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启用《叛乱法》 川普仍会赢

石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6日讯】《有冇搞错》。12月14日。

12月14日,美国各州的选举人将在自己的州开会投票,就正副总统人选个别投下纸本选票。每州选举人团集会地点不同,州法内常有规定。多数的州是在州议会大厦或州长办公室进行。就现在的情况看,拜登应该可以拿到超过270张的选举人票。但即使如此,美国总统大选仍未结束。

12月16日,联邦参议院将举行听证会,调查选举舞弊问题,听证会是让大家都说话,把问题澄清,目标是“恢复对选举制度的信心”。如果听证会提出具有压倒性的证据,不但证明有大规模舞弊,而且的确严重影响到了大选结果,可能又会发生其它变化。

因为到1月6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都将投票确认选举人投票结果,但如果大家相信确实发生了严重大规模系统性的舞弊,那么这个结果可能就会受到议员的质疑和挑战。简单说,如果选举人投票不被确认,就可能采取众议院一州一票的方式,选出下任总统。

但大家最关注的,可能是本周五,也就是12月18日国家情报总监的有关选举的报告。如果报告认定存在大规模舞弊,尤其是存在外国严重干预,那么川普总统就可能采取行政手段,以《叛乱法》授权一位特别检察官全面调查。

美国今年的大选,已经到了将决定美国未来的地步。

我们介绍纽约知名律师迈斯特(Stephen B. Meister)的看法。他给英文大纪元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川普可引用叛乱法,恢复选举诚信》。在文章里面,他分析了什么是《叛乱法》,为什么可以引用《叛乱法》,以及用了《叛乱法》会有什么后果。

根据迈斯特的介绍,《叛乱法》(Insurrection Act)是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任总统期间,在1807年通过的。

当年这项法律,是为了阻止一名美国独立战争的英雄人物,阿龙.伯尔(Aaron Burr)的阴谋,伯尔在一场决斗中枪杀了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美国宪法起草人之一、第一任美国财政部长),并准备在当时的路易斯安那州建立自己的王朝。

《叛乱法》授权美国总统可以在境内,部署美国现役部队和联邦国民警卫队,镇压内乱、暴动和叛乱。该法第252条规定:“当总统认为非法阻挠、联合或集结,或反抗美国权威,使得在任何州通过普通司法程序执行美国法律变得不可行时,他可以征召任何州的民兵执行联邦任务,并动用他认为必要的武装力量来执行这些法律或镇压叛乱。”

迈斯特律师认为,一般来说,美军在美国本土上不能被用于民事冲突,因为没有人希望美军对美国平民使用武力。比如今年早些时候,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就公开表示反对动用军队进驻BLM和安提法暴动的地区。

不过迈斯特律师认为,现在动用《叛乱法》完全可行了,因为总统援引《叛乱法》并不是宣布戒严。宪法没有被中止,人身保护令也没有被中止。总统动用军队是执行法律,而不是推翻它。

他认为,如果广泛地考虑2020年的选举和历史背景,川普完全可以而且应该动用《叛乱法》。

首先他认为,在法律上,欺诈通常由所谓的“欺诈特征”(badges of fraud)来证明,而不是实际欺诈行为的确凿证据,因为欺诈者往往有掩盖其行踪的倾向。在美国有很多这类案例。

而在2020年的选举中,这种“欺诈特征”比比皆是。

简单总结来说,川普在选举日当天,赢得了6个摇摆州,而这6个摇摆州都因11月4日清晨邮寄选票的激增而转向拜登,而且这些选票压倒性地支持拜登;但奇怪的是,拜登没有在美国其它地方获胜。而且川普几乎赢得了所有(19个中的18个)历史上准确的“晴雨表”县。

拜登只在地下室进行竞选活动,认知能力明显下降,又爆出破坏力巨大的亨特.拜登丑闻,并且他的竞选伙伴,在竞选民主党党内提名时只有5%的得票率,而且早早就退出了初选。就这样拜登却莫名其妙地超越了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比他多出一千多万张选票,而川普赢得了更多的非白人选票,比过去60年的任何共和党候选人都多。迈斯特律师认为,这些都是特征。

除此之外,还有事实上的堆积如山的欺诈证据。其中最严重的,是Dominion投票系统和软件,涉及到28个州。

迈斯特律师也认为,一些地方的选举官员,包括一些州长,变成了党派政治的黑手。他们对公平和诚实的选举不感兴趣,只关心拜登的胜利,无论采取何种欺诈手段获得。

他说,不幸的是,法院作为州政府民主党行政部门的党派附属机构而运作。例如,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以4比3的裁决,推翻了由共和党控制的宾夕法尼亚州议会正式颁布的法律:将选举日晚上8时定为邮寄投票的最后期限。

正如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所言,这一决定公然违反了《美国宪法》,他提到了一项条款,该条款赋予了州立法机构决定选举人方式的专属权力。

在其它案件中,法院表现出不愿介入的态度。但他表示,考虑到宪政共和国固有的三权分立,这是可以理解的。许多法官根本不想告诉一个州政府的行政部门如何进行选举,即使他们看到令人信服而且美国司法部和FBI也不愿介入大选,而美国的所谓主流媒体,和那些社交媒体都是同谋。

因此他认为,拜登只不过是一个易受摆布的空花瓶,左派可以通过这位“花瓶总统”为所欲为。这突显了一个问题,即拜登的舞弊选举,成为了一个更广泛计划的一部分——也就是说,这根本就是一场叛乱。为总统援引《叛乱法》提供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

一方面,有一个在统计学上不可能的选举结果,加上大量的证据(超过1,000份宣誓证词)。另一方面,在长达近四年的非暴力政变未遂之后(包括虚假的穆勒调查和失败的弹劾企图),在选举日之后的几天里,一个阴谋正在上演。政客们、腐败和同谋的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党派或胆小怕事的法庭,在关键的州共同合作,促成了一场大规模的、欺诈性“翻蓝”,都表明这个国家正面临着一场有组织的叛乱,对共和国的生存构成了威胁,这不是危言耸听。

即使川普不动用《叛乱法》,结果仍然是危险的。

如果川普通过在法庭上推翻选举结果,或者通过州议员派出对立的选举人后,举行临时选举,或者干脆不承认他们的选举结果而获胜,民主党人包括安提法(Antifa)等激进组织很可能会公开暴力反抗。

1878年,美国国会颁布了《联邦军队法》(Posse Comitatus Act),旨在防止联邦军队在内战后的重建时期干预南方各州的选举。

但是《联邦军队法》并没有废除上面引述的《叛乱法》第252条。不管怎样,川普可以像手术般地引用《叛乱法》。他可以简单地援引《叛乱法》,让美国武装部队控制关键的选举证据:选票、信封、Dominion投票机和服务器,并命令军方立即对选票进行彻底的核查审计,以便严格按照现行州法,对所有合法选票进行统计,废除非法选票。

值得注意的是,这将是一次很像外科手术的、非战术性的军事使用,不会对任何美国公民使用武力。军队只是在关键证据被销毁或被篡改之前掌握这些证据,并进行独立的核查审计,以确定合法与非法的选票,这同样是严格按照现行州法,并对这些选票进行人工统计。鉴于过去四年的经验,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都不应该参与这一过程。他们根本不值得信任。

这种外科手术式的军事干预的目的,是要减轻法院和州议会的负担,确保所有合法选票都被清点而非法选票被剔除。可以假设,总统将会承诺接受军事审计的结果,而拜登也应如此。

干预的目的是阻止叛乱,考虑到投票机的脆弱性,这很可能涉及境外人员,同时防止合法选民被剥夺选举权,并恢复美国选民(和全世界)对美国选举公正性的信心。

他认为,如果没有这种有限的军事干预,无论谁最终当选总统,美国都会笼罩在一片暴力的阴云之中。

如果总统以这种或类似的手术般的方式援引《叛乱法》,无疑会引起拜登和民主党人的诉讼。这些诉讼中的一些或至少一个无疑会进入最高法院。届时,高等法院将有两个有趣的选择。

一是,对川普提出的一些质疑作出公正裁决,但裁定他援引《叛乱法》违宪,即违反了州立法机关根据第二条第1款控制选举人方式的权力;或者第二,既不考虑川普对选举的质疑,也不考虑他援引《叛乱法》,实际上让各方都站在原地不动。

有趣的是,第一种选择可能会产生一种效果,即授权那些在立法听证会上被欺诈证据所触动的州立法机关“取消”拜登在本州获胜的资格,或是派出另一批对立的总统选举人。

换句话说,援引《叛乱法》将成为对州立法机构在选举人条款下的权力的考验,因此,即使它被最高法院推翻,也可能对2020年大选的反偷窃起到关键作用。所以川普动用《叛乱法》,不管有什么后果,他都不会输。

就我估计,川普采用这种方法的可能性,现在已经越来越大了。

石山视点: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ft7MI1Jn6L5W0nz5rZn29g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