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川普律师:“海怪”已释放,所有人将惊呆

川普“三线”并进战略详解/国防部长“非常手段”想干啥?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9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1月18号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在过去的这几天,整个大选的形势在开始渐渐出现了三条线的轮廓。一条明线、一条暗线,还有一条可以说是半明半暗。其中后两者相对低调,而最受大众关注的当然是明线,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3条线的概况。

明线的进展来自川普两个重要战场州的计票结果,这要先和大家说一说。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一些还在缓慢计票,没有完成最终结果的州,也越来越逼近终点线。在拜登不断以各种非法行为“逼宫”的背景下,及时阻止这些充满了各种水分的计票结果被确认,就成为川普阵营法律战的一大关键。

川普律师团最近非常活跃的欣妮•鲍威尔在公开谈话中表示:“我要警告任何想要认证这次选举结果的州政府,他们需要非常严肃的重新考虑一下,因为他们认证的将是他们自己的欺诈行为和共谋欺诈行为。我稍后可能会提起集体诉讼”。

刚才提到的这两个地方分别是内华达州的克拉克县和密歇根州的韦恩县。这两个县前者对川普来说是取得了进展,算是一个好消息,而后者则经过了一次非常戏剧性的大反转后被确认了选举结果,但目前仍然处于僵持状态,可以说是一个相对不利的消息,综合起来,仍然差不多是个平手。这在客观上也显示了当前的这场大战,正处于一种拉锯的阶段,对谁来说都不轻松。

我们首先说说密歇根的韦恩县的情况。

在昨天晚上,密歇根州韦恩县的选举结果出现非常戏剧性的波折。这个县是该州人口最多的大县,其县治所在就是本次大选舞弊重灾区之一的底特律市。这里的选举结果究竟得到什么样的确认,当然至关重要。

事情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韦恩县选举委员会的两名共和党委员拒绝确认选举结果,原因是现有的证据已经显示,有的选举小区的投票人数超出了该区注册的选民人数。这样的话该县选举委员会呈现了2:2的僵局。

这个结果可以说影响巨大。因为韦恩县是密歇根人口最多的县,该县的选票总数约为863,000张。如果韦恩县的选举结果不能得到认证,这意味着拜登在密歇根州的所谓领先优势将丧失殆尽,转变为川普以177,000票领先。

因此,对韦恩县的选举结果进行什么样的认证可以说关系到整个密歇根州的选举结果,是非常重要的。

拒绝确认当前的结果,这对川普当然是有利的。所以川普的律师珍娜•埃利斯很快就在推特上宣布了这个消息,并说这是川普总统的一个重大胜利。而川普本人也一度在推特发文,对拒绝认证选举结果的勇气表示赞赏。

但没想到的是民主党委员对两位共和党的委员立即进行了人身安全威胁,还公开了他们孩子的私人信息,CNN甚至将两人立即打上“种族主义分子”的标签发起人肉搜索。两位委员在巨大压力下改变了主意,同意确认选举结果,但同时提出条件,要求州务卿办公室对全县原因不明、不平衡的选区进行全面的选票审计。

这个大反转当然引发了社会舆论的关注,左派的恶意骚扰遭到普遍的谴责。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川普总统再次发出推文,说两位委员虽然一度在压力下被迫改变了他们的投票,但他们仍然拒绝签署文件。他同时警告这些人不要去骚扰。

所以,目前韦恩县的情况仍然处于僵持的状态,双方的激烈博弈仍然还在持续进行之中。

根据当前的选举地图的实际状况,除了有争议的6个州之外,川普和拜登的选举人票数是232:227,川普如果能够推翻韦恩县的选举结果认证,就意味着他将获得密歇根州的16张选举人票,这样川普将以248:227领先拜登。如此一来,川普只需要在剩下的5个州里面,再拿下宾州和其他任何一个州,就可以跨过270票的终点线。

从这样的一个形势看,宾州基本上已经成为本次大选的决胜州。

而在内华达的克拉克县则出现了被川普称为有“重大影响”的有利的结果。

与韦恩县对密歇根州的意义相似,克拉克县也对内华达州的选情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原因有两个:一个也是因为人口,克拉克县是内华达州人口最多的县,一个县就拥有195万人,而整个内华达州的人口也不过才270万左右。

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克拉克县是传统的深蓝县,其县治所在地就是著名的赌城拉斯维加斯。这里的选举结果对整个内华达州也是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克拉克县的计票结果其实是在前天周一的时候就已经出来了。当天克拉克县司法常务官格洛利亚在为核准该县选举结果而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谈到C区(这是当地的一个选区)的情况时表示说:“我们发现了无法解释的选票差异,这将使选民对胜选者是否真实产生怀疑。”

格洛利亚给出了具体的数据来说明,选票差异当地现象很普遍,目前在全县范围内发现的差异总共有936张票,但共和党和民主党在这里的选票差距仅为10票。所以该县不会为C区的选举结果进行认证,原因很简单,格洛利亚说这种差异“可能会影响到选举结果。”

正是由于这种差异,该县选举委员会发起动议,针对C区的县政委员席位进行重选。这个动议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该地区有153,000张选票被取消认证。这一点已经得到川普法律团队在内华达州的律师拉萨特(Adam Laxalt)证实。

这当然对川普总统是有利的。只不过这个动议也保留了一个尾巴,就是动议仍然认证了其它席位的投票结果,包括总统选举结果。

由于这个动议将计划在12月的第一次会议上来投票决定。所以,目前尚不清楚如果对C选区县委员进行重选,是否会影响总统选举结果,以及川普竞选团队是否会以此挑战内华达州的总统选举。

简单总结一下,就目前的整个态势来看,6大争议州的最终计票结果仍然是混沌不明,看起来基本上要到11月下旬到12月初左右才能陆续有明确的结果。

但有一点需要说明一下的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计票拉锯战,其实只是在局部地区的战役。对任何一场带有大决战性质的对决来说,能否掌握主整个战场的主动权才是最重要的。这实际上涉及到我们今天要讨论的第二条线,我们称之为半明半暗的线。

我们都知道这场决战的终极裁判权在联邦最高法院,也就是说,那里才是整个战场的主动权所在。阿利托大法官在联邦党人社团(federalist society)的网联会议上发表的演讲,已经非常清晰的释放了信号,他不认为这是一次单纯的司法判决,而是事关能够保卫美国根本制度的问题。

这个会议是公开的,但其内容却没有被大多数人关注,可以算是一种半明半暗的状态。阿利托大法官在讲话的最后特别发出呼吁,说不只是法院,更重要的是人民,人民要站起来,要一起捍卫宪法和自由。

所以,就我个人而言,我对联邦最高法院有充分的信心。这一点,其实左派那帮人也对此心里有数,他们虽然嘴上喊着我们赢了,也操纵左媒大力造势,但他们不小心还是会流露出内心真实的感受。

比如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在街头的演讲中居然神情激动的公开声称:“没有法院将推翻这次选举——乔•拜登将被任命为总统。”

很显然,作为一个高层政治人物说出这样公然无视美国司法权威的话,不是因为他无知,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他太知道他们那些舞弊手段实在经不起任何真正公平严格的司法检验,所以只能表达他的气急败坏。

这种“不管如何如何,我们就是要如何如何”的表达方式,表现的不是大局在握的霸气,而是流氓无赖的耍横,和中共那种“不管国际环境如何如何,我们都一定会如何如何”的固定表达式是如出一辙的。

为什么我们说左派不是简单的大选作弊,而是系统性、有组织的在动员所有力量颠覆美国,就是因为左派已经越来越毫不顾忌的表现出无视美国的任何制度约束,越来越表现出“我想怎样就要怎样”的极权专制嘴脸。

在另外一方,川普团队的林伍德大律师不断发推文要求大家保持耐心,让大家都去关注欣妮•鲍威尔发布的信息,并断言拜登以及其他的许多人都将被送进监狱,则透露出了很多重要信息由于种种原因还没有被公开这样的信号。

大家可能都还记得欣妮•鲍威尔曾经说过一句话,她说“我将要释放海怪”,这是奇幻影片《诸神之战》里的一句台词,我们可以理解为将要放出大招的意思。

那么,这个大招究竟什么时候会释放出来呢?

欣妮本人在昨天的推特中回答了这个问题:“海怪”已经在几天前被释放,你只是刚开始看到迹象。

值得注意的是,欣妮在发出这条信息的时候,贴出了一张图,上面是《圣经》中歌罗西书第1章13节的一句话,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是:他把我们从黑暗的权势中拯救出来,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度里 。

大家看到了吧,2千年前在这里出现的Dominion这个词,和当下的以Dominion为核心的庞大舞弊网络,出现了难以置信的巧合。这仅仅只是一种偶然吗?

说到偶然,我们可以再看看欣妮•鲍威尔在3天前,也就是11月15号接受福克斯采访时提到Dominion的时候说,他们可以在机器上插入一个U盘,或者上传一个软件,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德国或委内瑞拉操纵这一切”。

大家注意到了吗?欣妮特别提到的是德国或委内瑞拉。委内瑞拉不用说了,和查韦斯的贴身警卫那位证人直接相关。但德国呢?为什么她会在这里用德国来举例说明有人可以在美国之外操纵大选计票数据?

截止目前为止,我们唯一可以与此联系起来的信息,就是我们在此前的节目中详细分析过的真假难辨的“法兰克福服务器”,包括这个服务器事实上属于CIA所有的这个说法。

这又是一个纯粹的巧合吗?我想,这背后的结论还是朋友们自己来得出比较好。因为很多的信息,目前暂时就是一种半明半暗的状态,每个人都可以做出自己的解读。

无独有偶,与此相类似的是,林伍德大律师在昨晚参加著名的保守派脱口秀节目“马克-莱文秀(Mark Levin Show)”中,透露了很多重要的、但并不完整的信息。

比如,林伍德直接说川普在全国获得了超过70%的压倒性选举胜利,大概赢得了超过400张选举人票。

这个数据哪里来的,他没说明。

他说这是一次精心策划了大概有20年之久的攻击,目的是推翻美国的政府。他还揭露说,不需要什么高科技就能找出谁是想要推翻我们政府的幕后黑手。他们是一帮全球主义者,是像克林顿犯罪家族这样的犯罪分子,而且中共也在很大程度上参与了。

这些都是非常惊人的内容,不过他依然没有详细说明相关的细节。他只是一再强调一句话说:“他们被抓住了”,并告诉大众真相会像剥洋葱那样一步步被揭示出来,川普将继续担任4年的总统。

所以,我们看到这就是半明半暗这条线,我们简称为“明暗线”的一个概况,有迹象和征兆,但还没法看到全貌。

下面我们简要讨论一下暗线。

这根线其实一直在非常低调的状态下进行,不过也不时会偶尔露出一点苗头。比如川普突然把国防部长埃斯伯解职,CIA局长哈斯佩尔突然被排斥在高层情报会议之外等等,各种各样的解读都有。

甚至包括被传的沸沸扬扬,到现在也没有得到任何证实的“美军突袭服务器”等等,都可以说属于暗线的范畴。

而最新的一个公开的信息,虽然依旧没有引起大众的太多关注,但我认为是值得注意的,就是新上任的国防部长米勒在今天早上的一个讲话,他在讲话中正式宣布,从现在开始所有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和特种情报搜集单位都要向他直接汇报,他同时特别强调说要“避开你原有的汇报渠道”。

当然,他随后简单解释了一下,说这是为了工作沟通更加方便,会使国防部的运行更加灵活等等诸如此类的话。要知道,此前这些重要部门都是直接向负责相关政策的国防部副部长报告的。在现在这个极其敏感的时候,新上任的国防部长一上来烧的第一把火就是大幅度集权,把国防部至关重要的精锐力量都直接掌握在自己手中,恐怕不是简化官僚程序这么简单。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暗线,表面上是一些看似平常的行政流程,但我们把这些零碎的信息拼接在一起,还是能够看出一个模糊的轮廓,就是川普在为某个可能出现的图穷匕见的时刻在作准备。

当然,这一系列的准备动作中,也包括了他昨天在推特宣布解雇国土安全部下属的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局长克雷布斯。

表面的原因,是克雷布斯发表了错误言论,他此前以官方名义发布声明,说本次的美国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安全的一次大选。

我们昨天就讨论过这个问题了,CNN三年前的节目就已经提前打了克雷布斯的耳光,所以他这个表态不过就是配合左派进行政治炒作,给拜登自立为王的草台班子下面加一块砖罢了。

川普解雇他仅仅是为了报复他这一个表态吗?我觉得至少不全是。最起码,克雷布斯的不正确言论,还包括了他公开否认CIA那个秘密的操纵大选的“锤子和积分卡”计划的存在。

大家看到了吧,这个神秘的CIA又出现了。不管真相如何,我们看到的三条线目前暂时还是各自并进的状态,也许在不久的未来,他们会交汇在一起,那个时候,可能才是像欣妮•鲍威尔说的,让所有人都惊掉下巴的时候。

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今天就讨论到这里,欢迎大家订阅点赞并留言转发,我们明天见。

欢迎订阅《远见快评》Youtube频道:http://bit.ly/远见快评
推特专页: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http://bit.ly/远见快评粉丝页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