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采访】前中将麦金纳尼:总统须行动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05日讯】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发生令人震惊的选举舞弊,令美国正处于宪法危机中。美国空军退役中将托马斯·麦金纳尼(Thomas McInerney)在接受新唐人记者独家采访中,谈到目前美国所面临的危险,总统必须采取的五个行动。

托马斯·麦金纳尼中将曾是美军一名备受尊敬的将领,曾担任美国空军副总参谋长,太平洋空军驻阿拉斯加第11空军司令。他1959年毕业于美国军事学院,1972年在乔治-华盛顿大学获得国际关系硕士学位。他在越战期间曾担任前线空中管制员和战斗机飞行员,执行了407次作战任务,获得了杰出服务奖章、国防高级服务奖章、橡叶荣誉勋章、橡叶杰出飞行十字勋章等众多荣誉称号。1992年,他升至美国空军副总参谋长。他在退役后,在电视台担任了16年以上的军事分析专家。

巴尔选举舞弊无足够证据 麦金纳尼感到惊讶

林晓旭:麦金纳尼将军,非常感谢您参加今天的节目。如您了解,今天的突发新闻是关于司法部长巴尔对美联社发表的声明,他说,司法部还没有找到足够的大规模选举舞弊的证据,这可以改变2020年选举的结果。这让每个人都感到震惊。

麦金纳尼:我(听到)惊呆了。我是司法部长巴尔的忠实粉丝,但那份声明让我目瞪口呆, 因为有压倒性的证据,说明现在发生了什么。司法部长巴尔熟悉“槌子”和“行动记分卡”(Operation Scorecard,是CIA发明的应用程序),中央情报局(CIA)的计划被奥巴马政府劫持了。

他不会谈论它, 因为他考虑的太多了,他们(CIA)可能还在使用它。然而,这提供了丰富的资讯,我知道。因为我知道的比我能在这个电话里告诉你的还要多,但他这样说让我大吃一惊。

留下的证据清楚又简单及准确的时间,他们用记分卡应用程式把投票“给川普的”转给了拜登,这再清楚不过了。那么,这让我晕眩的是, 他(巴尔)为什么这么说?他真的是其中……?顺便问一下,这不是欺诈性投票。这是叛国罪;这是6到10个州捆在一起操纵了它们的数据,从而控制美国政府和总统、总司令。因此,这不能一带而过的。

这不是肮脏政治或是手段,这是叛国,本质上是针对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的。所以,当巴尔说那个话时,它让我震惊;它刺痛了我。因为如果他真的相信“他所说的”、那是他没有做好他的工作。

我的下一个问题就是,他(巴尔)是深层政府的一员吗?他是叛国活动的一部分吗?为什么联邦调查局(FBI)不追踪这个?它如此庞大,是世界上最大的网路战活动,特别是在反对民主选举。

没有什么是更大的。建国先父们不懂网路战,他们怎么会呢?但他们能最终创造条件,我和其他所有的人,总统、总检察长、军人,宣誓支持和捍卫宪法,反对所有的敌人,国外的和国内的。

这违反宪法。他们都是外国人,中国、俄罗斯和伊朗也参与了此事,还有美国公民、涉及推动通俄门调查的那些美国公民、参与了弹劾总统的那些人。因此,我们必须了解我们在这儿面对的是什么?这是关键的,字里含义很多。当你说欺诈性投票时,人们不把它当回事儿。他们知道我们已经这样做很多年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当你移走15万张或13万8千张选票时,一个鼠标按键的转换就极大地改变了结果。回到司法部长巴尔说的那一点,惊得我目瞪口呆。

FBI、CIA都涉嫌叛国罪 他们整个行动是何时展开

林晓旭:将军,你提到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或参与这些叛国行动,你还提到记分卡程序是被奥巴马政府劫持的。那么,整个行动究竟是何时启动的呢?

麦金纳尼:它起始于川普从川普大厦的金色自动扶梯走下来,它可以追溯到那么远,因为他们的意图是夺取控制权。他们已经得到了控制,但他们的意图是继续阻止、在川普当选总统之后。

顺便说一下,他们在2016年为了让希拉里能赢,就使用了“锤子”和“记分卡”。这就是为什么她输了后会如此震惊。我只能告诉你,他们所有那些努力都白费了,这就是她为什么她如此震惊。现在,他们这次超量了,他们甚至没有试图去掩饰。

这次选举舞弊为何如此猖狂

林晓旭:将军,当人们谈论叛国罪行时,人们通常会认为涉及叛国的行动应该是秘密的。但这次,选举舞弊问题是如此大范围,许多作弊行为是如此明目张胆。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呢?好像不再掩盖了。

麦金纳尼:他们太过了,因为出现的车辆显示整卡车的选票,甚至没有折叠,甚至没有装在信封里。当你看看像宾夕法尼亚州这样的州时,邮寄了150万封选票邮件。肖恩,你注意听这个:他们寄出了180万,可他们收回了250万张的选票,所以他们有一个印刷厂,打印出这些选票。

司法部长巴尔和联邦调查局怎么能忽视这些呢?这绝对是我迄今为止看到的最恶劣的事情。但是,还有很多类似的问题我们可以谈论、证明这些令人信服的证据。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证据出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挺身而出、讲述他们经历的“大选舞弊”。

德国法兰克福服务器事件对美国军方管控的看法

林晓旭:将军,最近您谈到军队没收法兰克福服服器的行动。您觉得这项军事控制行动,实际上规模应该更大吗?

麦金纳尼:嗯,我想我们须这样做,以中情局的服务器来说,我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将服务器放在那里。当你将数据从美国大陆移到西班牙,然后移到德国法兰克福,会有很多人追踪。我认为必须这样做,因为我得知“锤子”和“记分卡”应用程式,在大选前的周日,11月1日,被使用。我跟朱利安尼和鲍威尔说了。11月2号,周一,我在班农的节目里,告诉全世界这件事,还预测了将会有什么后果,如果他们启用了“锤子”和“记分卡”。他们用了,同时还用了其它的与Dominion机器相关的软件。

因此我认为,他们决定移动他们的中央服务器群,里面有所有的资讯,判断一下,如果你愿意,选票应有的记录会什么样。所以他们要将服务器移到法兰克福。因为他们匆匆忙忙做的,我不清楚CIA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是否对此负责。经过一番较量,服务器被特种部队截获,我认为是三角洲特种部队(Delta Force)进去拿走的。

我们拥有那些服务器,我向白宫核实过。沃尔顿(Waldron)上校今天或昨天在亚历桑那州也确认了。有点粗略地谈到伤亡,我不知道这是否是真的。但它表明总统遇上了深层政府的问题,当中情局人员参与其中,影响美国的投票以及总统大选。还有司法腐败,在法官沙利文身上表现出来,他在弗林将军案中做得非常过分。

当然,还有国会问题。亚当‧席夫和南西‧佩洛西,他们所做的一切,包括弹劾又拿不出任何实质理由,但是他们做了,因为他们能做。他们使自己蒙羞。我们有三权分立,司法、执法与立法。我们有深层政府的势力,川普总统必须与它奋战,所以他有五件重要的事要做,我认为它们极其重要,他必须这么做。特别是司法部长巴尔的立场,我们今天听到他说没有看到足够的证据。他对这些(证据)视而不见。

五个必须采取的行动及为什么

林晓旭:将军,您刚才提到的五件事是什么?请详细说明一下?

麦金纳尼:好的。第一,他于2018年9月发布了行政命令。那就是,如果有任何外国人干预选举,那么将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川普总统第一个要做的是,执行那个计划,执行他颁布的行政令。

林晓旭:所以,您的意思是他应该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对吗?

麦金纳尼:是的,根据该行政命令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然后他应实施叛乱法。那是1800年代中期制定的。为什么要那么做呢?因为根据以往经验,安提法和“黑人的命也是命”组织会在美国主要城市进行大规模骚乱,他们想制造混乱。他们想说这是一位将要疯狂的总统。因此,需要实施该法案。

第三,需要宣布戒严。就人口而言,戒严令与中共病毒疫情的封锁,没有太大不同,但它可以做什么,它使我们能够与叛乱法一起实行,现役军队执行任务,这就是为什么专业部队必须去。国防部长,这就是为什么前绿色贝雷帽的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成为代理国防部长。五角大楼进行了人事变动,以确保国防部是忠诚的。

林晓旭:将军,您今晚提出了许多有力的陈述。您还能​​告诉我们,您为什么对采取五种措施感到紧迫?

麦金纳尼:我认为总统处于危险中。我认为他必须非常小心。他们(民主党)什么事都会干,肖恩,任何接管控制这个政府的事。美国人民必须了解。所以它很重要。我们的谈话,是在提醒美国人民警惕,我们国家所面临的危险。但是我们必须采取我建议的那些行动。我们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不能输。我们要么继续走向宪政共和国,要么就失去它。

我们正在过渡到,就像你所看到的在某些州,纽约州、加州的情况,这些民主党州长的所做所为,在扼杀企业,关闭餐厅,告诉人们什么商店可以继续开,什么不能开,那是一个极权社会。他们以中共病毒疫情为借口,正在使美国人民接受这一点。所以美国人民该觉醒了,让白宫知道应该执行2018年9月的行政命令,启动叛乱法,宣布戒严;暂停《人身保护令法》,设立军事法庭。这些都是在紧急情况下必须做的。这是国家紧急状态,关系到我们要继续作为民主共和国往前走,还是将走向极权社会。

是否会部署第82空降部队

林晓旭:将军,您是否真的认为有一天第82空降兵将被部署到华盛顿特区的街道上?

麦金纳尼:是的。你认为,他们不在华盛顿特区,会在某个地方。因为第82空降兵是我从西点军校毕业时的第一份工作。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想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而不是空降兵。

但是,正如你所知,不管怎么样,当做这些事情时,你必须采取辅助行动。我会采取的一些辅助行动,包括暂停人身保护令。那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就像林肯总统在内战时所做的一样,还有罗斯福。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总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也曾这样做过。川普总统必须这样做。这样一来,就可以逮捕这些犯了叛国罪的人,并把他们关起来。

然后会有军事法庭来审判他们。我不完全了解司法,(但)它太腐败了,正如我们看到的弗林将军的事情。不仅仅是沙利文(Emmet Sullivan),审查小组中的那些法官太政治化了。

这些都是确保解决此问题所要做的。同时,需要有一个由两党组成的小组对它进行审查。总统应该选择两党专家小组的成员。他们必须是能够获得所有这些证据的人,并向美国人展示,这有多么腐败,大规模网络战争如何使数据发生巨大变化,还有所有的结果是如何在午夜之后发生了反转。

所有这些都不是秘密进行的,而是堂而皇之的。而且,你和我没有看到的是,我们还有其他途径,例如“大海怪”(Kraken)和一些其他的。我们正在观察这些,并且可以告诉你确切的时间,他们把多少张川普总统的选票转给了拜登等等。你需要具体到这种程度。

但是,我们看到在针对那些州的诉讼中,法官没有做出决定。他们的态度很矛盾。那些法官没有扣押所有的这些投票站(的计票机),也没有阻止他们清除服务器中的数据。这是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因为一些州级和联邦级法院的法官都很腐败。

中共政府干预大选

林晓旭:将军,那么一般来讲,既然您提到了网络战之年,许多策略及其实施定然是得严格把控的了,是吧?尤其是在这种无形的网络战之中,攻击的来源,手法和策略都随时可以更改。因此应对网络战具有巨大的挑战性。那么与此同时,了解谁是真正的敌人就非常关键了,是吧?现在许多报导开始提及中国共产党势力可能参与干预美国大选。那么您对这些问题有何看法?

麦金纳尼:我今天想说的是,我还不能确认中国政府是否拥有Dominion软件公司,不是软件,是Dominion投票硬件系统的部分所有权。他们于今年10月在一家瑞士银行中注资4亿美元,(该银行)拥有Dominion软件的控制功能。那么从10月开始,他们就有非常重大的影响了。现在我不知道他们和他们的支持者们都干了些什么,因为我今天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我还没有机会进行进一步调查。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开始着手调查了,这非常重要。

我们知道中国人还参与了其他一些方面的事情。我们知道供应链有问题,投票机的服务器上有中国制造的零件。所以系统里有后门,并且还有许多其他的问题。这需要委员会全面审查我们的投票程序,我们从哪里买机器,他们是否有规范,因为每个州都不一样。

德州将不会使用Dominion投票机,不会用它的。为什么?因为他们发现它太容易被操控了,更改软件很容易,非常之容易,以及网络战(的风险)。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使用它。但其他30个州正在用它(Dominion)。这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

自国父们建立这套选举系统以来, 投票均由各州自行处理。所以我们今后得做些改变。我们得小心了。因为这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要面对网络战。而且如果我们现在不解决它,它将永远无法解决,因为我们将进入暴政时代。最终(我们的国家)将会被社会民主党或共产主义者所左右。叫哪个名字都可以,都一样,名字不同而已。

最高法院 出动军事法庭

林晓旭:许多人仍然相信司法体系,所以很多人认为,各关键摇摆州的案件需要提交最高法院审理。也许最终,川普团队将得到公正的审判和公正的结果。那么,从您的发言中,我理解您实际上是在说,在当前的情况下只有这些法律战是不够用的,是这样吗?

麦金纳尼:是这样,最高法院扮演什么角色?我不了解。但是军事法庭必须设立,可能会,如果总统想要,向他们报告,或者只向国防部长报告,他们能否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我不知道。

要协调和了解最高法院更容易,因为那里只有九位法官。要了解每个州的情况就不一样了。那里有州的法官、司法系统,联邦司法系统,就更加复杂了。

何时是实施戒严的好时机

林晓旭:当然,时间点对任何行动都非常重要。您认为川普团队什么时候宣布戒严(Martial law)是比较合适的时机?

麦金纳尼:他(川普)需要解释为什么,看到如此规模的叛国罪行,发生在如此规模的网络战争中,他需要把这个阐述给美国人民。他掌握了非常充分的信息,我相信将有超过1亿2千万人支持他。他赢了,他可能赢得了大约8500万人的选票。

我相信许多民主党人可能不喜欢川普(实施戒严),但是他们也不想要一个被网络战争控制的有缺陷的司法体系。他们想要一个诚实的体系。我相信会有很多民主党人转过来支持,一开始可能不多,但这将取决于他如何清楚地阐明这个问题,并说出它的实质,也就是叛国罪。这不是欺诈性投票。这是对国家、人民和政府的叛国罪。

因此,我认为,需要推迟12月14日举行的选举人会议以及(总统)就职典礼,直到有一个两党委员会得出结论。我们不能将这个政府移交给一群如此作弊并叛国的人,为什么我们要把我们的政府移交给犯有叛国罪的人。

10、谁是应该信任的人?川普是否有危险

林晓旭:您刚才提到要成立一个两党委员会,但是两党里谁可以信任?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有川普的敌人。那么谁是可以信任的?您是否认为川普总统本人处于危险之中,甚至在白宫里,他仍处于危险之中。

麦金纳尼:我想那就要总统川普及他的团队和两党的人沟通了。当然,佩洛西(Pelosi)和舒默(Schumer)会变得疯狂。但是他们那时已经被逮捕了,因为他们对于发生的事情是知情的(大选盗窃)。

而且我们确切知道,谁知情,谁参与。我这么说吧,我不能告诉你我们怎么知道的,但是我们已经确定了他们是谁。借助戒严令和军事法庭,他们会被逮捕,并有适当行动对付他们。因此,诚实的人,在其中没有利益的诚实的人,他们是诚实的美国人,在两党中都有,我们知道他们都是谁。因为共和党中也有反对川普的人,这是问题的一部分。因此我们必须把那些人挖出来,并让那些我们知道是诚实的人进来,我们知道他们是谁。我们知道他们是谁。

(新唐人特约记者林晓旭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