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封锁下微解封窘境 大学生:想回家太难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07日讯】中国大陆各地的“清零封城”“遍地开花”,已经被关在巴掌大宿舍几十天的大学生,心态很消极。来看我们的采访报导。

吉林省长春科技学院学生伊凡):“封校差不多有两个多月了,全封闭,我们都不让出宿舍;上网课。有时候会比较烦躁、比较郁闷吧,因为现在好不容易放假了又回不去,就感觉现在大学生回家太难了。”

吉林省长春科技学院学生伊凡(化名)老家在山西太原,她说五一期间,长春的行程卡已经不带星号,长春市调为低风险区,但他们还是无法回家。

吉林长春科技学院学生伊凡:“机票最一开始我看的时候才五百多,然后一个小时就涨到了一千多块钱,现在都变成两千多、三千多了。就越来越贵,越来越贵。高铁票没有直达的高铁,中转的话也是需要隔离。”

回家的难度,除了车票机票很不容易买到,路途中转的隔离外,还有昂贵的费用。

吉林长春科技学院学生伊凡:“回去每个地方都要隔离,而且是自费隔离。肯定承担不起呀,一个机票就得花差不多两千块钱,再加上14天隔离又得花几千块钱,肯定是承担不起。 ”

同济大学学生:“现在同济大学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因为担心厕所垃圾会传染,把垃圾桶撤了,让带回宿舍;担心水龙头会传染不让吸收,只能回寝室用酒精湿纸巾擦。上完厕所不让吸收、疫情期间不让洗手,天下还有这么荒谬的事情吗?!”

在学校闷了几十天的年轻人说,感觉状态很消极。

上海松江大学城某校学生姜微:“整天在宿舍里躺着,躺得越来越多,感觉日夜都颠倒了,有时凌晨也睡不着,然后白天就一直在睡。对学习的态度也有时候消极,还是会比较崩溃,所以只希望能早点放我们回去吧。”

上海松江大学城某大学女生姜微(化名)表示,他们学校从3月上旬开始封校至今,目前她得到的消息是要到6月底7月初才可能回家。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李兰、特约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

视频剪辑:刘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