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马里科帕县监事委拒绝回应参议院任何审计要求 法庭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9日讯】【今日点击】(4084-2)

提要
马里科帕县监事委拒绝回应参议院任何审计要求 法庭见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在昨天,在美国三个涉及到大选审计的州,亚利桑那州、密西根州,和这个新汉布什尔州,与审计相关的都出现了,相对来讲,叫爆炸式新闻。让人们看到了美国衰败的一切,和这次大选它覆盖的面,就是阴谋诡计的手段,覆盖的面巨大,和在万般无奈的背景之下,人性堕落的表现。跟大家分享这期节目的下半部分。

昨天晚上,马里科帕县的监事委,就是在亚利桑那州这一次审计的,被审计的最顶层的当地的官员,他们召开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共同决定,对抗亚利桑纳州参议院的审计决定,对抗。从昨天下午大概两点多,他说从现在开始,拒绝向亚利桑那州参议院,提供和回答任何与审计相关内容。他说审计是荒唐的荒谬的,审计是不负责任,审计是对这个整个马里科帕县的选民不尊重。让我说句,放你的驴儿屁,你放出的屁能收回去吗?你审计已经进行了四个星期了,审计是在马里科帕县最高法院的法官的,法官的判断,就是判决之下。

马里科帕县监事委拒绝回应参议院任何审计要求

亚利桑那州是你上级的选举的单位,是美国总统选举的最高的行政单位。你一个县,要必须执行,在选举法中,必须执行在州的参议院,作为立法机构,所规定的所制定的选举法的一切。这就是闹革命,这就是反了。他说审计是荒谬的,都已经把选票给人家了,210万张选票,39台投票机也已经给人家了,300多台,不是30多台,300多台。它最主要的一个问题,三个问题,第一个,在以选举相关的所有的资料,它整个储蓄的资料,整个资料目录没了。那资料目录没了,什么意思,那资料就没了。那存的资料肯定是一个folder一个folder,就一个文件夹一个文件夹对不对,姓张的一个文件夹,姓李的一个。两百多万人,他得按照他统计学上的规矩,他得分类对不对。

那这种情况一般是按地区的,这个县画出200个区域,01、02,03,一个区一个folder,那它这样,在行政区上走是最容易的。那一般按行政区上走,就会按邮政编码,邮政编码是最准确的一个地区划分,所以一个邮政编码一个folder。那在这个邮政编码里面,比如说有175个有资格投票的,那实际投票的,你怎么也不可能超过175个对不对,你可以是157个,这个道理就这么简单啰。那他把文件给取走之后,他找这个folder没了,没了。你投票机里头一定会有一个总数,你们家存的钱里头得有个总数啊,张三银行存三块,李四银行存五块,王六银行存一个二百五,你们家钱一共多少,这很简单的嘛,没了,没了。

人家这个今天要召开听证会,大概上午十点,所以主持审计的,亚利桑那州的参议院的议长范恩,就要求他们今天过来开会,我就想问你那folder上哪儿去了。一问到这儿说审计是不合法的,那不是放你个驴儿屁吗,那驴儿屁放出来,他也收不回去啊,你们家谁放屁能收回去?这是美国政府,这是今天看到的美国选举官员。所以川普讲的,让美国再伟大,只能有新的神背书,没有神的背书,不可能了。那肉烂得拿都拿不起来了,这不就烂肉吗对不对。你要扛,你从一开始扛,你扛到一半,一看,欸这不成,他们来真的了,完蛋了,这事跟我没关系,那叫什么东西啊那叫。

五个老爷们,没跟你说现在男人没个男人样,他昨天开会是这么决定的,哎我们拒绝了,他拒绝了。然后说如果你要找我,我们就法庭上见。他现在的行为是违法的,因为马里科帕县的高等法院已经下达命令,就是参议院的传票具有传票资格,在有关选举审计的问题上。那选举审计的问题本身呢,当它有传票资格的时候,那作为参议院来讲,就相当于是法庭。那他们拒绝,就等于在美国这是很大的罪名哩。你有个交通告票,你比如说我停车,给人贴了告票了,说罚你五块钱。你不干,五块钱太多,我得跟那法官说说。上庭了,那你上庭的时候说早上八点钟,你就得早上八点之前到啊。你要错了点,说你迟到了,那是犯罪,那个你迟到了或者无故没去,那个罪名罚你五百块、五千块、五万块,都有可能的,那个跟那个告票就两回事了。所以这是法律至高无上的一个概念,人人遵守的概念。

那今天马里科帕县昨天做出的决定,就等于是抗争法院,那在美国抗争法院,你不就革命了吗。所以这是他昨天提到的,所以他讲说OK啰,那你再告我啰。而他遇到的,为什么他们拒绝回答?就像我说的,他是拒绝提供有关数据库丢失,或者说被删除的这个问题。那到法庭上打,他就开始胡搅蛮缠了,他大概想到的故事是这么个故事,这是第一个问题。那第二个问题,路由器,他们拒绝交出路由器。那警长是索罗斯选的挑的,花了200万给选上去。那这个警长发表了声明说,在路由器上有整个马里科帕县的所有的公民的资料什么,储存的那些数据库等等,都在路由器上。

他变成了胡说。路由器的功能,只提供访问相应计算机和电脑的那个访问者的IP地址,和他的访问时间。而不是你们家的云端,不是你们家的硬盘存东西,
不是亨特拜登存着他光不溜条的照片,它不起著储存的作用,它只起著记录的作用。那路由器如果审计的人拿到手之后,他能查到当时是哪些IP地址跑进来的。如果当时的马里科帕县的,它的投票机是被西班牙,是被德国,是被境外的操控者操控的,那他们的IP地址,就会记录在那个路由器里面。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密码,有关所有投票机的操控的行政密码,那马里科帕县手里没有。审计的问他要密码,那当然你家账号我得查这东西对不对,他们不给密码,他说我没有。你没密码,你当初投票机,11月3日到底谁在管理投票机?美国就可以荒谬到这份上,这是三个问题。所以应该讲是马里科帕县的监事委,面对这无法回答的问题。因为这问题的背后,都牵扯到Dominion投票机,牵扯到索罗斯,牵扯到Facebook的老板。Facebook的老板给了监事委200万;今天主管亚利桑那的大选的州务卿,是索罗斯花了200万扶起来的;今天在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的警察局长,是索罗斯花了200万给扶植起来的。

而有关路由器的问题,会追溯到那谁在操控著投票机。而有关这个密码的问题,就是投票机密码的问题,将直接对垒Dominion。也就是说今天遇到的问题,如果给它查出来之后,就把大选背后的势力一锅端。没招了,哥五个,哥五个,五头驴就当骡子使了,出来了。故事,整个马里科帕县的故事,走到现在,这是我们看到最新的消息。

那好这一集节目到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