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单方释放访问消息 普京逼习近平上沉船?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3年02月02日讯】单方释放访问消息,普京逼习近平上沉船?拜登不旁观,封死华为、堵住芯片,习近平向左向右?白宫精神医生分析习近平心理,早年创伤如何左右思想 | 黄澎孝 黄介正 李兰 |

俄罗斯提前放风习近平访问消息,美国技术战再升级,疫情海啸下,“二百斤”能扛住三重压力?谁怕谁,捷克当选总统帕维尔致电蔡英文!麦卡锡访台,台湾海岸线会消失?王沪宁统战台湾,会卖什么酒?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我是李兰,今天是2023年2月1日星期三。近日,围绕美中台三方关系,以及东欧战场和台海区域又出现了不少新的动态,包括俄罗斯外交部放出消息,称习近平将于春季访问俄罗斯并和普京会面,那北京方面对此则是不置可否。在乌克兰战争持续将近一年之际,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再次公开指责美国是战争的罪魁祸首,白宫则是放出消息称,已经掌握了中国国有企业支援俄罗斯军队的证据。

而另一边,布林肯本周末将会启程前往北京,行前媒体报导,拜登政府已经不再批准美国企业向华为出口大多数的技术和产品,范围从5G扩大到了4G,同时美、日、荷兰三国达成一致,联手限制芯片制造设备出口中国。而更重要的一个新的发展是,美国和印度也组建了新的高科技同盟,北京方面则是考虑禁止太阳能技术的出口。

在台湾问题上,捷克总统当选人帕维尔和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通电话,而中共又有20架的军机穿越了台海中线。另外新任的美国众院议长麦卡锡访台的消息也是被高度的关注。针对这些热点,我们今天有两位连线嘉宾,一位是台湾资深的政治军事评论员黄澎孝,黄老师您好。

黄澎孝:主持人好,黄教授好,各位听众朋友、观众朋友新年好。

主持人:谢谢您。一位是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的副教授黄介正,黄教授您好。

黄介正:主持人好,彭孝兄好,各位观众大家好好。

主持人:谢谢。我们先来看中俄关系,黄介正教授就是俄罗斯单方面放出消息,其实我们知道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中共政治局的常委栗战书在访问俄罗斯的时候,俄方就把中国策应俄罗斯这样的视频放出来了。那这一次,俄国外交部再一次单方面的发布习近平要访问莫斯科的消息,您怎么看呢?

黄介正:就整个大的态势来讲,目前俄罗斯的处境有一点进退维谷,尤其是在乌克兰战事上面。所以不论俄国在全世界的形象,俄罗斯在跟欧洲国家的相处,以及俄美关系来讲,目前都相对来讲它的这个灵活度,可以操作的空间都要比中国大陆要来差一些。所以相对来讲的话,俄罗斯有求于中国大陆相对比较多,不管是在战略上面,在经济上面都是如此。那么俄罗斯所有发表的新闻,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都还没有呼应或者是证实。

那么同时今天也有一个新的消息出来,也是俄罗斯的媒体释放的消息,也就是中国大陆的中央外事办主任王毅,在2月20号要到莫斯科去访问,那么号称是为习近平去出访做铺垫,做预备工作,那么中国大陆也还没有正式的回应或发布。所以我们目前来看这个盘势的话,应该是俄罗斯非常希望能够藉由中国大陆的习近平到俄罗斯去往访,那使得俄罗斯可以有在整个国际大棋盘上面重新占一个位置。

那么换一句话说,俄罗斯对于能不能够有另外一个层次的中美俄三强关系或三角关系,希望会有一些新的突破,那么也许是从这个角度来看。

主持人:有一种说法,说普京现在明显是在乌克兰战场上失利的情况下,是不是想用这种方式逼习近平表态呢?

黄介正:我想逼习近平表态,或者是说让全世界如何看中俄关系,这个是一个角度。另外一个角度很可能是俄罗斯总统普京想要跟美国下棋的另外一个棋手,因为毕竟俄乌战争继续往下拖延,时间太长对俄罗斯来讲也会越来越不利。那么2023年是不是俄乌之间能够达成某一样的协议,在下一步去探讨俄乌之间如何解决,或是达成某一种停火或者是停战的这种安排之前,那么俄罗斯当然要让俄中关系能够再确认,或者是获得某一种双边关系更好的一种这种形象,那么再采取其他的这种强权对局的安排。

主持人:现在是很多的国家元首,其实也陆陆续续都表过态,希望习近平能够去做说客,游说普京去进入和谈,结束战争。但是我看美国方面也有消息出来说,普京其实没有意愿要结束战争,相反他反而更加招募了20万的军队,希望在冬季过去之后,在乌克兰战场有个大的反攻。那你怎么看这个发展呢?

黄介正:那不论他是增兵反攻,或者是他想要寻求一个解决,基本上战事一直拖延下去,对俄罗斯会有不利,那会不会因为增加这个增兵,能够形成一个军事上面更有决定性的效果,或是是在增兵或加大战事力道的同时,使得俄罗斯在未来终局的谈判能够站到更好的一个立场,那么这个很可能都是迈向结束战争,或者是说停止战争的一个阶段性的作为。那么中国大陆也不笨,不一定会专门为俄罗斯所用。

所以我基本上认为,包括我看台海问题,我的起始点都是看中俄美三角关系的变化,然后再去衡量中国大陆跟美国能不能够在台海腾出手来做一些两强之间的这个对局,那么这个是我观察的角度。

主持人:好,了解。黄澎孝老师同样的问题想要请教您,您觉得这回不管是什么原因,俄罗斯单方面放出这个消息,他的用意是什么?另外一个就是说习近平去或者不去,会各自带来怎么样的后续的效应呢?

黄澎孝:其实俄罗斯和中国双方互相需要,为什么说互相需要呢?就像他们之前所说的背靠背的战略协作关系。因为这个以俄罗斯目前的状态来讲,在这个世界上他唯一能够获得实质有效帮助的,大概除了中国以外,没有其他国家能够提供这样的助力。而且这种帮助除了实质上的军事方面的帮助以外,很多方面也是一种心理上的,或者说形成一种所谓类似于同盟关系的这样一个态势,让西方国家、美欧都能够对他们更为重视,而让俄罗斯能够获得一个比较体面的结束战争的方式。

但是俄罗斯的想法跟中国的想法,当然是各有图谋,因为对于中国来讲也是充满了矛盾的,为什么充满矛盾呢?因为在俄乌战争开战前20天,我们知道普京曾经跟习近平在北京有过一次非常热情的会晤。在这个会晤里面他们签了很多协议,而且发表共同的声明,中共在这些声明里面特别强调,俄中的关系上不封顶,没有这个停止,只有加油站。但是,我想习近平大概完全没有料到,20天以后,普京就发动了对乌克兰的侵略战争。

这使得中国的地位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这样的一个囧途,非常的被动,所以说大概习近平认为说好像有上了普京的当,所以从那以后习近平尽量地避免和普京能够产生让外界作为一个错误解读的一些行为。事实上除了这一次的塔斯社所公布出来的这个消息以外,习近平跟普京在去年的9月15号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上合会的峰会上面,他们就已经会过面了。

但是在那次会面里面,我们就看到双方的表现可以说一冷一热,非常的形成一个强烈对比。那么普京方面在那一次的会晤里面,他使劲了全身解数,对中国提出了各种的肯定称赞,认为说中国在俄乌战争保持这种中立的立场是非常好的,事实上他心里面完全不是这么想的。第二个就是他趁机就大肆批评佩洛西8月的对于台湾的这个访问,他也特别强调说俄罗斯是支持中国的一中政策的。

而且认为说佩洛西的访问,是美国对于台海和平稳定的挑战,是美国对于中国的这种挑战,那么当然这里面充满了挑拨的意味。那么这一次,眼看着美国新任的众议院的议长又宣布说他即将在今年春季到台湾来访问,所以俄罗斯方面释出了这样一个消息,正好也是在今年春季,俄罗斯普京向习近平发出了国事访问的这样一个邀请。所以说刚才黄教授也提到,这样的一个邀请到底是双方共同协议下进行的,还是俄罗斯单方面所提出来的?

当然这里面非常值得我们大家玩味,一方面是不是俄罗斯或者是习近平想说以习近平访。

主持人:我们现在暂时听不到黄澎孝老师的声音了。黄教授刚才您提到一个问题,就是说您是从美中俄三方的关系来看,现在的无论是俄乌也好,或者台海局势也好。但现在有一个问题,习近平他无论去还是不去,其实他都是非常难的选择,再加上麦卡锡要访台,这件事情我们一会儿再说。因为一方面美国他是在给俄罗斯巨大的压力,他最近做出了这个决定,说给乌克兰主战坦克,包括德国这些盟友也都将提供坦克给乌克兰,在战场上给俄罗斯普京更大的压力。

而另一边,美国也同时施压习近平,告诉他说我已经掌握了国有企业来支援俄罗斯军队的这个证据。所以习近平他无论怎么选择,其实都是面临很大的风险,对于他的政治目标来讲。

黄介正:强权过招下棋,它本身就有各个不同的算计。那么我们也不要忘记,今天我们刚好讨论就是习近平要不要去莫斯科做国事访问,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在20大之后,在去年底的G20,西方民主国家有很多国的元首都分别跟习近平举行了双边的场边会。换句话说,在20大之后,习近平要以什么样子的中国面貌,去说好他自己能讲的中国故事。要不要继续持续战狼外交,跟西方维持什么样子的一个关系,要不要缓和这个天下围中,或者是全世界对中国大陆的负面的观感,这个是一块。

另外一块就是在美俄之间如果产生了不均衡的时候,那么中国大陆会不会是现在反而是在天平的两边,它可以左右放不同砝码,让它维持另外一种平衡,这也是一个要观察的。最起码在美国华府很多人最介意的,还是中俄到底是什么样的伙伴关系。所谓的没有界限不封顶,对美国到底会造成什么样子的战略上面的影响。那么中俄之间有没有可能从过去讲的背靠背,到真正的更进一步的同盟联合关系。

那么对美国来讲,在整个国际战略上面这个是非常吃重的一个比例。所以我们现在看这些事态发展,从观察,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当然是有很多可以去研究的心得。但是也因为这样子,所以更凸显了国际强权关系中间的复杂程度。

主持人:那刚才也提到就是麦卡锡访问台湾,最近台湾岛内我看到也是对这个议题争论的特别多。其中有一个关键的,就是有一个角度吧,是说刺激中共的这种说法。认为说去年佩洛西访台的时候是已经就失去了,模糊了台湾中线,那这回麦卡锡再访台,会不会连台湾的海岸线都丢失了,您怎么回应这个观点呢?

黄介正:这个我可不可以重复一下这个声音,因为我刚刚耳机里面有另外的讲话声音干扰到,压过了您的问题。

主持人:好的,抱歉。我是想说我们知道现在麦卡锡新任的众院议长,他访台已经在岛内引发了很多的讨论嘛。其中有一种观点是刺激中共的这种说法,那他是说像去年佩洛西访台的时候,已经模糊了台海中线,那这回如果麦卡锡再次访台,会不会连台湾的海岸线都会失去,那您怎么回应这个观点?

黄介正:当然了,针对这些假设的问题,如果我们从兵棋推演的角度来讲,大家可以设计各种不同的场景。但是我觉得熟悉美国或者是中美关系的人应该晓得,麦卡锡他在去年佩洛西担任议长,要不要去台湾访问的时候,他就已经表过态了。第二个就是现在在台湾主政的民进党,那么中间有一个立法委员王定宇也号称,他在去年已经把我们政府的邀请函送到了这个麦卡锡的办公室。换一句话说,现在的主动权跟发球权,变成就是在议长的办公室。那么就我个人了解,麦卡锡新任议长他到台湾来访问,而且要用比佩洛西更高的规格来做。

很大一部分是要从美国两党政治角力的这个方面来看,另外也要从麦卡锡在共和党里面的领导地位的角度来做分析。那么这些走完了以后,我们才会去看,如果他真的来,那么会不会有所不同。我们不要忘记,上一次佩洛西访问的时候,中国大陆还没有开20大,美国还没有期中选举,当时就有很多不确定的变数。而这一次麦卡锡如果要到台湾,我们知道它的背景,第一个就是美国民主党已经失去了对众议院的控制。

我们也知道在20大以后,中国大陆应该在定于一尊,党管一切的情况之下,也可能会有更多的余裕空间来处理形式的变化。最起码去年对台的围台军演的总指挥、东部战区司令,现在已经是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了。那么如果麦卡锡到台湾访问,是在中国大陆两会之后,换句话说,也就是一个新的国务院领导班子形成之后,那么马上就做,对于中国大陆新的中央军委,新的国家军中央军委,新的国务院来讲都是,等于是一上任就会有一个重大的考验,所以无论美国如何做,中国大陆如何反应,美国印太司令部如何反反应,那么这一连串的这种分析,目前来讲当然就会成为大家讨论的一个焦点。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一次如果,因为现在很多人都说麦卡锡是一定会来台湾的,您觉得他如果到了台湾的话,中共还会比去年回应佩洛西访台的行动更升级吗?

黄介正:升级的可能性就比较高了,一方面也是因为现在众议院是在共和党的手上,那么对于去年共和党如何看待去年美军针对中国大陆围台军演的反应,以及他们现在控制众院以后,会期待美军有什么不一样的反应,这是一个分析角度。另外一个就是升级刚刚您讲得非常好,升级在国际关系中间有两个角度,一个叫做垂直升级,也就是说比上一次更强更大的兵力、更强的力道,对台湾更迫近的施压。

另外一种叫做水平的升级,换句话说就是它变成除了台海以外,会不会在去年所演训的科目中间所不包含的项目,会不会增加。或者是说跟去年的演习的内容、强度以及参演兵力都一样,可是它的演习的时程从3天增加到6天,甚至增加到三个星期,那么这种水平的升级也会造成跟去年很不一样的结果。

主持人:了解。那同样的问题我也想听一下黄澎孝老师的看法,您觉得麦卡锡这回访台的话,会让台湾更危险还是让台湾更加的有保障?安全上。

黄澎孝:我觉得这次麦卡锡的这个访台,当然这个因为他跟美国拜登总统是不同党对不对,所以他站在所谓党派竞争的立场,他更不会去考虑到拜登总统的这个处境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对于这个麦卡锡来讲,他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他最担心的是中国这一次的反应比上一次裴洛西访台的时候不够强烈。如果不够强烈的话,反而会让他觉得说好像他的分量没有裴洛西那么重。

但是我个人的观察是这样的,上一次裴洛西访台以后,中共举行的所谓的围台军演,美军可以说是相当的克制,那么包括说台湾方面,因为在整个过程里面,后来蔡英文总统受到很多批评,就说为什么在这个军演期间她都不出来公开的发表一些谈话。那么一般认为说应该是美国方面,有请她能够低调一点。当然美国或者台湾这样做也是因为考虑到这个中共二十大即将召开,习近平面临很大的压力,他需要这个宣泄一下子需要表演一下子,所以在这样的一个默契之下,美国才会采取这种低调的做法。

那么这一次的状况我觉得完全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是美国的总统即将面临这个2024的大选,台湾方面也是一样。那么在这种状态之下,所以你看美军已经先跟中国方面放话,就说如果中国方面不收敛的话,可能会发生军事冲突,这样的一个警告是非常强烈的一个讯息。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看到,美国这个等于是我们的后勤司令一样的那位四星上将,他公开的发表一份备忘录就说,美国准备在2025年可能会跟中国打一仗,这种备忘录的出现,尤其这么高阶的一个军事指挥官绝非偶然。

我觉得这都在释放一个讯息,就是美军对于中国的态度会越来越强烈,所以在这种状态之下才会出现说,习近平可能想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制衡麦卡锡的访问,那就是他有可能到莫斯科去访问。当然这一招对于中国来讲也是非常的,代价可能是非常昂贵的。因为为了中国跟俄罗斯的这种战略伙伴关系,那么已经使得这个中国在欧洲,特别是中东欧的国际关系产生了非常负面的影响,而且中国跟欧盟之间的经济关系也是同样的受到连累。所以我觉得这段时间非常值得观察就是,这就所谓的博弈嘛,大家高来高去最后怎么样,可能要见后面这段时间彼此之间的这个折冲,看最后结果会是怎么样。

主持人:是,那除了美中俄三方的这个关系之外呢,还有的就是这个军事行动,中共是否会升级军事行动也是要符合它的政治目的。那也就是未来的话看要看,就是中国大陆对台湾究竟要采取是不是采取新的论述?因为我们现在看到日本的日经亚洲已经披露一个消息说,王沪宁在3月份之后接任政协主席,他会负责制定对台的新的战略,可能会提出取代一国两制的新的论述,那您认为就是在北京他把祖国统一作为一个红线的基础上,有这种新的论述是不是有实际的意义?

黄澎孝:我觉得中国的所谓的对台政策,是在他们的这个所谓的政策的决定过程里面是位阶最高的,原则性最强的,不会轻易的变动。那么会变动的大概就是一些的做法上的问题。但是呢不管对台工作是如何的重要,台湾问题是对中国来讲意义是多么的强烈,但是呢任何一个国家他都要考虑到施政的优先顺序问题。对于中国来讲,当前最严重的问题不是所谓的台湾问题,而是中国的经济问题,特别是就业形势非常严峻的问题。

那么去年毕业的将近1,000万的这个大学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就业,但是眼看着新的毕业生又有1,000多万人即将毕业投入社会,那么他们的工作在哪里。还有就说在目前大陆整个的经济环境变差之后,很多这个农民工想要到城里打工,他都没有工作。所以在这种状态之下这个影响是非常深远,所以在12月8号去年12月8号,中共中央召开的工作会议,就是研讨2023年中共的主要工作,那个时候他决定两个主要工作,一个主要工作就是要搞好经济的问题,要力求稳定;第二个工作就是所谓的继续反贪腐,而且特别强调说不但打老虎对于所谓的苍蝇,一般的小的贪腐也要打。

因为在这一次的这个中共防疫过程里面,有很多所谓的大白呀,所谓的街道办事处啊,甚至于社区这一些的管理人员,他们根本也不算是多大的一个干部,但是他们借机利用他们手上的权势,一样的对于老百姓进行各种的压榨,甚至于获取金钱的利益,所以这些问题反而比所谓的大老虎对于人民的感受更为强烈,因为他们是直接的。大老虎固然贪的很大,但是跟一般老百姓没有这么直接的关系,所以这也是目前中国所要做的主要工作。所以我们看到这主要工作里面,所以在二十大的报告或者习近平新年的这个贺词里面,对于台湾问题琢磨不多。琢磨不多的原因也是在于说目前的国际形势之下,中国所能做的改变可能也非常有限。

主持人:所以黄老师是认为,就是现在中国大陆的经济也好,或者其他内政方方面面有很多危机,所以您认为他在台海问题上不会过于激进是吗?

黄澎孝:是的。因为你看他现在,刘鹤去参加一个论坛的时候,他也在放话,都希望中国经济即将会有大幅的改善,会大幅的这个上扬啊,也欢迎说外资能够重新回到中国。那么中国在这个,这表示说这个是他当前最主要工作。我们回顾一下为什么会有所谓的92共识,92年不只是中国希望改善跟台湾的关系,中国同时也改善跟越南的关系,跟它周边国家关系,为什么?因为91年的时候中国的经济危机,中国的外汇存底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一个最低的状况。所以当它遇到这样的危机的时候,它就要寻求外在环境的一个和平的环境,就像当年邓小平要改革开放的时候一样。

所以我觉得以目前中共既然以经济问题作为主要的工作,那么它相对的,它要营造一个比较和平的环境,如果在这个时候它在台海又搞个军演,那不是搬石头砸它自己的脚吗,你说他真的能敢说,他直接把台湾的所有的海岸线或者说在临海基线直接侵犯吗,我想这是不可能。因为以我过去在国防部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任何只要中共的飞机或军舰越过了我们的这个基线的话,不把它击落的话,这个上至国防部长乃至于三军统帅可能都坐不稳他的位置,而且对于军方的相关人员,他面临的是军法的问责。所以这个问题是非常非常清楚的,中共也了解这一点,所以他只是一些的网民大V什么在放话,真正的中国官方你看他这段时间跟上一次比,中国官方的发言是谨慎低调了许多。

主持人:那黄介正教授您同意黄澎孝老师的这个说法吗?就是中国大陆习近平他会因为内政的原因会放缓对台湾的腔调,然后让王沪宁和国台办主任宋涛一起制定一个新的以统战为主的对台政策吗?

黄介正:中国大陆面临经济问题这个大家都知道,那么也都是这个烫手山芋,难啃的硬骨头,都要去面对的。那么但是在对台工作或者是战略部署上面,目前我们看到就是习近平、王沪宁、王毅到宋涛这4个人一条线来做。那么王沪宁是三朝国师,而且是唯一从学者,然后不经过地方的首长或者是国务院的这种历练,直接变成党和国家领导人。那么又在这一次20大的时候并没有出局,所以在他继续留在常委会里面的这个角度,又担任政协,那么基本上台港澳事务还有海外侨务等等,都落在他的工作的内容跟范围里面。

那么我们都晓得他除了三朝国师,从设计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到胡锦涛科学发展观,到现在习近平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所以王沪宁基本上是一个搞顶层设计的一个高手。那么我们也晓得在2019年1月2号这个《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习近平致辞讲话里面提到两制台湾方案以后,同样的中国大陆也发表了第三个对台的白皮书。那么20大的报告也有所琢磨,现在一个更新的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变成顶层设计的叫做“新时代党解决台湾问题的总体方略”。

这个总体方略基本上我们现在还看不出它实质的内容有哪些,这可能就是王沪宁要做的功课。那么也因为如此,所以台湾不能够老是在停留拒绝批评反对两制台湾方案的这个阶层,反而台湾应该要有自己在新世纪去处理两岸关系的整体方略。那么以顶层来对中国大陆的顶层,才可能维系海峡两岸在解决两岸政治分歧的过程当中的对等地位。这些都是尤其2023年台湾又是碰到大选,那么又必须会碰触外交、国防、两岸等等问题。这些我想会让今年的整个台湾的竞选过程当中,有关的相关论述呢,都会特别引起大家注意的主要原因。

主持人:是,中国未来会对台湾有什么新论述,我们会拭目以待,但您刚才也提到就是说台湾有会不会有新的论述。但我们看到从2020年大选国民党败选之后呢,一直没有就九二共识这个论述有什么更新或者推出新的论述。那您觉得面对2024年大选的话,那在野党是否会结合新的国际形势的变化,有一个新的两岸的视角和政策出台呢?

黄介正:我们国际周遭的形式本来就是不断的在变动,所以即使我们讲的国际强权结构或者是两岸关系,它也会随着这些在变动。但是我们要注意到一点就是为什么九二共识跟一国两制不一样?因为一国两制是中国大陆片面提出来的一个解决针对两岸统一以后,应该如何安排双边或者是双方的关系的一个提法。但是九二共识或者是讲1992年到底不管我们叫它是共识还是谅解、还是精神,它都不能够否认这一个92年是由海峡两岸的授权机关在香港开始谈。最后透过邮电往来,所达成的一个所谓没有完全签字的一个双方的一个谅解。

那么它的关键点在哪里?就是92年它是双边的会谈,它不是片面单边提出来的一个建议。那么如果我们用简单逻辑来讲的话,一国两制是如果台湾跟大陆统一以后,中国大陆片面单方面希望维系的跟台湾的关系。而92的这个谅解或者是共识,是在海峡两岸解决政治分歧之前的一个对话基础。那么既然是由双边所达成的,那么如果要翻页就必须是台湾和大陆一起来翻页,而并不是说今天两岸某一边自动翻页或者是主动的去更换一个新的论述就可以解决的。我们千万不要忘记,这个九二共识目前还是在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文件里面。换一句话说,我还要再强调就是如果认为九二共识应该要翻页的话,那必须是海峡两岸共同来翻页,因为片面的翻页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主持人:了解您的观点。那黄澎孝老师您怎么回应这个问题?您觉得现在中共对于九二共识是否已经翻了页了,已经打破了这种之前双方一起探讨九二共识的这个基础的基点?另外一个呢就是面对新的局势的话,您觉得台湾应该有怎么样的新论述?

黄澎孝:这个其实国民党朱立伦主席也讲的很明白,他说九二共识是一个没有共识的共识。既然是没有共识,怎么能够叫做共识呢?那么后来习近平也非常单方面的来解释,他说九二共识就是一个中国,所谓的共识就是一个中国。我想在国民党原有的论述里边,他们是说一中各表,那么有一个各表。但是在中国方面,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在文献上或者他们的口头上,曾经有像国民党那样提到所谓的各表。他的这个立场态度非常的鲜明而且不可动摇的,就是一个中国。

那么在这种状态之下,坦白讲对于台湾各方面来讲是很难接受的。而且呢我觉得共产党常讲一句话叫做形势比人强、形势比人强,而且邓小平也常讲他说解决台湾问题的核心就在于美中关系。所以他也了解说所谓的台湾问题不是海峡两岸的问题。那么海峡两岸的问题,也许在1949年国共内战的时候,那个时候是海峡两岸问题。但是1950年6月美国杜鲁门总统派出第7舰队来协防台湾海峡,而且让两边都停止军事行动、强制和平的这个过程里面,美国的介入已经使得两岸的所谓的内战的格局变成了一个美中之间的一个博弈的问题。

那么现在我们看到像北约的史托腾柏格北约秘书长,最近这几天在韩国跟日本访问。他也提到说中国没有任何正当理由来威胁台湾,任何改变台湾现状的尝试都会对区域和全球造成严重后果。他是北约的秘书长,他为什么对于台湾海峡,对于台海安全的问题做出这么相当分量的一个发言呢?这也代表说现在的台海问题固然不是两岸,也不仅是美中而已,而是一个全世界都关怀的问题。那么北约的态度也越来越明显,他们对于两岸问题不会坐视,所以这些都影响到形势。这个形势不是说王沪宁或者习近平能改变什么的,在这种状态之下,我觉得王沪宁虽然是个点子王,但他过去所提出的一些点子什么中国梦什么的,后来不是差点变成中国噩梦吗?

主持人:确实,那如果我们看从去年中共的围台军演打破了海峡两岸之前的动态平衡,使台湾越来越走向国际。那有一个问题,最后我们还有1、2分钟,请您快速的回应一下。就是我们看到不光是美、中、俄三方关系会影响台海局势,现在欧洲国家对台湾或者对台海的关注越来越多。像现在捷克总统当选人帕维尔,他在选举之后打了两通电话,其中一个就打给了蔡英文。而且他还表态说有机会的话,希望蔡英文能够去捷克访问。您觉得像捷克的这个态度会不会产生接下来的连锁效应?

黄澎孝:是的,我觉得过去中国常讲说台湾问题是中国人自己内部的问题,是海峡两岸的问题,那么后来成为太平洋两岸的问题。但是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台湾问题已经世界化,已经全球化了。那么台湾越走向全球,越走向世界,台湾就越安全。

主持人:那你觉得捷克会不会产生一个连锁效应,影响更多的其他欧洲国家?

黄澎孝:这个是中国目前最担心的问题。所以你看到为什么这段时间中国甚至不惜好像亮出有点俄罗斯牌的样子,来制衡美西方国家的所谓台湾牌,就是因为它担心这样的一个骨牌效应可能会延续到整个美、西、欧,甚至于日本跟韩国。

主持人:好,了解,谢谢您。好,由于时间关系非常感谢两位黄老师今天的精彩点评,那也感谢观众的观看,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了。

(责任编辑:李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