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中文電視台

首頁 > 新聞資訊 > 國際 > 時政 > 正文

世界媒體看中國:5月35日(視頻)

更新時間: 2013-06-04 05:50 PM [紐約時間]
 (自動連播)
点此看大图片
(視頻截圖)

【新唐人2013年06月05日訊】(美国之音齊之豐報導)華盛頓 — 在過去的24年裏,中國創造了歷史,創造了世界各國所沒有的5月35日。

廣告


1989年6月3日夜間和6月4日淩晨時分,中國執政黨共産黨出動野戰軍、坦克、裝甲運兵車殺進首都北京,鎮壓了以學生為先導的要求打擊腐敗、實行民主的抗議示威。

那一夜被世界媒體稱為“天安門屠殺”。

笑話、心病、噩夢

自那時以來,6.4成為中共當局的心病和噩夢。6.4鎮壓不久之後,中國中央政府發言人在接受中國官方中央電視臺採訪時,公開表示希望中國人“淡忘” 6.4。

當時的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當時的中國總理李鵬,以及當時的北京市市長陳希同先後分別親自親口或通過家人、親友否認自己是下令開槍殺人的那個人,或者否認自己贊同開槍。

6.4在中國成為一個不能公開提的禁忌詞,受到中共當局的全面封殺。於是,中國公眾就將6.4換算為5月35日。

5月35日由此開創了歷史,也使中共當局成為全世界的笑柄。

如今,世界媒體記者,研究當今中國政治的學者談到中國當局的網路資訊封鎖和中國網民努力突破網路封鎖,會提5月35日這個奇怪的日子。不受中國當局控制的網絡百科全書維基百科英文版還有一個詞條:五月35日。

這種笑柄同時也是一種噩夢,纏繞中共領導層,包括中共新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一家。

不久前,中國網際網絡上流傳一張中國官方媒體,當年發佈的一張舊新聞照片---習近平的妻子彭麗媛為鎮壓抗議者的北京戒嚴部隊唱歌。中國當局隨即採取緊急行動,責令中國所有的網際網絡網站刪除那張照片。

中共當局從來沒有對中國公眾和國際社會解釋,既然6.4鎮壓是挽救了中國,為中國過去將近30年的經濟高速發展開闢了道路,為什麼不理直氣壯地大力慶祝那場鎮壓,反而要竭力隱藏、回避、掩蓋?



中國展示軟實力

六四到來之際,美國主要報紙《紐約時報》記者迪迪·泰特羅發表博文説:在今天的中國,在6月4日的中國,“今天”,“今夜”,“6月4日”都成為禁忌詞,微網志不能搜索;搜索會得到一連串的告示:

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今天”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今夜”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6月4日”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這種告示,顯然是世界奇景、世界笑話。是高級黑、超幽默、是超級黑色幽默、是一個大國的政府對全世界上演的滑稽劇、鬧劇、娛樂價值非常高。

中國當局近年來耗費上百億美元打造中國“軟實力”(即中國當局所希望看到的中國對其他國家的文化吸引力)。觀察家們普遍認為,中國當局打造中國軟實力的重金大都打了水漂,或中飽了私囊。

然而,泰特羅在其博文中提到了一個跟六四有關的例子,顯示了中國如今確實是有明顯的軟實力,因為中國當局的做法影響了英語世界的幽默創作。

例如,有一位英語寫手(@jaimedaza)通過推特發出了這樣一條關於中國六四的幽默段子,調侃中國當局的網路封鎖:

#Beijing Forecast for today: cloudy with a chance of censorship. #China #June4 #Tiananmen
#北京 今天天氣預報:多雲,可能有網絡封鎖。#中國#6月4日#天安門

六四到來,草木皆兵

六四天安門事件到來之際,中國當局很忙。世界媒體也很忙。在世界媒體發表的大量有關報道中,一個明顯的主題是,在六四到來之際,中國當局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尷尬可笑。

美國主要報紙《華盛頓郵報》星期一發表的報道當中的一段話,基本上可以説是代表了世界媒體六四報道的這個明顯的主題:

“抗議示威被殘暴鎮壓之後將近四分之一世紀,中國政府基本上將天安門鎮壓從歷史上抹去。北京街道兩邊樓房上的子彈洞早就被抹平。政府禁止任何獨立的調查,並在網上徹底封殺有關的談論。天安門鎮壓在大多數學校教科書中變成一種委婉説法,被模模糊糊地説成‘1989年的政治風波’”

世界媒體有趣的報道可謂比比皆是,俯拾即是。

例如,日本朝日電視臺有一則簡短的報道説,在六四這一天,“在(中國當局出動軍隊鎮壓學生要求民主的示威)事件發生的現場天安門廣場,中國當局採取了警戒的態勢,加強了手提包的檢查。在中國網際網路上,‘天安門’成為不能搜索的禁忌詞,另外,跟追悼犧牲者相關的‘蠟燭’一詞也成為不能搜索的詞。天安門鎮壓死難者遺屬發表公開信,表示習近平政權‘沒有多少政治改革的意願,令人感到絕望。’”

緊張不僅僅是北京

六四鎮壓發生在24年前。這些年來,世界媒體的有關報道持之以恒的主題是,中國當局如何一方面説中國人民已經大步向前走了,不再關心24年前發生的事情,另一方面中國又在六四來臨之際如何如臨大敵,草木皆兵,層層設防。

在今年六四到來之際,法國主要報紙《解放報》記者菲利普·格朗日羅6月2日發表的報道説,每年到了六四臨近的時候,幾十位甚至幾百位民主人權活動家、作家藝術家、六四死難者遺屬就會受到中國警察的特別監控甚至軟禁。格朗日羅在報道中提出了一連串的名字,如人權民主活動家劉莎莎、藏族作家唯色、活動家胡佳、查建國等名字。

“中國當局採取這些措施,在北京出動成千上萬的警察,目的是為了避免人們為紀念軍隊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舉行任何形式的紀念活動。…這些措施不僅僅局限于首都北京。中國警方對中國全國各地的異議人士採取全面的鎮壓措施。”

格朗日羅提到的中國當局採取的鎮壓措施包括軟禁,切斷電話,或強迫旅遊。

笑柄的應對

中國當局採取這些措施,以及中國獨創了5月35號,這已經在國際社會和世界媒體當中成為笑柄。那麼,中國政府究竟對這種局面採取什麼應對措施了呢?這個問題的答案可以説是看笑話的世界媒體最想知道的。

截至目前,中國當局顯然對這種局面手足無措,無法應對。《紐約時報》注意到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在六四到來之際發表文章,高調表示中國當局有權進行網際網絡網站資訊封鎖。

現在還不清楚《環球時報》的這種説法是否是中共當局應對措施的一部份。但這種説法本身顯然也成為中國公眾和世界媒體的笑料。只是面對這樣的笑料,中國公眾更多的是苦笑,因為他們要身受中國當局的資訊封鎖的影響。

訂閱電子期刊

為您精心挑選 精彩資訊 不容錯過 立即訂閱哦!

請選擇期刊內容: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絕對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排行榜

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