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禁聞】第七日徒步尋夫再受阻 李文足被帶回北京

紐約時間: 2018-04-10 05:46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8年04月10日訊】中國709案中被捕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失蹤至今已超過1000天,日前,他的妻子李文足從北京徒步前往天津,要求法院對王全璋「有罪審判,無罪放人」,但卻在9號一度被國保扣留,10號又遭到國保騷擾,並被強行帶回北京。
廣告

4月9號,李文足徒步尋夫行動進入第6天,晚上10點,李文足在推特發文說:上午10點55分左右,剛到賓館一樓大廳退房,突然看到一群人湧進大廳,把我們團團圍住,其中一人一聲令下「控制手機」,我的手機立馬被搶走,只錄了4秒的視頻。隨後一男一女上前狠狠抓住我的胳膊,天津國保劉亞軍在我背後猛推狠搡,結果不到一分鐘,我就被塞到了一輛轎車上。

李文足隨後被控制在天津武清區豆張莊派出所,當天下午5點左右,李文足在709案維權人士勾洪國與妻子樊麗麗的陪同下,離開了派出所。

北京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他們把我抓到派出所的目的是阻止我們的徒步的這個事情啊,他們就是威脅恐嚇,然後欺騙,比如說我那些訴求,不可能他們來,昨天就給我一個承諾,答應我怎麼樣去解決。」

10號,李文足又發推文說,本來準備今天再接著步行去天津,沒想到一大早國保來了一大群。看樣子,今天是躲不過去了。

李文足:「我們本來是回到昨天被抓的賓館,準備今天再接著走的,但是9點半左右到達大廳,又來了幾十個國保,有石景山去的,北京,有朝陽去的,把我們3個家屬分開,帶回了自己所住的區域了,現在我們都在家裡,他們現在就是一定要把我們徒步的事情終止。昨天他們把我抓到派出所,我就問他們,我走路怎麼了,違法了嗎?你告訴我。」

美國華府人權律師葉寧:「不敢久拘留她們,就是對她們進行這種恐嚇騷擾,這樣的散步,實際上就是一種抗議嘛,這樣的抗議如果發展下去的話,它就怕醞釀成為一個比較大的社會轟動的事件,引發其它的事情,所以他們就採取了這種騷擾和破壞恐嚇的手段。」

2015年7月9號開始,中共在全國範圍對維權律師進行大抓捕,7月10號,北京律師王全璋與外界失去聯繫。2017年2月,他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目前關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不讓家屬和律師會見,案子也一直沒有審理。

李文足:「完全不知道他現在的健康啊、安全啊,是怎麼樣的,他被抓這麼長時間,我一直在努力,希望通過法律途徑去解決這個問題,但是做了這麼多,我們控告了那麼多次,但是沒有任何的結果,所以擔心啊、焦慮啊,這些詞已經不足以來表達我心裡的狀態了。所以我只是希望我能夠盡力的去做所有的事情,他們能夠盡快的把王全璋放回家。」

王全璋長期為弱勢群體提供幫助。當他還是學生時,就為山東省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協助,成為律師開始執業後,他代理過農村土地拆遷、異議人士和大量法輪功學員案件。

葉寧:「失蹤了1000多天,非常荒謬的一件事情,它沒有任何手續,等於是非法綁架,它就是害怕維權律師,有專業知識的律師會給他們(弱勢群體)指明方向,而且會在合法的框架裡面,把他們的利益最大化。」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指出,中共宣稱中國是有法律的,所以非常仇恨運用法律為民眾討公道的維權律師群體。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偏偏就有這麼一個群體是鑽研了法律,而且專門在法庭上就用中國的法律去跟他們講道理、去辯論,也就是說,這個群體最能夠把中共『假的法治』給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所以這才是眼中釘。」

美國華府人權律師葉寧表示,面對中共肆無忌憚踐踏人權,國際社會的聲援是不夠的,應該祭出如經濟制裁等反制措施,才能奏效。

採訪/易如 編輯/陳潔 後製/陳建銘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