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禁聞】冀津現35萬方污水大坑 成地方難題?

紐約時間: 2017-04-20 07:30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4月20日訊】北京當局剛劃設的「千年大計」雄安新區,日前被環保組織曝出在其附近的河北廊坊市、天津市靜海區,出現30多萬平方米的工業污水滲坑,而且這批滲坑面積大,存續時間長,可能已經對當地的地下水安全造成嚴重威脅。引發關注。環保部急忙回應,兩地已對污水滲坑啟動治理。但有環保專家認為,這對地方政府來講,是一件難題。
廣告

黃色、紅色,水中還有大量沉積的黑色污泥。眼前的這組照片,怵目驚心,由民間環保組織「兩江環保」發佈。

該組織的調查人員今年3月底在華北地區展開工業污染調查,期間意外在雄安新區旁的河北廊坊市大城縣,發現兩個大規模污水滲坑,面積分別達17萬及3萬平方米。

天津市靜海區西翟莊鎮佟家莊村的這處滲坑面積,約15萬平方米。坑內污水呈強酸性。

環保自願者、民間水專家張峻峰:「當然影響非常巨大、深遠,而且面積遠遠不止30萬平米,實際上這樣污染的狀況在廊坊、天津地區可以說俯拾皆是。我們先不說別的,天津有很多染料生產廠家,而化工染料生產的過程之中它所產生的廢液、廢水,都是要排到自然之中去。所以光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就可以想像有多麼巨大這種污染的面積。」

環保自願者、民間水專家張峻峰表示,這些污水滲坑真正污染的是渤海。

張峻峰:「那麼渤海這30年以來,從國家層面所做的污染調查,也做了很多,也知道渤海污染的嚴重性,可是這個問題的解決,目前始終沒有一個系統的,全面的,或者從學術層面的認識都沒有,究竟陸地上的這些工廠,和污染的渠道、途徑都是什麼樣的,還沒有一個系統的全面的東西。」

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研究员王軍表示,這些地區的城市化發展太快,大量的房地產、工廠、鋼鐵廠,導致污染嚴重。而這一切的動力都來自於地方政府對GDP的追求。

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研究员王軍:「沒有GDP我就當不了官啊,經濟發展搞上去了,人民就安居樂業,打引號的安居樂業,就有工作做了,如果沒有工作那些人就跑到市政府來鬧事了,說不定你看這地方離北京多近啊,就跑到中央去上訪,而且那個地方是很敏感的,北京、天津中間,離雄安也很近,就那個位置非常敏感。那個地方就是地下水超採,本來就很稀缺,現在又被污染。雪上加霜啊。這個照片登出來之後引起當地恐慌啊,我感覺。」

相關消息18號在社交平台發佈後,環保部緊急表示將對兩地的相關滲坑污染問題挂牌督辦。

據廊坊市大城縣政府稱,兩處土坑均為多年挖土形成,2013年曾發生廢酸違法傾倒事件,但當地對污染水體的治理工作一直未有完成。

另據天津市環保局2013年摸底排查,靜海區有18個類似滲坑。區政府從2014年起開展整治工作。

王軍:「如果四年前就發現問題,到現在還在加劇,那就肯定這裏有官員,第一他不作為,第二他胡作為,最後一句話,就是腐敗,就是壞蛋太多了。」

所謂污水滲坑,就是在地上挖一個大坑,把污水注入坑中任其滲入土壤。以這種方式排放污水,對環境破壞嚴重,危害人體健康。但河北並非首次曝光。2013年大城縣轄區內另一鄉鎮也曾被媒體披露,轄區內存在4個巨大污水滲坑,總面積超過20萬平方米。

對此,有網友質疑,這麼大面積的要等到現在才發現?是之前不敢上媒體曝光吧。

張峻峰表示,十幾年前自己帶著電視台記者到污染的河流去拍攝,當地政府還圍追堵截。而作為中國工業體,天津工業體的利潤越來越低,一旦治理,需要投入大量資金,當地政府肯定不願意,尤其這些污染問題是十幾年前甚至幾十年前遺留至今,讓現在的政府花錢去處理,它們更不情願。因此目前這個問題確實難解。

採訪/易如 編輯/王子琦 後製/鍾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