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快递由保定中转 北京疫情严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21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1月20日(星期四),亚太时间是1月21日(星期五)。

今天焦点:快递保定中转,北京疫情很重?河南返乡隔离后拘留,上海演练暴雪红警?西安清零破功,居民群体反抗;太“水深火热”,曝光台湾隔离点;家暴男狂殴妻子,官媒打脸“内政说”。

60秒新闻

法国国民议会20日以169票赞成、1票反对、5票弃权,压倒性通过维吾尔族决议案,认定并谴责中共政府实施的反人类与种族灭绝罪行。法国是已知的第8个认定中共对维吾尔族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国家,此前英国、荷兰、加拿大、比利时、立陶宛、捷克和美国都已做了认定。

中共军方20日表示,美军“班福特号”导弹驱逐舰“非法闯入”中国西沙领海,南部战区组织海空兵力跟踪监视,并予以警告驱离。但美国海军第7舰队随即发声明指出:“中国(中共)关于这次任务的说法不实”,当时班福特号正进行“符合国际法”的自由航行作业,而且这艘军舰“继续在国际海域进行正常作业”。

路透社19日引述知情人消息,字节跳动正在缩减投资团队,并解散了一个专注于财务回报的投资小组,作为对中共当局监管整顿措施的回应。管理层已经告知员工,团队将解散,鼓励他们在内部或外部寻找就业机会。

英国多家银行20日表示,要求在英国的员工回到办公室工作。渣打银行已告知员工,24日起,伦敦总行将对全体员工敞开大门。花旗集团员工每周至少有3天在办公室上班;汇丰银行表示,欢迎员工20日开始回办公室上班,配合混合工作模式。

截止到美东时间1月20日下午1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383万5,512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3亿3,908万8,873人;单日死亡9,423人,累积死亡总数是558万2,792人。

我们今天的话题分为两部分,一个是北京、河南、上海与西安的疫情防控情况。同时要跟台湾的情况做一点对比,看看“水深火热”的台湾人被强制隔离的情况,也曝光一下台湾的隔离点。另一部分是令人发指的陕西高管家暴的情况。

在进入正题前,先请大家帮我们做一件事。大家都知道,《新闻看点》已经被黄标很长时间了,我们真的有点要扛不住的感觉。因为不仅赚不到钱,每天还得拿出积蓄来维持运转。

我们从内部得到消息,YouTube把人工审核业务外包给了华人团队。我们不确定那个华人团队是什么背景,但可以肯定,他们可能是被中共渗透了。之所以被中共渗透,根本的原因可能有两方面,一个是对中共不太了解,没有看透中共的邪恶本质;另一个是可能对《新闻看点》节目不是很了解。

所以我们恳请大家,帮《新闻看点》做一下反馈。做法很简单,您可以把自己对《新闻看点》的观感和印象写一写,反馈给YouTube。让他们也了解一下《新闻看点》观众的真实呼声,或许可以帮助YouTube和外包的人工审核团队从新认识我们这个节目。

无论是中文也好,英文也好,您都可以向他们反馈。但是有一点,请大家不要用激烈的言词,就是平和理性地叙述事实,我们是真心希望让大家都能听见真相,大家也是包含着YouTube相关人员本身。

反馈意见也很简单,您只要点击屏幕右上角的个人头像,下拉框中有一个“提供意见”。您只要点击“提供意见”,就会弹出一个对话框。您在上面输入想说的话就可以了。

在这里,沐阳代表《新闻看点》的所有同事,谢谢大家!下面咱们就开始正式话题。

快递保定中转 北京疫情很严重?

今天(20日)北京市通报,截止到下午4点,新增了5例本土确诊病例。同时北京市将丰台区玉泉营街道万柳园小区和房山区长阳镇北广阳城大街8号调整为中风险地区。但北京市的其它地区仍然是低风险地区。

从表面的防控措施看,北京市的反应还算正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事实上,北京暗中的防控措施是相当严格的。

今天网友爆料表示,“北京东五环的惠通时代广场封了”,但北京当局的通报中并没有提到这个情况。网友还表示,由于北京的疫情,现在发往北京市的所有快递都到保定中转,“就算顺义发往市里,也先拉到保定”。

我在前面的节目中已经提到了,北京市的防疫政策现在是外松内紧。 表面上不紧张,而暗中的排查控制是相当严格的。这么做就是给外界呈现一种假象,好像是北京市的疫情很轻,主要是为了北京冬奥的举行。但实际上北京市的疫情可能已经很重了。

网友在邮件中提到了一件事。北京海淀的一个人回黑龙江过年,提前打电话问了政策,说核酸阴性就可以。结果这个人回到哈尔滨,下车就被扣下了,强制隔离14+7,酒店隔离费用是每天380元。理由就是他从北京海淀回去的。

对这一点,不同的外地网友也都有反馈。有网友表示,“我家黑龙江小地方,从北京回来都不分区,一刀切隔离。”“山西对海淀区旅居史所有人员隔离14+7,层层加码,有没人管一下啊?”

从这些情况可以看出,各地对北京市来的人都很紧张。不管是不是处在北京市的中高风险区,只要是北京市来的,那就一刀切。这个现象其实就是在反映着北京市的疫情情况,很可能当局对北京的疫情情况有内部通报。

黑龙江和山西的网友都没有说明当地“一刀切隔离”的具体情况,但是河南的一位地方官员直接讲了出来。

返乡隔离后拘留 河南防疫措施极端

今天(20日)网络上在热传一段视频,是一名中共官员在讲话。在这段23秒的视频中,讲话者说,“凡是中高风险地区试图返回,不讲你有没有疫苗接种证明,不讲你有没有48小时核酸检测……你只要返回,先隔离再拘留。”

这名官员明白无误地讲了,只要是从中高风险区返回,那就是“先隔离再拘留”。哪怕你有疫苗接种证明,哪怕你有48小时的核酸阴性证明,都不好使,通通“先隔离再拘留”。

我们知道各地的隔离基本都是14+7,先在酒店隔离14天,然后再居家隔离7天。那么按照这名官员的说法,隔离后拘留,就意味着21天之后,还得在看守所待上几天。足见当地的防疫手段有多极端。

大陆“上游新闻”今天(20日)表示,讲话者是河南周口市郸城县县长董鸿,今天对那段视频做了回应。文中引用董鸿的话称,“网传视频经过了剪辑。”

这个说法的言外之意,他的话被断章取义了。董鸿表示,前几天检查疫情防控工作时,听说有6个在高风险区的人要回来,声称“枪毙也要回来”。于是他在前几天开会说,“凡是不遵守省市县疫情防控规定,不听劝阻恶意返乡的,只要返回先隔离再拘留。”董鸿称,这么说“是保证群众安全”。

大家知道,中国人最看重的节日就是“过年”。还有十多天就过年了,漂泊在外的人员,都想回家过个团圆年。回家过年哪里有什么“恶意”啊?但是董鸿要求对这些人“先隔离再拘留”,拘留多少天还不知道。

咱们不去说董鸿究竟出于什么目的,咱们只说他的这个说法,其实就是反映着人们在当局“清零政策”下的一种紧张心态。官员都不希望本地出现病例,都想保住乌纱帽,所以疫情防控政策相当严厉,采取的手段相当极端。

事实上董鸿说的虽然是郸城县情况,但从郸城县这里,我们可以窥测到其它的地方,防控手段也是一样的严厉和极端,这就是中国各地疫情防控的缩影。

演练暴雪红警?上海准备封城?

今天(20日)上午,经常与我们联系的上海网友在邮件中表示,“刚才收到上海紧急通知,说上海要暴雪演练。”

网友邮件中附带了2张图,其中一张是上海市应急管理局和上海市气象局发布的消息。消息中表示1月20日9点33分“发布暴雪红色预警信号(演练):冬季低温、春运高峰期邻近”提醒市民关注气象灾害预警信号发布,注意出行安全。

另一张图是其它网友与“上海市天气”进行的互动情况。有网友注意到了“演练”两个字,于是询问“演练需要连发微博都练一下吗?”

网友在收到这个信息后,第一感觉是可能“要出事”,于是马上用手机查了一下未来几天的天气。网友表示,“哪里有什么暴雪,怕是要封城了。”

上海会不会封城,我们现在还无法做出判断。因为自从13日公布了5宗本土确诊病例后,连续5天当中,上海再没有公布新增病例。所以对上海的情况,我还需要观察。

不过,上海虽然没有通报新增病例,但是却陆续有封控动作。昨天(19日)当局封控了小米总部和上海携程总部在金钟路的AB栋大楼。

有人晒出了小米公司的一份通知,表示上海市防疫办要求,“需要排查F座的密接人员”。通知中表示,所有人员立即安排手头工作,做好未来几天可能在家办公的准备,4点50分前全部撤离。

上海携程总部也在通吿中表示,为了配合流调,防疫部门对疫情涉及的相关办公楼及区域进行了封闭管控,包括A栋、B栋及B栋食堂等。

此外上海市民李女士向大纪元透露,徐家汇的玉兰花苑昨天(19日)被封了,前天还封了上海天山路与娄山关路交界处的汇金百货大楼。

从当局的封控动作看,上海市的疫情情况很可能像北京一样,采用的是外松内紧的做法。虽然表面上没有通报病例,但很可能疫情传播已经很严重了。所以我们需要持续观察,也希望当地更多的朋友向我们提供最新讯息。

西安清零破功 居民群体反抗

我们再来看看西安这边。西安网友今天(20日)在邮件中发来一份“通知”,上面显示“沣东新城三桥街道昆明路社区昆明时光小区3期”今天再次实施了封控管理。要求区域内的所有人员“居家隔离,不进不出”。

网友在邮件中分析,很可能三桥那边“又有阳性个案,只是当局没报”。网友写道,“我相信西安疫情的‘圆满胜利’肯定是在剥夺民众知情权的情况下‘取得’的。因为近期根本没有从当局的每日通报中再看到西安甚至陕西有新增个案。”

从那份通知看,三桥的确可能发现了阳性个案。否则当局不会再次进行封控管理,要求人们居家隔离。如果是这样,那实际意味着西安的清零已经破功了。

网友还在邮件中告诉我,西安的“大部分地区都降为低风险”,西安现在恢复了封城前“每户每两天由一人采购生活物资”。但是当局要求必须在2小时之内返回,并且不能到划定的区域外。也就是说,仍然不能坐地铁或开车,基本只能在小区周围街道活动。

我查看了网络上关于西安的疫情情况。西安的最新消息很少,所以搜索引擎上的一个消息引起了我注意。上面显示,“西安华城国际小区牵出‘物业不作为’,业主需求迟迟得不到回应。”

但是我点击这个消息,想看看其中的内容,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估计是已经删帖了。但是网上的痕迹显示,1月20日,位于西安市雁塔区的长延堡华城国际小区,出现了近百名业主聚集于门口。大家齐刷刷地呼喊着“放人”的口号,向物业讨要说法。

也就是说,华城小区出现了群体抗争事件。我顺着这个线索继续查,看到推特上有相关消息,简单介绍了事情的大概情况。

网友表示,华城国际小区已经被封35天了,小区内的居民只能买物业卖的高价菜。于是业主们到楼下讨说法,结果遭到警察的暴打,并抓了人。所以小区内的民众联合起来反抗,齐声喊“放人”。

有知情人发帖表示,从(去年)12月17日开始,华城小区晚上上锁,到现在小区内没有一例确诊。10号楼三单元有密接,已经被锁楼门十几天。

帖子中写道,“天天买物业的高价菜,还经常是坏的。”“在志愿者不上班的时间要取东西,还需要联系物业给的一个神秘人,十块钱帮忙取一次。”

帖子中还表示,对面有十几例确诊的小区都已经能出小区门了。而华城小区的局面却连单元门都出不去,物业一次次以不同的借口推托。“业主下楼讨说法,被警察拉到单元楼里面痛打一顿。”

我想大家已经听明白了,华城小区物业趁着人们出不了小区的机会,向业主兜售高价菜。而警察抓打讨说法的民众,显然有助纣为虐的嫌疑。不解决问题,就解决提问题的人。

这里我不想说什么,只想请大家自己做一个对比。看看“水深火热”的台湾,在疫情期间是如何对待民众的。

太“水深火热”?台湾隔离点曝光

今天(20日)早晨,一位叫Mikey的台湾朋友同时给《新闻看点》和《新闻拍案惊奇》发来邮件。Mikey说,“前天与确诊者密切接触,被‘强制’隔离14天。”

Mikey在邮件中写道,“这边有吃不完的泡面(方便面),喝不完的东西。虽然不能选,但没了可以一直拿。三餐基本上都双主菜一堆饭,还有宵夜,14天都不用钱。”

Mikey把“集中检疫所”提供的各种食物拍下了照片,一并发给了我和大宇。“集中检疫所”就是大陆所说的集中隔离点。

Mikey没有详细说明餐盒里面都是什么,也不需要说了。我们可以从照片中直观地看到,米饭是单独一盒,副食有好几种,都是荤素搭配,看着就有食欲。

至于饮料、矿泉水和水果,Mikey说“种类也是很多”,“虽然不能选,但没了可以一直拿”。也就是说,如果需要,这些东西都会一直提供。而且不需要个人花一分钱,全部由台湾政府负担。

Mikey还告诉我,不止是这些,“还会每天关心心情,心情不好会有人关心”。Mikey还发了两张截图,其中一张显示,Mikey所在的检疫所在询问被隔离人员的“心情如何”。可以选择“很好”或“普通”,如果心情不好可以拨打提供的电话。

看着Mikey发来的照片,说真的,让我这个“大陆人”很羡慕“水深火热”的台湾民众。大家还记得吧,前两天的节目中,我们曝光了西安和天津被拉走强制集中隔离的情况。

从这两地网友拍下的视频和提供的消息可以得知,人们的居住环境,有的地方很差。有天津的网友还透露,隔离人员每天只有4个馒头。

另外前天的节目中我们提到,被封控在西青区大寺镇的外地民工,因为没有食物,也得不到当局提供的食品,所以群体抗议,向当局要说法。而当地政府面对外地民工最基本的生活要求,每天一包方便面都不敢承诺。

台湾是自由民主社会,中国是中共一党独裁、专制集权,谁好谁坏,大家自己判断吧。

男子狂殴妻子 家暴视频被曝光

最后再说一件事。昨天下午,一位网友在微博爆料,陕西省咸阳市政府某部门的工作人员家暴妻子。影片中可以看到,在一旁幼童哭喊的情况下,这名男子依然连击女子头部,甚至还有锁喉等。

我看了那段视频,看得我心情非常紧张。那名男子连续击打女子的头部,不仅速度快,而且下手很重。被打的女子披头散发,默默地忍受着。旁边幼小的孩子吓得哇哇哭,但家暴男并不理会,依然施暴不止。

这个事件传出后,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介入调查,并在今天(20日)做了通报。表示昨天接到王某“被丈夫王某飞家暴”的报警,案件正在处理中。

西安警方的通报相当简单,仅表示王某夫妻二人18日“因琐事发生口角,王某飞殴打了妻子王某”。从警方的通报看不出太大的问题,但被家暴的王某昨天晚上发了一个长微博,讲述了更多的情况,也讲到了自己与丈夫的痛苦婚姻。

从王某的微博可以得知,施暴者叫王鹏飞。微博中表示,由于王鹏飞的家庭条件不好,所以从订婚到结婚“一切从简”。“他们家房子没装修、一件家具一件家电都没买,甚至连床单被罩这些便宜东西都没买一件。”

王某对这些并没有抱怨,“只想着人好就行了,结果一切都是我想错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一次又一次的家暴会发生在我身上。”

中国有句话,“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意思是说男人选错职业和女人嫁错丈夫都是不幸事件,因为这可能是一辈子的事。我想王某现在是深有感触的。

文中表示,这几年,“王鹏飞一次又一次对我拳打脚踢”,“怀孕的时候打我,坐月子的时候骂我骂我妈。”“打我的视频,我不敢给我家里看,我也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可以想的到,王某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在家里被家暴,却不敢让娘家人知道,一方面可能是怕父母担心,一方面可能也有“面子”问题。但正因为这些原因,不敢曝光王鹏飞的恶行,使得王鹏飞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

从微博中可以看出,王鹏飞不仅对妻子家暴,对自己孩子的态度也很恶劣。其中写道,“五十多天的时候生气,把我娃使劲扔在床上,后面太多次我都忘了。”

文中还写道,“(王鹏飞)心情不好时就对着2岁多的孩子吼,骂自己亲生女儿要去死,以及说自己女儿有神经病”等等。文中表示“没有想过一个孩子父亲会对自己女儿说出那么狠毒的话”,“用恶毒的语言诅咒”等等。

一位网友在微博中透露,“家暴男在公司唯唯诺诺,在外装孙子,回家之后终于可以有了自己可以暴露本性而无任何成本的机会,于是对自己的老婆大打出手,对自己两岁的女儿恶言相向。”

各界声讨家暴男 官媒打脸“内政说”?

这件事在今天(20日)的微博热搜和百度热搜热度非常高,其中王鹏飞的工作单位做出了一个回应,甚至连中共官媒都对“家暴”行为进行了声讨。

陕西空港新丝路商贸有限公司今天发文,对施暴者“表示强烈谴责”。文中表示,“关注到公司综合部副经理王鹏飞殴打妻子事件”,研究决定“对王鹏飞予以停职,并移交集团纪委进一步调查处理”等等。

陕西省妇联表示,“国家禁止一切形式的家庭暴力”。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加害人实施家庭暴力,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予以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今天也评论,表示“家暴不是家务事,是违法行为”。文中称“暴力披上‘家’的外衣仍是暴力,对家暴零容忍”等等。

人们对王鹏飞家暴的声讨都是应该的,也是必要的。这种行为如果不曝光、不声讨、不处理,只怕会助长暴力恶行。

但是《人民日报》也出面声讨,让人感觉相当滑稽。因为这与中共“内政不容干涉”的说法是完全相悖的。

大家知道,每逢中国的人权状况遭到西方国家批评时,中共都会用所谓的“内政”搪塞,声称“不得干涉内政”。

比如中共剥夺香港自治权,对和平抗争的香港市民暴力、殴打、酷刑折磨,甚至秘密害死很多香港人。再比如中共把许多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关进百万集中营,实施酷刑折磨等等。西方国家一直批评中共的恶行,要求改善中国人权状况。

每到这个时候,中共都声称这些反人类的行为是“内政”,要求外国政府“不得干涉内政”。中共的逻辑就是,“我们怎么对待本国民众,和你们毫无关系”。

如果按照中共所谓的“内政”逻辑,其实王鹏飞可以这么对中共说,“这是我们的内政,家庭事务,不许你们干涉”。按照中共的“内政”逻辑,王鹏飞是可以这样说的。

但事实是,暴力行为并不是家庭事务,外界必然要出面阻止和谴责。正如《人民日报》所说,“家暴不是家务事,是违法行为”,“暴力披上‘家’的外衣仍是暴力”。

如果发生在家庭内部的暴力行为不是家务事,那么中共残暴镇压香港人、新疆人、西藏人和法轮功等等恶行,当然就不是所谓的“内政”,国际社会必然要谴责中共、制止中共的恶行。

从这个角度说,《人民日报》对王鹏飞家暴的声讨,其实是打了中共一记响亮的耳光。它推翻了中共所谓的人权问题是“内政”的说法。所以从这一点来说,中共所谓的“内政说”就是典型的双标。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并订阅。也希望您在视频下方留言,与我们进行互动。更希望您能够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接触到我们。感谢您的收看,也感谢您的支持和帮助,再会。

******************

古人把婚姻看得极为神圣,他们相信,夫妻之缘是上天安排的,是命中注定的。而且,有礼法和道德伦理约束着男女之间的感情,恩义在先,情欲放在最后。

在今天的文化看点,我们通过几个故事,继续看看古人的婚姻观。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是http://youlucky.biz

优乐客会员新年优惠方案: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2022年费通票大优惠,每个月只要不到$2美金(优惠只到2/22喔!马上行动)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