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大陸 > 時政 > 正文

為法輪功鳴冤上訪 鞍山優秀教師孫敏慘被迫害致死(上)

紐約時間: 2018-04-12 11:29 PM 
点此看大图片
中國遼寧省鞍山市德才兼備的優秀教師孫敏,2018年3月8日在遼寧省女子監獄闔然而逝,年僅50歲,死因至今不明。(圖片來源:明慧網)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4月13日訊】中國遼寧省鞍山市德才兼備的優秀教師孫敏,2018年3月8日在遼寧省女子監獄闔然而逝,年僅50歲。她的遺體極度瘦弱,傷痕累累,死因至今不明。她年邁的老父親悲痛至極,憤而將草菅人命的遼寧女子監獄告上法庭,要求查明女兒的死因,討還公道。
廣告

據《明慧網》報導:孫敏, 1968年8月22日出生,擁有哲學學士學位。大學畢業後曾經在鞍山市第七中學任教。她善良、聰慧,是一名德才兼備的優秀中學教師,曾經參與過省級科研項目的研究,發表過國家級科研論文。從1991年到2000年,她的科研項目、論文、教案、課件等獲得過一等優秀成果獎、一等獎等十多項榮譽,是一名難得的教育人才。

一個身心健康年富力強的優秀中學教師,為何會不明不白地慘死於獄中呢?事情還得從2015年5月1日,北京當局推出的《關於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記制改革的意見》開始施行講起。


原中國遼寧省鞍山市第七中學優秀教師孫敏善良、聰慧,身心健康,卻被中共迫害含冤而死,年僅50歲。(圖片來源:明慧網)


中共最高法院2015年5月1日開始實施的立案登記制改革《意見》中,有一個條款是 「有案必立,有訴必理」。作為法輪功修煉者,曾經因堅持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而遭到江澤民集團迫害的孫敏行使了自己的公民權利,一紙訴狀將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告上最高檢和最高法。

訴狀寫道,「江澤民的所作所為給我個人和家庭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捍衛我的合法權利,更為了免於中華民族淪陷於道德崩潰的泥潭,特對江澤民提出刑事訴訟。

孫敏在訴狀中寫出了自己在過去的十餘年間四次遭受迫害的遭遇。

2000年,孫敏與幾位法輪功學員一同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同年10月10日,正在學校工作的孫敏被鞍山市鐵東區東長甸派出所警察綁架,先被關進鞍山市教養院,之後不久被轉送到了臭名昭彰的馬三家教養院,在這裏她經受了一年半非人的折磨。

孫敏曾經在一封信中記錄了她在馬三家教養院中的血淚史,信中寫道:

從未料想自己的人生中會有在勞教所的一段時光,那飽含屈辱、沾滿血淚的日子常常如噩夢般縈繞在心頭。

2000年10月19日,我被送至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在遵守勞教所一切管理制度的前提下,僅僅是由於保留自己的思想認識問題,多次被大隊長當眾辱罵。

我從到所的第一天起,就被減少睡眠時間強製做轉化洗腦。從晚上11點、12點延長到後半夜2點、3點,並伴之以體罰。比如被迫長時間蹲着、撅着,時間由晚上延長到白天,當我累倒時,那些來「轉化」我的人,就將我抬起來往地上摔。在隊長辦公室,我被強迫雙臂平舉,馬步站樁,站不住時,轉化了人就用指甲掐我神經敏感部位,隊長還用電棍電我,用語言威脅我,這樣度過了40天。

當這一切都沒有起到轉化作用後,隊長11月30日將我送入「四防」的屋子裡,不分晝夜地對我採取各種姿勢的體罰,中間沒有休息,更不許睡覺。如果姿勢不合標準就用針扎我,用柳條棍抽打雙手,本來是一雙纖細的手,腫成了「熊掌」。

當我體力實在支持不住時,隊長就把我手綁到背後,頭、腳按到一起,身體壓平,還多次用棍子劈頭蓋臉地打我。為防止我痛苦而喊出聲,她們將我嘴堵上,用軍大衣將我頭蒙住。還將我的頭狠命地往牆上撞,頭上鼓起了一個個包和粗稜子,牆上濺落粉紅色的糊狀物。我感到顱骨出現了裂縫,天旋地轉倒在地上,全身抖動。

最嚴重的一次,我感覺右眼睛被打瞎了,後腦勺一厘米大小的地方被棍子隆節處砸碎,左側胳膊和腿不能用力觸碰。

還有一次,她們將我的衣服扒下抽打我,後半身都變成青紫色,腫得邦邦硬。即使已被打得全身傷痛了,她們仍然不讓我睡覺,繼續體罰我。甚至有一天半夜,我因遭受連續的體罰而虛脫後,她們把我扔到廁所裝臟手紙的塑料筐內,然後用冷水將我澆醒。那時是寒冷的12月,我穿着全身濕透的衣服在走廊里被體罰,最後衣服都是靠體溫才慢慢變干。

一天夜裡,我在包夾的看管下上廁所時,撞見了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她看見我半邊臉青黑色,腫得都與鼻子相平了,扭歪了的臉和同樣青黑色腫大的眼睛,嚇得她犯了精神病:回去後把所有的衣服都往身上穿,問:「什麼時候批鬥我?」又喊着:「不要打我。」她這樣瘋瘋傻傻地折騰了一個多月才恢復正常。

我常被斥責警告不準將自己的臉被別人看見,最後隊長用電棍在我的手、腳、脖子和嘴亂電一通之後,說放棄對我的轉化工作,命令我每天都面對牆壁坐着。

從那之後,才允許我半夜之後在走廊里坐着睡覺了。當我的面目恢復到不怎麼可怕時,我帶着一隻熊貓般的眼睛和滿身的傷痕被送回普通囚室內,這時我已辨認不出自己的毛巾與牙具!

回到囚室後,我被迫繼續長時間面壁坐着,不許回頭,從早上5點至晚上10點,除上三次廁所外,不許動一動,晚上也不許我洗漱。每天陪伴我的只有尖刻的譏笑、嘲諷和責罵。

回囚室後一個月,我那原本已經麻木的腳趾才逐漸有了屬於我的真實感覺,頭部被打傷的兩處,則是在2月中旬之後(這時已長達兩個半月)才敢接觸枕頭。(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阿竺)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8-04-13
感慨,钦佩,汗颜,同悼,善恶有报,天理昭彰!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