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国总统前警卫:美国大选诡异 投票机可篡改结果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7日讯】委内瑞拉前总统的贴身警卫出面作证,指美国大选中使用的Dominion投票机,可篡改选票结果。他表示,今年美国大选夜发生的诡异情况,与委内瑞拉2013年大选中通过投票机改变选举结果的情况惊人相似,投票软件决定选举结果,而非选民。

美东时间11月16日,川普律师、前联邦检察官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对外界公布,有重要证人证明,Dominion投票机涉嫌改变美国大选结果。这个证人是委内瑞拉前总统的贴身国家安全警卫。

证人在证词中说,美国大选期间发生的这些明目张胆的事,令他感到震惊,这种情况和2013年委内瑞拉总统选举中以电子方式更改选票的过程十分相似。

“大选之夜,有五个使用Dominion系统软体(Smartmatic软体)的州突然停止计票工作。在停止点票时,川普的选票明显领先。然后在(选举夜后的次日)凌晨,没有投票发生,也没有投票机报告离线,选情却发生了重大变化。当投票报告在第二天早上恢复时,投票结果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投票结果转为支持川普的对手、候选人乔.拜登。”证人在证词中写道。

而在2013年4月14日,证人亲眼目睹了委内瑞拉大选过程中,使用Smartmatic选举管理系统来操纵和改变选举结果,使马杜罗(NicolásMaduro)战胜了对手拉登斯基(Capriles Radonsky)。

当时证人身处在加拉加斯控制中心的一个控制室内,有多个数字显示屏,实时显示委内瑞拉每个州的投票结果。当天下午两点,当对手拉登斯基以200万票领先于马杜罗时,马杜罗担心自己将输掉选举。于是,马杜罗下令委内瑞拉几乎所有地区断网并更改结果。

“投票系统的操作人员将拉登斯基的票修改给马杜罗大约花了两个小时。然后,当重新联网并重新开始运行在线报告时,他们逐个州检查屏幕显示,以确保可以看到每个投票结果都被更改,以支持马杜罗。那时,Smartmatic系统就将拉登斯基的选票更改为马杜罗。到系统操作员完成时,他们已经为马杜罗赢得了20万票的微弱胜利。”证人说。

“我亲眼看到,在委内瑞拉加拉加斯的秘密点票中心可以对选票进行实时控制和更改。”证人表示,他了解第一手情况,清楚知道“选民决定什么或纸票选票说什么都没有用。由软体运营商和软体来决定什么才是关键,而不是选民。”

这个证人表示,投票软件作弊系统最早是委内瑞拉前总统、社会主义者查韦斯要求研发的。2009年,查韦斯指示证人安排,与时任国家选举委员会主席和Smartmatic公司的三名高管进行了多次会面。

查韦斯要求Smartmatic公司开发一个投票系统,“系统可以更改每个选民的选票而不会被发现”。

证人指出,Smartmatic软体是包括美国投票机Dominion在内的所有投票系统的DNA。Dominion使用跟Smartmatic“相同的方法和基本相同的软体设计来存储、传输和计算投票者的ID数据和投票数据”。

此外,Dominion还和Smartmatic一起开展业务。“软体、硬体和系统具有相同的基本缺陷,这些缺陷允许多次破坏数据并掩盖过程,并使普通人无法检测到任何欺诈或操纵的痕迹。”证人说。

证人表示:“投票机显示投票人想要的投票结果、然后列印出(投票人选下的)纸质选票都没问题。(问题是)它是软体在计算数字投票并报告结果。软体本身就是用来将电子信息改变成软体和计票系统操作者想要产生的计票结果。它就是这样(运作)的。因此,该软体本身可以配置投票和设置投票结果,也就是它会更改投票者的选择。该软体将决定结果,而与投票者的投票无关。”

值得一提的是,原Smartmatic的董事会主席退休海军上将尼芬格(Peter Neffenger),现在是拜登过渡时期机构审查小组的成员,协助与国土安全部的过渡工作。

此外,川普团队证人之一、Dominion投票系统公司在底特律的员工梅利莎.卡隆(Melissa Carone)对媒体表示,她亲眼看到,计票站的员工是如何令拜登的选票统计暴涨的。

据“Trending Politics”新闻网报导,梅利莎.卡隆(Melissa Carone)负责查看计票机的工作。她说,亲眼看到这些人使一些叠(每叠50张)选票重复通过计票器计数,有时可重复八九甚至十次。

而且在她24小时轮班过程中,只看到了给拜登的选票,而没有一张选票是给川普总统的。她还说,她看到投票站工作人员复制选票,同时更改其他人的选票,公开窃取结果。

卡隆将自己的发现报告给了联邦调查局(FBI),但没有看到FBI有任何举动。

川普律师鲍威尔15日接受福克斯采访时说,选举软体将“数百万张选票”从川普总统手中转到了拜登的手中。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选举舞弊证据,可以发起广泛的刑事调查,翻转多个摇摆州的选情。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