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Dominion计票系统处于风口浪尖 川普能否翻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3日讯】川普总统翻盘有一条路但很狭窄;Dominion计票系统处于风口浪尖,左媒洗地;宾州官司胜诉对川普团队有多大意义?为什么左派这次也输不起?

川普总统周四(11月12日)午间发推文引述美国第一新闻台(OANN)的报导说:“消息:DOMINION(选举投票机器)在全美范围内删除了270万张投给川普的选票。数据分析发现,宾州有22万1,000张选票由川普跳转给拜登。另有94万1,000张投给川普的选票被删除。使用DOMINION投票系统的州将43万5,000票的投票从川普名下转给拜登。”

在此数小时前,川普总统在推特上也回复了一则提问DOMINION的消息,他当时写道:“它试图改变我们的选举结果,结果被我们抓住了?”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1月13号星期五。今天我们持续聚焦美国大选的最新局势,同时我们来谈一谈,有关大选的真实信息到底在哪里可以看到?为什么看不同的媒体,您看到的似乎是不同的世界。另外,蓬佩奥近期对中共频频开火,又释放什么样的讯息?今晚我们请来三位嘉宾,一起来讨论这些最新的热点事件。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那么还有两位都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一位是著名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先生,陈光诚先生您好。

陈光诚:你好方菲,各位观众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主持人:谢谢您。另外一位是特约评论员田园博士,田园博士您好。

田园:方菲你好,各位观众朋友好。

主持人:好,谢谢。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发手机简讯,或者在我们的视频下方留言。田园博士我想先请您来谈一谈,我们看一看目前这个选举的形势。我们知道现在其实在6个州都有各种争议,不管是法律诉讼也好,重新计票也好。那么川普总统他在昨天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他专门说,他说他对大选有信心,然后他讲了一下他的团队,现在在这几个州的这些个策略。他说他认为他们将赢得威斯康辛州的胜利,然后他说在亚利桑纳州有8千张的票差,他说我们要在那里申请审核,我想就是audit。

那么在谈到乔治亚州的情况,他说乔治亚州在手工计票,他认为他们会赢。然后在密西根和宾州,他的法律团队的策略就是说,聚焦在关键的计票时刻,选举官员赶走共和党的监票员,这样子如果在程序上不合法的话,本身这个投票的结果就非常成问题,是不是合法?结合川普总统谈的这些情况,还有今天各州的一些最新情况,您怎么看这个最新的选举局势?

田园:对,现在在美国有6个州是成为这次大选,就是经过了这么久的拖延之后,一个还继续大家关注的一个焦点。在乔治亚州很可能在重新计票之后,仍然将会进入法律程序,然后川普的团队将继续挑战这个州的一些,可能出现的一些非常不正常的一些情况。那么在宾州是法律诉讼正在进行中,密西根州跟威斯康辛州这两个州肯定是,现在看来是重新计票,将势在必行了。那么在内华达州和亚利桑纳州也是现在是法律诉讼正在进行中。

那么我个人认为在这些州川普总统有两条法律途径可以去走,这两条途径都有可能导致川普总统最终的胜利。第一条法律途径就是聚焦于这些选举中出现的不正常情况,比如说在密西根州的韦恩县。韦恩县是密西根州一个人口非常大的一个县,是在底特律周围几个大县中的一个。那么韦恩县就出现了非常多的选举中的不正常现象,或者是出现甚至一种13万8千票的这种所谓的叫做拜登曲线,就是一个突然的选票的跃升,而在同时川普总统一票也没有收到。

在数学上这种可能性已经有很多的专家站出来指正,说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那么从第一条法律途径来看,如果美国的联邦法院,甚至最后打到最高法院,能够把这个韦恩县的结果彻底给它判决它不合法。说明由于出现了特别多的这种舞弊现象,那么韦恩县这次的所有的选票都将作废。那么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川普总统很可能在密西根州会翻盘,这是第一个法律途径,就是着眼于小的方面,把目光集中在各种地方出现的这种舞弊行为。

还有其实有第二个更加宏大,对美国将来的选举都会造成深远影响的另外一种法律途径,就是最高法院。那么这个最高法院,大家知道宾州还有一些其他民主党主导的州,在这个选举之前出现了什么情况?他们违背了自己已经制定的法律,他们这些无论是最高法院也好,还是一些区域法院也好,他们下达的判决书,我要延长接收选票的时间。比如说在宾州,这个例子就非常的突出。他把原来的接票时间,从11月3号改到了11月6号,那么这个动作虽小,但它的意义非常大。为什么?因为宾州的法律是由宾州的立法机构制订的,而不是由它的最高法院制订的。

那么最高法院你把这个时间从11月3号,移到了11月6号,其实已经是超越了你的权限。也就是他违反了自己州的法律,同时很有可能违反了自己州的宪法。如果美国的最高法院能够把宾州最高法院的判决彻底给它推翻,那么这个对美国各州都是有约束能力的。那么这很有可能在这几个非常有争议的州,都造成非常重大的影响。那么可以说目前看来,美国大选就是目前这个僵局,打到最高法院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我希望最高法院的这些法官,能够有勇气站出来,给美国不仅这次大选,而且对将来的大选,要制订一个密不透风的规范。防止有人再从中渔利,防止有人把水搅混。

主持人:好。

唐靖远:我先简单补充一点,刚才田园博士提到法律途径的问题,其实刚才不是你开始已经有提到,川普他自己说他在宾州采取了措施、策略,聚焦于那些现场没有监票员这样一个途径。其实这个途径我们看到现在,我觉得它有可能是第三条途径。因为我刚刚才看到川普自己发出来的推文,他就说在匹兹堡和费城这两个城市,至少现在可以确定的,就是在没有共和党这一边的监票员在场的情况下,就已经被统计的票数是70万张。

所以那么按照美国的宪法,如果说是最后最高院判下来,因为按照这个宪法的规定,在没有监票员的情况下,你计的这个票数是不合法的,是非法的,那么这70万票全部都要作废。那么毫无疑问,我觉得这70万张票里面,可以说绝大部分可能都是拜登的票。所以这样一来,他可以一举就获得在宾州的胜利,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其中一个比较主要的途径。因为在这个法律的层面上讲,我还看到一个比较重要的信息,是小布什和戈尔。

我们知道小布什和戈尔其实他们虽然是,戈尔本身是民主党不用说了,小布什虽然是共和党,但是他是属于建制派,和民主党的关系就比较密切的。小布什和戈尔他们自己的律师,在非公开的场合向共和党这边,是川普这边的人士,他们是有明确的表示一个态度,就是在他们私下里看来,他们认为川普总统通向胜利的法律途径是不只一条。

主持人:是,我也看到了,他说multiple paths。那如果这样的话,我也想请陈光诚先生来谈一谈,因为您本身就是律师,那从法律的角度来讲,一个您怎么看现在美国大选出现的这样,川普团队在用法律诉讼的方法,要把这个大选的公开透明的程序,他们认为要维护这样一个程序,用法律诉讼的手法。另外,迄今为止,有很多有关舞弊的指控,那这个东西您又怎么看?

陈光诚:我觉得首先对于美国的法律程序,到最后我觉得应该还是有信心。对于投票的事实,可能像川普说的,他也有信心。但是就有一点,就是你最后这个问题,能不能把大家都很明显的,从各个信息会同感觉到的这种投票当中所存在的问题,而且事先做得很好的,很多方面的精心准备,让你没办法拿到成为呈堂证供的证据的这样一个作法,能够真正挖出来。真正能够变成让大家很容易理解,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这个可能要用一个发展的眼光来看待,因为美国长期以来一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或者说存在,也是非常非常小,不足以对美国的选举构成任何的影响。但是随着这个事情的慢慢发展,或者时间的不断发展,也就是说随着美国各方面的人士和中共的接触越来越多,那中共的很多作弊的手段,都被借鉴或者应用到美国来。那这可能就对美国原来一种传统的,大家都想当然的一些东西,构成挑战。

所以有时候我觉得仅仅是对以前的一种,用以前的一种经验,来解读现在或者将来发生的事情,不足以去面对。所以我觉得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说能够从这样一个角度去思考,把真正造成背后这些有备而来的这些作弊,全都挖出来,这个可能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主持人:对,您说到这个,我想再问您一个问题,因为现在西方的很多媒体,他们都在说川普团队都是没有根据、没有证据。那比如说川普团队刚才田园博士提到,他们在韦恩郡,就是密西根州的韦恩郡,就底特律所在的那个郡,他们提出诉讼。然后左派媒体就说,啊,他们在那边提出诉讼,证人证词里没有任何证据。但是白宫发言人就说,说我这里有两百多页的证人的证词,这些其实都是证据。

包括60%的选票的签名都是一样的,包括1月1号1900这个生日被频繁使用。就像这种您觉得是呈堂证据吗?

陈光诚:这个当然是。首先我说的是一种担忧,但是并不等于说美国就已经到了那种程度。中国有句话叫“教的曲子唱不得”。美国这些人在学中共这一套东西,但是我觉得运用起来还是很生疏的。你刚才说到这些东西,他们的说法,你知道我脑袋想到什么吗?我脑袋想到了原来读过的一个,陈桂棣写的《中国农民调查》。当时中共的这些爪牙们在把人抓去,给那几个人殴打的时候,一边打一边就问你,我打你了吗?他说你打啦。打啦,那我继续打呀。

然后我打你,他指着他同事另一个警察说,我打你了,他会给你作证吗?最后这个人逼得没办法,那就说你没打。好,那你说没打,那我现在就不打了。你刚才说到这个,你没有证据,我就越听越像当时这个警察说的那个话。那就是说他心里对这个东西已经非常非常清楚,他就觉得我做了,可是你拿不到证据啊,你能把我怎么样。是这样一种心态,而不是说我就没做,你的指控全都是假的,他不是这样一个层面。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背后一定有问题。问题怎么能够把它挖出来,可能需要更多的有识之士能够荡开思维,不要局限于原来的一些经验。中国有句话说,叫“老思想不能解决新问题”,我虽然不是说这个思想老,而是说对于中共的不断推陈出新的犯罪手段,而且把它推广到全世界。那这个可能需要我们大家,真的是挑战我们的一种思维极限。

主持人:是,其实唐靖远先生说到对于不断出现的舞弊,这个到底是不是有证据啊,我今天看了一个最新的一段视频,就是川普的律师之一Sydney Powell,她在接受FOX主播Lou Dobbs采访的时候,她就说到Dominion这个软件的问题。她说这个软件其实是当时,在委内瑞拉查维兹这个第一个独裁者上台的时候,用的这个软件,那么这个软件本身就是用来设计修改竞选结果的。然后他就说现在美国很多地方在用这个软件,然后中间有很多利益勾结。

而且他说我会把这一切都在呈堂的时候,在法庭上把它公布出来。所以您觉得这是不是又是一个走法律诉讼途径,一个比较大的证据,或者一条路呢?

唐靖远:我觉得这是肯定的,首先,至少在我看来,这次大选舞弊从目前为止,我们看到所有这些作弊的手法,有人总结来说,据说最多有18种,花样繁多。但是我觉得他们应该是通过电脑软件的这种作弊的方式来偷票,应该是他们列为首选的。因为只有偷票才可以出现,首先它就是比较神不知鬼不觉,一般人你不是很专业的人,你很难发觉。第二个它的规模可以做到非常大,因为我们看到现在有好多地区已经能够看到的这样信息,他做票的这种规模,至少是数十万这样的级别。

你这种如果说是靠找一些非法移民,一个一个的来填写,那个就是比如说冒充死亡的人,这样去填写,其实是很难达到这么大规模,而且你不被察觉。所以这个是他们应该视为第一手段的,他们只不过后来,为什么在半夜突然停止计票,然后又去弄出来很多邮寄选票。这个其实也是属于做票,我觉得那个邮寄选票是相当于替补队员。就是说他们没有估计到川普的领先优势有这么的大,就是他们通过,因为之前Sydney Powell不是已经有说过,他们已经发现这种做票系统,他们是按照一定的百分比,大概是3%左右。

通过设定好了一个,就是比较固定的百分比,来进行这种转换,就是把投给川普的票转换给拜登等等,反正是各种方式。所以他这样一来的话,川普的领先优势可能超出了他们预设的那个百分比,在这种时候他没办法了,紧急情况下,赶快把替补队员拉上来。所以在这种关头才漏了馅,因为其实从所有的公众开始注意到他们有作弊的嫌疑,就是从他们突然停止计票,然后突然一下拜登完成了一个直线上升式的这种反超,才漏了馅的对吧,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最关键的点。

至于说这个Dominion系统,你刚才提到它本身是在委内瑞拉就已经有使用过的,其实这家Dominion公司,我们发现他跟现在民主党的很多的高层,一直都有很深的渊源关系。我们至少现在可以发现他跟像佩洛西、奥巴马、柯林顿、柯林顿基金会,都有很深的关系。所以在我看来,这家公司他们其实使用这个系统是有目的的。也就是说民主党利用这套系统来进行这种操纵做票、作弊,他绝对不是现在才开始的。

至少是有很长的时间了,连他们自己,他不仅是偷共和党的票,连他们自己的票都偷的。因为我们看到不是有一个伊利诺伊州的前州长,他的名字叫做罗德,他就自己站出来,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就说他就是这样被做票做下去的。

主持人:在之前选举中。

唐靖远:对,在之前的选举之中。他就说因为这个做票,在那些民主党人所控制的这些城市,可以说是个悠久的传统历史了。所以说他本人他可能,虽然他是民主党的,但是他是属于这种良知未泯的,所以他看不下去,他就他要来整治这种现象,结果他没把这个现象给整治住,反倒被这些人先把他给整下去了。所以就是这个说明民主党在作弊,利用这种选票计票系统来作弊,应该是非常悠久的历史。

主持人:所以Sydney Powell说这个作为呈堂证据,而且她非常肯定说,她说她会揭示这中间的每一个参与的人物或机构。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可能弄得比较大,是一个比较大的法律诉讼。那其实说到最新的形势,还有一个挺有意思的一点,也请您很快分析一下。我们看到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不表态之后,中共外交部今天表态了,然后对拜登表示祝贺,您怎么看它这样一个表态?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我看到新华社刊登的整个文章,非常简短,只有两句话。它说是祝贺拜登和哈里斯,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祝贺拜登和哈里斯,但是他没有说是祝贺他们成为当选总统。

主持人:是吧。

唐靖远:他没有使用当选总统这个词,他只是说祝贺拜登先生与哈里斯女士,然后最后他还是吊了一个尾巴,我们还是要按照国际惯例,尊重美国的司法,最后通过法律途径的最后的裁决的结果。

主持人:也就是说他往前进了一点点,但是他不敢去说。

唐靖远:对,这个是第一点。这个祝贺的本身它也是保留,同样是保留好了余地的。的确是往前进了这么一点点,同时第二个,他这个级别是比较低的,他是通过外交部来发的。习近平本人仍然是保持沉默的。因为我们对照过去的,在当年戈尔和小布什发生法律纠纷,官司打到最高院去的时候,不是经历了36天,一个多月之后才出结果。当时的中共的党魁是江泽民,江泽民就是一直都没有表态的。

一直等到12月13号,还是多少号,就是最高法的最后这个裁决结果出来,是判小布什获胜以后,江泽民才正式的向小布什发出了一个祝贺。那么习近平本人其实也是这样的,在上一次2016年大选的时候,川普和希拉里,当时开票结果一出来,其实谁都知道川普赢了。但是希拉里当时不是,当时迟迟没有发表败选演说。所以习近平本人当时也是一直都保持沉默,一直到希拉里出来正式发表了败选演说以后,习近平他才正式的向川普表示祝贺的。

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出来,中共的党魁他历来对这个问题,他是把握的比较,就是说他没有拿到十足的把握的时候,他不会贸然这么的去做出这样一个表态的。还有一点,我补充一下,我觉得为什么外交部今天会突然出来一个小刺激,小进步,所谓的。我觉得它可能跟川普最近连续的动作有关系,尤其是川普下令禁止美国人,去投资有中共军方背景的这些中国企业。

主持人:31家公司。这个动作甚至包括蓬佩奥今天关于提到了台湾这个问题,非常敏感的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对中共来说,对习近平来说觉得这个是一个刺激,我必须要给你一点颜色看看,多少有一点以牙还牙的味道。

主持人:嗯。陈先生您非常了解中共,您怎么看中共迄今为止在美国大选这样的一个表态还有它们的心态?

陈光诚:首先,我觉得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不管中共嘴上是多么的强硬,它心里是很清楚美国最好是悠着点,最好是在任何一个层面都不要轻易得罪。所以一方面就是说川普现在,虽然媒体都这么说,但是他自己心里知道,我觉得中共对美国这次选举背后存在问题他心里应该是有数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也知道结果尽管对手采取了很多手段,但是能不能最后真正能够盖住它的犯罪而能偷得这次选举成功,这个它心里是没底的,所以它一直不表这个态。我觉得怎么说呢?它最近表这样一个态,就算它想以牙还牙,这个能有什么用?它能构成什么?真的,我觉得什么都看不上,只是表明它们的心胸非常狭窄而已。

主持人:好的。田园博士,我们也来谈一下有关美国的可以说是有关大选的信息问题,因为刚才我们谈到很多比如说Dominion系统,或者是法律诉讼或者是刚才陈先生谈的一些证据,但是这些东西我发现在主流媒体上是根本看不到的。我这几天注意到几个事情,比如说刚才我提到的在韦恩郡的官司,华邮就直接说这些证人没有任何证据,然后白宫发言人在推上直接就说我有200多位的宣誓证词,你华邮应该把你这个假消息更正。

另外一个就是说,当然有关Dominion的这个东西是在主流媒体上看不到的,或者直接它们就说这个东西是川普团队毫无证据的指控,基本上一些媒体和公司联合就这么说。还有一个就是比如说今天很多主流媒体在报导一个新闻,它们说有一个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叫选举基础设施政府协调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发了一个声明说今年这个大选是最有保障的,所以主流媒体说选举事务官员说话了,这个大选最有保障。

然而另外一方面我们看到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的主席,他其实在接受媒体Newsmax采访的时候已经说了认为大选中的舞弊是确实存在的,而这个消息也被主流媒体屏蔽,在主流媒体上是看不到的。所以您怎么看现在有关大选的真实信息?一个就是大选的真实信息到底在哪里可以看到?另外有关就是我刚才提到最后一个势力,联邦选举委员会的主席说大选舞弊存在,而另外一个委员会发声明说大选最有保障,那么哪一个更可信呢?

田园:对,我先很快的补充一下刚才两位嘉宾已经谈到过的拜登和中共之间的神秘关系现在,为什么我想这个问题可能还有另外一个比较隐密的方面,大家知道在选举之前拜登家族的腐败丑闻爆出来之后,当然主流媒体也是为尊者讳,根本是一句不提、一字不提,一定要保拜登赢得美国大选。拜登很可能已经有实质的、非常重要的证据掌握在中共手里,现在拜登和中共之间就处在这样一种非常微妙的关系,中共不能够乱说乱动,否则的话拜登如果上台了,如果急眼了做出非要对中共这种非常强硬姿势,中共可能是吃不了兜著走。

另外一方面,拜登又有把柄抓在中共手里,将来拜登会不会做出对中共完全和解的姿态来?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是首鼠两端,它不敢去说恭祝庆贺拜登当选也不敢没有表态,所以就出了所谓的非表态的这种表态,就是我……

主持人:表示一下,但是又不到位。

田园:是的,不能公开说祝贺拜登先生赢得了美国总统。媒体这个问题大家已经是,相信只要是在过去半年跟踪大选的人,都已经看得是非常非常清楚的这样一个过程,就是美国的所有主流媒体基本上就充当了民主党的宣传部,充当了拜登哈里斯团队的扩音器。可以看到所有关于拜登任何不利的消息都被主流媒体彻底的雪藏起来,你想找都找不到,甚至你在非传统媒体上到社交媒体上去找,社交媒体也和主流媒体沆瀣一气,可以说你在社交媒体上也很难发出这样的声音来。

最近我在读一些关于主流媒体对信息控制方面的书,从不管是推特还是脸书还是像《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这样的报纸,它们通过控制信息来影响选民这个事件现在基本上已经是一种公开的秘密。虽然说这帮人他们都是不谈论这些事情,但是大家已经是心照不宣,比如说在脸书上你想去支持川普,你就可能面临被删帖封号,就跟中共的微博非常类似了。

主持人:推特也一样。

田园:在推特上也是同样这样的道理,在过去的半年里面,说实话,因为为川普团队说了一句话而被删帖封号的网友可以说是大有人在,可以说是火上浇油使这个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的是美国的民调机构。大家知道民调甚至在大选的前一天,还有美国的主流民调机构,有一个NBC和《华盛顿邮报》一起做的一个联合民调竟然给拜登的胜选比例超过川普将近10%。我记得是10%还是11%。

主持人:17%好像什么的。

田园:总之是一个非常耸人听闻的数字,这个民调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这个最后的民调其实不在于告诉你这两个候选人胜选的可能性有多大,而是可以说用这个数字去压制川普选民投票的积极性。你明知道如果拜登要将近以55%甚至60%的得票率获得美国总统宝座的话,那么你去给川普总统投票还有什么意义?所以就连民调机构都成为压制选民投票热情的媒体帮凶。大家看到大选之后不但是所有主流媒体没有人信了,甚至于像福克斯新闻这样一个标榜自己中立立场,你中立可以,报导事实是最重要的,你不要说在这个最后的诉讼、最后的点票都还没有进行完的时候,你就把一个州直接就拱手送给拜登了。这不叫中立,这叫偏颇,大家看到甚至连福克斯的收视率都是直线下降。

我今天看了一个最新的数据,福克斯现在的收视率跟CNN已经是有得一比,总人数还是超过CNN,但是和CNN现在已经是不分伯仲了,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像大纪元和新唐人这样的媒体,影响力可以说是一天比一天高,下载率你可以看到无论是在Android还是在iPhone的平台上面已经连续很多天排名第一,这已经表现出了美国民众对真相的渴望,对真正的中立媒体的渴望。

主持人:您觉得为什么这些所谓保守的媒体,福克斯和《纽约邮报》为什么在最近一段时间很快的开始转变它们的立场,很多人都觉察到,而且不仅是州不州的问题,它们在对于拜登是不是已经在法律上成为当选总统甚至包括觉得川普总统应该退让,还有其它一些方面,你可以看得非常明显越来越跟左派媒体靠拢,这是为什么呢?

田园:对,就像我刚才提到,就是说你做为一个媒体秉持中立立场是可以的,但是你不要去跟从一些人,跟从这些所谓的主流媒体说,他们说什么你就说什么,这就不是中立了,这就证明你已经开始远离了中立立场了。你开始报导主流媒体炮制出来的一些谎言,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真正的要保持中立,那么就要以真正尊重事实的态度。

如果一个州的选票还没有点完,那么我们就等待这个州的重新计票,计完然后再决定这个州到底归属于谁。如果有一个州有一方提出了法律诉讼,那么我们就等待这个法律诉讼的结果,可能是打到联邦法院,可能是打到美国最高法院。那么等到这个结果出来了,你再把这个州给予某一个候选人,不迟。所以这才叫真正的中立,尊重事实的态度。

主持人:是,我不知道唐靖远先生您怎么看?我认为他们是因为觉得拜登要上台了,出于利益所以转换了自己的立场。

唐靖远:这个背后,我觉得是有这个因素的。因为首先你刚才提到,FOX包括《纽约邮报》,这两家报纸其实都是一个老板,都是默多克。所以我觉得这个在背后默多克可能他和美国高层这些政治人物,可能有了某种利益交换。所以导致我们看见这两家媒体,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突然的转向。

主持人:对。

唐靖远:所以这个是一个因素,那么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像FOX也好,包括《纽约邮报》也好,《纽约邮报》其实本身一直是被视为小报,他的影响力其实在过去没有这么大的,只不过是因为这一次曝光了拜登的……

主持:没错,硬盘门。

唐静远:对,硬盘门,所以才一下子声名大噪。那么对于FOX来说,他这家媒体虽然过去一直把他传统的认为是一个保守派的媒体,但是实际上他在近些年已经在渐渐的开始转向了。像在FOX他们的一些副总裁这样一些级别的人物里面,他们都在不久前,据我知道他们已经有聘用了奥巴马时期的一个高官。所以这个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我们看到民主党的一个手法,我过去曾经用一句话来形容它,叫做媒而优则仕,或者反过来叫做仕而优则媒。就是在媒体里做得好的,他可能就会被弄到民主党的高层里面去做官。那么在民主党的这些官员里面也会挑选一些人,就像被交流一样,他又会到媒体去担当媒体的高管。所以这样一来,这种人员的交流,互相之间最后人们就把这个媒体和这个党派之间,其实就把他的利益慢慢就捆绑在一起。这个要用中国人最容易理解的一句话,就叫做掺沙子。

主持人:对。而且我刚才提到一个问题,我还是想请您也谈一谈,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两个报导,截然不同的报导。一个是选举委员会的主席说选举舞弊存在,另外一个委员会说这是最有保障的选举。那一个更可信呢?

唐靖远:你刚才说的那个,我记得他名字比较长,好像叫什么选举设施……

主持人:对,他叫选举基础设施政府协调委员会。他这个委员会其实是在CISA下面的,CISA就是网路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

唐靖远:对。这个情况我是这么看的,首先这个协调委员会其实是属于国土安全部的一个比较低级的分支机构,这个机构它成立的时间是在2017年。它由来是这样的,是因为2016年大选的时候,是国土安全部在这个大选结束以后,就通知说全美至少有21个州的选举系统疑似遭到有入侵的迹象。我们都知道美国的选举它是州权,就是各个州是不一样的,但是在美国他有一个协会叫做全美的州务卿协会。这个全美州务卿协会他们就不认同这个结论,就是认为我们的选举都是公平、公正的、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你们事后才通知我们说我们受到入侵等等。这样一来就导致他们不认同这个结果,那么国土安全部和州务卿联合的协会就产生了一些矛盾,在这种情况下,成立了这个协调委员会。

它为什么名字叫做协调委员会?其实就是想要通过这样一个委员会,来帮助沟通州务卿与国土安全部之间的一些的情况。所以它的这个职责和功能,它就是负责一个沟通和协调,方便大家沟通信息。第一它不具备任何的调查功能,第二这个机构它从成立的第一天起,这个国土安全部就一再的重申、强调,说我们成立这样一个机构没有任何意思,说是要干涉各个州的竞选的事物。因为我们刚才你提到了,美国的竞选它是州权,联邦政府在一般情况下是不能过问的,是没有权力去进行过问的。所以你成立这样一个机构,它只起到一个沟通协调、互通有无,这样一个职能而已。所以这样一个机构它所……

主持人:发出声明。

唐靖远:所发出的声明和你刚才所提到的全国的联邦选举委员会,是吧,叫联邦选举委员会。联邦选举委员会的分量就是大不一样的。联邦选举委员会,我们知道它是六个人组成的。所以它最主要的职能就是负责全美的联邦的选举总统,以及包括像国会议员这样的在选举之中,它有权去监督他的资金使用的情况。那么同时也包括有权去调查可能其中涉及到的违法犯罪的现象,换句话说联邦选举委员会它是有调查权的。所以这两个部门,你可以看到它的权重和它的分量是完全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你要叫我看,这个所谓的协调委员会,它出来发这么一个声明,是一个纯纯粹粹的是一个政治操作。

主持人:是,而且基本上现在主流媒体上,你看到的就是这种有选择性的东西。

唐靖远:对。

主持人:其他的全面的你是看不到的。所以我也想问一下陈光诚先生,就是您怎么看这样一个现在在主流媒体上营造这个世界。和很多人在通过民间、通过各种方式,能够看到的全面的这样的一个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么另外就是有些新兴媒体,比如说Newsmax的收视超过福克斯,那刚才我们说英文大纪元的App在手机上下载量现在是第一。那么这种新兴媒体的这样的兴起,您觉得是一个一时的现象,还是会成为一种长期的趋势?

陈光诚:我觉得有句话叫天荒必有雨,人狂必有祸。所说的主流媒体可能在这个主流的位置上待得太久了,所以这样一种形式就明确的告诉我们,接下来就是主而不流了。你已经不再占据一个流行的地位,那么会被新兴的媒体去取代。因为这个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它往往他占据主流位置,它的话语权太重了,那它就有点狂妄了,就有点不顾事实了,就有点屁股决定脑袋了。这个结果就是什么呢?导致一个在媒体界、新闻界整个的从根本上的洗牌。

所以你刚才说的这个现象,我个人觉得这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而且这种信号是不可逆转的。一旦你失去了大家的信任,你的报导非常的片面,不是客观、真实、公正的去报导。那这个信用一旦丧失,那是不可逆的,不可能再回来。所以我觉得从这个新兴社群媒体产生以后,实际上这些媒体就面临了著很多挑战。但是它们好像头顶着火盆一样,没有觉得太热。但是这一次仍然是这样用操作手法,当然对这些媒体的操作手法,我是亲身受过有体会的。

当年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东西,当时《纽约时报》的一个叫杰安洁的记者。其实我非常的清楚,背后很多故事他都知道,他明明知道,他就是不写。他就是把所有不利于你的东西写出来,他明明知道但有利与你,只要写出一条就能把他写的东西全部推翻,但他就是不写,这就是他们。在面临美国两党问题的时候,它们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做媒体的公正性。对这个必然会导致美国新闻界、媒体界当中重新洗牌。我倒觉得这是个好事情,如果继续让它们这样下去,对美国社会的危害会非常大。

主持人:好,我也想很快再问您另外一个问题,之后我最后请田园博士也点评一下媒体的事情。另外想问您一下,这两天我们看到蓬佩奥对中共依旧是猛烈开火。前两天提到要推倒中共的网络防火墙,那么今天又提到台湾问题。暂且不谈他对中共发出政治含义,我想问一下,他在美国大选纷争这么激烈的时候,依旧对于中共这样目标非常明确地去开火,您觉得他是因为对川普连任有信心?还是说像有些人分析的,他要为下一任政府来设一个标竿?

陈光诚:我觉得是前者。一方面他对选举有信心,另一方面对于选举舞弊被彻底查清有信心,还有一点就是说他是下定决心在将来要对中共真正的动手了。原来我跟美国的国土部门网络部门有过沟通,我曾直接问他一个问题,我说如果我们就是要做,能不能把中共的防火墙推倒?这两个专家直接当着面就说,完全可以,几分钟就能做到。但是问题是这个东西不像我们现在的墙,你做到了,它也会很快补上去。那样的话这个就是处于长久的博奕当中,而不像普通的墙推倒了站起来非常困难。所以从这些信息来看,原来美国就是有这个能力,完全可以做到把中国的防火墙瞬间把它打垮,他们是不做。那蓬佩奥的这个话,已经非常明确的告诉我们,接下来他们会做。

主持人:好的。

唐靖远:我简单回应一下。

主持人:好。

唐靖远:我也觉得蓬佩奥他说这个话,他主要目的他就是在未来已经在开始规划了。因为他把台湾说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毫无疑问他把过去模糊了数十年的问题,他把它清晰化了,他把它公开了。这种清晰化,我觉得他对台湾至少意味着两层意义。首先第一个就是很有可能美国在下一步就要奠定台湾在关于亚太小北约的,就是加入这个框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一个基础,一个关键的。

唐靖远:关键的核心地位。第二个很有可能涉及到重返联合国的这个问题。

主持人:恩。

唐靖远:而且蓬佩奥在里面还特意强调了一句话,说这是两党的共识,是从里根时代已经延续了35年到现在都没有变过的。我觉得他为什么他要提醒这个两党的共识,就是不排除,他也包括这样一层含意,我们很快下一步要采取行动。那么在我们采取行动的时候,警告民主党你们不要想来设置障碍什么的,因为这个是连过去也是承认过的这个立场。

主持人:蓬佩奥的表态是挺耐人寻味的。最后还有一分钟半时间,田园博士您在这部分上,有什么评论?

田园:对,我认为蓬佩奥国务卿对目前这个中共的强硬态势,真是昭示了下一届川普政府对中共的这样一个政策,将可能会有根本性的改变。首先刚才唐先生也已经提到了,很有可能美国和台湾之间关系会继续升温,然后最终可能导致至少台湾重返WTO。因为毕竟现在WTO都把台湾排除之外,这显然是一个非常政治性的一个非常不得人心的这样一个举动。那么先是WTO。

主持人:您是说WHO吗?世界卫生组织吗?

田园:对,WHO,应该是世界卫生组织。第二个值得关注的就是台湾在联合国中的地位,那么至少台湾返回作为一个观察员,我觉得是早有资格了。那么如果川普总统获得连任的话,这个问题真的可能提到议事日程来。还有一个最终的结果就是美国和台湾之间的关系,那么大家知道现在香港在中共的步步蚕食之后,终于现在已经公开的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已经不再温水煮青蛙,现在已经直接把青蛙都扔到开水里面去了。

主持人:对,没错。

田园:那么如果台湾也在中共的这样的威胁下,变成第二个香港的话,那对于整个中文世界都是一个莫大的悲剧,我相信川普总统不会坐视这个事情发生。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因为今天节目时间又很快到了,感谢三位的精彩点评,那我们还是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林晓旭 东方 赖建平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