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禁聞】大陸律師籲人大調查「709案」酷刑

紐約時間: 2017-05-16 08:29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5月16日訊】連日來,「709案」被捕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受酷刑的內幕被一一曝光。5月14號,「中國保障人權律師團」向中共的全國人大發出公開信,要求成立特別委員會,調查「709」系列案件是否存在公安強迫在押人員服用不明藥物等酷刑,並公佈調查結果。
廣告

繼被緩刑的「709案」李和平律師曝光被關押期間被強迫灌藥後,5月13號,「709案」另一名當事律師李姝云,也打破沉默,在網上曝光了被關押期間所遭受的酷刑虐待及強行灌藥迫害。

她寫道:不敢相信自己曾在密不透風、充滿甲醛味道的屋子裡被軟禁6個月,看守所的3個月更是恍惚艱難。9個月裡我被管教提審辱罵,被罰站16個小時,被限制在凳子上7天一動不許動,被吃藥7個月,半夜不定時的值夜班暈倒……。

前一天(14號),「709案」被抓維權人士勾洪國的妻子樊麗麗也在網上披露:勾洪國被關押期間,遭遇疲勞審訊,被強行服藥,24小時被輪班看守,一動就是襲警。

而今年1月被取保回家,但精神出現異常的維權律師李春富,也曾透露在押羈期間,天天被餵不明藥物

面對一連串血淚控訴,14號,來自四川的人權律師盧思位發起公民聯署,並向中共全國人大發出公開信,要求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就「709」系列案件是否存在強迫服藥等酷刑,進行獨立調查。信中特別提到,委員會成員應包括律師和公民代表,並向全國人民公佈調查結果。

公開信寫道,李和平及李殊云在羈押期間,被強迫服用不明藥物,導致肌肉疼痛、精神昏迷、視線模糊、渾身無力。這些消息更令人對「709」案仍在押的王全璋、吳淦等人的處境,感到極度不安和擔憂。公開信指出,灌藥作法是與現代文明背道而馳的一種「令人髮指」的犯罪行為。

四川律師盧思位:「強迫使用不明的藥物,這肯定是違法的。這種聽起來就駭人聽聞,對一個人強迫服用這種,是真的嗎?為什麼會有這種事情,所以我們就是要搞清楚,要調查清楚,這就是我們的目的。我們就是要求,嚴格按照法律辦事。」

北京律師余文生:「因為709這些被羈押人員出來以後,被遭遇酷刑的事情不斷的曝光,所以我們,作為709辯護人和人權律師,有義務為他們遭遇酷刑的事發聲,要求有關部門對這件事情進行調查。因為709遭遇酷刑被抓捕,主要是公安部主導的,我們只有向全國人大要求他們提出調查。」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的中國部研究員王松蓮15號對《美國之音》表示,「人權觀察」幾年前在撰寫中國酷刑報告時,曾瞭解到幾起有關被強迫餵食精神病藥物的個案,但不知情況有多普遍,因此沒有寫入報告。

據《法輪大法明慧網》報導,為了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中共動用了各種酷刑,包括藥物摧殘等,使學員的身心都遭受極大的痛苦與傷害。

余文生:「對政治犯可能會採取這樣的方式,包括法輪功學員。中國的法律禁止刑訊逼供的,不允許採取這種酷刑,但是中國的法律對於當局來講,只是一紙空文。」

四川人權律師盧思位表示,他無法預測全國人大的反應,但該做的事就是要去做。

盧思位:「我們一件事、一件事的做吧!有些事你不做,它永遠不會有結果,有些事你做了,多做幾次,它可能就會有效,我們就是盡到自己的一個義務吧,一個道義吧!」

據了解,「709案」被捕人士,即使沒被強制服藥,也幾乎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酷刑虐待。曾任李和平律師助理的趙威,近日發聲說她在被關押期間,每一個肢體動作都遭到看守的嚴厲約束。而維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日前也透露,江天勇遭受酷刑,雙腳腫得不能站立,可能會殘疾。

採訪/常春 編輯/陳潔 後製/鍾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