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大陸 > 社會 > 正文

親子園虐童事件真相:就在張葆葆身後

紐約時間: 2017-11-11 03:41 A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11日訊】攜程親子園虐待孩子事件的真相,就藏在為了孩子學苑負責人、錦霞兒童益智服務中心理事長、上海錦霞教育信息諮詢有限公司創始人、上海童領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寶貝創意谷創始人——張葆葆的身後。
廣告

事件的真相

經綜合多方信息,真相基本清晰:
上海市職工親子工作室項目屬於2017年上海市政府實事項目「公共托育服務」,攜程親子工作室屬於試點和樣板項目,在今年5月下旬通過了長寧區婦聯、教育局、消防支隊等部門組織的聯合驗收;攜程親子工作室也得到了上海市總工會在2017年六一節的統一授牌。

攜程親子工作室在早期由於場地無法達標(100個孩子要2100平方米場所)、不具備給幼兒供餐條件、營業範圍不具備托幼資格而無法開辦;後來攜程親子中心與家長、第三方教育機構(即為了孩子學苑)建立了三方機制,並購買了公眾責任險,才正式開班。

據新民網報導,在長寧區婦聯的牽頭下,攜程親子中心選擇「為了孩子學苑」作為第三方教育機構。

在上海市婦聯的推動下,長寧區攜程親子園已在2017年6月1日通過項目驗收,但是此項目迄今仍未在上海市教育局審批備案,法律上並不合規。

「為了孩子學苑」並不是一個具有法律意義的實體公司,其沒有運營經驗,更不具備幼托資質。據澎湃新聞記者採訪「學苑」相關負責人張葆葆,在攜程親子園之前,「學苑」並沒有運營幼兒園或幼兒教育管理機構的經驗。

「為了孩子學苑」這種毫無經驗的機構為什麼會被攜程選中,搖身一變成為試點和樣板項目?據攜程親子中心方面透露,在三家競爭機構中選擇「為了孩子學苑」,主要是因為上海市婦聯的推薦。

上海市婦聯全資控股的上海《現代家庭》雜誌社是「為了孩子學苑」的歸屬單位,該雜誌社還申請了「為了孩子」教育、娛樂服務商標,申請號1659411641,目前商標申請仍未通過。

到此為止,真相大白。職工親子項目是上海市政府真心為民辦實事搞的「公共托育服務」項目,政府部門牽頭建立規範,企業出錢,職工省心,輿論滿意,本來是兩全其美的事。

但是立刻有「聰明人」發現了其中商機,於是便上躥下跳的鑽營,無論有資質沒資質的,有經驗沒經驗的,有團隊沒團隊的都來了,都希望在職工幼兒托育市場上分一杯羹。所以就有了長寧區婦聯的關說和牽頭。

某些部門的某些人可能覺得看100個孩子,每個月托管費收入30萬,扣去場地水電伙食人工,還能淨賺十萬,這還不是躺著掙錢的美事兒?趕緊給自己旗下的某機構「導流」和「創收」唄。

可惜沒想到,經辦人為了牟利,往死裡壓縮經營成本,連沒有保育證的保潔員都赤膊上陣管孩子,這才有了後面那種昧良心的虐待孩子事件!

證據?如果無利可圖,你開公司會沒事兒送不相關的孩子總價值149萬的兒童絲綿毯、寶寶禮盒麼?那是為了盈利開辦的公司,可不是開善堂的!

本次對接會共有41家合作單位參加,其中,28家教育機構免費送出300餘場公益課程,來豐富親子工作室的課堂,還有5家單位為親子工作室的每個托育寶寶送出兒童絲綿毯、寶寶禮盒等禮品,總計價值約149萬。親子工作室和這些企業在對接會上互動交流,進行雙向選擇。

這是多大的市場?

上海市目前有50萬待托育孩子,1605所托育機構(公辦幼兒園1151家);目前準備開辦職工親子工作室的企業有59家,按照每家企業100個孩子、每個孩子每月3000計算,每個月的營收是1770萬,全年營收2.12億,別忘了由企業提供場地,成本又少了一大筆,淨利最少應該有30%,全年保底淨利至少0.6個億。

上海市市立幼兒園這種培養出多名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明星幼兒園,按一年醫保43萬倒推,大約有100多名教職人員,2016年的財務決算總支出不過是1600萬。

攜程親子幼兒園,100名孩子只配4名老師,人工成本撐死就60多萬,說好的按照1:7的比例配置老師,應該配置14名教職員工,現在只有4人,另外10個老師呢?剩下的錢呢,誰拿了?誰敢拿?

也正是這龐大的利潤,才讓那些不具備資質的機構四處挖門盜洞的找關係開託兒所掙快錢,而不是為家長提供高水平的保育服務掙踏實錢。

這個錢,掙得不昧良心麼?

誰是「聰明人」?

我注意到了張葆葆。因為她在回應公眾質疑時,完全在避重就輕、推卸責任。

「首先是深表痛心,非常震驚。」張葆葆表示,從星期一(11月6日)得知此事,對涉事的園長、保育員、保潔員等第一時間要求開除,同時也讓他們寫了檢討書。

「因為第二天還要服務,我們對老師也開了一個緊急會議。這麼長時間,老師們也是非常用心的,發生這件事情我們也覺得很痛心,也深表歉意。希望不要認為我們所有的老師都是這樣的,希望各位家長寬容一點,老師也不容易。」張葆葆說。

因為這個名字非常特殊,我通過Google和天眼查了一下,非常震驚。

張葆葆名下有8家公司,她還是其中兩家公司的法人。公司的名字都跟兒童有關,比如「上海童成』、「上海童領」等等。但是與此同時,張葆葆還有民辦非政府組織的身份——上海靜安區江寧社區錦霞兒童益智服務中心的理事長!

大家可能不知道民辦非政府組織是幹嘛的,這種組織是非營利性的,所以稅極少,而且可以直接承接特定方向的政府採購。


為了孩子學苑負責人張葆葆有諸多身份。(博談網)


更大的驚喜是,張葆葆還創辦了一家同名的上海錦霞教育信息諮詢有限公司,直到2017年5月,才把法人和股份轉給他人。這個既經營公司,又能創辦民辦非政府組織,理直氣壯去接政府採購的套路,實在是6到飛起。

不要走開,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面!我查到「上海錦霞教育信息諮詢有限公司」正在招聘帶班老師,年薪4-5萬。職位描述如下,連持證上崗都沒有要求;一個月收30萬托育費,怎麼就只肯雇一個月4500的無證老師?錢都花哪裡了?


招聘幼兒教師廣告。(博談網)


到了現在相信大家都明白了吧。張葆葆持有了多家公司,一方面藉助民辦非政府組織給自己抬身價,利用與文教婦衛口的關係,承接政府採購或者公益項目,比如攜程親子園這種。

另一方面,利用「上海錦霞教育信息諮詢有限公司」這種公司實體,用極低的年薪(4-5萬)來招聘幼教老師,什麼資格證都不要,反正上海錦霞本身也沒有托育資質,他們的經營範圍也只有教育信息諮詢,計算機軟體的技術開發,文化藝術交流策劃(除中介),企業形象策劃,銷售文具、體育用品。

再一方面,張葆葆的「寶貝創意谷」商標是註冊在「上海童領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下面的,而這家公司的經營範圍唯一沾邊的是兒童遊樂場,也沒有幼托資質。

但是人家就是能理直氣壯的把幼托生意做成上海市樣板項目,有關部門怎麼就不管管呢?

本來張葆葆掙錢管我屁事,但是誰要是掙昧心錢禍害孩子,那就別怪有良心的人口誅筆伐。

先爭功,再甩鍋

這個項目,明顯是主管部門責任不清、審批不嚴、辦園機構未經備案、程序不合規。

東方網記者郁婷藶5月31日報導:今天下午,2017年上海工會「慶六一」職工親子工作室實事項目對接會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宮舉行。會上,上海市總工會對已建和在建的親子工作室進行了授牌。截至目前,上海工會「職工親子工作室」的數量已擴展至59家,已經達到了年初設定的50家的創建目標。

在《上海市幼兒園管理辦法》中規定設立幼兒園必須向所在區(縣)教育局提出申請,主管部門審批通過後,准予辦理登記註冊,並將准予登記註冊的幼兒園報上海市教育委員會備案。

但是長寧區教育局的網站上,並沒有「攜程親子幼兒園』的信息,也就是說這個幼兒園是違規設立的!上海市婦聯下屬的《現代家庭》雜誌社第一沒有設立幼兒園的行政資格、第二沒有經營幼兒園的營業範圍,那麼長寧區教育局為什麼沒有及時叫停這個不可能批准通過、未經備案的違規幼兒園?,為什麼不進行監管?

經查,長寧區教育局備案的幼兒園並沒有攜程親子園。

長寧區教育局不但沒監管,而且還同意攜程親子園通過驗收了。那麼長寧區教育局現在甩鍋到長寧區婦聯身上,不覺得臉疼麼?

2017年5月下旬,上海長寧區婦聯、教育局、衛計委、環保局、民政局、財政局、食藥監局、消防支隊等單位人員共同組成驗收專家團隊,赴攜程親子園開展現場驗收工作,經實地查看指導,驗收團隊同意攜程親子園通過驗收。

新建的20個社區「託兒所」從選址到建設要求嚴格,比如項目要求,社區幼兒托管點須設置在安全區域內,且佈置在建筑一層,遠離危險區域,總建筑面積不小於200平方米;保育員持健康證和職業資格證上崗並接受定期培訓,師生比不低於1︰7,並全部採用實名制管理等。此外,托管點均採用「公建民營」,由政府提供場地,採取購買服務的形式引入專業的社會組織進行日常運營。具體費用將根據成本測算,每人每月不得超過3000元。

更弔詭的是,上海市婦聯舉行新聞發布會,說明攜程親子園已經完成實事項目驗收;

2017年5月31日,上海市婦聯舉行專題新聞發布會向媒體宣布,2017年上海市政府實事項目「公共托育服務」第一批試點已揭曉,長寧區攜程親子園已完成實事項目驗收,6月1日正式挂牌,首批投入試運營。

但是上海市總工會發布的信息、上海市工人文化宮發布的活動信息中,上海市總工會明確是親子園的授牌單位;

2017年5月31日下午1:30,由市總工會女職工委員會主辦的《上海工會「慶六一」職工親子工作室實事項目對接會》在市宮三樓中心廳舉行。市總工會經濟工作部部長丁巍主持項目對接會,市總工會副主席、市總女職工委員會主任何惠娟致詞,市宮主任侯偉康、黨委書記謝鷹等為第二批上海工會「職工親子工作室」創建試點單位授牌。

本次對接會共有41家合作單位參加,其中,28家教育機構免費送出300餘場公益課程,來豐富親子工作室的課堂,還有5家單位為親子工作室的每個托育寶寶送出兒童絲綿毯、寶寶禮盒等禮品,總計價值約149萬。親子工作室和這些企業在對接會上互動交流,進行雙向選擇。

爭功時候,在5月31日,總工會在工人文化宮開項目對接會,婦聯召開新聞發布會;甩鍋時候,教育局乾脆利落的甩鍋給婦聯,真是……

上海市婦女聯合會下屬一共七家事業單位,其中上海市市立幼兒園是在教育局備案的事業單位性質的幼兒園,如果攜程親子園是上海市市立幼兒園在凌空SOHO的一家分支機構,屬於事業單位編製,那麼至少在辦學性質上是合法合規的,但!現!在!

攜程親子園項目是由「現代家庭」雜誌社旗下的為了孩子學苑辦的,這才真叫無資質違規舉辦託兒機構呢。

如果參考上海市《普通幼兒園建設標準》,生均面積至少要達到21.29平方米,這意味著招收100個學生需要至少2100平方米的場地,還要配備專門的室外活動空間,對於商務樓裡的企業幾乎不可能做到。而辦學場地不達標,就無法申請辦學許可證,也就無法獲得兒童活動場所專屬的建設工程消防驗收意見書。

托幼機構要有獨立的廚房,哪怕證照齊全的企業職工食堂也不能直接給幼兒供餐;絕大部分企業的營業執照經營範圍都不包括托幼管理。

所以正常經營的靠譜企業,辦個幼兒園也非常困難;那麼「現代家庭」雜誌社有什麼資格、有多大能量,能夠從上海市牽頭辦的實事項目裡拿下一塊樣板業務呢?真當我們這些屁民心裡沒點B數麼?

據去年報導,在攜程親子中心,企業與家長、第三方教育機構建立了三方機制,並購買了公眾責任險,消除企業在辦「職工親子工作室」當中的一些後顧之憂。

呵呵。

合適的解決方案是什麼?

事實上,這個事情不可避免。刑法是居民的行為底線,道德是居民的行為上線,而輿論和社交壓力保證了居民的行為平均線。

我小時候在油田長大,上的是採油廠家屬區的幼兒園,老師都是工人家屬,雖然水平不好說,但是大家在一個大院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誰好意思虐待別人家孩子?還要不要做人了?

現在大量的第三方無資質教育機構都放進來辦幼兒園,這幫人就是為了撈一把走人的,誰會好好看你家孩子?真出了事把臨時工解雇就摘乾淨了,但是受傷害的孩子呢?那可是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的心肝啊!就算現在虐待罪入刑,能換來孩子不受傷害麼?

當年的家屬區幼兒園,輿論和社交壓力能夠確保幼兒園老師無法過分虐待兒童。

現在的公立幼兒園因為屬於事業編製,相對體面穩定,所以老師不敢做的太過分。

今天企業辦理託兒所,如果僅僅選擇第三方機構而非自有員工,那麼企業對幼兒園老師的制約力量基本為零。

如果只能靠《刑法》來約束幼兒園老師的行為底線,而不能通過有效的獎懲措施把幼兒園老師的行為拉到平均線之上,這種虐待兒童的事兒,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發生。

市總工會表示,這次試點將發揮單位優勢,依托專業力量,引進社會資源,規範管理流程,力求形成可複製、可借鑒的工作室樣板,倡導和鼓勵各級工會積極開展工作室創建,並爭取年內在全市完善和新建50家「職工親子工作室」。雖然目前企業自主開辦「職工親子工作室」仍處於探索階段,但可以想見,未來這無疑是解決廣大職工子女托育問題的新方向。

企業越來越大,企業辦育兒機構的事情本來就是一樁留下人才的好事,可惜一個不小心,就被一幫利慾熏心、罔顧規章的蛀蟲給辦砸了。

這個事,真的是「為了孩子學苑」的當事人被判刑三年就行麼?慎終追遠,這個事兒明顯就是某部門違規推薦無資質無經驗的教育機構給攜程導致的,有沒有問責機制?

企業親子工作室還是應該進一步推廣,但是絕不能把孩子們推給那些沒有資質、沒有擔保、撈夠了就跑的第三方機構;絕不能害了孩子,肥了蛀蟲!

希望我們的未來茁壯成長。

信息來源:

職工親子工作室實事項目對接會在市宮舉行-公告欄-上海工人文化宮

上海政府網站——申城首批社區幼托點本月將試運營工會「職工親子工作室」已擴展至59家

澎湃新聞網:虐童事件親子園為政府實事項目,管理方稱沒有幼兒園運營經驗

新浪財經:起底「愛生如子」的攜程親子園管理方:直屬上海婦聯

天眼查

上海市市立幼兒園2016年財務決算報告

導師詳情——張葆葆

愛心媽咪小屋公益合作啟動儀式

——轉自《博談網》

(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鏈接: 滬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曝光 老師毆打孩子餵芥末(視頻)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