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陳思敏:互聯網企業大佬搶著「扶貧」的背後

紐約時間: 2017-12-06 10:11 AM 
新聞顯示,今次互聯網大會有個不亞於主題的話題──扶貧,議程安排不但有場官員雲集的「互聯網精準扶貧」論壇,期間還有劉強東馬雲這兩個電商大佬大談扶貧,並以此隔空較勁、互相揶揄。
廣告

據報導,劉強東扶貧衝到第一線,並以河北平石頭村「名譽村主任」身份,放言5年內要讓村民收入翻10倍。馬雲則不讓「劉村長」專美於前,宣稱格局要大並將在全國推出5年100億扶貧計劃。

眾所週知,習近平第一任期治貪,第二任期治貧,眾企業負責人自然是想借這把扶貧東風,而互聯網企業扶貧其實也是「兩全其美」,一是迎合討好高層,一是曾經快速增長的電商行業已經摸到天花板,如有報導據今年「雙十一」銷售情況分析指出,空有銷售,卻賺不到錢,顯示兩大電商營收主力的大中型城市的市場已基本飽和,遂趁此次高層換屆後將重心向農村和中西部加速轉移。

目前兩大電商指的是劉強東的京東和馬雲的阿里巴巴,而外界注意到,劉強東和馬雲的隔空論戰已經不是一天兩天,近來更顯白熱化,且言論尺度及範圍超過生意經。比如劉強東很有意味的一句話,是在他有次受訪時曾表示不願意跟馬雲交朋友,原因是「年齡相差太大,有代溝。」劉強東這代溝是在說年齡?

一般會說馬雲和劉強東是電商領域的兩個大佬,但他們不只是代表不同的兩家企業、不同的商業模式而已,其實還代表著不同時期發家的紅頂商人。

當2004年阿里巴巴的支付寶問世,並開始插旗中國電商市場第三方擔保交易服務時,而同年的劉強東,才剛剛開辦京東的前身、初涉電商領域。

輿論政商水乳難分,尤其在中共以黨領政下的中國大陸,確如許多人所指,凡首富商業巨頭的奇蹟般的造富過程極度依賴權力。

而媒體資料顯示,在國內互聯網這一領域的「巨富」紛紛崛起的一個關鍵性年份是1999年,這一年,阿里、攜程誕生,騰訊、新浪、百度也都在這年之前或之後的一兩個月內誕生。

那麼今日在國內互聯網領域名列前茅者,昔日為獲取政策紅利及銀行貸款而打上交道的掌權官員,無疑江派佔絕大多數。如習近平上台後落馬的眾貪官,可能就有當初他們的政治後台。可以做為鏡子的是同期的圈內人出事,如肖建華與曾慶紅等家族,徐明、王健林與薄熙來,趙本山與薄熙來、王立軍,賈躍亭與令計劃兄弟。

企業大佬和江派官員在一起,並受利用的事不會沒有,互聯網企業也是一樣,如百捲入谷歌退出中國背後的周薄事件,百度散發胡溫習李的黑材料。

在互聯網企業阿里、攜程、騰訊、新浪、百度等崛起的關鍵年份1999年,除了是江澤民掌權近10年,同時還是公開迫害法輪功的一年。自那時候起,工信部、中科院等官方發展信息科技的重要任務就是封鎖迫害真相,所以重金打造高牆及封網技術。

十幾年之後,在《2017年中國互聯網企業百強》中,前50強中14家是遊戲企業,合計遊戲企業約佔25家。中國號稱互聯網第一大國,百強中卻是遊戲企業佔了四分之一,沒有微軟、谷歌、蘋果這樣的公司,更沒有中國的作業系統。

雖然中國的微軟、谷歌、蘋果至今還沒出現,但早在2002年,中國網民開始使用「自由門」等翻牆軟件突破中共網絡封鎖,同時也有了「65.49.2.178」這個被指將載入史冊的IP動態網。其開發公司總裁、一名法輪功學員表示:希望中國大陸的網民能享受到真正自由的互聯網。那些財力物力雄厚的電商大佬,難道不更應該作出良心和道義的表率嗎?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