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世纪最大选举欺诈 作案者难逃牢狱之灾

2020年美国大选跌宕起伏,左派势力大肆舞弊,规模史无前例。在大选日过后的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拜登一方的舞弊证据如潮水般涌现,数以万计的美国民众不惧打压,挺身而出公开作证,直指左派数十种选票欺诈方式。随着重磅铁证陆续被公开,大选舞弊的作案者离被捕也越来越近。

权威专家宣誓作证 大选舞弊证据确凿

日前,美国著名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在指控大选舞弊的诉状中,附录了一位重量级网络安全和情报专家的宣誓证词。这位专家就是纳维德·凯沙瓦兹-尼亚(Navid Keshavarz-Nia)博士,他在美国大型国防公司担任首席网络安全工程师。纳维德博士作证,摇摆州的大选结果被篡改,几十万张选票被从川普转给了拜登。

纳维德博士是网络安全领域的权威专家,在他的35年的职业生涯中,曾担任美国国防部、联邦调查局(FBI)、国土安全部(DHS),以及包括国防情报局(DIA)、中情局(CIA)、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等在内的美国情报机构(USIC)的顾问专家,为美国的反间谍和执法行动提供支持。不仅如此,他还曾经执行过与中共、伊朗、朝鲜和俄罗斯有关的技术评估、网络攻击模式分析、数字建模和反间谍行动。

纳维德博士作证说,美国情报机构开发了名为“锤子(Hammer)”和“积分卡(Scorecard)”的间谍工具,这一点曾经被前国家安全局官员以及前联邦调查局分析师独立确认过。他说,邪恶势力使用这些工具,可以秘密潜入Dominion投票系统,通过系统内置的隐蔽后门执行敏感操作,包括实时转移选票、删除或增加选票,而不会留下任何电子指纹(痕迹)。

基于纳维德博士的专业判断,他作证说,所有的摇摆州都存在广泛的欺诈证据。仅举一例:11月4日美东凌晨4:30之后,偏向拜登的计票数据变动开始加速,并一直持续到11月9日。所有的摇摆州都出现了拜登得票不正常的陡然升高(图一),这种反常的计票变动表明,有人工手段实施了数据操纵。

图一:11月4日,威斯康星州的拜登选票数据曲线(蓝色)陡然升高。(取自威斯康辛州选举委员会推特)

纳维德博士举例说,在宾夕法尼亚州,川普总统的70万计票领先优势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减少到不足30万,若无外力介入的话,这在现实中是不会发生的。纳维德博士作证说,如果没有非法更改计票的话,手动计票在短时间内(2~3小时内)是不可能清点出超过40万张邮寄选票。

纳维德博士综合他所掌握的证据和分析后,得出结论:“高度确定所有摇摆州的2020年大选数据都遭篡改,结果导致数十万张投给川普的选票、被转给拜登”。纳维德博士表示,“在我看来,证据是压倒性和不可辩驳的。”

除了纳维德博士,还有一位重量级证人不得不提,他就是退役上校菲尔‧沃尔德龙(Col. Phil Waldron),他日前曾出席了宾州和亚利桑那州选举舞弊公听会,披露出详细、惊人的舞弊证据。

沃尔德龙上校具有三十多年的信息战、心理战、电子战、自动化选举经验。他和他的团队从8月份开始研究Dominion投票机系统和软件,与他合作的另一个团队更有两年经验。

沃尔德龙上校指证,美国各州所用的投票机器,可能名字有所不同,比如Dominion、sequoia、dhs、sgo,但都有相似的基因——其核心是多年前由委内瑞拉前独裁者查韦斯重金投资开发的Smartmatic。这一系列投票机和软件有天生缺陷,在服务器和机器等多重层面都容易被侵入。比如,去年一个团队仅用了2分钟时间,就骇入了Dominion投票机,用恶意软件盗取了软件服务器的密码。而且,Dominion投票机只需要用一个事先写好程序(算法)的USB插入,就能改写机器原先的指令。

沃尔德龙上校指出,Dominion投票机如果联网,更容易使这些机器被操纵,包括篡改、删除机器上的数据。沃尔德龙上校的团队发现,在选举日监测到Dominion投票机大量增加的数据流量,使得他们非常确定,今年11月的总统选举,这些机器都被违规连了网。

不仅如此,沃尔德龙上校还非常肯定地表示,这些机器与之前被爆料的,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sytle服务器之间有数据传输和交换。

Dominion员工作证:投票机都被连网

梅丽莎‧卡罗内(Melissa carone)是一名自由IT工作者。11月10日,她在密歇根州提交了一份宣誓证词,详细描述了她为Dominion做合同工期间的部分经历。梅丽莎证实,在11月3日选举中所使用的投票机都被连接到了互联网上,违反了该州选举局的规定“在选票制表过程中,投票机不能连接到互联网”。她称Dominion的这些行为属欺诈。

梅丽莎告诉《大纪元时报》记者,自己在11月2日参加Dominion培训时的经历:“他们给了我们一个活页夹,让我们了解一下。这个活页夹对我和很多律师来说非常有用,因为它提供了很多关于他们的软件和图像投递以及机器是如何连接到Wi-Fi的。是的,里面就是这样写着的。(投票机)当然是连接互联网的。”

梅丽莎的与上文沃尔德龙上校有关投票机连网的证词不谋而合。梅丽莎说,她对Dominion软件和选票制表过程的诚实性没有任何信心。她表示,由于多重违规行为,韦恩县的选举应该被判无效作废。

大数据专家上阵 直揭拜登选票舞弊

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MIT)的Shiva Ayyadurai博士是一位美籍印度裔科学家,他同时还是一位企业家和政治家。

11月10日,Shiva博士和他的团队用密歇根州的选票结果作为数据来源,在他个人的YouTube频道直播了他的数据分析过程,结果发现,该州至少三个县(Oakland、Macomb、Kent)的选票结果呈现出非正常的散点分布——近乎完美的线性函数(图二),有明显的软件修改痕迹,直指人工舞弊。

图二:Shiva博士通过展示散点分布图的方式,阐释了他的分析过程。图中,Oakland县选票结果的分布呈线性函数。(Shiva博士视频截图)

11月11日,Shiva博士在推特上公开向川普总统和拜登发起挑战,告知他们在密歇根州的分析表明,至少有6.9万张支持川普的选票,被Dominion软件修改成了支持拜登,也就是说川普选票被削减6.9万张的同时,拜登的选票就被增加6.9万张,这一减、一加,直接导致川普的领先票数被砍下13.8万票。

无独有偶,11月10日,一位推特名为杜鲁门·布莱克(Truman Black)的选民发布的大选数据研究引起了广泛关注。他在帖子“几乎每个州都有偷票和删票”中展示,他用软件追踪大选数据,发现软件作弊导致的所有州、所有偷走的选票和丢失票,达到一个相当惊人的数目。

杜鲁门使用Python语言制作了一个程序,可以检查投票数的更改,抓到拜登团队作弊的细节——同样的诡异数据竟然反复出现。例如在威斯康星州的Milwaukee,在11月4日那天,上午11点半有317,251张票投给拜登,下午5点半又有两次把317,251张票投给拜登。川普则对应3次都是134,355张票。这令人难以置信。

在密歇根州的Wayne县也出现类似一幕,在11月4日夜晚8点55分37秒,拜登的票数增长552,138张,川普票数增长253,255,同样的数据连续计算两次。

川普总统对杜鲁门的数据研究也密切关注,并转发其一条推文:“Dominion在全国删除了270万川普的选票。数据分析发现,宾州22.1万张(选票)从总统川普转给了拜登;94.1万川普选票被删除了;用Dominion投票系统的各州将43.5万张选票从川普转给了拜登。”

大选舞弊规模空前 作案者入狱可期

11月27日,美国前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表示,美国2020年大选遭受了近两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窃选。

11月30日,川普总统致电亚利桑那州选举诚信公开听证会,赞扬与会者为抵制民主党选举舞弊而战斗。他强调,今年大选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骗局。

这场世纪大选舞弊是系统性的、有组织、有预谋的犯罪。作案者已经不仅仅是舞弊这么简单,而是在参与政变,在颠覆美国的宪政,犯下了叛国罪。

鲍威尔律师近日透露,这次大选有上千人卷入舞弊犯罪,让人震惊。她说,“我们现在监狱里的成百上千的罪犯,都比现在这些人的罪行轻得多。”

不难预见,被川普总统逐渐扩建的关塔那摩监狱,正在等待迎接大选舞弊的叛国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