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美大选投票系统所藏的猫腻(二)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0日讯】对于大选这周发生的一些奇怪事情,包括投票软件将川普选票改为拜登选票的“故障”,引发民众对电子投票系统的种种疑问。目前爆出“故障”的是Dominion Voting Systems公司的软件。该公司被发现与奥巴马、克林顿基金会及众议长佩洛西的关联。

接上文:【内幕】美大选投票系统所藏的猫腻(一)

在系列报导(一)中,主要审视了美国大选投票系统所带来的选举被窜改的漏洞。调查发现,大多数州将光学扫描投票机用作投票站主要设备,光学扫描仪也是计算机,因此一再被证明容易受到恶意程序的破坏,或出错出故障。

但也有大量选民使用电子投票(DRE)触摸屏投票机和残障人用的BMD电子填票机,包括超级星期二州(初选时两党必争的大州)的许多县,阿肯色州、加州、北卡、田纳西州、德州和犹他州。

DRE和BMD也一直被电脑安全专家质疑其可靠度。根据专家的研究,没有可靠的方法来检测被黑客的电子投票机,一旦发现错误,“唯一的补救方法是举行新的选举”。

这些投票机生产商都是私营公司,他们的“专有”软件不可以供公众检查,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其授权使用的软件也不受司法管辖区检查。因此选举局官员不能检查只能测试。然而,选举局官员进行的“逻辑和准确性”测试不会检测到扫描仪中的恶意程序。

“全国选举防卫联盟”指出,这为选举技术创造了一个“黑匣子”,将民主选举带出了公共领域,进入了虚拟的后台。

这就带来下面的问题:哪些公司拥有美国的投票系统?这些缺乏监督和保密信息的私人公司如何进行美国大选

投票机被外国人买下?风险难控

投票机行业现由三大家公司主导:Election Systems&Software(ES&S);Dominion Voting Systems是一家来自加拿大的选举服务公司,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的丹佛;Hart InterCivic提供广泛的投票机硬件和服务。这三家公司合起来占美国使用的所有选举设备的约90%,它们都是私营公司。

围绕投票机行业出过许多故事,只不过公众鲜有耳闻。《卫报》2019年4月23日有篇文章说,马里兰州的选举系统主要供应商ByteGrid早在2015年就被一家与俄罗斯寡头关系密切的公司收购了,但是该州选举局的官员直到FBI在2018年7月通知他们后,才知道这笔交易。

很显然,这一案例引发了重大安全担忧。因为除了人工计票外,许多州的计票工作实际外包给了这些投票机私营公司。从选民登记到投票,也都外包给了私人企业。

尽管投票系统要提交联邦测试和认证,而面临一些功能上的要求,但供应商自身基本上不受监督。《卫报》说,这些企业的所有权结构和财务状况秘不示人,投票软件的源代码和硬件设计也被列为商业机密,因此难以研究或调查。

这使公众对投票机公司是否受外国老板控制、幕后老板从选举中赚多少钱、有没有出现利益冲突,是否拥有技术自主权(ownership),都一无所知。联邦法律甚至不要求供应商举报是否遭到黑客入侵。而一个选举漏洞,就能扭转形势,更不用提腐败和易受外国影响等种种弊端。

还有其它技术上的问题,例如美联社的一项分析发现,尽管美国各州都采购了新设备,但是很多设备运行过时的软件,仍然容易受到黑客攻击。例如与宾州的许多县一样,全国一万个选举辖区中的绝大多数都使用Windows 7(微软已经停止支持)或更旧的操作系统来创建选票和计票。

内部问题更难防

但是,竞选活动家说,选举供应商有否外国老板并非唯一的安全隐患。无论是谁控制这些公司,公司也容易受到内部人作弊的影响,与党派的暧昧关系也有很长的历史。

《卫报》举例称,2003年投票机在全美迅速普及时,触摸屏投票机制造商Diebold的首席执行官兼小布什总统高级筹款人宣称,自己将“致力于帮助俄亥俄州的选举人团投票给总统(小布什连任)”。

这句宣言,加上公司服务器不设密码、源代码泄露、选举前在投票机上安装未经批准的软件补丁等一连串丑闻,令Diebold公司成为众矢之的,不得不将退出了选举行业。

Dominion与奥巴马和索罗斯的关系网

Dominion Voting Systems的技术服务40%的美国选民,负责本次大选许多摇摆州的选票技术,包括在北卡、内华达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亚利桑那州和宾州使用,在这些州的票数是左右竞选胜负的关键。

在其中一些州,例如密歇根州和乔治亚州,出现了问题,“软件错误”把川普票计给了拜登,而且两个 不同地方的“故障”都将共和党的选票转给了民主党。这促使Dominion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Dominion的官网显示,2018年7月16日,位于纽约的私募股权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收购了Dominion以及公司管理层。

Dominion的官网显示,2018年7月16日,位于纽约的私募股权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收购了Dominion以及公司管理层。(取自Staple Street Capital网站)

Staple Street Equity由前凯雷投资集团的人创立。在Staple Street Equity官网的执行董事会中,可以看到肯纳德(William Kennard)的大名。

肯纳德先前的职位包括:美国驻欧盟大使(由奥巴马任命),联邦通讯委员会主席(克林顿任命),凯雷投资集团执行董事,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外交政策顾问委员会成员。肯纳德目前还是AT&T、杜克能源、福特汽车公司和大都会人寿的董事会成员。CNN是AT&T旗下一子公司。

在Staple Street Equity官网的执行董事会中,可以看到肯纳德(William Kennard)。(取自Staple Street Capital网站)

长期以来,美国总统一直用大使身份奖励大型竞选捐助者、筹款人,前总统奥巴马似乎也不例外。美国非盈利组织回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开放秘密网站(OpenSecrets)的数据显示,肯纳德2009年~2014年担任欧盟大使,他在2008年是奥巴马的50万美元政治筹款人(Bundler),并为民主党的金库贡献64,450美元,为奥巴马捐款11,900美元。

凯雷投资集团是世界最大的全球投资公司之一,也是全球主义的纽带。凯雷有“总统俱乐部”之称,为其打工者包括美国前总统小布什、英国前首相梅杰、克林顿政府的白宫办公厅主任麦克拉提(Thomas McLarty)以及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里维特(Arthur Levitt)等等,拥有深厚的政治资源,凯雷在中国也有大量的投资。

1990年代中期,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成为凯雷的有限责任合伙人。

Dominion与克林顿基金会及众议长佩洛西的关联

Dominion还和克林顿基金会有联系,“帮助”其它国家选出合适的领导人。克林顿基金会官网显示,2014年,Dominion Voting承诺通过其对DELIAN Project项目的慈善支持,为新兴和冲突后民主国家提供投票技术。

克林顿基金会官网显示,2014年,Dominion Voting承诺对DELIAN Project项目慈善支持。(取自克林顿基金会)

在《华盛顿邮报》2015年的一份榜单中,Dominion在2014年被列为克林顿基金会的25,000—50,000美元捐助者。

电子选举技术的日趋成熟,使得选举官员越来越依赖卖方(并在其游说者的控制下)。而这三家选举服务公司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大公司雇用与其它权力机构有联系的人或公司并不少见。

Dominion Voting Systems公司被指与民主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有关联。

据“彭博政府”(Bloomberg Government)官网2019年4月报导,Dominion Voting Systems公司聘用了它的第一个高权势的团队,包括众议长佩洛西发言人哈米尔(Drew Hammill)的长期助手。他们还雇用了Brownstein Farber Schrec律师事务所,而佩洛西的前幕僚长埃尔萨米(Nadeam Elshami)是该律师事务所的游说者之一。

选举机中的中国组件

2020年1月,Dominion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普罗斯(John Poulos)在给美国众议院的书面证词中说,该公司“目前为30个州和波多黎各的司法管辖区提供投票系统和服务”。

在1月份的国会证词中,普罗斯说:“我们的产品中确实含有来自中国的组件。我们的列表产品(tabulated product)始终在美国制造。”他说,中国组件包括“LCD控制板,触摸屏,直到芯片组件级别(人工智能处理器)……在美国没有选择制造这些组件。我们欢迎(联邦提供)准则和最佳做法。”普罗斯说,“这不是选举行业特有的问题”。

去年12月16日,供应链监控公司因特罗斯公司(Interos Inc.)发布报告《中国硬件为美国投票机提供动力》称,投票机供应商使用海外供应商的“不安全”部件时可能会有风险,这些部件通常很难被审查和监控。作者罗伯茨(Paul Roberts)在报告中说,流行的投票机中五分之一(20%)的硬件和软件组件来自中国的供应商。此外,该投票机中将近三分之二(59%)的组件来自在中国和俄罗斯都有业务的公司。…

新唐人电视台报导,今年4月,韩国大选采用了华为通信设备,出现疑似非法操纵投票机、通讯投票和提早投票的二维码作弊行为。东亚研究中心怀疑华为生产的点票机,与计算机的硬体与软体,以及讯息网路通信设备被篡改,而用于通讯投票和提早投票的二维码也有问题。

该中心指出,操作投票机所需的指令能够通过二维码从外部将其发送到主服务器,而投票服务器可以连接到中国,并从那里运行。东亚研究中心质疑,中共通过华为的投票器干扰韩国大选的结果。

乔治亚州完全忽略了警告

在2020年11月大选之前,已经有报导显示对Dominion投票系统的特殊关注。德州拒绝了Dominion,很多州购买了它们。乔治亚州则完全忽略了警告,仍然购入。

在德州,Dominion 投票机三次被拒获得州选举认证。测试报告列出了系统存在重大安全问题的众多原因。其中2019年1月的测试报告中第一个问题写道:“Democracy 5.5系统中的某些硬件可以连接到互联网,但是供应商声称它受到数据和IP地址功能强化的保护。”

在德州,Dominion 投票机三次被拒获得州选举认证。测试报告列出了系统存在重大安全问题的众多原因。(取自德州政府网站:https://www.sos.state.tx.us/elections/forms/sysexam/jan2019-hurley.pdf

《亚特兰大立宪报》在今年10月23日大选前的一篇文章写道,乔治亚州新的电子投票系统很容易受到网络攻击的破坏,这些攻击可能破坏公众的信心,在民意测验中造成混乱甚至操纵大选结果。

文章说,计算机科学家、投票权活动家、美国情报机构和联邦法官已多次警告乔治亚州系统和电子投票中的安全缺陷。但是州府官员仅仅把这些警告视为“针对潜在风险的‘看法’”,打消人们的顾虑。

《亚特兰大立宪报》调查发现,州务卿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的办公室甚至削弱了该系统的防御能力,在一个控制谁获许投票的关键组件上禁用了密码保护。

《纽约时报》今年6月报导了乔治亚州初选的问题,揭示了这家投票机的说客如何兜售影响力,让乔治亚州买入安全性较低的在触摸屏上投票的机器。报导说,Dominion仅在乔治亚州就有8位注册的游说者,包括乔治亚州前州务卿Lewit Abit Massey和州长Brian Kemp的前幕僚长Jared Thomas。“有证据表明,大力的游说和销售策略,在乔治亚州和其他地方的采购中发挥了作用。”

选举是否公平

俄勒冈州参议员怀登(Ron Wyden)去年在华盛顿的一次选举安全会议上表示,“要维护我们的宪法权利,不应依赖这些勾结在一起、道德存在疑点的公司。它们妨碍国会、欺骗公职人员和纳税人。”

但是占主导地位的私营部门使这一点变得困难。私人企业基本不受公众监督,信任只靠自查自律来维系。

宾夕法尼亚·沃顿公共政策倡议(Penn Wharton Public Policy Initiative)撰写了一份主要报告,这项研究指出在研究投票机和公司方面的困难,“理解选举技术行业的挑战之一是,即使是基本事实也很难汇编。该行业每年的收入估计为3亿美元……该行业由三家既没有公开上市也没有独立控股的公司主导,这限制了公共领域中有关其运营和财务业绩的信息量。”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