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98天研发成功疫苗? 细思极恐!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30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4月29日晚上6:30,北京时间4月30日。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我是Sydney,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国企中国生物董事长鼓吹98天研发成功灭活疫苗,细思极恐;人口普查数据发布再延期,胡锡进奉旨叼盘大翻车,独家揭秘让中共左右为难的三大原因。

Sydney:日前,中共国企国药集团下属的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在论坛上公开表示,“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中国举全国之力,仅用98天,就快速研发出新冠灭活疫苗。”然而,简单的推算会发现,这个时间点背后黑幕重重:谁批准的?当时中共最高领导人扮演了什么角色?真的是细思极恐!

秦鹏:中国人口普查在去年12月完成之后,原定4月上旬公布,但一拖再拖,4月29日中共统计局再次宣布延期。这引来更多猜测,《环球》主编胡锡进奉旨洗地,结果遭网民围殴,其中包括知名大五毛。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本期节目,我们为您分析让中共左右为难、进退失据的三大可怕原因。

中国生物董事长吹98天奇迹 泄露中共黑幕

Sydney:中共新华社报导,4月24日,国企国药集团下属的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晓明,在十九届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大会“深圳论坛”上表示,疫苗产业作为生物医药产业的一部分,是一个必须依靠科技创新的产业。疫苗创新是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创新疫苗研发存在时间漫长、投入高昂、成功率低三大核心难题。

重点来了,他说,面对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中国举全国之力,仅用98天,就快速研发出新冠灭活疫苗,“不光速度上领先,质量上还好,走在世界前列。”

他还说,目前,中国有10个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新冠疫苗,不仅数量多,且技术路线完整,进展也快。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已经获得各地紧急使用批准的11个疫苗中,中国疫苗占了5个,体现出中国在新冠疫苗研发上的领跑地位。

秦鹏:毫无疑问,中共新华社和杨晓明都是想赞扬中共在疫苗研发上的巨大实力,所谓时间短、任务重,这些官员和科学家们突破万难、最终还是超质超量、提前圆满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这里面,中共还想自我表扬这些官员们。

然而,只要仔细一分析,就会发现,这个巨大成绩的背后黑幕重重,直接曝光了中共在病毒传播和信息掩盖方面的斑斑罪证。

Sydney:所以从他讲到,“仅用98天,就研发出新冠灭活疫苗”就可以推测出这些吗?

秦鹏:是的。研发成功的时间点,他们是指哪一天呢,2020年4月12日,中国生物下属的武汉生物的灭活疫苗被批准进行临床试验的时间,倒推98天,是哪一天,1月5日。有没有感觉这个日子很可怕?

Sydney:恩,因为中共当局承认病毒“人传人”的时间是1月20日,这是钟南山带领中共国家专家组到武汉之后。中共此前是一直否认,还对披露信息的医生们进行了舆论地无情打击,说他们造谣。正是在这种压力下,李文亮这些人精神崩溃,免疫力急剧下降,感染和死亡。就是说,中共一边在欺骗、害人,一边在加速研发疫苗。

不过,你觉得,这有没有可能是杨晓明口误?不然他怎么会说漏那么大的嘴?

秦鹏:不是口误,上述新华社的报导是4月24日,而之前,新华社每日电讯在1月26日,中共为了消除中国民众对国产疫苗的安全性疑虑,就专门采访过杨晓明,发表了一篇文章,叫《最早“以身试药”专家回应国产疫苗公众关切》。这里面披露了更多信息。

首先,注意,这个杨晓的身份很重要,“是中国生物董事长、国家“863”计划疫苗项目首席科学家杨晓明”,这样一个首席疫苗项目专家的身份了解信息和学术方面的权威在中共方面是毋庸置疑的。

其次,这次采访,列出了一个重要的时间表,其中,2020年4月12日,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全球首家进入Ⅰ/Ⅱ期临床试验,4月27日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也进入Ⅰ/Ⅱ期临床试验。武汉生物和北京生物,是中国生物的两个下属公司

杨晓明同样强调,中国生物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从启动科技攻关到获批临床试验,我们用了98天;从进入临床到武汉、北京两个所先后都做完Ⅰ/Ⅱ期临床试验,用了78天;再从Ⅲ期临床试验入组启动,到附条件上市获批,用了168天。”

也就是说到4月12日获批,经历了98天研发,那么项目启动是1月5日。

Sydney:这证明中共医疗系统早在1月5日就知道了这个病毒,会引发全球性的大瘟疫,所以开始了研发疫苗。不过,实际上可能更早。

秦鹏:应该是更早。因为,武汉市CDC和中国生物是两个系统,大国企不会听武汉地方指挥。而应该是来自中共更高层的命令。我查到,2020年4月19日,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网站上有一个报导,《第一批32名志愿者完成接种全球首个新冠灭活疫苗背后》,上面提到:“1月5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成功分离新冠病毒株,新冠灭活疫苗的研发工作由此开始。”

至少在分离出病毒株的时候,它们就知道会出现严重的“人传人”了,否则搞什么疫苗对吧?

实际上更早,中国媒体《财新网》去年2月27日在一篇题为“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独家报导披露,2019年12月31日之前,至少9例不明肺炎武汉病例样本完成了基因测序,“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SARS冠状病毒,这些检测结果陆续回馈医院并上报给了卫健委和疾控系统”。

Sydney:可是,当李文亮等医生12月30日在微信群发布类似消息后,他们被官方“辟谣”,还遭警方训诫。

秦鹏:当时,武汉疾控中心和中国疾控中心都知道了病毒是传染性的。早在2019年12月31日,台湾的防疫总指挥陈时中就电邮世界卫生组织,示警武汉肺炎(新冠肺炎)可能有人传人现象,因为里面有一句就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关键信息“病患已被隔离治疗”。实际上这句话在专业人士眼中就是极大的危险信号,台湾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禁止航班,后来有了成功的防疫。

而按照中国CDC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披露的信息,早在12月31日之前,中国就有104人发病。这些病人主要在武汉传染病医院——金银潭医院,官方很清楚这个病毒的严重程度,但是还是封锁消息,包括很多其它医院,也因为掩盖,很多医生感染。

Sydney:美国国务院2020年1月15日发布报告说,2019年秋天,武汉病毒所就有多人感染,武汉2019年9月就举行奇怪的新冠病毒演习,所以中共官方应该早知道它们发生了感染或者泄露。

秦鹏:是。中共还在2019年底武汉市爆发之后,通过文件的方式掩盖。时间是2020年1月3日。

财新网的那篇文章中还有提到:“在此之前,国家卫健委办公厅曾发布‘3号档’,要求已获得相关病例生物样本的机构和个人立即销毁样本或送交保管,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检测资讯。某基因测序公司人士称,湖北省卫健委也以电话形式传达了上述要求。”

不过,这篇文章没多久就被下架,点入网页时显示“404”。

Sydney:这个引发全球疫情灾难的中共卫健委1月3日的3号文件到底写了什么?

秦鹏:据去年4月16日,香港风传媒独家披露了这份红头文件的扫描件,上面提到要求下令销毁已有样本,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其它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信息。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毒原因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信息。

这个文章当时还分析,这个文件下发之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被要求停止病原检测,销毁已有样本要求销毁已有样本,还下令不得擅自对外透露讯息,从而错失防疫先机。”从杨晓明和中纪委监察委网站披露的信息看,这是个骗局,中共方面只是不允许对外包括对国际上公布信息,武汉病毒所没有销毁样本,相反的1月5日分离出了病毒株,然后开始了研发。

Sydney:所以真的证明了,中共当局当时一边对外封锁消息,一边自己在研究解药。

分析:习近平2020年1月2日前已知疫情

Sydney:实际上,从杨晓明披露的信息还可以继续联想,这个过程中,中共最高领导人知道了什么呢?什么时候知道的?还有,1月5日开始研发疫苗的时候习近平知道了吗?

秦鹏:我认为习近平那个时候已经知道了。2020年2月3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召开记者会时,竟松口早在1月3日以来,就已向美国通报疫情逾30次;对此,中国网友大为震撼,纷纷在社群媒体上抨击中共当局,“国内公民就是命贱,该死?”

中共一直说“外交无小事”,何况这么大的事情,小组长专业户习近平作为外交领导人小组长肯定知道。因为习近平现在大权在握,政治局开会都让其它常委给他汇报、做自我检讨,这么大的事情,谁敢瞒着他,那肯定是不想活了。

而且1月2日,李文亮等人在中央电视台8个频道被9个主持人大幅度批判,这一级别的批判也肯定是主管宣传的政治局常委才能决定的事情,而不可能是武汉一个小派出所训诫李文亮等人之后,自己跑中央电视台去搞舆论攻势。

也就是说,按照中共的政治体制,至少主管政法委的政治局常委和主管宣传的政治局常委都知道了这件事,那么考虑到1月3日开始对美国通报,习近平在1月2日,应该也和其他常委都知道这个瘟疫传播的严重程度。

Sydney:再考虑到1月5日,开始研发疫苗,在习近平定于一尊的大背景下,这个推理很合理。

而且,习近平后来也说自己“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中共党媒《求是》网,发布了习近平2月3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的讲话,提到他早于1月7日就对疫情防控工作提出要求,还说也是他亲自授意武汉封城。

这样看,他在2020年的1月7日,亲自指挥的结果,依然是掩盖和偷偷研发疫苗。

秦鹏:是的。而且,即使在后来对外宣布人传人、武汉封城之后,中共还继续和WHO一起掩盖病毒疫情。包括对川普(特朗普)撒谎说可防可控、到夏天就可以消除了,让川普后来跟着挨骂,部分也导致了川普下台。

人口普查数据延后公开 胡锡进叼盘大翻车

Sydney:我们今天还要分享的一个重大消息,是关于中国最新人口普查数据的公布日期,从原定的4月上旬一再拖延,现在据说又推迟到了5月中旬。这个大事件,已经惹得整个网络高度关注,各种猜测纷纷扬扬。

《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还因为奉旨奋勇叼盘,遭到网络嘲笑甚至痛骂。

秦鹏:我们来看看。

Sydney:4月28日,胡编在新浪微博上说:“中国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没有按原来的时间表公布,引起各种猜测。老胡不知道这种推迟的原因,但我对看到的那些夸张说法颇感诧异。至少,我不觉得人口新动向是重大政治问题,我相信国家有充分手段和能力做出干预,促进调整。”

然后,他说,大城市生育意愿下降是全球性问题,因为成本高,但是中小城市和农村可以补上。他还为计划生育辩护说,他说支持根据新情况做出调整,中共当局会采取相应措施,完全没有必要产生人口恐慌,等等。

秦鹏:好嘛,把责任推给城市青年不愿意生育,可是生活成本是谁推高的呢?

Sydney,你知道,看完这段讲话,我看到那些说中共要“干预”、“调整”、“计划”、“采取措施”这些词语,想到了一段童年往事。

我小时候见过村书记领着党员,去村里超生人家堵住要钱或贴封条、扒房子,其中一户人家拿不出钱也不肯搬走让他们贴封条,结果被他们扒房子房顶掉下来的东西把超生的小男孩砸死了,一家人哭得死去活来……

我也听说过医生护士拿着大管酒精把孕妇肚子里的小孩头顶注入酒精打死,然后生下来,有的孩子还活着,这种孩子大部分被放到水桶里面溺死了,极少的被没有孩子的人收养。

所以,所谓的“计划生育”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社会学或者医学名词,还是一部血淋淋的人间悲剧。

Sydney:难怪网友们对胡锡进一顿痛骂,说他没见过妇女主任跟村书记把怀胎九月的孕妇五花大绑强制流产的场面。

比较特殊的是,这里面有一个是微博上的有一定知名度的五毛,叫Sven_shi,结果,他对胡锡进开炮,又引起了网络围观。

秦鹏:我看推特网友也对这个进行了围观痛批,有的网友评论:胡锡进这样说话,1. 说明他戴着有色眼镜看农村居民,认为农村人不用追求生活品质。2. 说明他根本不了解农村,不了解基层,看不到现在农村人口凋敝的现实,看不到空心村越来越多的现实。3. 他是个愚蠢的死太监。

分析:中共不敢公布真实人口数的三大恐惧

Sydney:所以,秦鹏,在你来看,这一次中共统计局,为什么不像以往那样,编一个数字就发布,怎么要拖延一个多月?

秦鹏:它们现在是两难。

照实公布数据呢,不敢;如果不照实公布数据呢,人口数据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分析做决策的基础,一旦方向错了或者数据出现大的问题,那么就会导致整个决策错误。而现在,中国的人口生育大家都知道出了问题,而且是大问题。

比如,4月14日,中国央行——中国人民银行稍早发布的2021年第2号论文《关于我国人口转型的认识和应对之策》引爆了舆论场。

央行这篇工作论文称,要认识到中国人口形势已经逆转,转型后人口衰减的速度将超乎想像,教育和科技进步难以弥补人口的下降。

文章认为,要全面放开和大力鼓励生育,切实解决妇女在怀孕、生产、入托、入学中的困难,让妇女敢生、能生、想生。很多文章转发的时候就说,央行叫你来生娃。

可见,连中共央行都着急这个人口数据对经济发展等的影响了,不得不插一嘴。

Sydney:那为什么不敢照实公布呢?2016年的放开二胎,不是也相当于部分承认计划生育政策错了吗?

秦鹏:不一样。因为真实的人口正常增长的话,按照研究中国人口和计划生育后果问题的著名书籍《大国空巢》作者、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易富贤先生的分析,只有大约12.5亿人,而不是官方说的将近14亿人。

Sydney:差距这么大!中共不是还有一招,就是在以前路线走不通的时候,找替罪羊吗?找几个高级别官员替罪,甚至直接拿党魁开刀,说他们违反了党的初衷、政策,然后从头再开始。

秦鹏:哈。你对中共还蛮了解的嘛。不过,这一招这一次可能不管用了,因为一旦真的公布真实数据,会带来严重的问题,危及到中国共产党的统治。

中共有三个方面的恐惧:

第一,怕曝光非正常死亡人数,特别是去年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死亡人数。第二个原因,恐惧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崩盘。第三个是中共恐惧全政府系统性造假的真相被揭开。

Sydney:一一给我们讲讲吧?你说第一,是怕曝光非正常死亡人数,特别是去年的中共病毒死亡人数。

秦鹏:如果真实公布每一个地区、每一年的出生、死亡人数、现在的居民人数,那么就涉及到去年至今的中共病毒死亡的真实人数,到底是多少?中共病毒在中国特别是武汉的造成的死亡数字,一直倍受争议,人口数减少必然会引发这方面的联想。

Sydney:第二个原因,恐惧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崩盘。

秦鹏: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去年1月的公布,2019年中国总人口已超过14亿。而按照易富贤先生2007年版《大国空巢》,预测2016年中国人口负增长。

他认为,如果没有二孩政策,确实是2016年开始负增长。而当时由三百多人(包括所有主流人口学者)组成的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组预测,继续独生子女政策,总人口将在2033年达到15亿的峰值。

这一系列的差异,一旦全面公开,不仅打中共这些部门和专家的脸,还会进一步引发对计划生育政策的批判,这会导致中共统治动摇。

中共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从村长到省委书记,实行一票否决制!抓计划生育是所有官员的晋升政绩之一。否定了计划生育,也就否定这些官员和中共这个基本国策的合法性。

Sydney:基本国策是什么?

秦鹏:就是说,中共讲,这是它们发展经济、发展社会的最基本的方法,如果这个都错了,中共就错了。

Sydney:第三个中共不敢公布真实数据的恐惧,中共恐惧全政府系统性造假的真相被揭开。是说为什么会有官方说的14亿和实际人口数量12.5亿人这么大的差距,差了1.5亿人?

秦鹏:真实人口和官方人口怎么来的,易富贤先生都有详细的分析,我们在这里不赘述。

大致来说,产生这么大的差距有具体的原因,首先,是中共官场讲数字出官、官出数字,既然这是基本国策,当然就要找统计局和专家来证明这个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然后打击一切异己。

所以,就要编造数字。就像易富贤先生说的“尤其是计生委和人口学界长期虚夸人口数据,恐吓性预测(比如2014年恐吓说全面二孩后每年要出生4,994万)。领导人又不懂人口。”

而地方政府和教育部门呢,为了骗取更多的教育经费,也有动力大量增加在校生的人数。

再来,是中国很多人有二个真户口,每年大概新增500万人,过去二十多年,就多出来上亿人口。

Sydney:为什么会有两个户口呢?

秦鹏:按照易富贤先生的分析,“因为中国户籍捆绑的利益太多,才实行最严厉的户籍管控。利益太多也就必然有贿取多户口多大动力,导致户籍水分逐年增加。2000-2019年、2018年统计局增加1.33亿、530万人,户籍增加1.74亿、924万人。”

所以,这样一来,这就牵扯到公安部门、计生部门、教育部门,地方上的主管市长、省长等等,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造假,总不能都抓起来、都判刑杀掉吧?

别说全国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即使一两个省大规模清算这些造假,也会导致崩盘效应。中共统治基础动摇,甚至彻底崩溃!

Sydney:所以,有了这三大恐惧,如果中共从保自己的目的出发,就更不可能公布真实数字了。《金融时报》日前也引述知情人士表示,根据最新普查,中国全国总人口不到14亿,将是约六十年来首次人口下降,中国人口总数预计将更早被印度超过。它还引述“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专家的看法说,这次人口普查的结果对中国人民如何看待国家以及政府各部门的工作都有很大冲击,所以“官方必须非常谨慎处理”。

而今天,4月29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宣称“2020年,我国人口继续保持增长”。看来中共是在提前放风了。不可能大规模改动。

那是不是会像易富贤先生说的那样,将导致经济、社会、科教、国防、外交等各项政策,全部建立在错误的人口数据基础上。经济是包括包括财税改革、养老金改革、退休年龄的确定、社保改革、经济增长率等。他说,“这是政府承受不起的。”

秦鹏:易先生说的对中国社会的危害是对的,所以中共也在左右为难。但是,我感觉易先生有点分不清党、政府和国家,中共不公布真实数据,继续造假,对中国人民和中国社会来说,是一个不可承受之重,但是公布了真实数据,刚刚我们分析了,三大恐惧会促成中共统治崩溃,那才是中共“政府承受不起的”。

Sydney:的确要分清中共不等于中国。批评中共的人,其实都是爱中国的人。用《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题目来说,爱国不等于爱朝廷,也就是国家也不等于政府。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