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张怀烈:打科兴疫苗命危 信中共赔命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8日讯】1997年之后,中共对香港进行了全面的渗透和控制,包括在人口结构、文化、教育、交通、经济、行政、司法、医疗等全面的渗透和赤化。香港中医师张怀烈先生表示,香港的中、西医行业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被中共渗透和赤化。

张怀烈在3月11日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采访时表示,中共使用混淆是非的方法,在意识形态上一步步引诱港人走入歧途,爱中国就要爱中共,就要相信和依靠大陆和共产党,相信政府,相信大陆疫苗

他预计注射疫苗后死亡的案例会越来越多,而专家的所谓评估,很可能会说这些死亡的案例与疫苗的副作用没有关系。不幸的是,果真被他说中了。

截至2021年3月15日,香港至今累计有7人在注射武汉肺炎(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苗后死亡,另有一人处于危急状态。新冠疫苗临床事件评估专家委员会15日公布,经初步评估后,认为所有个案与接种疫苗没有直接关系,死者或患者均涉及严重冠心病、心肌梗塞及肺水肿等情况,而全部病例均有待进一步分析报告。

年长者优先打疫苗做小白鼠

新冠疫苗临床事件评估专家委员会表示,新增的接种疫苗后死亡个案涉及一名63岁男士,他过往有心房颤动、慢性心衰竭及脂肪肝等,他于9日接种第一次疫苗,隔日(10日)入院,当时临时诊断是中风,期间曾持续出现心率不整, 14日凌晨离世,初步审视与疫苗无直接关系。

而另外6名接种疫苗后死亡的案例,年龄在55岁至80岁之间,他们基本上患有心血管疾病,发病时绝大部分人都有数条心血管同时严重闭塞的现象。专家委员会共同召集人孔繁毅强调,心脏病是香港第3大死因,委员会初步比较同类型、即心脏病患者等死亡率后,未发现不寻常情况,将再做监察及研究。

网络上有港人发帖说,港府让年长港人优先接种武汉肺炎疫苗,是让这些年长者给中共研发疫苗当小白鼠。也有人把听信中共宣传,自愿去打疫苗的人称作“爱国小白鼠”。

而张怀烈先生认为,自愿做“爱国小白鼠”的港人,都是受到中共宣传的误导,失去了正确的判断能力,同时也与政府有目的推销手段有关系。

表面现象隐藏中共不可告人的阴谋

张怀烈举例说,中共当局在大陆,把60岁以上的人列为不适合注射疫苗人群,包括有长期慢性病患者、免疫能力低、心血管、脑血管、糖尿病等患者都不适合打,连孕妇也都划入不适合接种疫苗的人群范围。

但是在香港,香港政府就没有注射武汉肺炎疫苗的指引,在三月份之前政府就和媒体一起互相配合不停地在吹风,不停地鼓励港人使用科兴疫苗,而且从一开始就说最先推荐给年长者注射疫苗,跟大陆的指引正好相反。但是,直到现在死了人还是连一个指引都没有的,也没有关于疫苗致死的详细报告。

他表示,只要稍微冷静地想一想,就能看到当中存在不合常理的地方。

他怀疑有人在香港囤积了科兴疫苗,结果卖不出去,就利用政府文宣赶快销售出去。也许目前注射疫苗后死亡的病例还不是太多,但是他认为,对于一个新问世的疫苗,政府没有足够的指引,一不小心就危害了很多市民的性命。但是现在医生和专家对疫苗的副作用都保持沉默。从这个表面现象都会令人感到不安,是不是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计划?

任何一种疫苗,研发出来之后,通常至少需要50到60个月的临床研究。但是,武汉肺炎疫情从2019年底开始爆发,几个月后大陆就宣布成功研发出了疫苗,尤其是科兴疫苗从2020年3月就开始大规模接种,还带领了股市大旺。

但是在张怀烈眼里,却觉得这是一场阴谋,因为他感到药厂和政府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政府和政府之间,似乎都联合起来做推广疫苗这件事情。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呢?

他希望大家用智慧去看待这件事情。不要头脑简单,以为都是自己人,相信政府相信专家。专家们跟政府很多时候是一种合作的角色,专家有时候也是需要等待政府的指令,也是不敢随便说话的。按照他的预测,专家出笼的报告,估计都会说那些注射疫苗后死亡的人,与疫苗的副作用没什么直接关系,甚至一笑了之。

张怀烈也遇到一些注射科兴疫苗的病人,他们大多都出现了心跳加速、体温升高、血压上升的现象,就好像他们都喝了酒、打了兴奋剂一样。他认为这绝对不是偶然现象。

疫苗护照逼迫民众心急打疫苗

根据现在的生物学的推演,任何一个病毒或微生物,经过在不同的群组和族群不停演变,毒性就会慢慢地减弱。根据张怀烈自己的预计,可能两三年,或者三四年以后,武汉肺炎就会变成一个普通的流感,好像普通感冒的症状,就像一种风土病,根本不需要担心。

打疫苗会在短期内产生抗体,能快速反应,抗体只是针对快速反应,现在很多国家生产的不同疫苗,大部分只能有半年的效果,那么半年之后是否要再打?

目前有一个怪现象引起他的注意,就是现在很多国家都开始讨论疫苗护照,不打疫苗就不能外出旅行。他认为这等于是国家与国家之间,政府与政府之间联合起来,使用行政命令、行政手段,在推波助澜,逼迫民众认同打疫苗是必须的。以至于有很多国家的人,包括香港人都心急地去打疫苗。他感到疫苗护照这件事情就是一个阴谋。

他提醒大家,欧盟不承认科兴疫苗的证书,即使打了科兴疫苗,也去不了欧洲旅行。只有大陆、中东、土耳其、阿联酋这些地方才承认。其它国家暂时还不承认科兴疫苗。

他劝大家想清楚,你的命重要,还是爱国爱党重要?

作为中医师,他认为增强人体的免疫是最关键的,早睡早起、不烟不酒、多喝水、吃清淡,然后多做运动,保持心情畅快,不要想不开,这些是最重要的。提升免疫能力,即使不幸中了武汉肺炎,也容易康复。

用智慧判断大是大非

张怀烈尤其喜欢谭嗣同的诗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作为一位中医师,张怀烈热爱中华文化,也向往自由,他认为一个人不管来自什么背景,在大是大非的关头,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尤其重要。最近他站出来声援被香港当局诱捕的47位民主人士。一提到这件事,他就说,做一个追求自由的香港人,面对港府的所作所为,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忍不住发火。

张怀烈自称“烈大夫”,认为言论自由是非常可贵的,他有权利对很多事情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是他明确地感到,中共管制下的香港,已经不是一个可以自由地抒发自己意见的地方,即使是同行,他发现香港的中医界,绝大多数人都不敢说真话,可以说多达99%的人对很多事情保持沉默。

有人甚至还批评他说,作为一个中医师搞那么多事情干什么?做回自己的本行吧!甚至,有人还鸡蛋里挑骨头,以莫须有的罪名,对他进行匿名投诉,以“专业失德”的罪名,把他告到中医委员会,企图吊销他的行医执照。但这一切都吓不倒他,只要他认为自己没有错,就不会感到害怕。

张怀烈表示,他的父亲给他起名字的灵感来自于岳飞的《满江红》,“壮怀激烈”,父亲希望他仿效岳飞精忠报国。而张怀烈认为,精忠报国的“国”,是一个可以让所有人拥有民主自由思想的,追求人类普世价值观的国家。

利用中医混淆爱国和爱党的概念

1999年7月,香港立法会通过了《中医药条例》,主要内容包括设立“香港中医药管理委员会”,以及中医的执业、中药的使用、买卖和制造的规管制度。

张怀烈认为,中医的注册制度形成以后,中医师的地位确实得到了提升。但是香港政府并没有为中医行业提供多少支援,相反,中共却利用中医的声望,进行包装和文化渗透,特别是在逻辑和意识形态上把中华文化和中共混为一谈,民众都认为中医好,中华文化好,认为中国是好的,中共就引诱民众认为“中共政府也是好的,共产党也是好的”,达到混淆是非的目的。

他说,中医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中医在香港的历史也很长,早在英国人还没来香港之前,香港民间就有中医了,中医的成就和声望跟中共毫无关联,跟所谓的“爱党”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指出,人的思想应该是自由的,也是有智慧和分辨是非正邪的判断力的。现在无论是华人还是西方人,喜欢中医的人非常多,但不一定每一个人都喜欢中国。大家喜欢某个地区或某个民族的文化,不一定要喜欢那个地区的政府和政党,而且如果执政者做得不好,民众还可以监督和批评执政党和执政当局。

而中共就是要在这个问题上搅浑水,让人认为“爱港就要爱国”,“爱国就要爱党”,“爱国者治国”就是“爱党者治港”。他希望港人在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要有智慧和判断力。

中共用文字狱制造恐惧

烈大夫还提到中共禁用“武汉肺炎”的做法其实就是文字渗透。他说,武汉肺炎最先就是在武汉开始爆发,然后快速传播到全世界,所以叫“武汉肺炎”是非常正确的,而且从一开始大家都不约而同把这次的疫情叫做“武汉肺炎”。

就如同一百多年的大流感,因为从西班牙开始爆发,所以就叫做“西班牙流感”一样,都是以发源地名来命名。可是为什么三个月后,中共反对国际社会使用“武汉肺炎”,而要另起一个“新型冠状病毒”或者COVID-19来取代呢?

据他分析,中共的做法就是文字渗透,利用不同的文字,在意识形态上混淆观念、模糊焦点,以达到模糊是非黑白的目的。也许中共认为,“武汉肺炎”会使人联想到中共制造了病毒,甚至使人联想到“中国制造2030”或者“中国制造2040”,因此,中共反对人民使用“武汉肺炎”。

也许某一天,大陆民众使用“武汉肺炎”会被中共污蔑成煽动罪。一个依靠制造恐惧来维持统治权的政府,可能会认为文字狱,是制造恐惧的有效办法。

而被统治的民众,出于恐惧感带来的心理压力,一旦在很多观念上跟随了统治者的论调,向当局屈服,就会失去判断力,分辨不清正理和歪理,甚至随波逐流,真心相信一些歪理。比如注射大陆生产的科兴疫苗,在香港已经有好几个人因此死亡,可是政府说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坚持要注射科兴疫苗。

目前已经有7名港人在注射武汉肺炎疫苗后死亡,专家们说这些死亡案例与疫苗的副作用无关。

但是张怀烈认为,虽然目前死亡的数字暂时不是很多人,但是,随着越多人注射疫苗后,死亡案例会越来越多,而专家们能不能摆脱中共的洗脑和威胁,壮胆讲真话呢?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冷静地用智慧去做出正确的判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