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川普开除网安局局长 大选舞弊水太深

11月17日晚,川普总统(特朗普)发推宣布,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安全局局长克里斯托弗∙克雷布斯(Chris Krebs)被解除职务,立即生效。

川普写道:“Chris Krebs最近关于2020年大选安全性的声明极不准确,大选中出现了大量不当行为和舞弊,包括死人投票,监察员被禁止进入投票场所,投票机器发生‘故障’,导致……”这条推文立马被推特加注:“此关于大选欺诈的指控有争议性。”

“网安局”(CISA)隶属于美国国土安全部,该部门的主要职责是保护美国大选,与选举相关的投票设备、投票监控及制表,以及网络安全等都属于它的负责范围。

然而,本次选举爆出了大范围的欺诈和舞弊事件,大批选民的选票遭到篡改、丢弃等多种形式的损害,二十多个州采用的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统被发现可篡改选举数据,200多万张投给川普总统的选票被转移给了拜登。CISA难辞其咎,克雷布斯被解职在意料之中。

11月12日,“网安局”发出声明,称本次选举是“美国历史上最安全的一次选举”,“没有证据表明任何投票系统会删除或丢失选票,更改选票或以任何方式受到损害。”这是公开与川普总统唱反调,且与大量选举欺诈的事实及选民指证不符,令人惊愕。

具有讽刺性的是,CISA“选举基础设施部门协调委员会”是上述官方声明的发布单位之一,而Dominion公司和另一家为它和其它计票系统提供软件的Smartmatic公司居然是该委员会的成员。这不免给人“监守自盗”的感觉。

克雷布斯在大选后设立了一个“谣言控制”(rumor control)网站,针对揭露选举安全问题的消息和报导进行“辟谣”。他在该网站发布的很多内容和观点遭到了白宫的抵制,“网安局”拒绝按照白宫的要求编辑或删除网站上的信息。

此外,他还忙于在个人推特上“辟谣”。11月8日,他发推称,有关“锤子和计分卡”(一种超级电脑和应用程式的组合,可实时修改投票结果)的指控是“胡说”,“这不是真实存在的”。

令人十分不解的是,事实摆在眼前:选举投票出现了多方面的错误和漏洞,仅多米尼投票机的问题就可能篡改了数百万张选票,本该对此负责的“网安局”不仅置之不理,反而把矛头对准所有合理质疑和有证据的指控,甚至压制川普总统的声音、抵制他的命令。克雷布斯所为与拜登阵营的立场完全一致,目的是如何置现任总统于不利。难怪他获得了几个民主党参议员的掌声。

问题的核心在于:何为“谣言”?谁掌握了判定真、假的权力和标准?

大选开票以来,美国多个州的几十万民众举报和抗议选举欺诈,大量证据涌现。然而,左派媒体对此视而不见,大力屏蔽真相;“指控不实”成了拜登阵营及许多媒体的挡箭牌。此时,“网安局”公然为假新闻背书,实在荒唐。他们凭什么封杀民声?

在选票统计数据的反常现象背后,还有另一重诡异,即情报和司法部门不作为。这表明,左派发动的“选举政变”得到了川普政府内部一些人员的配合。舞弊的黑幕太深。

11月15日,川普总统竞选团队的律师、前联邦检察官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向媒体披露,证据显示,Dominion计票系统是为了“操控选举”而开发。在过去多年里,多名民主党参议员写信指出此系统的安全隐患,还附上了专家报告。可是,中情局、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等单位却忽视了此重大预警。

鲍威尔说:“政府里无人关注此事。我想知道,中情局究竟如何在不同地方利用它为自己服务?”她认为,中情局局长Gina Haspel应立刻被撤职。她单点这个局长,肯定与手中的证据有关。

事实上,大选日以来,许多网友都提出质疑:美国司法部在做什么?情报部门难道不知情?

这些疑问呼应着鲍威尔的另一个强力指控:“整个政府是多么腐败。”

根深蒂固的腐败跨党派、跨部门,自上而下,并且与金融大佬和左派媒体相连,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势力集团。川普总统上任后,对政治腐败发起挑战,因而受到了对方的反攻和责难。川普把美国的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摆在第一位,这个原则与那些左派人物的政治利益或经济利益相抵触,所以他们要把他拉下马。

在川普内阁中,有些官员只是名义上的共和党人,他们虽得到总统的任命,但实际上并不真心支持川普的改革,所以明里暗里频频掣肘。大选日过后,有的共和党人便出来批评川普,劝他认输。

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不管是中情局,还是网安局,凡是在大选问题上指责川普总统的人都罔顾事实,甚至抛弃了是非原则。选举舞弊证据确凿,公平竞争是底线。对于民众的举报和专家的质疑,哪怕只有一例,只有一点可能性,只涉及到一票,都应认真调查,不容谬误。

面对公然的窃选,川普总统有权利发起法律诉讼。这不仅是为了某个候选人讨公道,也是为全体选民维权,是在捍卫司法公正。

11月4日凌晨,当大选版图上胜负已明时,民主党控制的几个州忽然全部停止计票。川普总统随后在白宫发表讲话,他神情严肃地说:“这是对美国大众的欺诈。这令我们国家难尴。我们做好准备去赢得选举,坦白说,我们确实赢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悲哀的时刻,一个非常悲哀的时刻,我们将会获胜。”

当时,很多人未必理解这番话的苦涩和深意,也未料到乌云正翻卷而来。随着“吹哨人”接连爆料,随着各地选民现身说法,越来越多的案例令人惊悚——在一些州,舞弊已是常态;大批现金被送给购买多米尼计票机的官员的家人;投给川普的票被丢弃、被消失或被记在拜登名下,共和党投票监察员被赶出计票中心;检举人被开除,川普总统的律师遭威胁。费城计票中心拒绝服从法院命令,宾州总检察长说:没有人需要再看现任总统的推文。左派媒体自行宣布拜登当选,指控选举欺诈的信息一律被贴上“不实”标签……政变、一言堂、是非颠倒的乱象在上演。于此,人们意识到,善与恶的较量才是大选的真正主题。

一位普通的美国邮局员工说得好:“我不希望将来对自己说,我曾经有机会站出来,却没有站出来。”

这不是一个人的战役,所有人都置身于黑暗与光明的对决。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