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歐陽梅:兩大敏感日近 中共極度驚恐

紐約時間: 2013-06-03 08:56 AM 
点此看大图片
王維林以勇敢無畏的正氣,和平抗暴,隻身阻擋坦克前進那一幕,轟動了全國,震驚了世界!(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3年6月3日訊】每逢臨近6月4日、7月20日,都令中共神經加劇緊張,倍感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廣告

89「六四」,在天安門廣場,中共動用殺人機器——坦克追殺一群手無寸鐵的愛國學生,上演了一場慘絕人寰的人民子弟兵助紂為虐屠殺人民的流血事件。轟動了全國,震驚了世界!

10年後的「七二零」,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發號施令,再掀狂瀾——打壓、迫害法輪功,之後,在原本救死扶傷的醫院的無影燈下,醫生卻用手術刀強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成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當初得意忘形的中共劊子手們,隨之被冤魂死死纏住,因此夢魘不斷,惶惶不可終日。

「六四」將至 中共當局如臨大敵

被稱之為二十世紀英雄的王維林,以他勇敢無畏的正氣,和平抗暴,隻身阻擋坦克前進那一幕,二十多年來,始終在激勵著海內外華人為爭取民主、自由、人權和公平正義,前赴後繼,不懈努力。與此相反,這一壯舉卻一直讓中共當局聞風喪膽,寢食不安。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資深記者華萊士於2000年採訪江澤民時,拿出王維林的照片問江:「你是否佩服這名青年的勇氣?」慌恐中,江澤民說:「他絕沒有被捕。我不知道他目前在哪里。」這個答非所問,真乃「此地無銀三百兩!」

有消息稱,「六四」英雄王維林最令江澤民惱恨,江親下密令按錄影找到這位青年,予以秘密處決。

王維林雖然走了,但是他的精神不朽,浩氣長存!正因為此,每臨「六四」,中共當局便興師動眾,如臨大敵。

據大紀元報導,5月23日上午,在中國大陸上海奉賢地帶出現了大批全副武裝的公安、武警及WJ-03B裝甲車,武警全部手持95式自動步槍,每隔10米站一人,裝甲車配備兩挺7.62毫米火力強大的重機槍,其氣氛凝重、陰森恐怖,仿佛一觸即發,讓市民毛骨悚然。

與此同時,中共展開「淨網」行動,收緊網路言論管制。中共喉舌新華社5月22日引述全國「掃黃打黑」工作小組辦公室文件稱,下一階段的「淨網」行動將延長至6月底。

此外,中共還加緊網路封鎖,大規模控制民眾的悼念活動,限制、軟禁、拘留維權律師及敏感人士。

在湖南,1989年以人民大學學生身份參與民運的羅茜,組織當地民運人士到長沙嶽麓山舉行「六四」24周年公祭,向湖南省公安廳提出申請,竟被帶到一處賓館軟禁,由4人看守;湖南邵陽民運人士朱承志上週六到廣西南寧探望當地民運人士張維,被南寧國保衝入酒店房間毆打,事件中朱頭部撞到牆壁,嘴角出血,國保還硬給他戴上手銬帶往派出所,次日才將其釋放;廣東維權律師唐荊陵夫婦半夜遭傳喚,對方警告他倆「六四」期間少走動;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野渡日前被當局請去「喝茶」,官方說「六四」敏感日將近,叫他15天內不得出門,門外有人把守,家中網線已被切斷;廣州花都區青年楊霆劍、邱華,發起「6月4日上街找手機」活動,派發傳單和組建QQ群組,上周被公安綁架,行政拘留15天,要「六四」後才放人;在六四屠城中被一顆罪惡子彈奪走了生命的王楠,其母——「天安門母親」成員張先玲和其父——身為中國著名琵琶藝術家的王范地,原計劃4月28日啟程去香港,出席一個琵琶比賽活動,但臨行前一晚,主辦單位受中共當局的壓力突然變卦,取消會議邀請。張先玲對當局的做法非常憤怒:「我覺得這種做法有點太卑鄙了,一個單純的學術活動、藝術活動,非要往政治上去聯想。他們自己做賊心虛。」同時,該事件也讓張先玲十分擔心香港人民的命運:「香港我看很危險啊,慢慢都要會被中共侵蝕,所謂香港本土,本土利益都是和大陸是連著的。你現在不維護大陸的民主,不推進大陸的民主,將來你們的民主就沒有了。」

完全靠暴力起家的中共,一路殺來,難改其嗜血的本性。它的獨裁統治充滿了荒淫、野蠻、腐朽和暴虐,令世人唾棄。

已故的中共第一代黨魁毛澤東曾經恬不知恥的說:「我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中共建政以來搞了各種政治運動,共殘殺無辜8000萬,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幾十年來,中共對人民犯下了無數罪行,毛為了欺騙世人,樹立自己的形象而厚顏無恥的在其著作裏記錄下:「為人民的利益堅持好的,為人民的利益改正錯的。」與之恰恰相反的是中共60多年以來,從未向人民道過一次歉,改過一次錯,始終標榜自己偉大、光榮、正確,戰無不勝。可謂邪惡至極,空前絕後。

江澤民的末日在即

等「六四」一過,下一個敏感日即是「七二零」。其實這只是表面形式。說白了,對於早已失去了民心的中共自身來說,哪一天不是敏感日?要不然怎麼會為了「維穩」,中共不顧財政鬆緊,每年竟然花費7400億(已經超過了7000億的軍費開支)?拿百姓納稅的錢來鎮百姓,以期達到「維穩」,並依賴「維穩」欺壓、盤剝百姓,維護中共的獨裁統治,其結果只能促成「官逼民反」,絕不會贏得的人民的擁護和愛戴。

中國歷朝歷代的明君,哪一個不是親民、善民,公正廉明,而得道多助,被千古傳頌;反之,那些昏君、暴君無一不失道寡助,一敗塗地,遭罵至今。而盤點古今中外,前後對比一下,最惡不過江蛤蟆。

江澤民為手中「六四」血債開脫、為鎮壓法輪功辯護,用「御用」導演張藝謀按照自己的意思拍攝了電影《英雄》,讚美中國歷史上的暴君秦始皇,想借此做文章,可以說是枉費心機,反而更加暴露其是一個狐假虎威的,反人類的,心胸狹窄的無恥小丑、人渣、混球兒。

有道是:打擊善的,一定是惡的。江澤民執政後,出賣國土、腐敗治國、淫亂華夏、無惡不作,尤其是,他不惜一切代價,瘋狂迫害信仰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企圖用三個月時間徹底剿滅法輪功。為達其邪惡目的,直至癲狂到了強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程度。

明慧網曾發表過一則短訊《中共活摘器官線索:丹東軍人的回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一天,天很冷。大約淩晨一點左右,突然我們部隊被緊急集合起來,全副武裝開往丹東火車站,把火車站層層包圍後,過了一會兒,從天津開來的一列火車進站了。從火車上下來幾個軍官和幾個穿白大褂的軍醫。他們和我們的軍官詭秘的交接一會兒後,我們部隊的一部份被抽出負責押運火車,其中我們連也被抽出,我們每倆人負責一節車廂。上車前,我們並不知道押送什麼,只是感到這次氣氛很緊張、很不尋常。上車後,我們才吃驚的發現,這是一列平時專門用於拉牲口的列車,每節車廂都沒有頂棚。但是,這次裏邊拉的並非是牲口,而是煉法輪功的,男女老少都有,據說是到北京上訪的。他們一個個都被用手銬吊在車廂頂部一根根鋼樑上,像白條雞一樣。……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火車終於到達目的站——瀋陽蘇家屯。」

蘇家屯血栓醫院是大陸第一家被指控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院,位於瀋陽的西南郊區,和位於瀋陽西北郊區的馬三家教養院,距離大約34公里。

據大紀元報導,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一位知情媒體人首次向海外媒體揭露中共在瀋陽蘇家屯設有秘密集中營,關押著大量法輪功學員。

三月十九日,一位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刀醫生的妻子指證:在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醫結合醫院,從二零零一年底至二零零三年十月,她丈夫親手摘取了約兩千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隨後其他外科醫生摘取了其餘器官,這都是在受害者未死亡的狀態中進行的。在她零四年離開醫院時,五千多法輪功學員中的四分之三已被活摘器官後焚屍滅跡。
隨後,瀋陽軍區後勤部的一位老軍醫多次投書海外媒體披露:「全國類似蘇家屯的秘密集中營至少有三十六個。位於吉林的代號為六七二—S的集中營,關押了超過十二萬法輪功學員和異見人士;吉林九台集中營的關押人數超過一萬四千人……。」

另外,王立軍手下的一個員警在2009年曾對「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舉報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這位員警作證說,2002年4月9日,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內,他親眼看到兩個軍醫將一名30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在沒打麻藥的情況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器官,將她活活害死。

根據大赦國際估計,2000年~2005年這6年間,有四萬一千五百宗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然而到2007年,移植手術突然減少了一半,原因是中共迫於國際社會壓力,不得已整頓移植市場而出現的結果。

江澤民一手挑起的這場滅絕人性的、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浩劫,害死了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已經為他自己蓋棺定論:罪該萬死!末日不遠!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3-06-06
无论雨,怎么打,自由仍是会开花」的《自由花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