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舞弊爆重料 他,窃取美国大选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5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11月14日美国华府举行“百万人声援川普大游行”的日子,成千上万美国民众前往华府声援川普、反对选举舞弊。与此同时,再次传出多项重磅的选举舞弊爆料,而且都跟电子投票有关。

所以,今天我们要跟大家来聊两个重点话题:

话题一:大选舞弊再爆重料 美国民主遭“私有化”

话题二:台湾政府祝贺拜登 慎防社会主义向中共卖台

马上来看第一个话题。

话题一:大选舞弊再爆重料 美国民主遭“私有化”

这次美国大选充满各式各样的选举舞弊疑云,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电子投票系统可能出现人为介入操作、修改选票数据的问题。现在,关于电子舞弊的消息再爆出三个重磅大料,我们带您来一一检视。

爆料一:Dominion系统发明人 宣称“安排”大选结果

到目前为止,引发最大争议的投票机公司就是Dominion,因为在密歇根州,这家公司的计票系统被发现,竟然把投给川普的6000张选票,算给了拜登,该公司却说是“人工失误”。川普也多次在推特上批评,Dominion操纵了这次大选选情。

事实上,Dominion的总部在加拿大多伦多,不是在美国,但是它目前在美国服务范围达到28个州,覆盖人数超过美国选民的40%,是美国第二大的投票机公司。

尽管Dominion矢口否认有窜改选票的情形,但是,Dominion的副总裁与系统发明人库默(Eric Coomer)却被发现可能卷入了这次的选举舞弊。

根据美国媒体披露,早在2016年,发明这套投票系统的库默,就曾经向伊利诺伊州的选举官员说,只要有权限,就可以绕过系统软件,直接进入计票系统的数据库里。换句话说,厂商与政府官员,只要有权限,就可以进入系统,修改投票结果。

而且一名企业家欧特曼(Joe Oltmann)也从库默的社交网站上调查发现,库默本人是极端组织Antifa的支持者,并且仇恨川普,在脸书上曾经发文提到“警察去死”、“总统去死”。不过库默已经将他的社交媒体全数删除。

欧特曼在今年九月,还特意参加了一个Antifa组织举行的网络会议,他发现,库默竟然公开透露,他已经安排了选举结果,让川普不会当选。

企业家 欧特曼:

“他(库默)一直讲一直讲,然后有人插话进来说,如果川普胜选,我们该怎么办?然后他回答说,我得改写一下他的发言,因为我没有准确地记下他说的话。大意是说:别担心大选,川普不会赢的,我已经有些动作,确保这一切,哈哈哈。”

诡异的是,就在欧特曼发布信息指控库默涉嫌干预大选后,推特竟然关闭了欧特曼的账号。大家知道,推特在这次的总统大选扮演了非常重要、却又丑陋的言论审查角色,推特这次公然关闭了欧特曼的账号,似乎反而验证欧特曼的指控可能是真的。

爆料二:西班牙公司Scytl 涉嫌修改计票数据

你相信吗?美国总统大选的计票作业,居然需要通过一家西班牙公司来执行。

11月13日,美国众议员戈默特(Louie Gohmert)向媒体表示,西班牙的在线投票机(线上投票机)公司Scytl,涉嫌在这次大选里“偷换选票”。Scytl公司宣称全球有超过40个国家使用他们的投票机服务。

戈默特表示,Scytl公司负责汇整来自各地投票机的信息,然后再决定,要把哪位候选人的选票转给其他人、要转多少票?一切都可以“轻松确定”。不过美国陆军已经出动,在德国法兰克福没收了Scytl公司在当地的服务器,目前正在继续追查更多的舞弊证据。

戈默特还说,美国政府内部一直有人想推翻川普,包括国务院、情报界和联邦调查局等等,这些人都有可能介入这次选举。巧的是,就在13日当天,传出川普每天都要开的情报简报会,已经看不见中情局长哈斯珀尔(Gina Haspel)的身影。

此外,川普的律师伍德也在推特上表示,“拜登跟他的朋友们今晚可能无法好好睡觉了。拜登也许能睡着,因为他可能已经忘了Scytl这个名字”。

伍德也披露,这次大选的计票信息,是先从美国送往西班牙巴塞隆纳以及德国法兰克福的亚马逊公司服务器,经过处理后才流回美国回报数据。

伍德的言外之意,应该是指这些计票数据很有可能在送往海外服务器的过程中,被人为地介入修改,再送回美国境内公布,这样可以避免在美国境内留下“痕迹”。不过,戈默特与伍德都还没有提出具体证据来说明细节。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项消息传出之后,Scytl的官方网站一度紧急关闭,无法连线,但稍晚又恢复正常,并且刊登了一篇新公告,对外否认一切指控。

至于美国陆军有没有在法兰克福发起行动,截取Scytl公司的服务器?有美国媒体试图通过各种渠道查证,但目前还无法确认。

爆料三:Smartmatic投票机 背后有外国势力与索罗斯

川普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14日在推特上发文,说大家知道Dominion公司的投票机在密歇根州、亚利桑那州、乔治亚州等地被使用,但是他指出了还有一家大公司值得注意,叫做Smartmatic,朱利安尼没透露更多细节,要大家自己去查。

我查了一下,Smartmatic是1997年由三名委内瑞拉工程师创立的小公司,后来在2000年美国大选出现争议后,该公司开始投入电子投票的领域发展,目前这家公司的全球总部在英国伦敦,主席是英国人。

不过,Smartmatic却与委内瑞拉政府关系密切,背后的股东不但有委国的控股公司,还曾经承包委国的大选,在已故的独裁者查韦斯任内的几次选举,都是采用Smartmatic的投票机。后来Smartmatic的业务逐渐扩大到海外,包括美国。

不但如此,另一家美国重要的投票系统公司Sequoia,后来也被Smartmatic收购了。虽然后来Sequoia被美国当局强制分拆,最后转卖给了Dominion投票机公司,但是Sequoia公司的知识产权,还是控制在Smartmatic手里。

换句话说,现在只要是使用Dominion或者Smartmatic的投票机,就有可能会让选举结果,被委内瑞拉等外部势力介入干预。

其实,纽约时报曾经在2006年就报导过这一点,指出Smartmatic旗下的Sequoia公司,背后遭到委内瑞拉控制。当时中国媒体也转载了这项报导。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也曾经从2010年到2017年,追踪报导这件事。

不过,Smartmatic的投票机,却依然在美国扩大使用,在2016年美国大选里,包括佛州、宾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亚利桑那州等摇摆州,都有地区使用Smartmatic的投票机。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大选前,一度传出金融巨鳄索罗斯(George Soros)实际控制了Smartmatic公司。不过,左派媒体随即多次出面做“澄清报导”,像美联社在今年3月就先澄清过一次,到了11月3日投票日当天,纽约时报又特地出来“澄清”,显然左媒跟索罗斯都相当在意这件事。

不过,Smartmatic却在官方网站上承认,他们的主席马洛克-布朗勋爵(Lord Mark Malloch-Brown)跟索罗斯关系友好,是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的全球董事会成员。先打个岔,可能有人不知道索罗斯是谁,我们简单说一下。

索罗斯是国际知名的金融富豪,身价高达86亿美元。不过他同时也是知名的左派政党与左派活动的大金主。像今年7月,索罗斯基金会就宣布投入2亿2000万美元,用来推动“种族平等”。大家想想,在大选前4个月,投入2亿美元推动种族平等,应该不是一般富豪会做的事。

索罗斯也因此被质疑是许多反政府活动的幕后金主,比方说极左派团体Antifa和种族运动BLM,也就是“黑人的命也是命”或者“黑命贵”等等。有一次,Antifa份子在活动之后,疑似没领到钱,就大声抗议,要索罗斯出面处理。

Antifa(反法西斯主义)成员:

“乔治‧索罗斯,我的钱在哪里?”

好,回到Smartmatic。这家公司虽然宣称不是索罗斯持有的,但是这家公司的主管,与索罗斯关系密切,而且还是一名外国人。为什么一名英国勋爵,会主导一家承办美国公共选举的公司?而且还与索罗斯关系密切?

而且,有趣的是,刚刚提到的西班牙投票服务公司Scytl,在他们的澄清公告里也提到,Scytl不是索罗斯持有,跟索罗斯没有关系,还强调跟Smartmatic还有Dominion都没有关系。

想想看,一家英国公司、一家西班牙公司,都不约而同地承包美国大选业务,还都跟左派金主索罗斯沾上边,都急着否认撇清,这背后的关系实在令人玩味。

既然现在朱利安尼点名曝光了Smartmatic,接下来,相信这家公司还会有更多的内幕会传出。

好,看到这里,我们看到了三个重量级的电子舞弊的新案例。不过,从这次电子投票在美国大选引发的激烈风波,也让我有几个感想:

感想一:美国选举易受操纵 科技让民主“私有化”

第一,美国的电子选举越来越普及,但非常容易受到外国或外部势力操纵。特别是刚刚提到的这几家投票公司,Dominion、Scytl和Smartmatic都是外国公司。

为什么世界最强大的美国,国内选举居然要靠着一堆外国公司来承包主导?难道都没有人考虑过国家安全问题吗?还是说过去这十几年内,有人或者有特定势力,刻意安排这样的电子投票在美国普遍应用,好在未来某个时刻,用来干预选举、控制选举结果呢?

但是这样的安排,反而让公共参与的民主政治,走向了“私有化”,让少数人、或少数权贵可以通过电子手段,操控选举结果,剥夺了美国人民的参政权与言论权。这种民主选举“科技化”,本质上是民主政治的“私有化”与“封建化”。

感想二:电子投票漏洞多 容易造成舞弊

第二,电子投票非常容易造成舞弊。除了选举服务公司、工程人员可以轻易地入侵系统外,现在网络骇客无孔不入,只要他们能够破解,一样可以入侵数据库,任意修改选举结果,这对参与投票的公民们十分不公平,也对参选的候选人十分不公。

感想三:电子科技加速数字极权主义

第三,电子科技加速了数字极权主义。大家知道,在东方的中国,中共通过脸部辨识、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等高科技,实现了对全中国十多亿人民的全面监控,建立了数字极权主义的“全控社会”,借此维护中共的共产专政。

但没想到,在西方的美国,左派势力通过电子投票的漏洞,进行选举操弄、提前安排或窜改大选结果,借此夺取政权,准备进一步推动社会主义政策,从而让美国也朝向数字极权主义迈进。

中场休息:华府百万人支持川普大游行

在进入下一个话题前,我们先来看一下,14日在美国华府举行的百万人支持川普大游行活动。

14日一早,大批川普支持者纷纷从各地涌进华府,除了要表达对川普的支持,同时也要表达反对左派势力操弄选举、试图偷窃这次的大选结果。

川普一早也亲自到达现场,他坐在车里,戴着红帽子,向支持者露出开心的笑容,让支持者高兴不已。

川普稍后也在推特上贴出了一张现场照片,让大家看见这次游行的参加民众有多么壮观,他也批评主流媒体们在压制川普阵营与支持者。但他也再次强调,“让美国再次伟大”。好,来看下一个话题。

话题二:台湾政府祝贺拜登 慎防社会主义向中共卖台

最近有很多朋友,包括YuanYuan、Terri Chen、あやあや等人,都问到一个问题,就是“蔡英文祝贺拜登当选,对台湾是好或不好? ”

大家知道,在11月7日,蔡英文在推特上向拜登与贺锦丽祝贺他们胜选,但是由于这次美国选举出现舞弊风波,川普当局并没有认输,也因此让蔡英文的祝贺引发外界的不同看法。

这个问题,很抱歉拖到现在才来回答,不过我想先请教大家一个问题:您认为拜登和川普,谁当美国总统,会对台湾比较友善与安全、会对中共比较有震慑力呢?

再请教大家一个问题,您回想看看,在拜登与奥巴马入主白宫的八年内,与川普执政的三年多时间,谁对台湾带来比较多的帮助与支持?谁在国际社会上不断宣传台湾、反对中共打压台湾呢?我想大家都清楚,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川普,而非拜登。

川普政府任内,不但在军事上协防台湾、提供台湾大量的高端武器军售案,推动高层官员访问台湾,蓬佩奥还频频在国际社会上宣传台湾的防疫成就与口罩外交,称赞台湾对世界的贡献,维护台湾的主权。还有许多共和党议员纷纷推出法案,敦促美国支持台湾。

而且,川普政府对中共发动贸易战,促使大量外资企业与台商纷纷撤离中国或转移生产线,许多资金也因此转进、或者转回到台湾投资,也促使台湾经济一枝独秀,让台湾成为今年在疫情压力下,全球极少数能表现亮丽的经济体。

换句话说,川普政府真的是力挺台湾、保护台湾的“真朋友”,对不对?美国在台协会也是用这个词来形容美台关系。为什么川普政府这么支持台湾?除了因为台湾的战略地位特殊外,更重要的是台湾与美国社会都一样重视普世价值,都有一样的传统价值观。

然而,现在这位好朋友,却受困在一场备受争议、弊端百出的选举里,虽然选举最终结果还没底定,但是台湾政府已经抢先去向川普的对手恭贺当选、修建关系了,这样会让川普政府怎么想呢?又会让国际社会怎么想呢?

当然啦,从国际外交的现实角度来说,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所以台湾政府急着向拜登阵营祝贺,也是可以理解,毕竟每一位国家领袖都要考虑自己的国家利益嘛。

特别是台湾跟日本很像,有着地缘政治的弱势风险,台湾与日本都夹在美、中两大强权之间谋求生存空间,需要依靠美国的力量保护才能抵抗中共威胁、维护自身的安全,所以可能也因此不得不急着向拜登方面表态恭贺、拉拢关系。

只是,我个人觉得比较遗憾的是,这个恭贺的举措,似乎有点操之过急,有点考虑得不够周延。怎么说呢?

第一,就像刚刚说的,川普政府在过去三年内对台湾的帮助与贡献,是有目共睹的、是全球都看见的,现在川普还没败选,美国选举还没正式落幕,台湾政府就抢先恭贺,可能会引发外界对台湾出现“不重视友谊”的误解。

况且,如果最后选举结果是川普翻盘、逆转胜,那到时候,川普政府与共和党阵营要怎么看待台湾?台湾政府到时候又该怎么改口应变呢?

第二,台湾最受到全世界肯定的一项成就、跟中共政权最大的区别,就是台湾有成熟、透明的民主政治与平稳的政权轮替。

但是,这次美国大选过程中弊端频传,选举的公正性、透明度都有明显缺失,而且还有多项法律诉讼正在进行着。台湾却抢先向拜登祝贺,很容易给人一种误解,以为台湾用自己的民主成就去为拜登背书、去为一场弊病丛生的选举背书,甚至去为左派社会主义背书,这样对台湾自己反而是不利的。

第三,台湾政府方面,可能对拜登阵营了解不够,对民主党内的极左派势力了解不够。请注意,我们不是说民主党不好,是说民主党内的极左派势力不好,因为他们要把美国推向社会主义、甚至共产主义的路线上去。

贺锦丽就是极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在选举前两天,还在推特上公布一部宣扬共产主义“假平等”的宣传视频,引发各界批评。而拜登虽然过去被认为是比较温和的左派,但现在也跟极左派势力合流,所以才跟贺锦丽搭档竞选。

那么,大家想想,中共是不是也是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这样,中共与拜登他们是不是会在意识形态上、在价值观上会更接近、更合拍?拜登他们准备要一步步抛弃美国社会的普世价值、走向社会主义的“进步”价值,那么他们会希望台湾是维持普世价值,还是也走向社会主义呢?会不会因此“出卖”台湾呢?

况且,拜登家族在选前被披露了大量丑闻,让大家看见中共与拜登家族之间的长期往来与利益关系;而贺锦丽的先生任德龙(Douglas Emhoff)的公司业务也与中共往来密切,那么,拜登与贺锦丽是不是可能很容易倾向中共、或者受到中共的支配呢?

而且,拜登还曾经从2011年开始,在短短一年半内与习近平会晤八次面,私人吃饭时间超过25小时,拜登跟习近平关系如此密切。大家觉得,两岸关系上,拜登会听习近平的,还是蔡英文的?

另外,拜登与贺锦丽这对极左派搭档,在选前对选民的承诺,包括加税、取消使用石油燃料、禁止开采页岩油等,还没等当选,光是在参加电视辩论会上就已经开始改口否认,换句话说,拜登阵营是很典型的“说一套、做一套”的建制派政客,相信台湾的朋友已经见过太多了。

虽然美国媒体最近不断宣称拜登会“联台制中共”、会继续对中共强硬,但是拜登与习近平关系这么密切,拜登与贺锦丽家族都有把柄在中共手里,他们又与中共有着共享的社会主义价值观,这种“联台制中共”的说法,是不是有点一厢情愿?是不是有点误判事实或者是刻意在误导舆论呢?

所以,整体来说,我认为台湾政府这次祝贺拜登,可能有点操之过急,而且考虑得不是太周延,特别是对拜登与贺锦丽以及民主党内的极左派势力,可能了解得不够深入,有点误判了形势。

特别是,请台湾政府要留意,拜登与贺锦丽背后,代表的不是美国的传统自由主义、不是普世价值,而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价值观。如果拜登真的上台执政,这些价值观就会一一出现在美国社会里,并进而扩散到美国的外交政策以及美中台政策,到时候,台湾会不会被社会主义给出卖?很值得警醒。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介绍给你的亲朋好友知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会。

左右激战

风萧叶落满院秋

暮野残黄一地愁

正邪激斗神魔战

良知北辰解世忧

唐浩

支持“世界十字路口”:youlucky.com/crossroadtang
Parler:https : //parler.com/profile/crossroadtang/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