,以至於即使每天有1.5至2磅的麵包配給,他們還是生病而死,或者還是得吃苔蘚、草、葉子等等。所有這一切的結果是,到8月20日,從托木斯克發配的6,100人(隨後又有500~700人從周邊地區加入)中,只有2,200人還活著。」

不可能估計出有多少類似的遺棄被流放者的案例。但一些官方數字顯示了人員損失。從1930年2月到1931年12月,超過180萬富農被放逐。但1932年1月1日,當局進行了一次全面普查,僅記錄了131萬7022名富農被放逐。因此,損失接近50萬人,占所有被放逐者的近30%。毫無疑問,這些人中設法逃脫的並非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1932年,這些「編外人士」的命運首次成為格別烏系統性研究的對象。1931年夏季以後,格別烏本身就對放逐所謂「特殊移民」的一切行為負有責任,從最初的放逐本身到新村莊聚居地的建立和管理。根據最初的研究,有超過21萬人逃脫,約9萬人死亡。

在大飢荒的年份1933年,當局記錄了列入1933年1月1日人口普查的114萬2022名「特殊移民」中,有15萬1601人死亡。因此,1932年年死亡率在6.8%左右,1933年則為13.3%左右。1930年和1931年的數據並不完整,但儘管如此仍是有說服力的:1931年,被放逐到哈薩克斯坦的人月死亡率為1.3%;被放逐到西西伯利亞的人月死亡率為0.8%。嬰兒的死亡率徘徊在每月8%至12%左右,在馬格尼托哥爾斯克市(Magnitogorsk)則達到每月15%的峰值。從1931年6月1日到1932年6月,西西伯利亞納瑞姆地區被放逐者中,年死亡率達11.7%。總體而言,這一時期的死亡率不大可能低於1932年,如此一來便很有可能同樣在10%左右。因此可以估計,約有30萬名被放逐者在流放過程中喪生。#(待續)

──轉自《大紀元》譯者:言純均

(責任編輯:王馨宇)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