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美军突袭服务器”传闻真相全解析

拜登“三板斧”破绽露出中共与索罗斯;美国大选竟栽在委内瑞拉手中!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7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1月16日星期一,欢迎大家在度过一个令人难忘的周末之后回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刚才我说这个周末是令人难忘的,是因为这个周末至少有两件大事引起了海内外普遍的关注。一个是网络上突然传出一个非常劲爆的消息,说美军突袭德国法兰克福一家公司并缴获了服务器,这个服务器里面可能保存有这次大选计票中所有舞弊的记录。

另一个当然是周六在华盛顿DC出现的支持川普总统的大游行。这次游行的规模之大,让一干左媒都再也无法装作视而不见,不得不报导一下了,当然,它们仍然在耍弄大幅压缩游行人数等老掉牙的手段,来最大限度压低这次游行的影响力,这可以说是预料之中的事。

【美军截获服务器?争议新闻背后的真相】

其实在我上周五的节目贴出来后不久,我就看到有朋友给我留言提到了德国服务器的这个猛料,然后我的确在推特上川普阵营的林伍德大律师的推文中,看到他转发了这个消息。

这个消息在经过了一个周末的发酵之后,部分主流媒体开始出面来辟谣了,比如美联社,说没有美军突袭服务器这回事,这个传言中的服务器涉及到的公司叫做Scytl的,也出面发表声明说自己根本就没有服务器在法兰克福等等。一时间众说纷纭,让这个关于美国大选计票软件舞弊的真相疑云重重,让人不明所以。

今天我们就先花一点时间来和大家梳理一下这个大消息的框架,然后看看哪些是可信的证据,哪些是尚待核实的传闻。由于相关信息量比较大,可能需要朋友们有一点耐心。

截至目前,我们看到所有关于计票软件作弊的消息中,最关键最令人注目的公司出现了3家。他们分别是大家已经很很熟悉的Dominion公司、盛传和美军截获服务器有关的Scytl公司,以及最新才浮出水面,而且很可能是本次舞弊丑闻真正主角的Smartmatic公司。

我们套用一下过去的一句老话,花开三朵,各表一枝,下面我们就先说说大家最关心的、关于美军突袭法兰克福的服务器牵出Scytl这家公司的来龙去脉。

这个消息的最初来源是美国德州议员路易•戈莫特接受NEWSMAX采访的一段视频,他在视频中表示,美军在德国法兰克福截获了选举计票器公司SCYTL的服务器和数据,原因是该服务器包含了关于美国大选舞弊的“强有力的证据”。

这个消息因为被川普团队的林伍德大律师转发之后引起广泛关注,但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在转发中被大众忽略了:戈莫特的来源是推特上的一条德语推文,说美国军人突袭了Scytl公司位于法兰克福的数据中心并没收了服务器。但他并没有说这些军人取走服务器是为了保护证据还是毁灭证据。

事实上,林伍德转发中也没有明说这批服务器究竟落在了谁的手里。所以,在舆论发酵后,这个戈莫特议员再一次在公开讲话中就表示说,他的确在周一凌晨时段告诉了川普总统Scytl服务器可能存有证据的信息,但他认为川普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就在周一的白天看到了服务器被拿走的消息,并且他认为这些服务器很可能会被先下手的某些人销毁了。

而一家名叫Gateway Pundit(GP)的美国媒体报导了戈莫特的说法,但他们引述了自己的来源,很肯定的说是服务器是被美国政府取走了。

所以,在这个板块的信息中,我们可以看到,关于服务器究竟是被川普保护起来了,还是被他的对手先下手销毁了,是两种不同的说法,目前哪种都没法获得证实。

【辟谣还是造谣?Scytl公司被揭确有德国服务器】

但这个消息中被披露出来的Scytl公司,是真实存在的,不但存在,而且他们的确卷入了美国的大选。

Scytl公司是总部位于西班牙巴塞隆拿的软件公司,业务范围涵盖了20多个国家,包括美国。他们自己的官方网站上的信息显示,该公司2008年就进入了美国市场,最近一次是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来自美国900多个县的7000多万选民使用了Scytl的技术。

关于这家公司一大堆庞杂的信息中,我认为目前为止值得重视的信息有4条:

1、这家公司一直被报导与微软和金融大鳄索罗斯有密切关系,他们此前在澳大利亚、厄瓜多尔、挪威和瑞士等国家的投票业务中都出现过漏洞、缺陷等涉及安全与透明度的问题,名声一直不好。

2、这家公司承认,他们在本次美国大选中参与了4个方面的工作,分别是:选举夜结果展示平台、在线选举员工培训、在线投票者教育、电子选票运输系统。

3、Scytl公开声明否认在法兰克福有服务器,但这被证明是撒谎,因为它们以前推广自家服务解决方案的宣传文案是这么写的:“我们在巴塞隆拿设立了收集中心,还在法兰克福设立了紧急备份中心。”

4、这家公司于今年6月宣布破产,然后被林伍德提到的可能让拜登睡不好觉的那家Paragon公司收购了。这家Paragon并不是终点,它的背后又有层层的收购、控股等各种复杂交易,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最后居然被人挖出来幕后的主要金主之一,是红杉资本。这是一家1972年于加州成立的风险投资公司,2005年与中国资本合作创立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掌控这家基金的人就是一直被盛传有浓厚的太子党背景的沈南鹏。当然,这就是另外一个更为复杂的故事了。

我们还是回过来说拜登的第二朵恶之花,这朵花当然就是Dominion公司了,我们在上周五,也就是13号的节目中对这家公司的背景有比较详细的分析介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翻查观看。在这里我只想强调说明一点:这次美国大选至少有30多个州都使用了Dominion的投票系统,所有这些投票数据,包括其他公司的数据,都是汇总上传到投票信息的中心枢纽,然后通过Scytl公司发送回美国,并最终在各大媒体、各种终端设备上显示出实时开票的情况。

也就是说,整个过程是分两步走的,美国国内投票、扫描、统计、汇总输出到Scytl是第一步,在Scytl公司处理完毕后再回到美国发布出来是第二步。

从理论上说,这两个步骤都存在作弊的可能,事实上也存在舞弊的先例。

【SmartMatic:美国大选用了委内瑞拉的技术】

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川普团队披露的主要舞弊信息,基本上都集中在第一步,也就是围绕Dominion公司的美国国内的问题,第二步Scytl公司这边有关服务器的问题尚待进一步的信息验证,所以我们下面重点讨论这第一步已经发现的问题,这也就涉及到了我们今天要重点说的第三朵花:SmartMatic公司。

为什么说这家公司是重点,是因为川普的两位重量级律师欣妮•鲍威尔和朱利安尼昨天同时提到了它。

欣妮•鲍威尔昨天接受福克斯采访的时候提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皮特·尼芬格(Peter Neffinger)。他有双重的重要身份:1、他是 Smartmatic公司美国董事会主席;2、他刚刚被任命为拜登自封的总统过渡团队中的一员。

我想可能朋友们听到这里都会产生一个相同的直觉,就是怎么有一股很浓厚的“论功行赏”的味道?

是的,的确有这个味道,而且Smartmatic公司位于英国总部的主席马克•马洛赫•布朗勋爵,是索罗斯“开放社会基金会” 的董事会成员,换句话说,是索罗斯的一个合伙人在控制这家公司。

欣妮直接说他们拿到的证据显示,川普总统总共有数百万的选票被这家公司的软件修改或删除了,他们甚至拿到了加州2016年利用这个软件的舞弊证据。

朱利安尼昨天至少2次提到了Smartmatic公司,一次是他在推特发文说,Dominion在密歇根州,亚利桑那州,乔治亚州和其他州计算我们的选票,但这只是一个幌子,真正计算选票是一家外国公司,就是Smartmatic。

另一次是他接受福克斯采访的时候,明确举例这个软件在宾州制造了大量非法选票,他甚至给出了一个很具体的数字,是63.2万张。

大家看到了吧,为什么我们说这家公司是目前拜登手里3朵恶之花最重要的一朵,就是因为从这两位相当于川普阵营的官方发布渠道来看,他们已经掌握了非常实锤的证据,其中包括这家公司令人震惊的背景。

Smartmatic1997年由三个委内瑞拉工程师成立,按照朱利安尼的说法,这家公司就是令委内瑞拉堕入社会主义深渊的前总统查韦斯创建的,因为他的两个合伙人至今都还拥有这家公司。至于查韦斯和中共的关系有多密切,这个早已是众人皆知的事情,我们这里就不啰嗦了。

Smartmatic于2000年只是牛刀小试,就帮助查韦斯获得了巨大的选举胜利,同年,该公司在美国特拉华州,也就是拜登的老巢正式注册成立分公司。

此后该公司在美国的部署迅速扩张,从2006年至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他们至少部署了约57,000台机器,登记了307个县中多达3500万公民的投票,其覆盖面包括了宾州,内华达,密歇根,佛罗里达,威斯康辛和亚利桑那等重要的摇摆州。

可能不少朋友会有疑问,你说了半天,这家Smartmatic和Dominion到底有什么关系啊?

它们的关系是这样的:由于Smartmatic是一家外国公司,而且其在南美地区多个国家涉及到一系列的作弊丑闻,一度遭到美国政府禁止。但它们在2005年的时候收购了在加州的一家专注投票技术的公司Sequoia,翻译过来叫做“红衫投票系统”——大家会不会觉得有点巧合,这家公司也叫红衫,而且也位于加州。

然后,这项红衫投票技术在2010年的时候,又被来自加拿大的Dominion给收购了。只是这个收购比较奇特,就是Dominion收购了红衫的所有软件硬件,但技术的知识产权仍旧属于Smartmatic。

也就是说,Dominion和Smartmatic这两朵花,通过这家红衫投票技术公司正式连到了一根花枝上。一度被禁止的Smartmatic通过这种方式,借尸还魂,以分包商的身份绕过了禁令,重返了美国市场并占领了大部分关键的州。美国的这次大选大部分的州,实际上使用的是作弊高手查韦斯的技术,只不过贴上了Dominion的商标。

【三家公司与两个关键词】

大家有注意到吗?我们如果全面回顾一下这一系列庞杂的信息,就会看到这3家公司最大的共同点,是它们每家公司的重要商业关系或技术来源,都或直接、或间接的与两个关键词有关系:一个词是“中国”,另一个词是“索罗斯”。

为了帮助朋友们便于看清整个脉络,我们简单归纳如下:

SCYTL的董事会主席兼CEO佩雷•瓦列斯通过“媒体事务”(Media Matters)这个机构成为索罗斯的一个合伙人,而SCYTL通过层层复杂的收购关系网中出现了红衫中国的身影;

Dominion的母公司那个政商媒体三栖人物肯纳德,通过“凯雷投资集团”与索罗斯成为合伙人,而Dominion的技术和关键零部件都来自中国;

Smartmatic总部的董事会主席布朗勋爵,通过“开放社会基金会”与索罗斯成为合伙人,而这家公司通过查韦斯这个南美社会主义的标志性人物与中共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当然,截止目前,我们还不能就此得出一个非常具体的结论,这背后是否有更庞大的一个布局或真的存在一个传闻久远的巨大的阴谋等等。但我们的确看到一个客观现实,就是有些事情发生一次可以说是偶然的巧合,但当相似的事情接二连三不断发生的时候,至少值得我们注意,值得我们多一个心眼去思考,这些看似偶然的信息背后,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联系。

川普总统昨天在推文中表示,很快将对今年大选的违宪行为发起大规模诉讼,他的律师欣妮•鲍威尔甚至用了“我将要释放海妖”这样罕见的表达,来形容即将到来的震撼性的证据披露。

我们在此前的节目中,曾经跟大家说过,川普总统早在今年月22号就发表推文警告,可能有百万数量的假选票在外国被印刷了。这说明川普对邮寄选票的舞弊早有察觉。

但事实上,他对投票软件的猫腻发出的警告要远比这个早的多。他在2012年11月6号下午2:56分发出的推文是这么写的:“更多关于投票机将罗姆尼的选票转给奥巴马的报道。密切关注机器,不要让你的选票被窃取。”
大家看到了吧,我们一再说,川普是一个政治素人,但绝不是一个政治傻瓜。他对奥巴马这帮人的底细和伎俩非常清楚。单纯就这一条推文,就可以告诉我们三个重要的信息:

1、川普早就知道投票软件的问题,他一直在关注,而且还呼吁大众都来关注。

2、他不会打无准备之仗。

3、那个时候还是2012年,当他在4年后决定站出来竞选总统的时候,他非常清楚自己可能遭遇到和罗姆尼一样的命运,他完全有可能被对手掌控的选票机暗算,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往前冲了,顶着铺天盖地的攻击与嘲讽,靠着一张张真实的选票击败了被《纽约时报》断定有98%概率当选的希拉里。这只能说明一点:川普是一个不信邪的人,是一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

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比较容易理解,为什么川普几天前,也就是12号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会说出下面这样的话:永远不要赌我输。

他的信心来自哪里?我觉得,像他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信心只能来自一个坚定的信念:面对邪恶绝不退缩,邪不胜正是人间永恒不变的真理。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也欢迎大家订阅点赞,留言分享,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远见快评》Youtube频道:http://bit.ly/远见快评
推特专页: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http://bit.ly/远见快评粉丝页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