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唐柏橋:讓子彈飛向暴政(三)

——解碼姜文的《讓子彈飛》

紐約時間: 2017-06-16 07:14 AM 
「這孩子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會裝糊塗」。
廣告

這一句話就將小六子的為人和性格特性盡顯無遺。小六子是電影改編後加進去的人物。根據整個電影的情節和對一系列數字的「巧合」,這個小六子很顯然是暗指「六四」被屠殺的學生。姜文是我們同一時代的人,他對於六四應該記憶猶新,而且很可能就是當年的參與者之一。八零後九零後的年輕人也許已經不知道,當時的在校大學生幾乎都參與了八九民運,也就是「六四」運動。這場運動於六月四日遭到血腥鎮壓,震驚了全世界。「六四」雖然已經過去二十一年,但是在我們這一代人心中,它是永遠抹不去的記憶。姜文也當如此。我記得姜文曾在2001年拍過一部影片叫「天地英雄」,裡面講的就是一位義蓋雲天的軍人因阻止殺人(註:俘虜)而被朝廷通緝捉拿的感人故事。我認為他當時也是要借歌頌電影裡閃爍人性光輝的英雄來向「六四」時反對中共軍事鎮壓的趙紫陽和拒絕執行進城命令的三十八軍軍長徐勤先等我們這個時代的偉人表示敬意。

小六子所代表的六四學生的天真純樸通過電影裡吃了一碗還是兩碗麵那段情節,表現得淋漓盡致,而且使用了非常誇張的手法,但是看起來卻並不顯得荒謬,反而令人非常同情和震撼。最後小六子被那些聯合起來坑他的姜武和胡萬及那些毫無人性和原則的看客們逼到用刀切開自己的肚子來證明自己沒有吃兩碗粉,暗喻六四時的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時反覆表示,他們不是動亂分子(註:電影裡沒有吃兩碗粉,是被冤枉的),哪怕最後面對的是軍隊的子彈也要討個清白。正因為如此,那些活著的人才更應該為他復仇和討好公道,因為他死得太慘了,太不值了。正如「六四」的學生被屠殺後一樣,很多人也曾面對六四亡靈暗暗宣誓,要為他們討還公道。

這部電影如果沒有明顯的對「六四」的暗喻,我們就很難牽強地說它是一部借古諷今的影片。正是因為有了明顯的對「六四」的暗喻,我們才敢肯定地說,姜文是要借他的電影發威,說得更明確一點是要借這部電影紀念「六四」,號召人們起來推翻暴政

那麼,這部電影有哪些地方提到了「六四」或含有「六四」的字眼呢?

一,影片一開始張麻子就劫了馬縣長的「馬列」——馬拉的列車,並掀翻了「馬列」。在張麻子與被打撈上來的湯師爺的一段對話中,他就明確地說了一次「六四」。他問湯師爺幹過多少年這種買官的勾當,買過多少次官,每次買官花多少兩銀子,每次能撈多少銀子。湯師爺說幹過八年,每半年一次,每次花二十萬兩銀子,每次可撈買官的一倍,結果張麻子很快就說出了這一一組數字「八八六十四,六百四十萬呀」。因為每次撈二十萬的一倍就是四十萬,一年兩次就是八十萬,八年就是六百四十萬(註:也有人解讀說每次一倍其實是二十萬,一年才四十萬,這個數字應該念成四八三十二,而不是八八六十四。如果是這樣,姜文是存心將它搞錯,這樣就更說明他是故意大聲說出「六四」了)。可當他們兩人對話時,由於速度非常快,一般人很難反應過來。大家都知道,六四這兩個數字放在一起在網路和任何媒體上都是禁止的。記得有一年成都晚報在一個很不起眼的地方刊登了一個小小的廣告:「向堅強的64遇難者母親致敬」,事後被當局發現,報紙編輯和有關部門人士遭到嚴厲處罰,打廣告的陳雲飛被監視居住半年。可想而知,「六四」在當局眼裡是何等的敏感和恐懼的字眼。而這次姜文巧妙地通過這段看似極端無聊的對話,將六四說了出來。可謂獨具匠心,妙不可言。而現在電影已經播出去了,中共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因為處罰他,等於承認這個數字就是為了紀念「六四」。

二,這部電影裡的兩個冤家,一個叫小六子,一個叫黃四郎。兩個數字加在一起不就是「六四」嗎?前面已經說了,小六子是姜文在電影中加上去的一個人物,而這個人的名字中恰好有一個「六四」中的數字六。而黃四郎是經過改名的,他在原著中叫黃天榜。這個名字中恰好也有一個「六四」中的數字四。黃天榜這個名字並不難聽,如果沒有特別的原因,似沒有改名的必要。如果這還不能說明是姜文有意的,那豈不是天意了?

三,如果各位還覺得我是在憑空猜想的話,那麼,當我點醒你,在小六子墓前祭拜時,第一個出現的既不是老大張麻子,也不是老二、老三,而是老四。四哥在小六子墓前只說了一句話:「六弟,四哥發誓替你報仇」。六第四哥,不就是六四嗎?如果有人還說我是在瞎蒙,那麼,我反問你:你能給出任何老四首先出現在小六子墓前的理由嗎?為甚麼不是老大張麻子,也不是最小的老七?有報導說,電影製作組在拍攝這一段鏡頭時,費了好大功夫,一直不知道該怎麼拍才能出效果。結果是最後關頭姜文靜思一段時間後拿出了這一套方案。也就是說,姜文和劇組對這一段非常重視,絕非隨隨便便地安排出場次序,因此安排既不是老大,也不是老小的老四第一個出場,姜文肯定有自己隱而不宣的想法。而我認為,這個想法就是要暗指他們要為六四死難者報仇。為了讓觀眾對他們要為小六子討還公道產生強烈的共鳴,他用了特寫的手法。每個人都說了一句話,而且對鏡頭很近,讓人產生一種就在對著看電影的觀眾講的強烈視覺效果。尤其是當最後姜文出場時(註:我不說是張麻子,是因為這段獨白簡直就是姜文本人對天下人的告白),他所說的每一個字,似乎都是他內心壓抑已久的思想:「六子,掙錢對咱算個事兒嗎?我不是要殺人誅心,是沒想出好辦法,我要將黃四郎連根都撥掉,給我點時間。六子,爹發誓一定給你報仇」」。我們從他的這句簡單的獨白中可以看出,他話中有話。試想一下,如果他只是要為小六子報仇,殺了黃四郎不就成了?為甚麼他要在這麼短的獨白中,提到要將黃四郎連根拔掉呢?那不明擺著表示他要對付的其實不是黃四郎一個人,而是黃四郎所代表的一種惡勢力。姜文是要暗示大家,他所扮演的張麻子其實是活在現在,張麻子所要連根拔掉的是現今的惡勢力。如今誰是中原大地上的惡勢力,那還用問嗎?

姜文怕觀眾在看完這段祭拜戲後還不明白他的用心,乾脆在最後還將小六子的墓碑弄成一個大大的手形「六」字,也像一個在六四時大學生們用得最多的像徵勝利的V字,好讓大家徹底明白他要表達甚麼。

四,張麻子和他的弟兄們出去行動時都戴著印有中國麻將中的筒的面具,其他的兄弟排行第幾,就戴幾筒,唯獨他張麻子戴的是九筒。這不是明顯要告訴大家他這個九筒是意有所指的嗎?「六四」就是發生在八九年,人們通常也稱那場運動為八九民運。這個九很可能就是暗指這個八九民運中的九。而八九中的八的出現,很多人認為是縣長夫人墓上的那兩個環所組成的8。這有可能,不過,我也覺得還有一個可能是民國八年中的八。因為原著中的故事背景是三十年代,也就是民國二十年間,而電影改為民國八年,必有深意。而改成民國八年使得這個年份出現八九民運中的八,應該屬於一種合理的推測之一。

影片中出現六和四這兩個數字的地方非常多,也許有些是巧合,也許有些是姜文有意為之。如湯師爺在誤以為張麻子的兄弟強姦了民女之後,大罵:「六個人,還當著人家男人的面,還開著燈。我都關著燈……太不要臉了,太不要臉了,呸!」

這裡又是六!這段話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六四」夜晚在北京大開殺戒,尤其是在天安門廣場曾熄過燈。姜文是借湯師爺的口,痛斥中共在光天化日之下屠殺無辜學生市民人。葛優這一段也演得很精彩,罵得很投入。他在整個電影裡都畏畏縮縮,唯獨在這裡扯開嗓子大叫,像個男人。「我都關著燈」其實就是調侃和控訴中共當年關燈殺人這一段歷史。再比如張麻子在電影開始時,對著「馬列」開了六槍;最後動員民眾抗暴時,也是喊了六次「槍在手,跟我走」後,民眾才出來;電影結尾時與黃四郎對話時,也提到犧牲了四個人:六子,二弟,師爺,夫人,而且非常用情地說了這麼兩句意味深長的話:「我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了,而且永遠聽不到了!」「對我來說,錢是錢,人是人」。言下之意是中共殺了人,是無法用金錢來彌補和償還的。總之,六和四這兩個數字在這部電影裡反覆出現,寓意明顯。

也有人解讀張麻子和他的兄弟們在祭拜時,手裡拿的兩朵玫瑰,一紅一白,是天安門母親運動的標誌上的兩種玫瑰的顏色。這也許是姜文的意思,也許是巧合。要想知道這他們為甚麼會選擇這兩種顏色的玫瑰,恐怕只有將來去問姜文本人了。也許他甚麼別的意思都沒有,就覺得挺有視覺效果也難說。但是,他安排湯師爺說的那段不倫不類的話「……不能拚命,拚命還怎麼掙錢呢」,和三哥斥責他的話「大哥不應該聽他的,姓湯的不是個好玩意兒」,肯定是另有所指。這裡暫且不表,因為我在後面的章節中將專門討論湯師爺這個有趣而又可悲的角色。

「我演砸了嗎?我怎麼覺著才剛剛開始啊!」姜文在電影裡所說的這句話,既是對這部電影上映後將面對的質疑和譴責的預先回應,同時也是代表從「六四」的血泊中走出來的一代人對當今惡勢力的宣戰。它暗指民眾為「六四」討還公道,剷除暴政的反抗運動才剛拉開序幕,好戲還在後頭,那些對人民欠下纍纍血債的惡勢力別高興得太早。

在此我也想借電影裡的這句台詞說出我的想法:「我們民運失敗了嗎?我怎麼覺得序幕才剛剛拉開啊!」

可以說,沒有八九六四,就很難有這部影片;沒有這部電影,伸張正義的子彈就很難飛出來。

(未完,待讀)

──轉自《良知媒體》

(責任編輯:李明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