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胡賽萌:肅貪——十八大前的政治暗戰

紐約時間: 2011-12-13 07:12 AM 
【新唐人2011年12月13日訊】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賀國強在中央紀委機關參觀了「嚴明換屆紀律、匡正換屆風氣」「主題展覽。他強調,要加強對地方各級領導班子換屆、擬提拔幹部的廉政考察,防止」「帶病上崗」、「帶病提拔」,並要求「必須堅定不移、堅持不懈地抓好嚴明換屆紀律、匡正換屆風氣工作。」
廣告

聯想到今年各地官員在換屆紀律上的紛紛表態,無論是廣東的汪洋還是上海的俞正聲,不管是天津的張高麗還是重慶的薄熙來都在不同場合強調過要嚴格遵守換屆紀律,以確保換屆正常順利地進行。對於中共高層及各省市封疆大吏對換屆紀律的一再強調,海內外媒體紛紛給做出了各自的解讀。近日,多維新聞網在其十八大的專題報導裡刊登了一篇署名季北群的評論文章《十八大換屆風勁中共欲大力肅貪治黨》,文章說“即將繼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也已開始在黨內幹部的紀律和紀綱方面著力”。

暫且不論換屆紀律與肅貪之間的關係,就目前大陸觸目驚心的貪污腐敗現象來說,並非藉著換屆的契機便能根治得了。如今的大陸已經到了無官不貪,十官十貪的地步,其官場的貪腐風氣甚至已經到了中國歷代之最。

近年來,隨著腐敗的深入和猖獗,已經侵蝕到了中共作為執政黨的執政根基。為此,北京政府設置了重重監督反貪機構,並先後出台了一系列的相關法律和黨紀。從表面上看,中國的監督機構之多可以說是不遜於任何民主國家。在行政系統內,有各級監察廳(局),司法體系裡也有各級檢察院及其下屬部門,就連中共內部的黨務系統也有各級紀委及其相關督察人員;在經濟領域更是有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等一系列的監督機構及專業人員。

儘管有如此之多的監督機構和執法人員,可中國還是無可避免地成為腐敗的重災區,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勢,甚至到了連反腐的執法人員也公然參與貪污腐敗的地步。造成目前這種腐敗橫行、貪污肆虐的唯一原因在於政府不願把監督的權力歸還給民眾,而目前的監督僅僅只是在政府權力構架之下的監督。

在這種制度安排下,被稱為橡皮圖章的人大對「一府兩院」的監督不僅流於形式,有時甚至連表面上的形式都省了;被譏諷為花瓶的政協更不可能作為在野黨對執政黨進行必要的監督;更糟糕的是,在一黨獨裁的制度下,最起碼的司法獨立和言論自由都成了奢望,更不可能有所謂的司法監督和輿論監督。因為,中共很清楚,所謂的監督只能是在權力集團內部自上而下的監督,而不能有在獨立於權力集團外自下而上的監督,而這種監督就好比一個人自己拽住自己的頭髮,要把自己楸離地面一樣無法實現。

因此,希望通過中共內部的權力更替來改變中國目前的腐敗現狀,只能是一廂情願。中共之所以高調反覆倡廉,更大程度上是為了給民眾做了一個正面的姿態,以空頭支票的形式來購買民眾對現政權的忍耐度,好讓擊鼓傳花的遊戲繼續玩下去。

儘管民眾對一再失信於民的政府所開的支票並不完全相信,但囿於中共強大的黨政軍系統,民眾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相信政客們信口開河時許諾的美好願景。但是,對比一下毛時代與後毛時代中共的治國策略,可以很明顯地看出一個變化,那就是中共領導人越來越寄希望於對未來的許諾,而不願從當下做起,更不願意對現狀做任何哪怕是絲毫的改變。

在毛時代,自古田會議之後,中共便一直信奉「從思想上建黨、從政治上建軍」的原則。此時,中共意識形態對全黨和全國還具有極大的勸誘力。1949年以後,中共在大陸民眾心中的聲望更是達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但隨後爆發的朝鮮戰爭、美軍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匈牙利十月事件以及中蘇大論戰等一系列事件,讓在內戰中獲得超強自信的毛澤東有了極大的危機感。為了維護中共執政黨的地位,更為了維護毛澤東本人在黨內一言九鼎的絕對權力,以毛澤東為首的權力集團展開頻繁而猛烈的政治鬥爭和殘酷的黨內清洗。

步入了後毛時代,隨著中共意識形態的衰落以及多元經濟對一元政治體制的瓦解,為了永保紅色江山不變色,為了維護政治寡頭和權貴集團的經濟利益,中共一邊不斷地隨著內外部環境的變化對意識形態進行修修補補,一邊則不斷地向民眾公開許諾,開了許多漫無邊際的空頭支票。這一點從中共建政60週年慶典上可以很明顯地看出來,當遊行隊伍簇擁著新中國四位不同時代領導人的巨幅畫像走過天安門廣場時,他們的原音也依次在廣場上先後響起。從鄧小平的「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到江澤民的「共同創造我們的幸福生活和美好未來」,再到胡錦濤的「奪取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新勝利」。

中共歷代領導人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謊言,一次有一次毫無責任地許諾。一個政權居然到了要靠國家最高領導人不斷向民眾對於美好未來的許諾才能維繫統治,真是可悲至極。更為可悲的是,由於中共的統治權力不受任何制約,因而貪污腐敗一直是中共身上揮之不去的夢魘,更是其久治不癒的頑疾。

在毛時代,或許還有意識形態諸如為人民服務、為實現共產主義而奮鬥的軟性制約;今天的胡溫時代,意識形態這塊遮羞布早已破爛不堪,中共的絕對權力在政治架構上不但沒有任何形式上的制約,就連意識形態的軟性制約也早已蕩然無存了。因此,在經濟浪潮的衝擊下,手握絕對權力和無限資源中共執政黨迅速腐化成一支唯利是圖且極為短時的利益集團,腐敗加速了中共的內部潰爛,更腐蝕了其執政根基,為了避免竭澤而漁,中共高層必須得嚴懲腐敗。

於是就產生了一個非常荒唐的悖論:腐敗侵蝕了中共的執政根基,讓其有亡黨的危險,為了維護其統治,就必須得反腐;在意識形態破滅的今天,中共維護一黨獨裁的目的早已不再是領導中國人民建設共產主義社會,而是為了讓權貴家族和利益集團攫取更多的經濟利益,所以就要去搜刮民間財富,大興腐敗之風。簡言之,中共反腐是為了獨裁,而獨裁卻是為了更好地腐敗。中共就一直糾結在反腐敗與維護獨裁之間,進退維谷。

更重要的是,在目前一黨獨裁的體制下,反腐已成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不僅因為當下的制度滋生和縱容腐敗,更因為這個制度需要腐敗來維持其運轉,倘若沒了腐敗,這個制度也就隨之消亡。道理很簡單,中共的統治地位是由國家憲法明文規定。在這樣一部公然為專制制度招魂的憲法統治下,政府必然是以民眾為假想敵,以防止其政權被來自民間的勢力顛覆,所以其統治必然是要奴役民眾、愚昧民眾,正所謂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因此,中南海所制定的治國方略及一系列政策必定都是為了維護統治集團的利益而存在的,而這些損不足而奉有餘的政策的推行必須得依靠各級地方官吏,倘若各級地方官吏各個都是廉潔奉公、勤政愛民的好官幹吏,那些洗劫農民、損害工人、監控市民的政策還能得到推行嗎?

正因為這個政權是專制獨裁的,所以它必須得靠那些臉厚心黑、吃人不吐骨頭的貪官污吏來統治。假如共和國的官員都如岳飛所言“文官不愛財,武官不惜死”,那麼作為黨魁的胡錦濤能放心的下嗎?如果一個官員,既不愛錢,有不怕死,那麼他為什麼還要幫著中共去幹那些奴役民眾、魚肉百姓的勾當呢?正式因為有了一大批貪官污吏,所以胡錦濤才能穩坐釣魚台,中共高層才能從容不迫地進行十八大的政治分贓。

如今十八大換屆在即,各方政治勢力和利益集團紛紛活動,以期在即將召開的政治派對中能分得一塊更大的蛋糕。此時,中共高層頻頻發出要整肅吏治、查處違紀的信號,這絕非中共高層欲整肅貪腐,從嚴治黨的暗示。任何人都知道,想要肅貪,最根本的是要剷除滋生腐敗、縱容貪污的土壤,而中共高層是絕不會放棄既得利益的,更是斷然不會在十八大前的節骨眼上搞什麼肅貪反腐。中共高層這次之所以高調地強調反腐,搞什麼「五個嚴禁、十七個不准、五個一律」,除了給民眾及國際社會做了一個正面姿態,讓民眾對幾乎絕望的執政黨再次寄予希望,好讓擊鼓傳花的遊戲還能玩下去外,還有一個不便說明的原因是因為面對各方利益集團的爭奪日趨激烈,此時祭出肅貪的大旗可以保證中央政府的絕對權威和對換屆的有效控制,並以此保證其權貴家族的利益。

在中共高層看來,整個中國都屬於他們幾大家族,在這次權力的交替中,為了使各大家族的利益最大化,必須得防止那些有損利益集團利益的「害群之馬」混了權力階層,因此,必須得嚴禁其他人在私底下活動。在他們看來,權力和利益,只有我給你,你才能拿,不能有非分之想,否則就是僭越,就是搞不正之風,就是貪污腐敗,就得嚴令禁止,予以打擊。就如同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中,周潤發扮演的皇帝對周杰倫扮演的皇子說:「天地萬物,朕賜給你,才是你的;朕不給,你不能搶。」

這話是中共多年來想說而不能說一句話--所以賀國強才表示,各級領導幹部「要講政治、顧大局、守紀律,正確對待個人進退留轉,自覺服從組織安排」。總之一句話,要放棄個人利益,服從組織安排。而所謂的組織安排,其實就是政治寡頭之間的利益權衡。所以說,與其說這次中共高調強調紀律是為了肅貪治黨,還不如說面對日趨激烈的權力鬥爭,為了鎮住各方蠢蠢欲動的政治勢力而採取的一場政治暗戰。

文章來源:《新世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