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袁斌:李和平們的「九死一生」

紐約時間: 2017-05-17 11:34 AM 
「九死一生」,這是2017年5月9日下午,維權律師李和平在被中共非法判處緩刑後的第11天回到家中時對親友說的一句話。
廣告

這四個字,無一字不含著血淚,無一字不是李和平對中共酷刑的控訴。

李和平獲釋後,其在天津看守所遭受酷刑的經歷也逐漸被外界所知。這些酷刑包括約束帶、工字鐵鏈刑具、被吃藥、被打、疲勞審訊、長時間站立等6種,而其中令他最痛苦的莫過於每次連續十五天的約束帶。

據李和平回憶,警察每次給他戴約束帶都會將釦子扣到最後一格,將兩個手臂拉到後面不能動為止,而且一戴就是十五天。剛開始手全腫了,自己不能吃飯,只能讓倉友餵食。餓了兩天,看守民警將釦子鬆了一個釦子,手才有點活動空間,可以自己吃飯。大號擦不了屁股,三天身上全臭了。喝水都是別人幫倒,把杯子放視窗上,自己用嘴去叼。每天晚上不能躺著睡覺,睡著兩個手臂上帶子勒緊血液不流通。整個血液都往頭上衝。十五天,人是按秒數過來,每時每刻都必須用憤怒去抵禦這種痛苦,不然心裏難受就投降了。

李和平還曾被24小時加戴「工字鏈」刑具連續幾十天之久。據其妻子王峭嶺在接受BBC記者採訪時披露,「2016年5月,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他被戴上了這種手銬和腳鐐,中間還連上了鐵鏈。」「這意味著他不能直立,只能一直佝僂著,包括睡覺。他在整整一個月時間裏每週七天、每天24小時遭受這種刑具折磨。」

在被關押期間,李和平還被強迫服用一種所謂的「高血壓藥」,這個藥服用之後身上肌肉疼痛,頭腦模糊,眼睛看不見。他獲釋後曾對自己的兄弟回憶說:「有時候想一死拉倒,我拿筆寫交代材料時真想戳瞎自己的眼睛。」

從目前披露的情況來看,「九死一生」的又豈止是李和平一個人,709案的所有被害人幾乎沒有一個不曾遭遇過酷刑折磨的。用李和平弟弟李春富的話說:「可以講,在裡面沒有一個不想死的。」而中共之所以要對他們施以如此辣手,其主要目地之一就是為了讓他們認罪並構陷他人。王峭嶺告訴記者,當局要求李和平自誣、以及指認其他律師,但都被拒絕了。

李和平們所受的酷刑,再一次撕下了中共「依法治國」的外衣——所謂「依法治國」其實不過是酷刑治國,暴力治國

當然,這一切都不是中共今天的發明。自從奪得政權後,他們一直都是這麼干的,在毛澤東時代是這麼干的,在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一直到今天,他們仍是這麼干的。正如高智晟先生所一針見血指出的那樣:「中共反人類、反人性、反法治文明的惡習是改不了的,對之仍抱幻想者,猶如期盼有一天豺狼能直立行走,且都能變成了收養遺棄羔羊的慈善家,實實是條件不許呢!」「就像常人生命質體的存在依賴於進食的道理一樣,行傷天害理的血腥之惡的過程,即是它維持生命質體所需能量的『進食』過程」,「你無法要求它不再行惡,就像你不能要求常人不要再進食一樣。」

但願李和平們的「九死一生」能喚醒更多還對中共抱有幻想的天真者。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